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金莲 > 第三十章 保护
    叶梓欣自灵气洗涤全身的舒适感中醒转时,宋琪已经醒了过来。没有说话,他就只是微笑地凝望着叶梓欣,虽然似乎仍然虚弱,却仍以一种保护的姿态守护着她。

    “你醒了?”惊喜过后,叶梓欣看着掌心那颗似乎已经失去了灵气的珠子,不由暗生歉意,“这颗水灵珠——我、我……”

    “那是你的机缘!”手指抵在她的唇上,宋琪笑问:“你不会以为我会嫉妒得抓狂吧?嗯,也是有些——你的机缘好得让人自卑!我说笑的……”揽住叶梓欣的肩,他捏着她的下巴,笑道:“就算是嫉妒,也不会嫉妒你啊!你和我,哪儿有什么彼此呢?”

    叶梓欣笑笑,心里却仍有些抱歉。这是宋琪受伤换来的水灵珠,却被她的金莲吸空……

    没有看叶梓欣的表情,宋琪虽然在笑,却仍显得虚弱,“一时大意了,没有想到这冰蝎的毒居然这么厉害……哈欠……”

    “你冷了?”叶梓欣大急。有灵气护体,他们对抵抗寒冷远胜强人。可现在,宋琪居然打喷嚏,明显是身体转弱,甚至可能真气也有些不妥。

    “没事,再歇一歇,让我再歇一歇……”宋琪的声音渐低,似乎又昏睡过去,时不时地还发出两声咳嗽。

    知道宋琪先天不足,后天受损,肺一直不是很好,平时有真气护体自然无碍,可现在这样的情形……

    咬住唇,叶梓欣一声不出,抓起一朵雪莲塞进嘴里一阵猛嚼,把雪莲咽下肚后,收拾袋子,整理好衣服,她才蹲下身把宋琪背在了背上。

    “走了,小白。”招呼小白,看它窜到身上。叶梓欣深吸了一口气,把背上的宋琪又往上推了推,大步往来时路走去。

    背着宋琪,叶梓欣走得不算快。等走到裂缝口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虽然头上有电筒,但光亮太弱,她看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他们下来时用的那两棵绳子。

    不敢就这样直接带着宋琪爬上去,叶梓欣释放木灵气,把带着的蔓藤种子快速催发。把自己和宋琪牢牢绑在一起后,才扯着绳子爬了上去。

    “啸天?”

    上了冰层,一直走回他们昨晚休息的帐蓬外,都没有发现啸天的身影。叶梓欣皱起眉,暗生警惕之心。

    以啸天的性子,哪怕是饿了,也不会跑远,会一直守在裂缝口等着他们的。可是现在。却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

    小心把背上的宋琪放下,叶梓欣环顾四周,没有发现什么动静。才返身去拉帐蓬的拉链。

    手一顿,她往后退了半步,看着帐蓬,沉声道:“我不想惹麻烦,不管你是谁,最好老老实实地走出来!要不然……”

    帐蓬里有人?像是有谁在低语,似梵唱还是禅语?这种感觉?还有啸天……

    “桑普!我知道是你……”厉声喝着,叶梓欣虽然心里打鼓,却还是做出狠厉的表情。

    宋琪现在昏沉沉的,已经不能再战。这个时候,她必须得挺起胸膛来,若是露出半分怯意,隐在暗处的敌人就会撕了他们。

    虽然没有看到人,可是因为啸天的离奇失踪,叶梓欣已经在心里认定了隐在暗处的敌人一定是在玉树撞见的桑普。

    之前桑普在宋琪手里吃了亏。曾说过一定会报那个仇。不过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快就找上门来。在青藏,桑普算是地头蛇,不好斗。但在这雪峰之颠,没有俗世的力量,也就只是靠自身的力量了。

    四周寂静无声,没有人回应叶梓欣的喝问,叶梓欣咬住唇,静了半晌,猛地窜上前,一下子扯开帐蓬的门。

    空空如也的帐蓬,一只念佛机歪在睡袋上。那低语,无遗就是……

    心中一念未及,叶梓欣已猛然转身,手一抬,一团火球自手中喷射而出。

    正迫近宋琪的桑普“唉呦”一声,闪身躲开,大叫道:“真是狠!一句话还没说就放火烧我,都是好相识,用得着这么绝情吗?”

    照旧是嘻皮笑脸的模样,穿着厚厚羽绒服的桑普行动却仍是敏捷无比。闪身避开火球后,他笑嘻嘻地睨着叶梓欣,“何苦呢?在雪山上用火?威力可不在啊!”

    叶梓欣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可是用习惯了,一出手却直接就是弹出火球。

    不理会桑普,她窜上前,挡在宋琪身前。虽然心惧惶惑,可是因为宋琪就躺在身后,叶梓欣就没有半分后退之意。

    “都说您是大师,怎么却做这么鬼祟的事情?桑普大师,你这样不觉得丢人?”

    “有什么丢人的?我就算做得再过分,可没人知道,又怎么会有人说呢?”桑普轻描淡写的说着,看到叶梓欣瞬间变了脸色,他的笑意更浓,“你放心,我不会像你这么绝情的!都说了,只要你入了我门下,咱们就是一家亲,我又怎么舍得伤你呢!”

    “花花公子好玩吗?”叶梓欣寒声问,冷冷地盯着桑普,沉声道:“桑普,我不是喜欢惹麻烦的人,但你要是不知进退,我也不是善男信女!”

    “我知道,你很厉害……”桑普压低了声音,轻轻地嘘了声,“我就是喜欢你这么厉害!跟着这家伙有什么好,还是跟着佛爷才快活——宝贝,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人间极乐!”

    “别动!”厉声喝了一声,叶梓欣沉声喝道:“你要是再往前走一步,别怪我狠了!”

    桑普咧嘴一笑,歪着头往她身后看,“他是怎么了?我一路跟着你们,看来是在下面受的伤。在下面碰到什么事了?有什么怪物还是……不过不关我的事,我跟着,就是想报一剑之仇。我这人,不信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话,要报仇,当然是越快越好!不过看来,似乎不用我出手,他就已经要死了!虽然有些不爽,但看到仇人冻死在我面前,也算不错……”

    叶梓欣抿着嘴角,没有接他的话,只是沉声问:“啸天在哪?”

    “啊,那条狗——它太碍事了!你放心,我没杀它,是你的爱宠,我怎么也要给你留几分面子!”

    叶梓欣松了口气,扬起眉,脸上终于带了几分笑意,“我知道你不是什么心胸宽广的人,但你确定自己真的要动手——想清楚了,想报仇,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你之前受的伤好了吗?!”

    被叶梓欣一问,桑普的手微微动了下,似乎是想要去摸胸口,虽然到底还是按捺住了,但叶梓欣还是看出了那细微的动作。

    好似没有看到他的动作,叶梓欣只是淡淡道:“宋琪那柄匕首不是普通的刀剑,而是一件法器,上面凝聚着煞气,被那柄匕首伤了,可不是那么容易就好的。”盯着桑普,她淡淡道:“你现在伤势未愈,想伤我,不是那么容易的!桑普,两败俱伤的结局真的是你想要的?!”

    “你太自信了——不过,我喜欢!”桑普轻笑着,眉眼俱开,似乎真的被叶梓欣说动了般,但就在叶梓欣缓下面色,要说话的时候,他却猛地弹跳而起。

    就在等他的行动,叶梓欣虽然面色稍霁,可是却一直在暗中警惕,桑普一动,她立刻就猛地挥手砍出。

    没有火球,没有蔓藤,在她空手劈出时,桑普甚至还轻松地大声嘲笑:“难道你以为这样就能……”

    笑声戛然而止,桑普瞪大了眼,看着叶梓欣手中凭空而生的那柄冰剑,惊愕莫名。身形疾速后退,他惊疑不定地问道:“你到底是修的什么功法?怎么会?”

    哪里有空理会他问什么,叶梓欣一击不成,手中的冰剑立刻炸开,碎成无数细碎而锋利的冰刺袭向桑普。

    得了水系灵气,虽然未曾细加研究,但凭借之前运用木系、火系灵气的经验,她很快就能够灵活运用。而且,她周身的灵气,似乎总是在危机时刻能暴发出更大的威力。

    虽然桑普极力闪避,可是那条炸开的冰刺覆盖的面积太大,一大片冰刺正好打在桑普脸上。虽然那些刺到身上的大半只是刺入羽绒服表层,伤不到桑普,可是打在脸上那一片,却让桑普禁不住惨叫起来。

    捂着鲜血淋漓的面颊,桑普恨声叫骂:“贱人——啊,我的脸、我的脸……”

    “桑普大师又不是靠着张脸勾引小女孩,怕什么呢?”叶梓欣淡淡说着,手下却没有半分停息,将灵气射入身前冰层,激起冰面巨变,数根冰棱突兀崛起,险些将桑普刺个透心穿。

    真的骇到了,桑普连退数米,盯着叶梓欣,恨恨咬牙。

    如果只是那些火球,他根本不怕,可是现在看来,叶梓欣居然不知道从哪里又学会了这样的本事。在雪山上,却是她占了便宜。

    心中不甘,桑普虽然退了数米,却仍有向前冲的意思。叶梓欣也不答腔,直接一片冰刺射出。桑普疾退,目光越过叶梓欣,望向她的身后,面色突变。

    虽然没有回头,但叶梓欣却因桑普的面色不由一喜。让桑普脸色如此难看,难道是宋琪已经醒了?!

    “梓欣……”听到身后的低唤声,叶梓欣却没有回头,仍是牢牢地盯着桑普。

    桑普恨恨瞪了叶梓欣一眼,也不再纠缠,干脆利落地扭身就走。远远的,传来冷喝:“美人,别太得意,我还会来找你的……”(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