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643.老公太凶猛641
    “宝贝想回去吗?”康少南爱怜的撫摸着俞晓的头发,对他而言,就算晚上上高速也没什么,重要的是妻子想不想回去看家里的两个小宝贝。

    康少南的手不停的穿过俞晓的发丝,弄得她痒痒的,不由挪动了一下企图躲开康少南的手。

    “算了,还是回部队吧。”俞晓大眼睛一转,打开康少南的手掌,强迫他看着前面的路。

    这次,康少南没有反驳。刚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他心里还是比较想回部队的,毕竟在部队里面不会有什么危险。

    就算真的有什么危险,有这么多军人,三分钟之内就能赶到。

    而且那张沾满犯人血液的纸巾……

    “老婆坐好了,咱们回家喽。”康少南笑嘻嘻的看了俞晓一眼,一脚踩在油门上,车子对准医院的正门直直飞了进去。

    “啊!”突如其来的这一幕,把俞晓吓得双手扯着车门上的扶手:“康少南!你疯了!”

    车子在距离医院大门只有两米距离是,车身猛的一百八十度转弯后,向外面的大路冲去。

    待车子稳定行驶在路上后,康少南抽空幽怨的盯着俞晓的眼睛:“老婆,你应该喊老公。”

    “……”听到这话,俞晓的嘴角不由自主的抽搐。

    她被吓了一大跳,完了后,这个男人居然跟她强调称呼!

    康少南看着被气不轻的俞晓,嘴角露出一抹笑意。他松了松脚下的油门,车子的速度稍微慢了一些,稳定的在公路上行驶。

    刚才耍车技,他并不是为了耍宝,而是为了逗俞晓所做的。

    他还记得当初第一次对人开枪心里的那份慌乱,他是男人,是经过特殊训练的,还会有慌乱。但俞晓可是个什么训练都没接受过的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遇到绑架事件,那些都花了很久的时间才让俞晓走出来。

    这次居然在他眼皮子底下发生的,就在他离开不到十分钟的空隙发生的!就算俞晓没有觉得什么,他自己也要内疚死了。

    所以刚才那一下,不过是想告诉俞晓,在任何情况下只要他在,就不会有意外。

    不过刚才那件事,真的是个意外……

    康少南越想心里越乱,想着安慰俞晓,但是看俞晓努力装成一副坚强的样子,他无法开口。但是不说,他又担心俞晓会有心理阴影。

    “少南,那个雪雪在部队里面训练过吗?”俞晓侧过身子,盯着康少南的侧脸问道。

    她知道刚才康少南的举动是为了什么,她并没有怨他。

    “雪雪并没有接受过训练。”康少南虽然不知道俞晓为什么问这个,但是妻子肯聊些别的,他还是很开心的:“雪雪的身世是机密,我们都不知道。只知道她从小是在部队长大的,但是并没有接受过训练什么的。”

    “我参军没几年,她就申请出国了,舞会上是她回国之后我们第一次见面,之后的你都知道。”康少南说道。

    “哦。”俞晓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坐回到位置上,靠着椅背闭上眼睛。

    车度不快也不慢,二十多分钟的时间,就進入部队里面。

    康少南把车子停好后,率先下车绕过车头将俞晓抱了下来。

    “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走……”车子停下的时候俞晓是知道的,只是眼皮有些重,不想睁开眼睛。但是忽然被康少南抱起来,想到这里又是部队,怎么都觉得影响不好。

    “别动,老公抱着就好。”康少南低头亲了亲俞晓的额头,手臂又紧了紧。

    回到家里,康少南直接抱着俞晓回了卧室,把怀里的佳人放在床上。

    “你躺会,我去放水,一会儿给你洗澡。”康少南拿着床上的毯子,温柔的给俞晓盖上肚子。

    “不用了……我今天不想洗澡。”俞晓双手抓着毯子,羞涩的看着康少南说道:“我想睡觉,太累了。”

    “老公帮你洗,在外面转悠一天,不洗澡怎么行。”康少南固执的说完,转身走进浴室。

    听到浴室传来的水声,俞晓有些无奈,但是心里更多的是甜蜜,今天看起来没做什么,但的确是在外面转悠了一天,睡前洗了热水澡再好不过了。

    而且她还化了妆,不卸妆睡觉对皮肤伤害特别大的。

    俞晓躺在床上,在她迷迷糊糊快睡着的时候,觉得身子一轻,被熟悉的怀抱抱了起来。

    “小懒猫,老公就去放个水你都能睡着。”康少南好笑的看着面前这张脸。

    “人家累嘛……”俞晓不服气的咂咂嘴巴反驳道。

    “老婆,你体力太不好了,我们做点有益身心的事情吧……”那道类似喃喃梦语的声音,让康少南喉咙一紧,小腹升起一股熱流。

    听到这句话,俞晓瞬间清醒了很多,她睁大眼睛盯着康少南:“我不要,我好累啊,改天好不好……”

    “不好……”康少南一笑,将俞晓所有的反驳声吞入了口中。

    水声,喘息声……还有别的什么声音。浴室里的温度格外高,好像要将人融化了一般……

    两个小时之后,俞晓全身无力,瘫软在康少南的怀里:“你混蛋!说好只来一次的!”

    “老婆,的确只来了一次。”康少南微笑着吻下俞晓的嘴角,双手一揽将她抱了起来。

    他扯过旁边墙上搭好的浴巾把俞晓裹了起来,就这么抱着回到房间。

    “放开我,我要睡觉了。”俞晓不满的嘟着小嘴,挣扎着想要离开康少南的怀抱。

    “乖,别闹了,老公被你把头发吹干。”康少南单手抓着俞晓的双手,另一只手捞过一旁的吹风机轻柔的给俞晓吹着头发。

    暖风吹过发丝,康少南袖长的手指缓慢的穿梭在发丝中,让暖风能够吹到每一根头发上。

    很舒适……俞晓闭上眼睛在康少南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好,任由康少南摆弄着她的长发。

    头发吹干后,康少南才发现自己的小妻子已经睡着了……

    他笑着摇摇头,小心翼翼的把吹风机放在一边。抱起俞晓让她在床上躺好,把裹在她身上的浴巾拿掉,扯过被褥快速给她盖好。

    不然那入眼的雪白,慌得康少南直吞口水。

    为心爱的女人打点好一切之后,康少南站起身拿着自己的手机,和那张被他塞进俞晓衣服里的纸巾走出房间,轻手轻脚的关上门。

    “喂,顾森。”康少南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点了根烟。

    “哈欠……师长,这么晚了你不睡觉啊。”手机里传来顾森哈欠连连的抱怨。

    闻言,康少南望向卧室的方向。门缝里透出一丝灯光,让他嘴角染上了一丝笑意,不过很快就被凌厉取代:“你现在马上来我家一趟,注意不许让任何人知道。”

    “……”

    “知道了,马上到!”听到康少南严肃的声音,顾森先是一愣,随即冷静的答应道。

    “好。”康少南挂断电话,拿起刚才放在茶几上的那张浸满了血的纸巾,周身布满了杀气。

    不管这个人是谁,是什么目的,他都要在任何人之前找出来,查清楚真相!

    出于一个军人的直觉,康少南总觉得这件事情并非只是刺杀这么简单。

    俞晓平日里没有得罪过谁,那就不是仇杀。那么是情杀?俞晓长得漂亮不假,但是也没有到那种让人看到就疯狂地想要占为己有的冲动……吧?

    最后一点,康少南自己都说不通。他狠狠抽了一口烟后,回想着俞晓给他讲述的事情经过。

    无论是仇杀还是情杀,都未免太清楚他们的行踪了吧?

    去医院是因为俞晓不舒服临时决定的……

    不对,如果有心为之,俞晓的不舒服也有可能是被人设计的……

    正想着,听到门口几声他们特定的暗语声音,康少南连忙站起身,掐灭烟头走过去开门。

    “师长,怎么回事?”康少南一开门,顾森一身黑色紧身夜行衣站在门外。

    “先进来。”康少南打量了一下门外,确定没有人跟踪后,给顾森让开路让他进来。

    “连灯都没开,什么事情这么严重?”進入一片漆黑的客厅,顾森不禁好奇是什么事情让康少南这么严肃了。

    他们以前训练的时候,经常会关着灯商量事情。一个是诱敌,另一个是混淆视听,让敌人觉得他们并没有很看重对方……

    现在看康少南连灯都没开,不由问道。

    “倒不是这个,主要是不想开灯。”康少南坐回到沙发上,重新拿了根烟叼在嘴里,把烟盒往顾森怀里一丢。

    顾森接过拿起,接着窗外的星光看清楚是什么烟之后,笑着抽出一根:“师长不愧是师长,烟都抽最好的。”

    “就你贫,我这是家里股份的钱。既然抽了当然抽最好的,我可不想死这么早。”说着,康少南微笑着望向卧室的房门。

    俞晓这么年轻,他可不想早死……

    “啧啧……”顾森双手抱怀,故作受不了的打个寒颤:“说正事吧,要给你恶心死了。”

    “等你有了老婆之后,也是一样。”康少南丝毫不计较的说道,他拿起桌子上的纸巾递给顾森:“查清楚这个血液的主人是谁。”

    “这是怎么回事?”看到这张满是血液的纸巾,顾森沉声问道。

    血对他们来说,已经很习以为常了。只是从康少南手里接过的这东西,而且还是在深夜接过这东西,还是让顾森认真了起来。

    “今天舞会的时候,晓晓跟我说不舒服,我带她去医院检查,就在我出去交费的几分钟时间,有人要杀晓晓。”康少南给顾森讲述着这件事,放在茶几上的拳头不由收紧,手背上青筋一片。

    “好在病房的窗户上有一瓶没盖子的双氧水,那个人被晓晓砸伤后,晓晓逃了出来就撞到了我,等我过去病房的时候,里面已经没人了……”

    “我说舞会的时候李长安怎么会这么着急的冲出去,这么说有人想杀嫂子,而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