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金莲 > 第八十二章 翡翠
    


    如同贪恋蜂蜜的蝶,尝到甜头,就会永远恋着不去……

    察觉到宋琪的目光又一次落在她的唇上,叶梓欣不由牵起嘴角,侧过头去无声地微笑。

    虽然有些觉得这样的宋琪有些奇怪,可是不得不说从女人的虚荣心来说,她其实很享受这样的目光。

    “我忽然不想进去了,”倚在电梯的墙,宋琪倾近身,低声说着,在叶梓欣抿唇偷笑时,他皱眉道:“你再笑,我就又要吻你了……该死的!我讨厌这里的摄像头。”

    叶梓欣不答他,只是偏过头去。宋琪目光微闪,虽然没有再凑近逗弄她,却伸出一根食指,轻轻地点在她虽然没有涂唇膏却分外红艳的唇上。

    “肿了……”只是一句话,就让叶梓欣咳了起来。看着叶梓欣涨红的面颊,宋琪有些得意地笑了起来。

    嗔怪地瞥他一眼,叶梓欣暗觉是自己教坏了宋琪。也怪,明明是个在她之前连初吻都没有的家伙,却会学得那么快,火辣而炽热的吻,缠绵得让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烧了起来。如果不是及时抽身,她怕自己真的会引火**了。

    “不要闹了……”在电梯发出“叮”的一声轻响后,叶梓欣轻轻推了下宋琪,先走下了电梯。

    博览会在昆合市中心的大酒店举行。可能是因为这次展出的翡翠太过珍贵,整间酒店的安保是叶梓欣见过最严密的。甚至连走进这座直通展会的电梯,都要经过身份识别后。

    迈出电梯,迎接两人的也不是漂亮的迎宾小姐,而是两个穿着黑西服,明显是安保的年轻男人。

    “先生,请出示邀请函。”虽然说话很客气,可是两个安保的眼神都很犀利。就连远处的几个男人也密切关注着这头的动静。

    宋琪笑笑。正待取出邀请函,已经有人自会场里走出来。还没走近,就大声笑道:“宋少是我的朋友,不用这么小心的。”

    听到来人的声音,宋琪眉毛动了下,虽然只是很细微的动作。可是叶梓欣却立刻觉察。侧过脸,她看了宋琪一眼。宋琪勾起嘴角。虽然没和她说话,却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五少,你这样,我们……”保安看着走出会场的年轻男人,明显的有些为难。可是又似乎不大想得罪这个穿着黑色西服,面带笑容的斯文男人。

    “不用为难!”宋琪淡淡笑着,把手中金色的邀请函递了过去,“我又不是什么来历不明的人,不怕人查。”

    两个保安接过邀请函。用最快的速度扫描过后,就忙恭敬地交还,甚至还刻意退开一步,让宋、叶二人走过去。两个人却谁都没敢去看那位“五少”的表情。

    可能因为宋琪扫了他的面子。五少的语气并不好:“宋少说得是,你的来历可是分明得很,自然不怕人查。再说,如果你真有意搞破坏,动动嘴就行了,自然不会带刀带枪来这儿闹事了!”

    因为五少的话,刚放松的保安立刻把目光转向宋琪。宋琪却似根本没有看到似的,仍是笑道:“你知道就好,我想唐爷如果知道你想通了这个道理,一定会很开心的。说不定真的就肯把位子传给你坐了。不过。唐华,在唐爷还没有传位给你之前。你还是收敛下吧!要不然,会有血光之灾的。”

    “你……”虽然气急,可是唐华还是压下怒意,看着宋琪微微笑道:“宋少这是给我算命?真是谢谢了!一卦千金的高人,给我白算一卦,我岂不是占了大便宜。这要是我家老爷子听到,可要不依了。前年你占的那一卦,他可是花了大价钱才求来的呢!”

    “我偶尔也会结些善缘的。如果因为我的一席话而避过了灾劫,五少你可记得要舍些钱做做善事,虽然我的卦钱可以不要,可老天爷还看着你呢!”

    说完这一句,宋琪挽了叶梓欣,看都不看唐华,直接往场中走去。

    虽然不是善于交际的人,可是叶梓欣再不敏感,也知道宋琪和那个唐华是有前嫌,这样毫不掩饰恶意,可见关系差到一定程度了。虽然有些好奇宋琪是怎么认识这个唐华的,而那个唐爷又是什么人。可是叶梓欣却是聪明的保持了沉默,没有问半个字。

    宋琪带着叶梓欣走进场中,侧过头笑道:“最讨厌这种故作斯文的家伙,总想做绅士,可是这世上绅士是最难做的。”

    叶梓欣扬起眉,虽然没有应声,可是却突然间想起来宋琪似乎也是不喜欢江慕秋的。或许,那时候宋琪并不仅仅是帮着她出口恶气才下江慕秋的面子,而是他真的很讨厌江慕秋也说不定。

    虽然有些小怀疑,可是叶梓欣却仍是笑着,不管宋琪到底是不是完全为了她,总对她没什么坏处就是了。

    走进会场,叶梓欣不由扬起眉,下意思地往宋琪身上看了看。虽然不是宴会,可是今天来的宾客,好像还是以着正装居多,像宋琪身上的唐装,和她一身休闲,牛仔,像度假似的装扮来说,的确是有些随便了。不过,还好,好像场中众人的目光也没那个功夫落在他们身上。

    宽敞的大厅,富丽堂皇,明亮的灯光下,是一座又一座或小巧或大气的玻璃柜。而在柜子里,则是琳琅满目的翡翠首饰。就算叶梓欣本来并没有看首饰的意思,可是目光落在那些翡翠首饰上,却仍是移不开目光。

    或许,她不像围着柜子的那些贵妇一样懂得翡翠的价值,可是有很多时候,那些首饰的美足以让任何一个女人心动。

    站在一个柜子前,看着柜子里那串通体翠绿,在下面打着的小射灯灯光照耀下仿佛闪烁着荧光的项链,叶梓欣只觉连眼睛都要被闪花了。虽然翡翠不及钻石那样闪光发亮,可是那种温润的光,却是钻石所没有的韵味。

    “喜欢?这条项链算是冰糯种,颜色也不错。不过可惜没有什么灵气,以后我有更好的东西送给你。”

    听到耳边宋琪的低语,叶梓欣不由笑起来,“有灵气的翡翠一定比这个更美,价值……”瞥了眼那标着N多零的价格表,叶梓欣咋舌。笑道:“算了,把那么贵重的东西带在身上。我会不敢上街的。”

    毫不留恋地转身,她继续往下一个展台走去。

    虽然欣赏、喜欢,可是却不足以让她迷醉到不能自拔。

    看着叶梓欣的背影,宋琪的嘴角扬起,也快步跟了过去。

    “这个就是祖母绿的翡翠耶!你看这颜色,这水种,真是无可挑剔……”

    这是围得人最多的展台,叶梓欣虽然好奇这被众人围住的究竟是怎样的翡翠,可是却并没打算挤进去。可是就在她转身的时候。眼角突然闪过一丝光芒。

    那是灵气……

    敏感地回身,虽然隔着无数的身体,可叶梓欣能感觉到那深黄色的灵气,和之前在兰韵感受到的灵气很相似。这块翡翠。是有灵气的翡翠。

    耐心地等待,在人群稍散时,她从空隙走过,隔着玻璃看着那不过半个婴儿巴掌大小的翡翠。

    这块通透,颜色深邃,有如绿海般的翡翠,并没有镶嵌在任何一款首饰上。可能这块翡翠的主人,也无法决定到底什么样的首饰才能配得起这块极品翡翠吧?

    目中金莲运转,将那翡翠中的灵气吸入眼中,那种温暖的让人想合上双目的舒服感。让叶梓欣露出沉醉的神情。甚至在不知不觉中。将手掌贴在了玻璃上。

    和叶梓欣做出同样动作的,是她身边的一个盛装女人。

    “真美。美得好像我整个人都被吸进去了……”女人低声呢喃着,几乎要把脸都贴了上去。

    突然听到说话声,叶梓欣目光微闪,下意识地退了一步。回过神来,她扭头看着双目定在翡翠上,根本移不开目光的女人。

    真是巧!

    一个念头还没转完,那个女人也转过头来。脸上还带着恍惚的表情,可目光一对上叶梓欣,她脸上那朦胧的笑就立刻僵住。

    “叶梓欣,你怎么会在这儿?”声音很尖,沈白露刻薄地盯着叶梓欣,冷笑道:“这里是你能来的地方吗?怎么?我哥甩了你,你又勾上别的男人了!真是奇怪了,能进这里的男人也都算出色的了,怎么还会看上你这种货色呢!”

    叶梓欣皱眉,冷冷扫过沈白露,却没有说话,而是上前一步,一脚踩在沈白露的脚上,一只运动鞋,就那么随随便便地把那只镶着水钻,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高跟皮鞋踩在脚下。

    “啊……”捂住嘴,沈白露咽下了呻吟声。这里这么多人,她可不想成别人的笑话。

    “你挪开……”嘶声低叫,沈白露举手,想推开叶梓欣,却被叶梓欣一把抓住手。

    脚下用力,慢慢辗过沈白露的脚面,看着沈白露的嘴角都开始发抽,叶梓欣才挪开脚,笑着道歉,“真不好意思,我没留意脚下……”

    这是没留意?!

    沈白露低下头,看着那双已经被踩得鞋尖发黑的白色皮鞋,气得直接就想暴走。

    “注意啊!淑女……”叶梓欣笑着,甩开沈白露的手,根本就没把她放在心上。

    打了这么多年交道,叶梓欣很清楚沈白露这个人。嘴很毒,爱在背后使那些阴毒手段,可是当面动手,不是沈白露擅长的。

    沈白露又气又恨,咬着牙低骂,“贱货!你再看也白费,包你的男人怎么肯舍得给你买这么贵的东西!”

    叶梓欣眯起眼,直接上脚,这次却是直接踢在沈白露的小腿上。

    “啊……”沈白露低呼一声,痛得几乎弯下腰去。

    “你是淑女,不能动手,可我却不在乎。”叶梓欣偏着脑袋,笑道:“你说得也不错,这里不是我常来的地方,没一个是我认识的。不过这样才好,既然没人认识,我还怕什么呢?就算是我在这儿和你大打出手,也没人指点。倒是你,沈家大小姐,这里是不是有你未来的丈夫呢?啊,那个方氏的大少爷呢?怎么没看到?还是你又换了男朋友?”

    沈白露勉强直起身,压着不去揉小腿疼的地方。

    “我不像你,我们沈氏有邀请函的……不好意思,让一下,我要去……”抬高的脚踩了个空,沈白露几乎跌倒在地,好容易稳住了身子,咬牙道:“我要去下洗手间……”

    一抬头,她的目光在对上站在面前微笑的男子时,不由得一闪。这个唐装男子,真是——好像古代美男……

    转念之间,她还未上前搭话,就见那让她心跳加速的美男居然走到叶梓欣身边,笑着俯下头去和她说话。虽然听不清那近似耳语的低语到底是什么,可是亲近的举动却无疑表明了两人是什么样的关系。

    气得胃快炸了,沈白露一甩头,踩着高跟鞋一扭一扭地往洗手间去。在洗手间,沈白露生了好久闷气,才有心思整理仪容。

    和那个没教养的女土匪有什么好计较的!她是真凤凰,叶梓欣不过是个麻雀,就算这会儿有人看上她带她飞上枝头了,也还是很快就会被打回原形的。

    深吸气,沈白露走出洗手间,又是一脸温善而甜美的笑。

    这次能收到邀请函的人,非富则贵,她可选择的机会更多了。这次一定要选个比方原还好的男人,让那混蛋知道,她沈白露不是谁都能配得上的……

    拐过转角,迎面就有一个男人快步走过来。还好沈白露及时收脚,才没撞上。

    “呀!对不起啊!美女,都是我太莽撞了,你没事吧?”穿着正装的男人客客气气地道歉,目光落在沈白露脸上,恰当地表现出惊艳之色。

    沈白露扫过男人的表情,目光落在男人袖口闪亮的钻石袖扣,还有腕上的江诗丹顿,嘴角的笑容就真诚了几分。

    “先生真是有风度,比很多男人都好太多了……”沈白露微笑着,想起刚才那个明明就从她身边穿过却好像根本没有看到她,直奔叶梓欣的美男人,笑容有刹那的僵硬。

    “美女也比很多女人温婉多了……”男人也笑着恭维,又介绍道:“鄙姓唐,唐华……”

    听到唐华的名字,沈白露的眼睛不由得一亮。

    “我知道,您是唐氏的总经理嘛!”也是唐氏的太子爷!云南最大的翡翠珠宝商,传说中地下世界未来的王。

    沈白露微笑着,看向唐华的目光更多了几分暧昧。却没有留意到唐华嘴角一闪而逝的冷漠。(未完待续)RQ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