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来面试的是个男人,年纪约莫27岁上下,丁依依看着对方简历,“你在英国读的硕士,专业就是工商管理这方面的,大学也是在985学校,简历十分丰富,我们公司只是小公司,为什么会选择来我们这里工作呢?”

    对方倒是很自信,“确实,大公司的平台能够让人又更多发展的机会,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小公司就不好,相反的,因为需要面对的事情很多,所以更能磨练人吧。”

    丁依依点头,把项目给他看,“我们公司目前准备明年上市,基础人员已经储备得差不多,就差一个招商经理······”

    一个小时候,丁依依起身和他握手,“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对方笑着回握。

    面试者出了公司,进电梯后按下-1楼,来到地下车库,找了一圈,找到一辆白色的玛莎拉蒂。

    “叶总,办好了。”

    “辛苦。”

    “不会,”男人笑笑,“夏女士一直在资助我们这些穷学生,她供我读到大学,知道我想出国出硕士,又送我去英国念书,我的未来是你们叶家给的,让我奉献毕生都可以。”

    叶念墨轻笑,“我们不会要你的人生,等到合适的时候,你想走便可以走。”

    男人眼光闪了闪,“是。”

    晚上的时候,丁依依又去看了傲雪,酒酒阿姨不在,她稍微松了一口气,不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对方。

    “丁小姐。”她要推门进去的时候被叫住,她一看这不是请的护工么?

    护工道:“这严先生什么事都亲力亲为,根本就不让我动手,就说尿管这事吧,因为病人有脑震荡,医生建议是躺在床上休息两天,这两天里不要下床,所以就插尿管了,但是这尿袋他都亲自来,我是真的没什么事做,要不你们就把我辞退了吧,不然这工资我也拿得不安心。”

    “没事,还是继续,护理的钱我们会照旧给你,不过你要一直呆着。”丁依依就是怕,怕严家又对傲雪做了什么,所以请这护工不仅仅是为了照顾,更是帮衬着看点。

    房间里,严明耀沉默的坐在一头,傲雪沉默的坐在床上,也没开电视,两人就这么沉默的坐着。

    “我能和她单独说说话吗?”丁依依道。

    严明耀沉默起身,先走到病床前帮着掖好被子,然后才出门。

    傲雪侧躺着没动,纱布已经换过新的了,空气里一股子消毒药水的味道。

    “你怎么样了?”丁依依虽然觉得这话没用,但还是得问。

    对方意料之中的美有回答,只是微微动了动身子,似乎是扯到伤口了,身体僵硬了一下。

    她继续道:“出院后你要不要暂时先离开,我帮你在外面租房子。”丁依依知道她现在没多少存款,所以想着如果她暂时不想去严家,那就帮她租房子暂时住着。

    “如果我说想住到你们家去呢?”傲雪终于开口。

    丁依依一时语塞,毕竟姐姐和自己老公以前是情侣关系,后来又发生了那么多事,三人兜兜转转了那么多年,她也不想让关系弄得更加糟糕和不可收拾。

    “我帮你租房子。”

    傲雪闻言扯了扯嘴角,“不用了,你走吧。你要记住,我现在遭受的痛苦都是你们给我的,我人生中的痛苦起源就是你,无论你现在做什么,都没办法弥补我。”

    她挣扎了一下,似乎是想坐起来,但是扯动伤口,又无力的躺下去,“你走吧,我哪里都不会去。”

    门口,丁依依碰上了拿着保温瓶的酒酒,对方朝她示意等等,接着就拿着保温杯进去了。

    酒酒把汤倒在碗里,又用勺子搅动纳凉了,勺了一点递过去,“喝吧,熬了好几个小时,喝这个好。”

    傲雪把手一会,勺子掉在地上,汤汁溅了一地,护工总算有事做了,急忙去收拾。

    酒酒有些生气,但强忍住,对护工说:“你等下去拿根勺子来喂她喝。”

    “您在生气啊。”傲雪忽然开口,“这很好,我们就这么纠缠一辈子吧,你们摆脱不了我,我摆脱不了你们。”

    酒酒身体顿了顿,“要不是你那么晚了还接男人电话,明耀他至于发火吗!”

    “以后不仅仅是一个男人的电话,接着还有第二个,第三个的,我们就来看看,你们是不是能把我打死。”

    酒酒气得身体发抖,拉开门走了出去,剩下护工一个人低头赶紧收拾着,心想着这一家子真是个个了不得。

    老婆晚上给男人打电话,老公打老婆,老婆和自己婆婆关系又很差,和自己妹妹关系也很差,刚才听着口气,似乎和妹妹的老公曾经有什么往事,重点是这妹妹和妹妹的老公看起来家境十分附富有。

    丁依依一直在门外等酒酒阿姨,两个人随便在医院找了一块地方坐下。

    “酒酒阿姨,你看起来很累。”

    酒酒摇头,“你一定在气我,毕竟她是你姐姐。”

    丁依依沉默,她不能否认这件事,无论是谁,看到自家人被打成这样都很难不介怀吧。

    “你和念墨,以后不要再管我们了,这是为你们好,我终于能够明白当年一涵的感受,有这么一个煞星在家里,是真的要完。”

    她吞了吞口水,摆手示意对方不要说话,“打她确实不对,但是这个女人却该打,如果她不先做出那种事的话,明耀不会动手,她毁了我儿子一生。”

    “酒酒阿姨,没有谁能够单方面毁了别人,婚姻是相互的,束缚了姐夫的同时她也束缚了自己,或许她没有付出爱情,但是付出了时间。”丁依依忍不住说道:“再者,无论任何女人,都不应该被打,上次姐夫已经对她动粗一次了。”

    “那是因为她擅自把我孙子给流产了!”酒酒落泪,“你知道我这个做妈的有多心痛吗!就是怕明耀看了难过心里压力更大,我什么都不敢说,装作没事的样子,这不是她一个人的事情啊,孩子严家也有份的,她怎么能,怎么能就把孩子打掉了,你说我能不恨她吗!”

    两个人闹得有些不欢而散,谁都知道对方站的立场没有错,但谁都没能说服对方。

    一个半月后,因为是七夕节,整个公司氛围很好,特别是新来的招商经理,简直就是公司里未婚女性的理想伴侣。

    索菲亚和林美成正好都从洗手间里出来,林美成道:“那些妹子又去邀请人家刘经理了?”

    “是啊,私底下还为刘经理争风吃醋了,各个卯足了劲头大半年。”

    林美成笑,“不过我看这刘经理满心都扑在工作上,还是丁总会看人,一下子就雇用了这么个拼命三郎。”

    两人有说有笑的走出来,正好碰到浅唯,她也穿得很漂亮,频频看着手机。

    “这是交上男朋友了?”林美成打趣,傲雪不在的日子里,两人和谐了很多。

    索菲亚也接口,“赶快说说对方是什么来历?哇塞,你隐藏得很深啊,我们都不知道。”

    浅唯笑得甜蜜,“没什么啦,他只是普通的银行柜员而已。”话虽然是这么说,眼睛里却是满满的幸福,正好电话响,便甜甜蜜蜜的接电话去了。

    刚到办公区,行政就扯着嗓子喊,“林经理,桌上有一大束玫瑰花是给你的,你老公送的吧!”

    林美成笑笑走到办公桌,占据了大半个桌子的大玫瑰花赫然在目,连埋头工作参与的其他员工都忍不住在座位上调侃了一句,“呦,666朵玫瑰花,不是应该送999朵象征长长久久么?”

    “这花不保鲜,你们拿去分了呗。”林美成摆手,那些单身的小姑娘也不客气,几百朵玫瑰花每人拿了几十朵,一下子也空得差不多。

    林美成打开放在玫瑰花束上的盒子,里面是一条项链,众人围过来,“哇塞,好棒,这不是很有名的那个·····那个叫夏一涵设计的珠宝吗?我在杂志上看到过。”

    索菲亚洋洋得意道:“你说的那个叫夏一涵的珠宝设计师,可是丁总的婆婆哦!”

    众人又是一阵嘘嘘,简直反应不过来,丁总的婆婆居然是扬名海内外的著名珠宝设计师夏一涵的儿媳妇!

    “有什么好棒的,不知道我们就是做珠宝生意的吗?居然还买别人家的项链。”将项链放好,林美成拿起包包,“行了,我就先撤了,祝大家七夕幸福。”

    众人想着肯定是去过二人世界了,满怀着羡慕的情绪送她走。

    地下车库,林美成启动车子却美开动,又熄火,把座椅调低了一些。从包里拿出那条价值不菲的项链,打开看了几眼,又重新丢了回去。

    过七夕?现在薛兆麟身边应该跟着哪个女人吧,倒也实诚,昨天还特地和她说要去香港两三天,应该就是陪着女人去过七夕了。

    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大家都说好了要各自玩各自的,结婚也只是为了让未来有保障而已。

    她按亮手机,给丁依依发了一条信息,“怎么样,融资项目谈得还算顺利吗?”

    某家公司的会议室里,商谈已经进入了胶着状态,对方把计划书合上,“这个项目确实有亮点,贵公司借助目前最火热的互联网模式,已经在互联网珠宝销售平台上占据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位置,避开了线下珠宝的饱和,不过我们觉得还是有风险。”

    “每一个品牌都有各自的消费层次,比如目前珠宝设计一线大咖夏一涵女士,而我们的定位主要是······”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