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572.老公太凶猛570
    “好,好!以默……”荣伯看着眼前的明瑶不解的看向沈以默。

    “荣伯,瑶瑶她出车祸的时候伤到了眼睛,她暂时看不到你,不过她可以做角膜移植,只要手术成功,就可以完全复明了!”

    “是吗?瑶瑶,苦了你了……荣伯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到了荣伯这个年龄,对生死虽然看开了,但是明瑶毕竟年轻,看到她现在的样子,他还是忍不住的难过。

    “荣伯,您不用担心我!有以默在我身边,他会照顾我的,要是有一天他不管我了,您就像小时候一样拿擀面杖打他!把他的屁股打成两瓣!”明瑶听到荣伯的声音后,心情一下子好了很多,想起小时候她让沈以默偷荣伯家枣树上的大枣时,被荣伯拿着擀面杖追的满胡同跑。其实荣伯只是吓唬一下,还从来没真动过手。

    “好!以默以后要是对你不好,荣伯第一个不放过他!”看明瑶虽然眼睛看不见,但她还是像以前一样喜欢开玩笑,荣伯的心里欣慰了很多。

    沈以默听妻子的话也跟着笑了,他把随身带来的一个手提袋放到荣伯的面前:“荣伯,今天来是想跟你说件更开心的事,我跟瑶瑶结婚了!这是我给您带来的酒和糖!您一定要收下!”

    “是吗?那太好了!这酒必须要收!糖也必须得吃!”荣伯笑着接过去。

    “荣伯,我饿了,您给我做碗牛肉粉吧!半年没吃,我都想死了!”明瑶看着荣伯有点撒娇的道。

    “嗯嗯,好,荣伯这就给你们去做!这就去做!”荣伯笑着站起来走到旁边开始忙碌。

    荣伯的牛肉粉做的很快,不一会儿的时间,牛肉粉就摆在了两个人的面前。沈以默把筷子递到妻子的手上,明瑶拿着筷子,闻着那久违的香味,眼泪突然间掉下来。沈以默立即拿出纸巾帮妻子擦眼泪,伸手把她的手轻握在掌心里。

    明瑶吸吸鼻子,眼睛茫然的看着前方:“我还以为……这辈子……都吃不到荣伯的牛肉粉了……”

    坐在明瑶对面的荣伯看着这个可怜的孩子安慰她:“以后只要瑶瑶想吃,就让以默带你来!荣伯身子骨还硬朗的很,以后等你眼睛复明了,就一个人来这里……”

    “嗯,谢谢荣伯……”明瑶含泪的笑笑,低头开始吃牛肉粉。

    两个人边吃边跟荣伯聊天,聊起两个人的小时候,还聊起了明叔,最后聊到了俞晓。

    “荣伯,您还记得上次我带来的那个女孩子吗?”沈以默看着荣伯问。

    “嗯,当然记得,她长的跟瑶瑶有七分相似,但又有些不一样!”荣伯对俞晓的印象比平常人都要深一些,最主要的原因是她那张跟明瑶酷似的脸,让人看过一次就再也忘不掉。

    “您肯定想不到,她是瑶瑶的亲妹妹!”

    “亲妹妹?怎么可能?我记得当初玉松跟冰燕闹离婚的时候,他们只有瑶瑶一个女儿吧?”荣伯一听这个消息有些意外了。

    “那时候瑶瑶的妈妈是怀孕回娘家的,但是瑶瑶的爸爸并不知道,后来瑶瑶的妈妈去世,孩子就被托付给她一个好朋友照顾了,但她那个好朋友正好不孕,就把这个秘密瞒了下来,前段时间我们也才知道真相。”

    “哎呀,真是苍天有眼呀!不错,不错!太好了!”荣伯一听忍不住感慨万端,打心眼里替明瑶一家高兴。

    吃着荣伯做的牛肉粉,跟荣伯聊天,对明瑶来说是一件既开心又欣慰的事,牛肉粉很快吃完了,两个人跟荣伯告辞,沈以默带着明瑶回了老宅。

    沈以默跟明瑶的缘份要追溯到二十多年以前面,两家都住在荣家胡同,倒也不是左右邻居,两家的宅子中间还隔了两三户人家。小时候的明瑶,因为父亲长年不在家,母亲又忙于照顾家里,还要照顾爷爷奶奶,也许是父母管的少,她的性格活泼开朗,或者说有点调皮。谁家的孩子被马蜂扎了包,谁家的孩子翻墙摔了腿,谁家的孩子砸了别人家的窗玻璃,追根究底,到最后总能找到明瑶这根线上来。时间一久,胡同里的大人们都不喜欢自己家的孩子跟明瑶玩,包括沈以默的父母。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明瑶五岁的那一年,她的母亲姚冰燕不满丈夫一心扑在茶园里一气之下回了娘家,没有了母亲的明瑶在某一个下午坐在大门口,孤单的掉泪,不知道是不是明瑶心碎的哭声打动了七岁的沈以默,他从那时候开始就经常跟在明瑶的屁股后面。有人欺负她的时候,他就会站出来打抱不平。明瑶并没有因为这个邻家哥哥的出现就对他另眼相看,还是会像以前找他的麻烦,但是沈以默从来没跟她一般见识过。因为他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明瑶可以随便欺负他,找他的麻烦,但当别人找沈以默的麻烦时,明瑶会像一只小刺猬一样,瞬间竖起全身的刺,强势的站在他这一边。

    在明瑶的记忆里,沈以默的影子无处不在。听着那饱经沧桑的木门发出吱呀一声响,童年的记忆从心底的某个角落里瞬间涌了出来,所有的一切,似乎清晰的展现在自己的眼前。沈以默牵着她的手,一步一步向房子的门口走过去。

    “默默……”

    “怎么了?”

    “那棵柿子树还在吗?”她记得院子的角落里有一棵柿子树,每年都会结不少的柿子,记得有一次沈以默把柿子摘下来,学着大人的样子烘柿子,结果全成了一滩烂泥,被明瑶调皮的抹的他全身都是。

    “嗯,有!今年结了很多,等过段时间我带你来摘!”

    “沈大总裁还记得怎么烘柿子吗?不会又变成一滩烂泥吧?”明瑶想起往事开玩笑的问他。

    “今年绝对不会!保证个个都像你一样好吃!”

    “讨厌!你也不怕吃多了反胃?”明瑶嗔怪的看着他的方向笑笑,也许是因为有沈以默跟在身边,一回到这里,她顽皮的本性又开始慢慢的流露。

    “这个要试过了才知道!”沈以默凑到妻子耳边笑着回答。

    “谁吃谁还不一定呢!”

    “老婆,我特别期待你今天晚上化身成狼外婆!”

    “那你就是小红帽喽?”

    沈以默一把把妻子搂到怀中,轻点着她的鼻尖:“嗯,绝对听话的小红帽!任你欺负!”

    “不错!那晚上洗白白到床上等着我!”

    “老婆,你这是赤果/裸的引诱吗?”

    “怎么?不行吗?”

    “行!必须行!不行也得行!”沈以默环抱着妻子放声大笑。

    一个下午的时间,沈以默带着明瑶逛了两家的老宅,又去了邻居家做客,一开始,明瑶觉得自己的眼睛看不见,心理上还是有些障碍放不开,在沈以默的开导下,她慢慢的释然了。

    现在的她无力改变自己失明这个事实,只有让自己去适应现在的生活。

    两个人去的都是以前的老邻居,大家对两个人的往事全都一清二楚,聊起两个人的往事还会忍不住的哈哈大笑,明瑶被浓浓的亲情和爱意所包围,心也被逐渐的温暖。晚饭是在隔壁的三奶奶家吃的,因为拗不过她的盛情,两个人一起留下来,还把荣伯也给请了过来。因为都是小时候对自己特别宠溺的邻居,一顿晚饭下来,明瑶比以前健谈了很多。

    吃过晚饭,跟三奶奶和荣伯告辞后,沈以默带着明瑶把荣家胡同走了一个遍,最终走累了,两个人才一起回了明瑶家的老宅子。其实带明瑶回来看一看,沈以默前段时间就想到了,知道现在的她心理上比普通人要脆弱很多少,所以他决定在妻子的眼睛没有复明之前,先治好她心里的病。这才是他带妻子回老宅最主要的目的。

    床铺和被褥全都是新的,沈以默之前买了个木桶放在这里,他从水管上接了些凉水,放到简易的炉子上,再拿了火柴和柴草开始生炉子,别看他是人人仰视的集团总裁,但是这种活他还真能做的来。明瑶坐在他身边,两个人边聊天边烧水。水很快就烧好了,沈以默把热水全倒到木桶中,再加了适当的凉水,感觉差不多了,这才让明瑶进去洗了个澡,自己则用凉水冲了个冷水澡。

    时间又滑过去一些,明瑶洗完的时候,沈以默直接把她从水里捞出来抱到了床上,拿准备好的浴巾给她擦干净身体,这才和她一起在床上躺下来。

    “我是不是很没用?像个八十岁的老太太,什么都要你来伺候我!”被他这样事无俱细的伺候着,明瑶的心里愧疚不已。

    沈以默把妻子搂到怀里,想了想这个问题回答:“我记得有个故事说,两个人在沙漠里走的口干舌燥,最后一起走进同一个小房子里,房子的桌上摆着一样多的两瓶水,每一瓶水都只有一半的量。其中一个看了之后叹了一口气道,唉,只有半瓶水了,我怎么走出这片沙漠呀?另一个人看着瓶子却喜出望外的惊呼道,太好了!还有半瓶水,我可以走出沙漠了。同样一件事,可是看在两个人的眼里却是不一样的结果,那个失望的人最终没有走出去,那个喜出望外的人却很顺利的走出了那片沙漠。这个故事其实很简单,就是告诉我们任何事都要往积极的一面去想,当你换一种角度想问题,你就会发现其实事情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你现在虽然失明了,但是你比以前更用心去体会生活了,以前很多你感受不到的东西,现在却能体会的很深刻。我记得你很小的时候就对爸爸有怨言,你觉得母亲之所以离开你的生活,爸爸要负很大的责任,那时候我还记得你赌气的说,爸爸不爱你,但是这次你失明之后,你是不是发现他比你想像中还要更疼爱你?”

    隔壁老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