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710.老公太凶猛708
    俞晓也想起来了,那天他们俩为着那个监听器的事儿配合的相当默契,“对对对,应该就是唐安,晓童还和他喝过一个杯子里的茶呢。”

    “是吗?那看来他俩刚好凑一块了。”说完沈以墨就赶紧闪了。

    俞晓还想和康少南说会话,那边晓童就在房间门口招呼俞晓,“晓晓快过来,赵晨他们到了,是时候展现我们伴娘的实力了。”

    俞晓立马就丢下康少南跑进了新房,在进门的瞬间她不自觉的就想到了自己等着康少南进门的时候那种紧张感,所以在关门的时候下意识的看了看康少南,他还是站在原来的位置,笑着注视着这边。

    俞晓进了门立马就进入伴娘的角色了,看着安安也像当时的她一样,紧张的坐立不安,立马过去一把将人按坐下,“安安,冷静,别紧张,你放心好了,我一定拿一个大红包才开门。”

    晓童在门口从猫眼往外看,边看还边接话,“晓晓,你不能这么说,感觉我们像是把安安卖了一样,我们还是一起来想想怎么问问题吧。”

    “问题有什么关系,就问安安当时问康少南那几个不就好了吗?”俞晓没有晓童那么雀跃,随便拉过一把椅子坐下悠悠的说。

    “怎么可以!当伴娘也是没有几次的,我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这可能是我这一生最后一次当伴娘了。”

    安安这时就想到了她俩给俞晓当伴娘那个时候,晓童被外面几个男人闪瞎眼的事儿,不得不提醒到:“晓童,我赵晨说他那几个伴郎也挺好看的,你不要又给迷瞎眼了啊。”

    “咦,晓童还有这么没出息的时候吗?那我来守门,省的便宜了赵晨。”说着俞晓就拉开了晓童。

    铃铃铃的门铃声,俞晓轻轻的开了个门缝看了下,“按门铃是没用的,还是红包来的实在点。”

    赵晨求婚都求了不知多少次,这最后关头更是做了充足的准备,俞晓一说他就递上了一个厚重的红包。

    俞晓转身就塞给了晓童,继续又说,“我这关很好过,只有一个条件,赵晨你唱“月亮代表我的心”,心字持续一分钟我就放行。”

    这下可难住了赵晨,让他做其他的他肯定是二话不说啊,可是这持续一分钟真是艰难的很,所以他只得讨价还价了,“伴娘大人,你看我能不能换个人来唱这个啊。”

    “那怎么行,这是代表你的心啊,难不成你让伴郎代表你的心吗?”俞晓说完大家都哄堂大笑。

    没办法,赵晨只得唱了,试了好几遍才撑到了一分钟,俞晓也按承诺放行。

    她放行简单可里面不简单啊,毕竟她是结过婚的人,再怎么不在乎规矩也只能守一会儿,里面的人可不一样的,安安平常鬼点子多,得罪了不少人,大家集等着这个时候呢。

    俞晓从热闹堆里出来,走到康少南身边,“老公,安安也结婚了,我们这个铁三角就差晓童了,你不是认识唐安吗?给问问他什么时候回来啊。”

    康少南摸了摸俞晓的头,摘下了一些泡沫雪花,这才说“我也不知道,不过应该快了。”

    康少南说快了还真是说准了,因为唐安已经找到了一份关键的证据,但是出来的时候被人发现了,幸亏他有最好用的保命技巧——易容。

    等他从一个隐蔽的角落化妆易容出来,追击他的人都不见了,正好安全,此时不跑更待何时,可是他还没走几步,后面就有人叫住了他,“前面那个人,你还在这儿瞎晃什么,还不去大厅。”

    跑是跑不了,唐安只能跟着这个人身后到了大厅,就看到大厅中央的空中挂了一个女人,浑身被打的都没有几块好肉。

    有人在老爷耳边耳语了几句,他才站起来,这个老爷是曾经的一个军部大佬,因为犯了间谍罪才逃到了这里。

    唐安一看挂着的这个女人就知道老爷是要警告人了,果然老爷清了一下嗓子就说话了,“你们也看到了上面这个女人了,她叫雪雪,本来我派她到中国去是破坏那里新出的一项政策,可是她一个五级特工,居然在损失了我的得力助手之后还一点成就都没有,你们说,该不该死。”

    这里的特工都是刀尖上讨生活的人,自然是老爷说什么就是什么,哪里有什么仁义道德,他们都众口一词的说:“该死......该死......”

    唐安从康少南那里听到过雪雪的名字,从康少南的话中他知道这个女人绝对不是个好人,所以他也不打算救,也没能力救,也只能附和着喊该死。

    老爷很满意这个效果,站起身来又说,“好,既然大家都觉得她该死,那就不要犹豫了,每人开一枪吧。”

    话一落音,啪啪的枪声直响,就几秒钟,雪雪就被打成了筛子。

    唐安也不知道自己后来是怎么出的这个组织,更不知道他是怎么回国的。

    直到这天康少南来飞机落地的地方接他,他才缓过神来,“康少南,我决定了,我要回去接手公司。”

    “哟,当初不是死求着我让我把你弄进部队吗?这国外转了一圈回来就改性子了?”

    话是这么说,但是康少南看唐安的脸色就知道他吓得不轻,这也只是说个笑话缓和缓和。

    唐安扶着康少南的手臂,苦笑着摆了摆手,“算了,这军人也不是一般的人能当的,你知道我在那边看到什么了吗?”

    “什么,难不成你被逼着杀人了?”

    “那倒是没有,不过也差不多了,你不是让我盯着那个雪雪吗,她一回来就被打死了,而且还是几十个人一起开的枪,连个全尸都没能留下。”

    康少南听到这个也有些震惊,他没想到军人出身的老爷会这么狠,手下就犯了个错就用了这么狠的手段,不过这不是他能管的事了,拍了拍唐安的肩膀,康少南才说:“这些事都过去了,你不要老去想,我现在送你回去,以后不要再去期望那些华而不实的东西了,珍惜拥有的才是正经的。”

    “我说康少南,你当了个师长,感慨良多啊。”

    “那是,我好歹比你还是要长几岁的。”

    今天正好是周末,康少南送了唐安后就急急忙忙的回了家,他的时间本来就不多,被唐安这边一耽搁,越发的少了。

    军车的声音一响,阳阳和笑笑就像比赛一样的往外冲,争着往爸爸身上爬。

    俞晓在后面看着康少南左边抱一个,右边抱一个,觉得生活大概就是这样的,有阳光,有孩子,有康少南。

    俞晓笑着伸手向笑笑,“给我抱吧,他们现在正是长个儿的时候,重着呢。”

    可笑笑一周没见爸爸,看着妈妈伸来的手直往后缩,就是想赖在爸爸身上,阳阳也是一样,都不愿意给妈妈抱。

    康少南也闪了闪,“晓晓,别说他们俩这个头,在大个几岁我都抱得动的。”

    俞晓这下不高兴了,“哈,你们两个,一有爸爸就忘了妈妈是不是啊,等爸爸走了,我看谁抱你们。”说完就插着腰虎虎的看着两个孩子。

    康少南可不怕俞晓这招,顺带这也让两个孩子不怕了,“你们不要被妈妈吓到了,她就是说的厉害啊,要是妈妈实在不抱你们,就来部队找爸爸,爸爸带你们打枪。”

    “康少南!我说了不能让他们俩进部队,尤其是笑笑,到时候成了母老虎嫁不出去了。”俞晓看着康少南抱着两个孩子进客厅了,不由在后面大声的说,一边说着一边追了上去,就怕笑笑被康少南给洗脑了。

    等一家人吃过午饭后,俞晓这才给康少南商量,“老公,我们去姐夫家里吧,姐夫说今天姐姐拆纱布,她说要第一个看我。”

    康少南上个星期就听说了明瑶做了整容手术,可能是时间算好的,正好赶上周末,应该也是想一起看看他吧。

    “好啊,现在就走吧,爸爸是不是已经过去了,那我们也不能让他们等着。”说着就抱着阳阳,让俞晓抱着笑笑,两人开车到了沈家。

    沈以墨急着想要拆纱布,可是明瑶一定要等着俞晓来,他急也没办法,也只能跟着等,只是电话打了不下十个。

    沈以墨就在别墅门口来回走,他感觉自己会走到天荒地老,总算在他要打出第十一个电话的时候,康少南的军车到了。

    沈以墨几步上前给俞晓开了车门,“晓晓,不是给你说了今天吗,你们怎么还来这么迟啊。”

    康少南抱着笑笑和阳阳,还用肩膀顶了顶沈以墨,“沈大总裁,这是我的问题,你不要说晓晓了。”

    俞晓立马跟着说:“是啊,我早就准备好了,就是他一直不回来。”

    康少南......不知道是谁还在家里吃了个饭,算了,谁让这个赖皮的人是他老婆呢,这个锅他背。

    “行了,别管是谁的错了,赶紧进来吧。”

    沈以墨的爸妈,沈心柔,明玉松,俞加厚,任之萍,明瑶,还有医生都在等着了,就差俞晓和康少南了。

    明瑶一听到俞晓的声音就转向了相应的方向,拍着面前的凳子说:“是晓晓来了吗?快过来,坐这里。”

    俞晓走到明瑶面前,牵着明瑶的手,“姐姐,是我。”

    坐下后俞晓看了看明瑶,整个头都是缠着纱布的,一想到一会儿姐姐就能看见了,而且第一个看到的就是她,她居然比任何时候都要紧张。

    明瑶握着俞晓的手,紧了紧才说,“医生,请帮我拆纱布吧。”

    随着纱布一圈一圈的落下,明瑶的脸慢慢露了出来,手术很成功,基本上都看不到脸上的伤痕了。

    所有的纱布都拆完了,明瑶抿了抿嘴,才慢慢的睁开眼睛,她看到她面前的是一个皮肤白皙,白里透红的女孩子,有着很阳光很温和的气息。

    明瑶抬起手摸了摸俞晓的脸,从眉毛到脸颊,很仔细,她真的能看见了!“晓晓,你比姐姐想象中的要漂亮很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