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370.老公太凶猛368
    婚后的赵雅慧很快就适应了邵家的生活,因为这里的每个人她都很熟悉,加上她的性格温和,所以跟大家相处的很好。每天生活在这么一个融洽的大家庭里,她的心情一天比一天好,人也看着越来越精神。邵正飞虽然半年多前失去了母亲,但是他对赵雅慧这个继母并没有一点儿排斥的感觉,因为之前跟筱筱的事,他一直觉得自己对不起赵雅慧。所以从父亲跟赵雅慧举行仪式的第二天,他就改了口,跟自己的大哥大嫂一样,喊赵雅慧叫妈了。

    这样的称呼让赵雅慧高兴不已,是她怎么也没想到的。可心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这让邵正飞越来越开心。赵雅慧原本就很会照顾人,每天变着花样给可心补充营养,筱筱有些时候甚至在饭桌上抱怨母亲变心了,对可心这个儿媳妇比自己这个亲生女儿都好。邵家人全都忍不住的笑,邵正飞则发自内心的感激这个继母。

    可心在怀胎十月之后生下了一个健康的儿子,取名叫邵少翰。当护士把收拾干净的儿子抱到自己的面前时,邵正飞喜极而泣。

    盼了一年多的时间,儿子终于平安健康的来到了这个世界上!回想过去一年多的遭遇,他又怎能不激动?

    少翰的出生给这个原本就幸福和諧的家庭带来了更多的欢笑!

    邵家的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美好,只是军人的职责是保家卫国,所以谁都不知道,哪一天他们要奔赴前线。筱筱特别珍惜和邵湛平相聚的日子,只要他在家,她都会尽量多陪他。

    这天,筱筱带两个孩子出去散步回来,见客厅沙发上坐着一个身材高大,浓眉剑目的男人。他的样子很冷,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哪怕是见了筱筱,站起身打招呼,说的也是客气而疏离,“嫂子!”

    “你好!”筱筱微笑,对那个男人的冷漠也不以为意,在部队久了,很多人性格比较冷,也是正常的。筱筱忽然想起,好像她刚接触邵湛平这家伙的时候,他也像个冰块。

    “他是康少南,康团长,是我们部队最年轻的团长。”邵湛平很少夸谁,筱筱一听,就知道这位康团长实力非同寻常。

    “筱筱,这次部队有新任务,我和少南要一起去,我们先去商量一下作战策略,你帮忙准备一下饭。”

    “好。”筱筱简单回答。

    午饭准备好,康少南和邵家人一起入席,筱筱发现这个家伙是真不爱说话。为了活络气氛,筱筱亲切地问:“少南家是男孩女孩啊?下次来把孩子一起带来玩。”

    “他还没结婚呢,女朋友的影子都没有。”邵湛平笑着说。

    “那我给你介绍吧,我身边的女孩子很多的。”筱筱态度很热情。

    “不用,谢谢。”

    碰了个钉子,这家伙真够不懂事的了,筱筱心想,于是她只是微笑了一下,没再谈什么。康少南似是思量了一番后,从军装的衣袋里掏出一张老旧的照片,轻声对筱筱说:“嫂子,拜托你一件事。”

    嗯?拜托她,他们很熟吗?不过他是邵湛平的战友,或许他们两个人很熟,所以他才会拜托她吧,热情的筱筱自然不会拒绝。

    “你说吧!能帮你的,我肯定帮。”

    “如果这次我回不来,希望嫂子能做她的朋友,她叫俞晓,照片后面是她的联系方式。不用跟她说,你认识我。”

    康少南一脸郑重,筱筱接过照片,端详照片上女孩子的样子,很清秀漂亮。看来,他很爱这个女孩子,那为什么又说他没有女朋友呢?单恋?

    邵湛平也有些意外,大家都很奇怪康少南为什么不结婚,每次有人要给他介绍女朋友,他总是很冷淡的推掉,原来,他是心仪的人呢。这么多年的战友,他没告诉自己,反而告诉第一次见面的他老婆,邵湛平还有些吃醋呢。

    “喜欢,为什么不去追呢?”筱筱轻声问,康少南却只是目光直直的看着那张照片,没说话。这照片放在身上有好多年了,他一直在等俞晓长大。可她长大了,竟然喜欢上别的男人。这次,他刚要出手,接到这个任务,只好又搁置了。

    “是啊,少南,你都这么大了,你不急你爸妈急。”邵湛平妇唱夫随的说。

    “如果这次能活着回来,我去把她抢来!”康少南志得意满,眼底是不容置疑的决绝。

    “湛平,你们这次,很危险吗?”筱筱有些担心,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声音都发了颤。

    “放心嫂子,我不会让他有危险的。”

    “是啊,放心,我们两个都是身经百战,再说这小子老婆还没娶呢,舍不得死,我更舍不得死,等我们回来!”

    饭后,就要去部队集合,邵湛平和家人依依告别,他久久的抱着筱筱,在她额头上亲了几下。

    康少南走到门口,又嘱咐筱筱,“嫂子,确定我回不来了再和她联系。”

    “你会回来的,俞晓一定等着你。”

    两人执行的是秘密任务,不能和家人联系。筱筱每天带着孩子在家等消息,日夜期盼,日夜担心。她连睡觉都把手机放在耳边,可是始终没有一点儿消息。筱筱变的很焦虑,父母,邵正飞两口子轮流劝她。在他们面前,她总是说,没事,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剩下她一个人时,她就会目光呆滞恍惚,好像心里总有一个声音在说:他们回不来了。

    三个月后的一个午后,筱筱哄睡了两个孩子,自己也靠在床边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哪怕是睡了,她也紧紧的攥着手机。

    “湛平,你回来好吗?”她在梦里呢喃了一声,不知道怎么的,忽然感觉唇上一凉,接着呼吸也被吞没了。她一下子醒了,惊愕的发现,她日思夜想的男人正在吻她。

    他的吻极其热情而又纏绵,像是久渴的人遇到了清泉一样。

    “筱筱,老婆,想死你了。”邵湛平腾出空说了一句,又吻下去,筱筱也回抱住他热情的回应。

    两人正吻的难舍难分,忽然听到一声轻咳,筱筱这才知道,房间有人!

    她一把推开邵湛平,就看到他们身后不远处的冰块康少南。

    啊!丢死人了,“你怎么不告诉我后面有人啊。”筱筱红着脸说。

    “嫂子,照片还我,你们继续。”

    “这家伙,家都没回,直接来拿照片的。”邵湛平揶揄。

    “哈哈,还真上心呢,就是不知道小丫头现在结婚了没有。”谁让你偷看的,筱筱很不地道的刺激了他一句。

    “都在我掌握之中呢,嫂子不必担心。”康少南淡淡回道。

    筱筱去抽屉里拿出照片,交给康少南,他拿到照片,还仔细认真的两面都看了看,生怕筱筱给弄坏了似的。

    “不过康少南,你打算怎么追她呀?”

    “不追,直接结婚。”

    “可人家有男朋友了,说不定还很相爱呢。”

    “那都不是事,等着喝喜酒吧。”说完,康少南就冲出了门,筱筱看了一眼自己老公,悠悠地说:“我怎么感觉那姑娘被他看上,有点儿可怜呢。”

    ……

    一辆黑色的奔驰在Q市的马路上急驰着,俞晓看着窗外不停闪过的城市风景,一脸的郁闷。挣扎了两个月的时间,哭过,闹过,跑过,可她终究没有逃过这一劫。想着一会儿见面之后,就要跟那个从未谋面的男人去领结婚证,心里就泛起无尽的哀伤,为自己,也为罗毅。

    手上突然传来一阵震动,俞晓低头,是手机短信,罗毅发来的。用眼睛的余光扫了一眼身边的母亲,俞晓轻点开了信息。

    “想办法去酒店的男卫生间,晚点时间我去接你!切记!”

    看到短信的瞬间,俞晓的双眸闪了闪,像是在阴冷的冬天里看到了一抹阳光,心不知不觉间温暖起来。俞晓一开始就把自己要去酒店跟那个老男人领证的事告诉了罗毅,所以他很清楚俞晓要去的酒店以及楼层。对呀,她一直坚持了那么久,怎么能在最后一刻就轻言放弃呢?

    逃婚,是她必须要做的事!

    “晓晓,你的户口本带了没有?”任之萍扭头看着女儿,知道她对这桩婚事不满意,生怕这次又会被女儿给搅黄了。

    “带了。”俞晓冷声应着,声音里听不出任何的感晴色彩。从小到大,她一直都是父母手心里的宝,只是这一次,他们却一改之前对她的宠爱,无论如何都要让她嫁给那个大她十岁的老男人。

    实在想不明白,他们到底是为了自己,还是真的为了她?

    “晓晓,一会儿见到你康家的人,可千万不要这副脸色,听到没有?”任之萍看着女儿叮嘱,虽然女儿现在不喜欢那个男人,但是任之萍相信,女儿一定会幸福。

    康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的。

    “知道了知道了!”俞晓回答的有些不耐烦,转脸又看向窗外。心情,却比之前好了许多。

    任之萍看了女儿一眼,知道她的心情不好,可她还是忍不住说:“晓晓,妈走的桥比你走的路都多,相信爸妈,康少南肯定是个好老公。”任之萍拍了拍女儿的手安慰。

    “你们看着办吧。”她不能表现的太过分,更不能让父母看出任何的端倪。

    任之萍看着女儿笑了笑,心里有些安慰。虽然女儿的表情依然不是很好,但这对她,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

    车子在约定的酒店前停下来,俞晓在父母的监督下一起进了酒店的大厅,再进了电梯,任之萍按下数字键六。看着变幻的数字,俞晓想着自己的下一步行动。

    “哎哟,咝……”俞晓伸手捂住小腹,脸上的表情有些痛苦。

    “怎么了?晓晓?”任之萍紧张的看着女儿。

    “不会是拉肚子吧?”俞加厚也紧张的问。

    “没……没事……”俞晓表情痛苦的回答,那表情一看就是不想让父母为她担心。

    “还说没事,都疼成这样了。”电梯叮的一声停下来,任之萍边扶着女儿边往外走。

    “妈……”俞晓拖着步子冲母亲使了个眼色,压低声音:“我好像大姨妈来了。”

    “啊?那我们赶紧去卫生间!”任之萍一听有些着急,冲前面的老公一挥手:“加厚,你先去跟亲家见面吧,就说我们随后就到。”

    “好吧,那你们别拖太久!”俞加厚看着女儿痛苦的样子,点头离开了。

    母女两个在酒店员工的指引下找到了卫生间,任之萍扶着女儿走进去,看她越来越痛苦的表情,有些心疼:“等以后生了孩子就好了,妈以前也这样,今天一定要坚持一下,听到没有?”

    俞晓脸皱的像个包子,捂着肚子痛苦不堪的看着老妈:“妈,我没有带卫生/巾!”

    “啊?这可怎么办?”女儿的一句话让任之萍有些犯难,她刚过去一周,包里也不会带那玩意儿,看着女儿的表情她想了想,然后看着女儿说:“你先进去,千万别弄衣服上。我出去给司机打个电话,让他去买一包来。”让司机去帮忙买卫生巾,这怎么说也太难堪了,可任之萍怕女儿再次跑掉,只能出此下策了。

    “好。”俞晓乖乖的点点头,关上了单间的门。

    听着母亲的脚步声出了卫生间,俞晓立即拿着自己的包包从里面走出来,小心的跟在母亲的身后,趁着任之萍打电话的时间,蹭的一声跑进了男卫生间。还好,整个男卫生间里没有一个人,俞晓找到一个单间的门一边看着卫生间的门口,一边退了进去。

    俞晓把耳朵紧贴在门上,听着卫生间门口已经响起了母亲的呼喊声,看来她已经知道女儿不见了。呼,俞晓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身子一软的靠在了门上。

    “小姐,偷/窥好玩吗?”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冰冷的男中音,把刚刚放松的俞晓吓了一大跳。

    回头,就看见一个身材高大,浓眉剑目的男人正一脸冰冷的看着她。

    “啊,你……”俞晓的心里一惊,刚想大喊,就听见卫生间门口传来父亲的声音,她急忙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再用另一只手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接着双手合什拜托这个男人千万不要出声。

    “小姐,我对你没兴趣,请你快点出去!”男人根本无视她的动作,声音缓而有力,听着外面父亲的声音俞晓的小心肝惊的一颤一颤的。

    “老公,你去看看男卫生间里有没有人!她不会躲到里面去了吧?”任之萍的话在卫生间门口响起来,俞晓的心跳的更厉害了。

    “好,我去看看,你在这里等着。”俞加厚的声音一落,卫生间里就响起了他沉闷的脚步声。

    俞晓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抬头看着眼前这个一脸冰冷的男人,又想对自己说什么。她心里一横,伸手环住这个冰山男的脖子,踮起脚尖吻了上去。说是吻,其实俞晓完全是撞上去的。因为实在害怕这个男人再出声,她绝对是到了无计可施的地步,才会想出这种下下策。

    冰山男显然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小女人会这么强悍,不过……唇齿相触的一瞬间,他的眸光激烈的闪了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