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金莲 > 第七十六章 碰面
    


    放下茶杯,叶梓欣看看不吭一声,只紧盯着宋琪的蓝小灵,再看看淡然微笑的宋琪,不由得在心底一叹。

    轻咳一声,她看着蓝小灵,笑道:“蓝小妹,你不是说要求宋琪帮你吗?”不用像看仇人一样看着人吧!这样子,哪个肯帮你呢?

    蓝小灵抬了下眼,咬了咬嘴唇,低声道:“宋大师,求你救救我……”声音有些呜咽,蓝小灵的眼神有些挣扎,虽然压制傲气,脸上却仍露出难过的表情。

    宋琪却似根本没有看到蓝小灵的挣扎与无奈低头,只是笑盈盈地品茶,又转头和叶梓欣笑道:“竹叶青?我记得上次我拿给叶叔一盒西湖龙井来着,他说不舍得喝,要拿给你……怎么?不愿意拿好茶招待我。”

    叶梓欣失笑,“我留着送人——”眨眼,她示意宋琪去看蓝小灵。宋琪却偏偏好似没看到似的,仍是啜着茶,“这大概也就是五十块一斤的,真是,可惜了这井水……”

    恨得牙痒,叶梓欣瞥了眼眉毛竖起来的蓝小灵,索性什么话都不说了。

    眼看着蓝小灵就要发作,宋琪却忽然轻咳了一声。因为他这一声咳,原本要发怒的蓝小灵收敛怒意,又定定地看着宋琪。

    宋琪抬起眼,看着蓝小灵问道:“这些天都睡不好?不知是做噩梦还是根本就睡不着?”

    蓝小灵身子一抖,也不知是想起什么了,竟连脸都有些发白,“我最近一直在做噩梦,有时候梦到一些——死去的人,有时候又看到从前教过我的老师……我梦到我大哥在出任务时……总之,我每天都做恶梦,根本就睡不好。这两天,我根本都不敢睡——昨天。我又流鼻血了……”

    “哦,”宋琪应了声,没有接着蓝小灵的话说下去,反倒问:“昨天你做了什么?出任务?还是发怒。又随便使用了异能?!”

    “我是使用了异能——我现在的问题是我的异能出了问题?”蓝小灵紧张地问。

    宋琪一笑,不答反问:“你觉得呢?”不等蓝小灵回答,他已平声道:“你心里应该一早就清楚的。每一次头痛,每次流鼻血,都是在你使用异能之后,而且这种情况越来越严重。蓝小灵,其实你根本就不用求我救你。我不是医生。而且医生也救不了你。你的病,只有你自己才能治。”看着身体发抖的蓝小灵,他沉声道:“是想好好活下去,还是这样一直透支生命,全看你自己的选择,别人帮不了你的。”

    说完这一句,宋琪转过头,和叶梓欣笑道:“你还欠着我一顿饭呢!”

    “嗯。”虽然嘴上应着,可叶梓欣的目光却还是落在蓝小灵身上。看她低着头,浑身都似罩上阴沉死气。叶梓欣还真是有些担心。不会是受打击……

    “蓝小妹……”

    蓝小灵猛地抬头,倒把叶梓欣骇了一跳。

    不过是片刻之间,蓝小灵眼里已经布满了血丝,“除了这一条路之外,就没有其他了?!”她抬头看着叶梓欣,涩声道:“她能控制植物,应该也是精神系异能者,为什么她似乎没有任何后遗症?你、你应该是有什么办法帮她免除了痛苦吧!”

    皱了下眉,宋琪脸上现出一丝厌恶之意,“别把叶梓欣和你们这些异能者搅到一起去。她和你们不一样。以为刺激大脑。激发出别人所未能有的异能,很了不起吗?可惜,这种看似风光的实验太多危害。就好像一个人不过是个瓷瓶,却非要把他当成钢瓶使一样,没办法承受得了,再多的异能都是祸害。”

    “你说我根本就驾御不了……”被宋琪冷眼一瞥。蓝小灵到底没有嚷出来。咬着嘴唇,她呆了一会儿,突然跳起身来,“你帮不了我,不代表没有别人能帮我。虽然你可能是什么能人异士,可是这世上并不是只有你一个能人!”

    宋琪牵起嘴角,看着蓝小灵的背影,淡淡道:“连个‘谢’字都不会说的人,你帮也是白帮。”

    叶梓欣默然,过了一会儿,才道:“其实我也并不是想帮她什么——宋琪,我也有点怕。”虽然宋琪一直在说她与他们不同,可是……

    睨着叶梓欣,宋琪眼中闪过一丝无奈之色,“那些异能者,尤其是蓝小灵,他们或许本身很有天赋,有些特别之处。可是很大程度上却是用了人为方法去激发潜能。虽然人体很玄妙,谁也不能说清楚到底人体极限是哪里。可是像蓝小灵这样的,分明就是她的身体已经超出了能承受的极限。所以,才会在使用异能后出现这样、那样的后遗症。可是你、我,和那些异能者不同。我们运用的,不是自身本身的力量,而是天地之气。”

    缓了缓,他似乎想尽量用简单的语言来解释清楚这件事,“用道家的说法,这是道术;佛家说,这是法术;西方人说是魔法;还有很多地方,说这是巫术……不管是哪一种说法,使用这些方法的人,从根本来说,都是能引天地之气为己用的人。而在使用天地之气的同时,又用灵气淬炼自身。就像我刚才说的,可能原本不过是瓷瓶,可是洗髓易经之后,却可能变成钢瓶了。因为身体强化,所以能容纳更多的天地灵气——就像是一个循环——形成小宇宙!”

    说完最后一句话,宋琪忽然笑起来,似乎是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更像是终于把一个懂了好久的词用在了恰当的时候。叶梓欣从没看他笑得这样轻松过,带着些许的得意,像个孩子似的。

    摇了摇头,叶梓欣虽然没完全弄懂宋琪说的话,但终于觉得安心了。

    “等我一下,”她看看手机上显示的号码,转开几步,才接通,“师兄,来看那株金桂?好,嗯,就现在来吧!我不是说有朋友来嘛。那就晚上一起吃饭好了。”

    听刘梵华在电话97ks.net那头笑着答应了,她挂断电话97ks.net。一回头,就撞见宋琪审视的目光。“和我合作的师兄,晚上我们一起吃饭啊!想吃什么?这次真的是我请客……”

    宋琪一笑。也不说话。脸上始终都挂着温善的笑,可是叶梓欣却总是觉得宋琪有些怪怪的。

    刘梵华来得很快,不到半个小时,人就已经到了。还没进门,笑声就先传了进来:“梓欣你可是不对了,来了朋友也不早告诉我——你的朋友不就是我的朋友?该我来请客才对……”

    叶梓欣还没来得及答话,原本坐着的宋琪已经笑道。“怎么好意思呢!我都和梓欣说就在家里吃些家常便饭好了,她还非要出去吃。其实,我还真是很想吃你上次炒的回锅肉,虽然比不上叶叔的,但也算能吃……”后面这句,却是和叶梓欣说的。

    叶梓欣眨了下眼,看着两个满脸笑容,不知怎么就已经自动相熟了的男人。突然觉得有些发晕。

    她不是没经过男女之情的少女,再怎样也是和许文成相恋好几年了。眼前两个男人这场面,怎么看着都像是情敌相见的场面。可。她之前可没察觉——是她想多了吧?

    勉强笑着,叶梓欣想要插嘴说话,却偏偏两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居然相谈甚欢,她连插嘴的余地都没有。

    刘梵华也不提那株老金桂,只是笑着招呼,“就说好了,晚上我请客,饭店随你们挑。”

    “真是不好意思……”宋琪客气着,回过头去是对叶梓欣笑道:“既然如此,那就顺着师兄吧!梓欣。你想去哪里吃?嗯,如果你想不出吃什么,那就我定好了。刘师兄,没问题吧?”

    似乎被宋琪一连两声“师兄”叫得有些愣神,刘梵华目光微闪,却立刻笑道:“没问题没问题。随兄弟你定……”

    “嗯,那就锦华好了——怎么样?”宋琪问得随意,刘梵华答得痛快,两人几句话之间,却是已经把吃饭的地点定好了。

    做为当事人之一的叶梓欣却是有些发怔。锦华的名字,她是听过的,只是从没有去过。

    在锦城,锦华这个名字代表的并不仅仅是一家饭店,而是一种身份的象征。说是饭店,其实是一家会员制的私人俱乐部。叶梓欣曾经听沈白露眩耀过,说锦华简简单单的一餐饭抵得上她一学期的生活费。那时候虽然不曾羡慕,可也是感慨过的。后来,她从李蓉蓉那里知道,锦华最普通的银卡会员,每年会费都要十万。听到那个数字,她连感慨都感慨不出来了。那是,离她很遥远的世界。可是现在,似乎好像没那么遥远了……

    锁好门,站在门前,叶梓欣有些发怔。门前,停着两辆车,一辆是刘梵华的陆虎,而另一辆,却是一辆面包车——宋琪也是开车来的,而且开的就是兰韵那辆送货的金杯。

    两辆车摆在一起,叶梓欣却是一时间有些无措。虽然对她来说,坐什么车无所谓,可是两个司机却是……

    看看倚在车头前的刘梵华,再看已经坐在驾驶座上,从窗口探出脸,微笑着的宋琪。叶梓欣抿了抿嘴角,还是向着那辆金杯走了过去。

    这样的选择,无关男女之情,而是下意识的,她觉得该维护宋琪的面子。虽然她知道宋琪不是开不起豪车的,可是人家刘梵华不知道啊!

    她脚步才动,宋琪就笑了。不等叶梓欣走近,他已经开了车门,跳下车来,洒脱地笑道:“刘师兄,我这辆车太不上档次了,看来还得麻烦你坐司机了。”

    刘梵华无所谓地耸耸肩,笑着示意两人上车,自己也转身上了车。

    宋琪一笑,竟是拉着叶梓欣上了车,而且还是直接就坐在了后排。这样一来,开车的刘梵华还真像是司机了。

    叶梓欣大感尴尬,只觉得浑身都不自在。说是充当司机,可这样子,真的是……

    “师兄,”她笑着,想要说说话调节一下尴尬气氛,坐在她身边的宋琪却是抓着她的手臂,用力一拉。

    没防着宋琪这一招,叶梓欣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倾向他。宋琪头一歪,就那样枕上她的肩,“到地方了叫我,我有些累了……”

    张了张嘴。叶梓欣看着直接闭上眼睛的宋琪,到底还是没说出话来。宋琪的身体可能真的不大好吧!不是还喝过汤药吗?

    抬起头,和刘梵华在后视镜中的视线相对,叶梓欣只好歉然笑道:“真不好意思。师兄。宋琪他的身体不是很好。”

    “没关系,和我不用那么客气的。”刘梵华笑着,目光扫过合着眼,似乎真的睡着了的宋琪,有意无意地道:“还是有注意些啊!身体健康可是幸福的本钱,如果身体不好,连未来的女朋友都照顾不了……”

    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样的话里有话。叶梓欣只能无声地笑了笑。垂下眼帘,看着似乎真的睡去的宋琪,她的嘴角抿了抿,平静地扭过头,望着窗外。虽然感觉到宋琪抓着她手臂的手慢慢下滑,轻轻握住她的手,她却仍那样静静地望着窗外,滑过的满眼绿意。

    “梓欣。已经……”刘梵华收声,看着自叶梓欣肩头抬起头的宋琪,真的是不知该说些什么了。这是真睡还是假睡?车子一停好。人就醒过来了。

    苦笑着摇头,刘梵华转身先下了车。叶梓欣瞥了宋琪一眼,虽然想说些什么,可又觉得自己就是说了也未必见效,索性就什么都不说了。

    宋琪下了车,仰头看天,转了转脖子,又伸了个懒腰,竟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宋琪……”叶梓欣叫了一声,忍不住压低声音道:“别人都在看你……”到底是奢华的会所。虽然应该不会是她常来的地方,但总还是要装装样子吧!

    因为叶梓欣的话,宋琪侧过头,看着叶梓欣,低笑道:“我也是第一次来锦华,其实。不过就是个吃饭的地方嘛!”

    看着他那幅漫不经心的模样,叶梓欣忍不住笑起来,原本因出入锦华而升起的小小紧张感立刻一扫而空。

    “穷人多作怪……”想是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从宋琪身后走过的胖子皱着眉说了句,又哼哼,“好狗不挡道!”

    看到宋琪扬起眉,叶梓欣心里一惊,忙拉住宋琪。宋琪抿起嘴角,身体倾向叶梓欣,“你怕我收拾他?难道我是那么睚眦必报的人吗?不过是跳梁小丑,我怎么会那么浪费灵力呢?”

    叶梓欣松了口气,看看宋琪,却又有些不好意思。似乎,她想得太多了。

    宋琪微笑着,似乎真的毫不在意,可是就在那衣冠楚楚,一身名牌的胖子走过他面前时,宋琪脚尖突然一挑,不知是哪儿来的一颗小石子就那么滚到胖子脚下,那胖子一个没留神,脚下一滑,摔了个狗抢屎,半天都没有爬起来,就连他挽在臂弯的女伴也被带得跌在他身上。

    “呀……有没有搞……”尖叫的女子一抬头,正对上宋琪微笑的面容,眼神一滞,她呆了两秒,才慌忙起身,看着宋琪,笑盈盈地抛了个媚眼,“这位……”上下打量着宋琪那看起来很另类的唐装,女人虽然很想搭讪,却一时之间竟找不到合适的称呼。

    还没等她想出怎么称呼,那胖子已经在赶过来的保安帮忙下,爬起身来。虽然在保安的搀扶下才得以爬起来,却仍是恨恨地骂着:“你们怎么做事的,居然在门口还有石头,要真是摔伤了我,看你们怎么赔……”大骂着,他又叫一直冲着宋琪笑的女人,“别在那儿给老子丢人现眼了!一天就知道看小白脸,老子的钱白给你花了。”

    宋琪嘴角勾起,虽然是在笑,可是瞥向胖子的眼神却有几分冷意。叶梓欣轻咳一声,压低了声音道:“刘师兄请客……”

    目光转开,看到不远处的刘梵华,宋琪一笑,径直拉着叶梓欣走过胖子的身边。似乎根本就没听到胖子在说什么似的。叶梓欣松了口气的同时,忍不住却是有些恼了这满嘴脏话的胖子。宋琪虽然长得俊,可是被骂成是小白脸,也难怪要生气了。

    “没什么吧?”刘梵华笑着问了一声,见叶梓欣笑着摇头,目光有意无意地落在宋琪拉着叶梓欣的手上,顿了顿,就转过头去先一步进了锦华那扇古色古香的大门。

    锦华隐在知名的景点锦里巷子里,门面看起来不大,可走进门,才知内有乾坤。

    “乐经理在吧?”刘梵华笑着问了迎上来的迎宾小姐,递上手里的银卡,熟门熟路地往里走。

    这头迎宾小姐接过银卡,快步向前,先把银卡递给接待台里的同事。刘梵华看着接待台里扫描银卡,嘴上随口问道:“碧溪厅今晚没有客人吧?就定那个房间好了。”

    原本正微笑抬头的迎宾小姐笑容稍滞,立刻就笑道:“对不起,刘总,碧溪厅今晚有客人包下了,而且,现在已经没有空着的包房了。不如,我帮您安排在大厅好不好?虽然是在大厅,但环境一样幽雅,和包房没有什么区别。您也是知道的……”(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