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557.老公太凶猛555
    “咳咳……”俞晓被沈以默的话给彻底呛到了,有点惊讶的瞪着他:“你,你跟她聊瑶瑶姐?”

    “是呀!”沈以默笑着挑挑眉:“是不是很吃惊?我倒是觉得这是一种发泄方式,不过有意思的是,每次我跟她聊起明瑶的时候,她都会很安静的听我说完,你说是不是很有意思?”

    俞晓听着沈以默的话,低头看了看桌上的牛奶,端起来喝了一口,拿开的时候故意歪了琉璃杯,杯子里牛奶一下子洒在了领口。她立即把杯子呯的一声砸在桌面上,手忙脚乱的把脖子上的项链拿出来,再拿着沈以默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身上的牛奶。

    今天的俞晓穿了一件白色的T恤衫,那条深色的木制吊坠一拿出来,瞬间落入了沈以默的视线,他的身体瞬间一僵,眼睛紧紧的盯着那条项链。

    “晓……晓晓,你,你这条向日葵项链哪里来的?”

    “哦,这是明叔送给我的!你怎么这种表情?是不是很漂亮?”看沈以默的表情,俞晓知道项链起作用了,没事人一样的冲他笑了笑。

    “能……借我……看看吗?”沈以默盯着那条项链,视线怎么也挪不开。

    “嗯,好的!”俞晓伸手把项链拿下来,递到了沈以默的手上。

    沈以默把项链缓缓的拿到眼前,嘴唇激动的动了动,整个人瞬间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

    “沈以默……你没事吧?”

    沈以默用手指摸了摸那朵木制的向日葵,唇角浮起一抹酸涩的笑容:“如果我没有记错……这条项链是瑶瑶的母亲跟明叔闹离婚时送给瑶瑶的,瑶瑶一直当宝贝一样的珍藏着,每次想妈妈了,就拿出来看项链,记得小时候不懂事,还嘲笑她说,这条项链丑死了……但她却一直戴到大……”沈以默说到这里哽咽了一下,马上又冲俞晓勉强的笑了笑:“晓晓……你能不能……借我两天?”

    “嗯……”看他难受的样子,俞晓立即点点头。

    “谢谢!”沈以默歉意的笑笑,把那条项链紧紧的攥在手心里。

    “沈以默……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嗯,你问吧!”沈以默把项链收好的,抬头看着俞晓。

    俞晓想了想,有点紧张的看着他:“如果……我是说如果……瑶瑶姐在那场车祸中……没死,她看不见了,或者是毁容了……你还会像现在这么爱她吗?”

    沈以默酸涩的笑着摇了摇头:“这种假设根本不成立……”

    “我知道不成立,但我还是想知道你的答案,你还会像以前那么喜欢她,爱她,义无反顾的跟她结婚吗?你会不会因为她变成了瞎子或者毁了容,不再像以前那么喜欢她?毕竟在你心里,她是个很完美的形象!”

    沈以默想了想,很认真的回答她:“别说她毁了容,眼睛看不见,就算她是个植物人……”沈以默难受的按按眉心,抬头看着俞晓:“只要她还活着……我只希望她还活着……哪怕一句话也不跟我说,只要能看看她……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半年前她出车祸的时候我还在国外,接到明叔的电话,我立即赶了回来,可那时候已经晚了……我连她最后一面……都没有看到……”沈以默难受的再也说不下去,抬手捂住了脸,平静了好长一会儿时间,这才看着俞晓硬挤出一个笑容:“唉,我又让你见笑了,算了,我们不提她的事了,你现在是孕妇,还是说说你跟康少南吧!”

    “沈以默,其实瑶瑶姐她……”俞晓鼓了鼓勇气想说出明瑶的事,可刚说了一点就被沈以默给打断了。

    “我们今天晚上不提瑶瑶了,晓晓,你不会真想跟少南离婚吧?”

    听沈以默的话,俞晓纠结的低下头去:“我也不知道……”原本她是铁了心要跟康少南离婚,还他和安静雅幸福,可是下午看了那张照片,又听了安安的话,她开始拿不定主意了。

    沈以默听她的话笑了笑:“今天下午康少南去公司找我聊了会儿天,知道他跟我聊了什么吗?”

    俞晓默默的摇了摇头。

    “他一个大男人,还是个军人,被你逼的实在想不出办法,买了一瓶二锅头去公司找我喝酒。晓晓,跟你说实话,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有些看不起他,因为那时候你们明明结婚了,他却告诉我说,他是你的男朋友,我当时就想,还是军人呢,连个丈夫的身份都不敢承认,可是后来才知道,那是因为你不让人家说出你们的关系。再后来跟他接触的次数多了,对他多少也有些了解,尤其是这次绑架,让我彻底改变了对他的看法,他是个军人,虽然他不能像普通的男人那样陪在你身边,但他很爱你!晓晓,你回答我一个问题,你觉得康少南对你好不好?”

    “好……”俞晓低声回答,其实康少南做的所有事,她都看在眼里,也明白他的苦心。可富子豪临死前说的话,还有安静雅在楼道里说的话,一直在她耳边不停的萦绕,她想忘都忘不掉。

    “那你为什么还要跟他离婚?”

    “……”

    见她不说话,沈以默笑笑:“好,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刚才你问我,如果瑶瑶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她毁了容,失了明,我会不会还像以前一样爱她。我现在问你,如果康少南受了伤,再也无法照顾你,你怎么办?你还是会像现在一样坚决要离开他吗?”

    “不会!”俞晓毫不犹豫的回答。

    “他受了伤你舍不得离开他,他现在健康的时候为什么不珍惜呢?”沈以默笑着反问。

    俞晓垂了下眼睑,抿了抿唇,不知怎么回答了。

    “今天晚上回去跟他好好沟通,不要总是相信别人的话,七年前的事我们谁也无法改变,但是以后的路,你可以自己选择!”

    “嗯,我明白了!”俞晓看着他感激的点点头。

    俞晓跟沈以默吃完饭走出旋转酒店的时候,发现康少南正站在不远处,看到两个人走出来,他立即迎了上来,看着妻子和沈以默:“晓晓……”

    沈以默看着俞晓笑笑:“护花使者来了,我也该回家了!再见!”沈以默冲康少南点点头,向自己的车边走去。

    “晓晓,我们回家吧!”康少南抓起她的手走向自己的越野车,俞晓看着他的背影,倒也没拒绝。

    两个人上了车,车子迅速驶离了酒店,回了两个人的新房。

    不知道沈以默跟她谈的怎么样,康少南的心里有些忐忑,一路上有话没话的跟她聊着。

    “吃饱了吗?”

    “嗯……”

    “他找你什么事?”

    “帮了个忙……”

    “沈以默人挺好的……”

    “嗯……”

    “你下午去茶店了?”

    “嗯……”

    “你还满意吗?”

    “嗯……”

    ……

    车厢里慢慢沉默下来,两个人谁也没再说话,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这种状况一直到了新房里,俞晓换了鞋子准备回卧室的时候,被康少南叫住了。

    “晓晓!”

    “嗯……”俞晓回头看着他。

    康少南看着她笑笑:“晚安!”说完回了客房。

    俞晓站在原地,看着客房的门关上,垂下眼睑回了自己的卧室。

    俞晓第二天一早就起了床,把自己收拾好走出卧室的时候才发现,康少南早就起来了,连早饭都已经摆上了桌,看她走出来立即招呼她吃早饭。俞晓走过去坐下,喝了口粥看着对面的康少南,欲言又止。

    “想跟我说什么?”康少南看着妻子笑,拿了一个包子递给她。

    “你……真的转业了?”自从听他说了这件事,她总感觉有一根鱼刺卡在喉咙里,上不来下不去,很不舒服的感觉。

    “我把报告递给师长了,还没批!”

    “要回来吧!”俞晓说完低头吃饭。

    “不要!除非你不跟我离婚!”康少南像个孩子似的赌气的回答。

    “你先要回来,离婚的事以后再说……”俞晓低头回答。

    “不行!以后再说,那就说明你还是要跟我离婚!我还是得转业!我不能因为当个兵把老婆给丢了!”

    “……”

    见妻子不说话,康少南试探的问她:“晓晓,你刚刚说以后再说,是多长时间以后?一年?十年?还是一百年?”

    俞晓没好气的看他一眼,语气却软了很多:“你以为你是乌龟呀?还活一百年?”

    康少南听小妻子的话嘿嘿一笑:“老婆,你刚刚的意思是不是说……不跟我离婚了?”

    听他又喊自己老婆,俞晓的脸红了红,假装没听见,继续吃自己的早饭,不再跟他说话。

    康少南看妻子的表情笑了笑,心里清楚一下子不可能让她转过弯来,但他总算是看到希望了。一边吃着早饭,他一边看着自己的小妻子嘿嘿的傻笑。俞晓假装看不到,也假装听不到,自顾自的吃完了早餐。拿着自己的碗想放进厨房的水池时,被康少南一把夺了过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