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736.老公太凶猛734
    晓童提着的心这才放下,她真怕俞晓要问个清楚,到时候她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唐安是康少南救出来的,要是当时康少南不去救唐安,说不定他就可以活着回来了,晓童知道,和唐安结婚是会幸福的,可是这种幸福就像是从俞晓那里偷过来的一样,晓童做不出来这种事。

    这一天忙碌的就过去了,俞晓不断的搬茶叶,放茶叶,整理茶叶展示柜,甚至把地板都擦的光可鉴人了,红木桌椅更是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干净。

    当俞晓送走晓童,全身无力的躺倒在小床上时,她发现这个方法非常好,忙的团团转的时候,她才不会想起康少南,才不会心痛的就想直接死去。

    不过今天她还有事,不能马上睡觉,迅速的打了几个电话,找到了唐安的电话,立马就拨了出去。

    “唐安,是你吗?”

    “是,你是?”

    “我是俞晓,我想问一下,你和晓童不结婚了?”

    “这个......”

    俞晓见唐安这么结结巴巴,以为不想结婚的主意是他提出来的,一下子就火了,“唐安,是不是你不想和晓童结婚的!你不知道你失踪的那些日子晓童有多担心吗?她整天觉都睡不好,人都熬瘦了一圈,现在你回来了,好了,说不结婚了,哈,你要是不想结婚,去求婚做什么!玩弄女孩子的感情很好玩吗?混蛋你......”说到最后,俞晓说不出话了,唐安也这样,康少南也这样,就这样离开了她,。

    唐安沉默了好久,直到俞晓说完了,缓过劲了,才说:“晓晓,不是我说的不结,是晓童说的,而且她很坚决。”

    “真的是她说的?什么理由,你不要骗我,她那么喜欢你,怎么会不想结婚!”俞晓有些不信唐安说的。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理由,就是那天从你们家出来,她情绪就一直不好,回家就给我说,我们不结婚了,而且还把我的求婚戒指给扔了,说我们的关系就像戒指一样,再也不会回来了。”

    唐安这几天都没有去找过晓童,不是他不喜欢了,他是一直在等,等晓童冷静下来,他能猜到,晓童情绪突变多半与俞晓有关心,但是他没有让俞晓去劝晓童,毕竟康少南刚走了,这样实在太残忍,直到那个时候,唐安才有几分明白晓童是怎么想的。

    “这样的吗?那你和她在一起这么久,猜也能猜到一点她的心思吧,我今天问她的时候,她只说是性格不合,你们连架都没吵过,怎么就性格不合了。”俞晓着急的问着,她想让晓童解了这个心结。

    这么逼问,唐安还是说不出原因,俞晓听着唐安一直不说话,就明白他一定知道原因,“唐安,你再不说,我就到你家里来问你了,有什么不能说的,难不成晓童有了其他人了吗?”

    “不是!我觉得是和晓晓你有关。”唐安无奈的说了这个理由。

    俞晓一下子就沉默了,和她有关,和她能有什么关系?但是目前来说,也只有这一个原因吧。

    “唐安,我问你,要是晓童愿意嫁给你,你还会娶她吗?”俞晓要好好劝晓童,但是不能说她劝好了之后,唐安却不娶了,那反而让晓童难受。

    “晓晓,即使晓童不愿意嫁给我,我也会在她身边,照顾她一辈子,在这两个月里,她是我活下来的希望。”唐安说的话掷地有声,俞晓一时间居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既感动与唐安对晓童的感情,又想着她自己会不会是康少南活下来的希望。

    最后她还是随便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无论做什么讲什么,她都会想到康少南,不是康少南没有离去,而是她一直放不下康少南,说什么康少南抛弃了她,那都是安慰自己的话,她就是接受不了康少南离去的事实。

    一想到这里,俞晓就不敢再想下去了,拉过被子从头蒙到脚,她努力的让自己睡着,可是脑袋里就像是放电视剧一样的,康少南的影子不断的浮现。

    人家都问,为什么晚上想的事会多,会有想自杀的冲动,有人回答说,那是因为晚上要睡觉了,大脑要处理的事少了,就有时间下来想想自己了。

    熬到后半夜,总算是睡着了,可是还是噩梦连连,就睡了两三个小时,她都不知道醒了多少次,做了多少次噩梦,而且没有两个孩子的夜晚分外难熬,可是生活就是这样,即使你痛的想死,还是得活下去,这是神给人的惩罚,让人在这世间轮回。

    第二天俞晓早早的就起来开了茶店,醒着的时间要比睡着的时间好熬一点,至少她脑袋里的想法她是能控制的,不必每一次想到康少南就有一种坠下万丈深渊的感觉。

    晓童在俞晓开门没一会儿就来了,俞晓特地给她泡了一杯清新的绿茶,安定了晓童的情绪才问,“晓童,你为什么不想和唐安结婚啊?”

    “哎呀,我们昨天不是说过这个了吗?就是性格不合啊,晓晓,我们不说这个了,我今天来是找你出去玩的,去哈尔滨看冰雕,正好出去散散心,我打算两天后去,晓晓你看好不好?”晓童就这样切了话题,她拒绝了唐安,怎么会不心疼,可是她不能对自己最好的朋友这么残忍,俞晓在伤心中,她去开心的结婚,她做不出来。

    “不好!晓童,我不想去,你都不快乐,去玩什么玩!不去!”俞晓一晚上没睡好,脾气糟得很,干脆的就吼的晓童。

    晓童被俞晓这一吼吓的心都漏了半拍,这样温柔单纯的晓晓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凶了,岁月真的是一把杀猪刀吗?

    “晓晓,我怎么不快乐了,我很开心啊,你看。”说着晓童还给俞晓做了个笑的动作,“晓晓,我就是和他性格不合,以后我会找到更好的。”

    “是吗?那你说说,你和唐安怎么性格不合了,值得你一出我家,就和他分手,戒指都扔了。”俞晓根本就不信晓童的笑容,笑谁不会啊,越是伤的很,就笑得越厉害,她还能笑出来呢。

    问到这个,晓童就说不出话了,性格不合就是她随便拉的一个理由,她根本就不觉得和唐安有什么性格不合。

    “晓晓,唐安是不是给你打电话了?”俞晓连扔戒指这件事都知道,肯定是唐安说的。

    “你别冤枉人家唐安,也别引开话题,是我给唐安打的电话,唐安说了,就算你不和他结婚,他也会照顾你一辈子的!”

    “胡扯!他这么久都没找过我!”晓童情急之下就吼了这句话,吼完了才发现自己说错话了。

    “不是性格不合吗?不是不想结婚吗?怎么这么在乎人家找不找你?”俞晓越说越厉害,让晓童完全不知道怎么回答。

    “晓晓,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会说啊?”

    “你不知道我以前是校辩论队的吗?不要扯开话题,说,你为什么要甩了唐安。”

    俞晓一脸的严正,把晓童都给震住了,但是她仍旧没有说,她觉得她偷走了俞晓的幸福,这不是应该说的话。

    “晓童,你明明是喜欢唐安的,为什么不和他结婚。”说到最后,晓童还是没有什么反应,俞晓一下子就急了,一急眼泪就啪嗒啪嗒的往下掉,为什么好像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在和她作对,为什么她就不能有一件值得开心的事,康少南走了,现在晓童,她最好的朋友,也不能得到幸福。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俞晓足以大哭一场。

    “晓晓,你别哭了啊,别哭了啊,我结,我结,不就是结个婚吗?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别哭了。”晓童一看俞晓哭,她就慌了,明明不想让晓晓伤心的,可是现在反而把人弄哭了,她做什么都是这么失败。

    俞晓这一哭就不可收拾,她憋了好久,她本来不想哭的,已经熬过一天了,她以为她能做到,但是事实上,她做不到,她就是不能无视康少南的死。

    “晓童,你是不是答应我了,要和唐安结婚了?”俞晓最后哭到没力气了,才眼巴巴的问。

    “是,我答应。”

    “你开始为什么要甩了唐安。”

    晓童一直以为让俞晓永远见不到唐安,这样不会让她联想起康少南会好一点,但是俞晓刚刚哭的那样伤心,她明白了,俞晓和她一样,都希望对方能幸福。

    “康师长不是为了救唐安才掉下江的吗?我总觉得和唐安结婚像是偷了你的幸福一样,而且你见到唐安也不会开心。”既然都决定和唐安结婚了,晓童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了。

    “晓童,你是不是傻,你的名字里有一个晓字,我的名字里也有一个晓字,我们是这么多年的好朋友,你和唐安结婚,有一半幸福是我的,你开心了我才会开心啊,要是你为了这么一个理由就孤独一生,那伤心的就是三个人了。”俞晓知道晓童是为了这个理由,感动中又有心酸,这是她最好的朋友啊,即使是结婚这样的大事,都在考虑她的感受。

    被俞晓说通了,晓童也笑了,可是她又有些担心,“晓晓,我连他给我的求婚戒指都扔了,他得生多大的气啊,那我去找他和好,他会不会想要劈了我啊?”

    “我的确想劈了你,除非你马上和我结婚!”

    这个声音一传来,晓童立马惊得站起来了,“唐安!你什么时候来的!”说完晓童像是意识到什么一样,一把抓住俞晓,“晓晓,你是不是在给我下套!”

    “冤枉啊,我可没有,是唐安他自己来的,我只是看到没说而已。”

    是的,俞晓就是看到唐安来了才没哭的,现在是晓童和唐安的舞台了,俞晓松开了晓童的手,把她推到了唐安的面前。

    “晓童,你愿意嫁给我吗?”唐安再次单膝跪地求婚了。

    晓童看着那个一模一样的戒指差点就哭出来了,“我不愿意,你拿个盗版的戒指来,我不要,我要正版的!”

    “这可由不得你。”说着唐安就站起来抓过晓童的手,将戒指戴到了她的无名指上。晓童虽然说着不要,但是她并没有缩回手。

    “你不是说我们的关系就像这个戒指吗?你走了以后,我坐在车上想了很久,然后就看到了它在地上闪闪发光,我觉得,戒指都不想让我们分开,所以呢,我就把它捡回来了。”

    “哦!这么说,要是你没看到这个戒指你就不会回来找我了?不对,你就没有回来找我,这么多天都没有!”晓童破涕为笑,又变成那个傲娇女王了。

    “我哪里敢啊,我就是想等你消了火,我再来找你,这也没几天啊,一周都没有。”唐安也变成了那个死缠烂打的忠犬男友了。

    “不是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吗?一周也是很长了啊,你一周没见我,就不想我吗?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有,你要是打个电话,说不定我早就回心转意了,哪里用得着晓晓来劝。”

    “是你三天没见我,不是我三天没见你。”

    唐安话说的简单,但是晓童还是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这三天肯定来找过他,不然今天也不会刚好到了茶店。

    晓童还是不松口,正想找俞晓来评理的时候,俞晓人已经不见了。

    俞晓在唐安把戒指戴上晓童无名指的时候就已经出去了,她不想打扰两个幸福的人,她的悲伤,一个人承受就够了,没有必要让别人跟着伤心。

    俞晓站在门市旁边,就这样淡淡的望着远处马路旁不知名的树。

    在树下狂奔的那个人好像康少南哦,看来她已经思念到出现幻觉了,康少南怎么会回来呢,那就是个大骗子。

    那个狂奔的人根本就没有停一步,直到他冲到了俞晓身前,猛的一把抱住那个他思念了好久的人。

    这熟悉的怀抱,俞晓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做什么动作,只能呆呆的问:“康少南,是你吗?”

    “是我,老婆。”

    一听到这确定的话,俞晓一把就推开了康少南,一巴掌就甩在了康少南的脸上,“康少南,你个大骗子!”

    康少南默默的牵起俞晓的手,摸着上面的纱布,“老婆,你不要用你的手打,会疼的。”

    “康少南,呜呜呜......”

    今天阳光正好,也是最好的重逢的日子。

    “康少南,你以后再敢这样,我就永远不理你!”

    “好。”

    “康少南,你就是个骗子!”

    “嗯,我是。”

    “康少南,今天阳光真好啊。”

    “嗯,我也爱你。”

    两人正在你侬我侬,就听到身后传来了咳嗽声。俞晓很本能的就要推开康少南,他才不允许呢。天知道,他有多想念他的小妻子,她越是推,他越是搂的紧。

    后面的几个人只好绕路走到他们面前,这真是一大堆的帅男美女啊。

    沈心柔挽着顾森,晓童甜蜜的靠着唐安。

    看到顾森也好好的站在自己面前,康少南虽然脖子处有显而易见的伤疤,总的来说还算是好的,俞晓很纳闷。

    “你们是怎么脱险的,不是说你被子弹打中了吗?你是不是伤还没好?”

    康少南轻轻摸了摸小妻子的头发,说:“过程中虽然很危险,不过并没有像司徒清说的那么危险。司徒清这家伙,真是深藏不露,在最关键的时刻,他想出了一个计策,骗过了雪雪和赵裕。雪雪已经被正法了,只是赵裕依然外逃。以后这个任务可能就交给司徒清了……老婆,你真傻,竟然被司徒清给骗的一点儿怀疑都没有。”

    “好个司徒清,今后别让我再看到你!”

    真看不出来,平时那么严肃的一个人,还是演技派的。

    俞晓在想什么,再没有比康少南更清楚的了,所以他轻笑了一下,“他的确是演技派的,不过现在能够整治他的女人已经出现了。”

    顾森此时笑着接了话:“头儿,我刚刚定位到了,让司徒清要疯了的萌妹子已经上了飞机。”

    “是吗?那就看看咱们的司徒团长,能不能把飞机打下来吧。”

    “那姑娘叫什么来着?”康少南问。

    “叫白迟迟。”

    “听说是个非常搞笑的女孩子,把我们的司徒首长差点儿没弄疯。第一次见面,她以为司徒清是GAY,还贴身检查了呢。”顾森说起刚从司徒远那里打听到的情报,别提多嗨皮了。

    “司徒清没有把她扑倒,直接证明自己有多男人吗?”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今天这事,我倒是知道,听说人家姑娘要去会前情郎了,我猜这时,司徒清正飞奔向机场。航班已经起飞了,喏,应该就是那架。”

    顾森往天空指了一下,几个人抬头一看,可不是有一架飞机传过云层飞了起来吗?

    “看来,小萌妻飞走了。”唐安念叨了一句。

    “活该,谁让他骗我的。”俞晓咬牙切齿。

    “哎哎,那可不一定啊,你们看!”

    几个人不可思议的发现,白色的航线在空中打了个U字形的弯,回来了。

    “我的天啊,这可是民航了,司徒清简直是疯了。”

    ……

    “咣当!”一声,机场审讯室的门被重重的关上,白迟迟被吓的一激灵,三魂七魄都移了位。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她被非法拘禁了?

    不知所措地站在洒满夏日阳光的审讯室,她惶恐不安地朝前看去。

    审讯桌前一个男人正襟危坐,身上周正的军服,肩膀上的两杠三星无声地诉说着威严。

    他的脸很刚毅,因为长年的训练脸呈古铜色,五官深刻,那厮不是司徒清又是谁?

    仪表堂堂,卓尔不群的男人,在她看来却面目可憎。

    一定是他让飞机返航的,她真想冲上前使劲儿掐住他的脖子,狠狠揍他一顿。

    “你无耻!”在他冰冷的双瞳扫视过来的一刹那,她这话竟硬生生的憋了回去,所有的血液仿佛都冻结了。

    他的神情让她害怕,明明她有权利追求自由,为什么在他森冷的注视下,她会觉得压迫,心虚,好像她犯下了滔天大罪。

    不,白迟迟,你不要怕他,他不过是在虚张声势。

    骄傲地扬了扬脸,她把所有恐惧的情绪压回去,强自镇定地开口。

    “放我走!你没有权利禁锢我的自由!”

    背着他差点飞到了那个男人的怀抱里,她倒还有脸理直气壮,好个没心肝的女人!

    桌子后方,他的拳头捏了又捏,表情上却没有任何变化。

    他优雅地起身,踱着方步走到她面前,高大的身躯投下的阴影把她整个人罩在其中。

    “白小姐,有人举报你身上携带了危害公众安全的物质,所以我要对你搜身,请你配合!”

    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呸,谁举报她了?恐怕是他本人吧!

    她深吸了几口气,不卑不亢地抬头与他目光对峙。

    “搜身可以,叫一名女警来!”

    “为了谨慎起见,我要亲自搜!”司徒清的每个字都从牙缝里挤出来。

    语毕,他的大手猛的一伸,在她的惊慌之中,整个人像一只没有反抗能力的小鸡,瞬间到了苍鹰的怀抱之中。

    “喂!你这个混蛋,你摸哪儿呢?”

    “怀疑有人体炸弹,很可能是由这里携带的,为了国家安全我愿意牺牲自己,深入内部检查……”

    深入内部……怎,怎么检查?他该不会是想在这个审讯室里把她那什么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