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709.老公太凶猛707
    雪雪这样感叹了一句,立马就冷了脸色,手上的枪也近了李长安几分,“你想劝我回去?别做梦了,乖乖开好你的车。”

    李长安性命掌握在雪雪手里,他没办法不听从雪雪的命令,当然这不是说他没有一点男儿豪气,而是没有到最后关头,做生死搏斗不是最好的办法,当然他心里有几分为雪雪着想就不得而知了。

    他们出发的早,车速快,没多久就已经到了飞机场,“李长安,我都到了这里了,希望你不要给我添乱,等我安全了,我就找个地方把你放了,这对我们都好。”

    说完雪雪就拉着李长安下了车,李长安被雪雪推着一瘸一拐的走,走了一会儿就看到了一架直升飞机,上面有一个蒙面的男人正等着。

    雪雪立刻加紧了步子,同时也催促李长安,“走快点。”

    一旦雪雪上了直升飞机,就很难抓到她了,毕竟她的罪还不足以让军方动用大型武器,所以到这里,李长安就不得不动手了。

    他在过一个枯树干的时候,看准时机,突然一个踉跄,猛的头朝下栽倒在地上,还滚了几圈。

    雪雪真以为李长安的腿不行了,立马上前拉他,防备也松了几分,可是眼前一花,砰的一声枪响,她就懵了,李长安什么时候从她手上把枪抢过去的?

    “雪雪,双手抱头,蹲下。”李长安死盯着雪雪,眼睛都不眨,生怕这个女人手上有什么动作。

    雪雪立马照办了,毕竟李长安手上有枪,而且他真的会开。

    雪雪看着李长安艰难的撑着枯树干站了起来,确实他站的很稳才问,“李长安,那天你去那个工厂救我的时候是真心的吗?”

    “是,那时候我真的很担心你。”

    “那你爱我吗?”

    “爱,但是我爱的是那个单纯善良的雪雪,不是这个连军人都能打几个的雪雪。”

    “那你知道为什么她们会反差这么大吗?”

    李长安被问住了,他当然知道,这是受了高强度的训练才这样随意的转换,雪雪受过这样的苦......

    有时候就是这样一个闪神的时间,很多事就完全不同了。

    康少南跟着高速上的监控找到李长安的时候,他已经躺在草地上一动不动了,康少南看着满地的血,都不敢上前去看李长安是不是还活着。

    “头儿,人还活着。”顾森远远的就看到李长安的胸膛还有起伏,李长安是他出生入死的兄弟,但是顾森不是康少南,不是一个领导人,他不能明白康少南在他们每一个人身上花了多少心思,自然也没有康少南那种压力。

    一听人还活着,康少南立马跑近抱起李长安,果然还有气息,“顾森,立马把他送到医院去。”顾森迅速的把人带走了。

    康少南这才有心思观察这里的地形,看草被压的形状,雪雪是开着直升机走的,走之前李长安肯定和他打斗了一番,从满地的血迹就可以看出这一点。

    雪雪跑了,康少南原本是觉得没有什么了,只要通缉下去了,她也就和那个大佬一样,再也不会回中国了。

    可是在接到顾森的电话之后他立马否定了这一想法,挂了电话之后,康少南脸色冷沉的看着那片被直升机吹平的草地说;“雪雪,无论你逃到哪里,我康少南都不会忘记你,在我有生之年,我一定会抓到你,让你在监狱里渡过余生。”

    顾森看着重症监护室里的李长安也立下了相同的誓言,能让这两个人能立下这样誓言的原因就是,雪雪给李长安打了一针药剂,如果没有奇迹的话,他这一生都不会醒来了。

    康少南立誓不是白白立的,他立马打电话给了唐安,“唐安,你看明天会不会有个叫雪雪的女人回到那个组织,要是见到了,一定要严密监控。”

    唐安很少看到康少南这么严肃的对他说话,下意识的他就问了,“这个雪雪是什么人?”

    “是一个十分狠毒的人,没有半点人性的人。”

    这一天发生了太多事,多到康少南都这天都没有心情回家,只在部队呆了一个晚上。

    俞晓这边,妈妈也救出来了,她也没什么好焦心的,安安拉着她去当伴娘,她真的就去了,两人都没有顾忌结婚了的人不能当伴娘的习俗。

    “安安,一会儿你一定要把捧花扔给我,我们这个铁三角,你们两个都结婚了,就我一个还单着。”晓童就坐在安安新房的床上这样抱怨。

    安安今天少有的淑女了一回,正端正的坐着打理她的婚纱,“好,抛给你,怎么会不抛给你呢。”

    俞晓看着两个人,一个想嫁人,一个担心嫁人,就直好笑,“晓童,那天我姐夫不是说有人喜欢你吗?你后来问了吗?”

    说起伤心事,晓童长叹了一口气,“我怎么没问啊,我问了好多遍呢,可是总裁就是不告诉我,我能有什么办法。”

    俞晓一听这个就来劲了,“你等着,我去问问,实在不行把我姐拉上,一定给你问出来。”

    说着就出了房间门找沈以墨,刚走到门口电话就响了。

    “老婆,你在哪儿啊。”

    “我在二楼安安的房间这边,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康少南边往楼上走边说话,“我才到。”说完就收了线。

    到了二楼,康少南看是看到了小妻子了,可谁能告诉他,晓晓旁边那个殷勤的男人是谁?

    俞晓正尴尬的回答着一些这个男人的问题,同时自己也在找一些话题,旁人看起来可能他们真的相谈甚欢,可是只有俞晓自己知道,她根本就连对方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晓晓,和这位先生聊什么呢。”康少南进来就以俞晓老公的身份发问,同时还搂上了俞晓的腰。

    俞晓只是在心里碎碎念,她以前怎么没发现康少南的醋劲这么大呢,他们不就是聊了两句吗?

    对面这个男人一开始就对俞晓很热情,也很礼貌,所以尽管康少南搂着俞晓,他仍能淡定问:“晓晓,这位是?”

    康少南立马体替自己老婆回答了,同时也宣告了主权,“我是她老公。”

    这男人立马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就是你啊,自我介绍下,我叫张军,沈氏集团的经理,我现在是晓晓的追求者。”

    张军这么一介绍,俞晓总算是想起来了,这不是那天和她吃饭的人吗,晓童还说他斯文又帅气来着,可是今天仔细一看,斯文是有的,帅气在哪儿啊,根本比不上康少南的十分之一好吗?

    “那个,不好意思啊,那段时间我在和他闹矛盾,但是现在我们已经好了,所以......”虽然解释起来很尴尬,但是俞晓只能硬着头皮说。

    这个斯文帅气的男人果然如沈以墨所言,情商很高,俞晓一说,他就知趣的笑了笑,“那祝你们幸福。”说完就走了。

    这人走了,可康少南不干了,立马拉着俞晓问:“晓晓,你刚刚说那话什么意思啊,你怎么和这个男人认识的?”

    说起这个俞晓就是气,“不就是你和雪雪在一起的那个时候啊,姐夫让我去相亲,说你都有美人在怀,我也不能就这么单着。”

    康少南咬着牙齿,“所以你就去了?”

    “是啊,我就去了啊。”俞晓仰着头说,一脸的大无畏。

    康少南就着俞晓仰着的头就吻了下去,像咬苹果一样的乱无章法,等把俞晓吻的七荤八素之后,他才问,“晓晓,现在我们好好说话,你对他什么感觉。”

    这里虽然是二楼,可时不时的也会有人上来,俞晓可不想康少南再来一次,所以讨好的说:“这人哪里有老公你帅啊,他来和我说话的时候,我都记不清他的名字。”

    “这还差不多。”说完康少南就拿着俞晓的手挽着自己的手臂坚定的说,“走,我们下去转一圈,让大家都知道你是我老婆,再去找沈以墨算账。”

    俞晓巴不得这样,她一个人怎么斗得过沈以墨,更不要说从他嘴里套话了,有康少南在,这事儿肯定成。

    不知道是哪个睿智的人说,千万不能在背后说人家的坏话,现在俞晓就觉得这句话正确的不能再正确了,因为他们刚转身就碰到了沈以墨。

    “康少南,我刚刚听说你要和我算账啊?”沈以墨摇晃着一杯红酒,乐呵呵的问,他其实就等着这个呢,不然怎么给康少南添堵呢。

    “你还真的给晓晓介绍男朋友啊,我不是告诉你了,我们只是暂时应付一下情况吗?”康少南看着沈以墨欠扁的笑容就想一拳打在他脸上。

    “我这不也是应付一下情况吗,你那边和雪雪在一起,我这边给晓晓介绍男朋友不是配合你的吗?”

    康少南可不是两句话就能搪塞的,他有的是办法,“是吗,我从晓晓那里听说,你在明瑶不在的那段时间很思念她啊,甚至有过自残行为,你说我要是让晓晓去讲一下,你回家会不会跪键盘啊。”

    都说社会流氓不如经济流氓,经济流氓不如政治流氓,沈以墨这个经济流氓确实比不上康少南的政治流氓,他只得服软,“好了,算我不对还不行吗?这事儿我们就这样过去吧,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我铁定把晓晓看得好好的。”

    这时候不打劫,什么时候还能打劫,俞晓立马跟着就问,“姐夫,那你就说说看上晓童那个人是谁呗。”

    沈以墨嘴角不明显的抽了抽,他就是偶然间听康少北提过而已,这事未必就是肯定的,也只有晓晓这个傻姑娘和晓童会相信,不过眼下还是逃过这一劫才是最重要的,“我也是听康少北说的,好像是一个叫唐安的人。”

    “唐安,他现在不是在国外吗?”康少南怀疑的问,难不成这小子突然跑回来了?

    “是啊,他不是在晓晓的茶店买过茶叶吗,说就是那天他就看上晓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