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517.老公太凶猛515
    沈以默听着她的话笑笑,眼底深处闪过一抹浓浓的忧伤。其实她并不知道,以前的他,比现在更幽默。他曾经觉得,是不是自己二十八岁以前过的太快乐,所以才被老天嫉妒,拿走了原本属于他的东西。

    “是吗?看来我有进步!”

    “嗯,进步很大!希望沈同学要继续保持哦!”俞晓像个老师般点点头。

    “康团长欺负你了?”沈以默扭头看着她,突然话锋一转。

    俞晓的脸僵了僵,接着摆摆手:“没有啦!都是我欺负他,他从来不欺负我!”末了时,看到沈以默那疑惑的目光,她忍不住收回视线看着眼前的大自然又追加了一句:“他在我心里是最好的老公!”

    就算昨天晚上他伤了她的心,她也不能轻易抹掉他曾经为自己做的一切!

    他的好,她一点一滴全都刻在了脑海里……

    “最好的老公?评价很高嘛!给透露点内部消息呗,也让我学习学习!”沈以默听着俞晓的话眼神闪了闪,脸上依然保持着阳光般的笑容。

    “你是那种自学成材的!就不需要培训了!”俞晓笑着揶揄他。

    “他是军人,你们聚少离多,他连每天守在妻子身边这种普通的事都做不到,为什么你还说他是最好的老公?”沈以默没接她的话,而是想了想认真的问她。

    “军人也是人呀!他们在部队上冒着严寒酷暑训练,有时候还会被派到外地去执行任务,他们把生死置之度外,为的是更多的人幸福。如果所有的军人都想着回家陪在自己的亲人身边,那咱们的国家不是要危机重重了吗?我觉得军人更应该得到理解和尊重,而且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小别胜新婚,我现在每隔一周看到他,都比以前更喜欢他!那种感觉是普通夫妻无法体会的!”不知是不是军嫂这个称呼让她有种说不出的荣誉感,还是在部队上被那些军嫂们熏陶了,听到沈以默质疑康少南的话,俞晓迫不及待的替他辩解。

    其实,每当夜深人静,她一个人静静的躺在床上,想想别人都是幸福的两人世界,而她却形单影只。她也会有一种后悔的冲动。当时嫁给他,除了那二百万的原因,更多的,是她觉得这个人还不错,最起码看上去非常的养眼。所以那时候,她从来没想过,自己将来要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

    后来,她去康少南部队的次数越来越多,也越来越了解军人这个神圣的职业。对康少南,也就多了一分理解与支持。只是这种话,她从来没当面对他讲过。

    “没想到呀,看来嫁给军人,这觉悟就是比一般的人高!既然他对你这么好,为什么昨天晚上还哭成那样?你别告诉我跟康团无关!”沈以默执着的把话题又扯了回来。

    俞晓抿着唇看着远方连绵起伏的山脉想了想,半晌扭过头看着沈以默问道:“如果你的妹妹沈心柔不喜欢你的妻子,甚至还背地里做了一些伤害你妻子的事,过了一段时间后,你知道了真相,你会怎么做?”

    “那要看我妹妹对我妻子造成了什么样的伤害!严重到什么程度才行!”

    “比如……会被判刑的那种呢?”那天撞她的人她并不认识,既然这件事是康少西指使的,那说明她就是蓄意谋害,这种事情在法律上,肯定会追究对方的刑事责任吧?

    沈以默的眉头皱了皱,从她的问题来看,昨天晚上的事应该很严重,怪不得她哭的那么伤心。他微眯了下眼睛想了想回答:“这件事确实有些麻烦,一边是妻子,一边是自己的亲妹妹,如果是普通的小事,我肯定会让妹妹向妻子道歉,可如果上升到刑事责任,说实话,我可能会顾虑,因为在我们家,妹妹从小到大都是被宠着的那一个,为了给妻子讨一个公道,把妹妹送进监狱,我想我肯定会犹豫的。但我会让妹妹给妻子道歉,用最真诚的态度!”

    俞晓听着沈以默的回答酸涩的笑了笑,视线看向远方什么话也没说。

    是呀,就算是康少南让康少西给自己真诚的道一次歉,她的心里也不会像现在这么难过吧?就算康少西的那声对不起她不稀罕,但至少,那是对她肚子里孩子的一点尊重吧?

    沈以默看她不说话,知道她的心情不好,便转移了话题:“以前跟瑶瑶上学的时候,我们每年暑假都会跑到明叔的茶园里来,这个地方所有的山我跟她全都爬遍了!你也很喜欢这里吧?”

    俞晓点点头:“是呀!从小一直在城市里长大,我还从来没来过这么美的地方,简直像世外桃源!连空气里都带着一股誘人的茶香,让人感觉神清气爽!我真的好喜欢这个地方!可是……这一大片茶园全是明叔的吗?”

    “是的!这里所有的茶树,全是明叔的!他这一辈子,一心扑在种茶上,年轻的时候几乎到了痴迷的地步,一年的时间里,回家的次数一巴掌都能数的过来,也因为这个原因,明阿姨才跟明叔闹的离婚……”

    “离婚?为什么?就因为明叔不回家吗?”俞晓有些惊讶,之前她一直以为明叔的妻子已经离开了人世,没想到只是离婚了。

    “对!明叔一年到头不回家,家里所有的大事小事都是明姨一个人在照顾,就连明叔的父母生病去世,都是明姨一手操办的。那时候不知道是谁给茶园烧了一把火,毁掉了一大半的茶树,明叔全部的心思都扑在茶园里,因为这一片茶园是明叔父亲一辈子的心血,明爷爷对明叔说,明叔可以不照顾他,但绝对不能放弃茶园。放弃茶园,就是他最大的不孝!”

    “那明阿姨现在在哪儿?”

    “去世了!”

    “啊?她是怎么去世的?”

    “明叔和明姨有一段时间闹离婚,就是闹的最厉害的那一段,两个人已经说好要离婚,但是明叔没有时间回去办离婚证,明姨就先回了娘家,走的时候她想带明瑶走,但是明叔死活不让,其实他是想留下明瑶让明姨回心转换意,那时候瑶瑶刚好四岁多。当时明姨很伤心,听说回去过了没几年就病死了。至于详细情况,我就不知道了……”

    “唉,好可惜呀!”俞晓叹了一口气。

    “明姨去世之后,明叔得到消息时,已经是很长时间以后了,他连明姨埋在哪儿都不知道。后来茶园慢慢的好转,明叔的茶叶也越卖越远,可他对明姨的愧疚和思念却越来越强烈,这些年很多人想给他找个老伴,但他都拒绝了。他说以后的日子,茶园就是他的老伴了。后来,他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女儿明瑶的身上,可谁知道……”沈以默说到这里时,停了下来。

    “明叔好可怜呀……”听着沈以默讲明叔的故事,俞晓的眼底升起一层薄雾,看着那个在层层叠叠的茶树中不停穿梭的苍老身影,俞晓的心里说不出的心疼。

    “是呀!没有人能了解他内心的那种痛苦……直到前段时间他又认识了你……”沈以默说到这里扭头看着身边的俞晓笑了笑。

    “沈以默,你是个好人……”俞晓突然看着他感叹了一句。

    “才看出来呀?”沈以默笑着反问她,气氛瞬间又轻松了起来。

    俞晓回头看了看山顶,接着回头看着沈以默:“你在这里坐上十五分钟,十五分钟你要是追上我,我就给你唱首歌……”说完就站起来,不等沈以默回答就向着山顶的方向跑去了。

    沈以默坐着没动,回头看着那个在山路上跳动的身影,笑着摇了摇头。收回视线的一瞬间,他的眼神彻底的暗了下来。

    山顶……

    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去过了……

    十五分钟的时间,过的很快,而对此时的沈以默来说,却像是过了十五年。时间,又像是回到了年少轻狂的时代,曾经的一切,在眼前一幕又一幕的闪过。

    脑海中,全是明瑶的影子……

    耳边,全是她说过的话……

    所有的一切,依稀发生在昨天……

    直到耳边飘来俞晓的喊声:“沈以默——!!!”

    他回过神,从台阶上站起来,转身看向俞晓所在的位置,还有一段距离,她就到山顶了。实在不想扫她的兴,抬脚,向着山上慢慢的走去。

    一步,两步,越往山上走,沈以默的心越沉重了一分。脚步不觉间慢了下来,不想再往上走,可是看着俞晓越来越远的背影,他的喉咙激烈的上下滑动了几下,眉宇间微微拧了拧,站在原地,再也不走了。

    不知站了多久,肩头突然一沉,是明叔的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带着晓晓好好转转,如果不想去山顶……就别为难自己了……我去检查一下茶树……”明叔在他身后说完,转身向旁边的茶园里走去。

    沈以默抬头看了看山顶上那一片葱郁,喉咙突然间哽咽了。

    很想上去看看,可又怕自己看了不想回去。

    因为他曾经最爱的那个人,就埋在山顶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