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740.老公太凶猛738
    她的出现有些不寻常,第一次见他,在他面前脱了衣服。

    又这么巧,做他外甥女的家庭教师,世上真有这样的偶然吗?她该不会是竞争对手派来色誘他的吧?

    她那白痴的蠢样,真不像装出来的。

    是把她留下来慢慢观察,还是让她走?让她走!就算她有所企图,也让她明白这里无机可趁。

    “还没算完?”不耐烦地问。

    “等一下。”她继续蠕动嘴唇,口算能力本来就差,现在心里乱七八糟数就更算不清了。

    “白痴!我来算。”他忽然伸手抢下她的本子,就是想搞明白她到底是在算什么高深的帐。

    这是账本吗?谁告诉他一下这是账本吗?乱的一塌糊涂,她的脑袋是不是人类的?

    6月15日上课一天,课酬100元

    小樱问了我一道奥数题(应该是小樱吧),我没答上来,扣除9元。

    后面还详细写了奥数题目是哪一道,几种解法也写在底下,像是为了节省纸张,写的很拥挤。

    6月16日上课一天,课酬100元

    今天下雨堵车迟到20分钟,虽然大姐说没关系,可爸妈教我做人要实实在在的,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不该贪心。这钱应该扣,扣掉16元。

    6月17日上课一天,又有一道奥数题没答上来,这次应该是小樱问的,扣除15元。

    ……

    每一天似乎都有扣钱的理由,大部分是奥数。

    难怪这帐算不清,还真是很难算清。

    蠢女人,奥数都不会,也有勇气来做家教。眉头微皱,内心鄙夷着,却被那些密密麻麻的类似于日记的账目弄的有种怪怪的感觉。

    白痴是真的白痴,可是他从没见过一个家教老师会自己想方设法扣钱的。

    是傻,还是太实在了?

    “对不起,这帐是乱了点儿,我来算吧,我不会多算钱的。”把本子从他手中抢回,让他看到这些,就像看到她的底褲一样,尴尬极了。

    “不用算了,每天一百,一分也不少你的。正好一个月吧?三十一天,因为我姐跟你谈的是一直让你做,我提前解雇你算违约,一共付给你五千。”

    本来这样的人他是不会多给钱的,也许还是被她认真的态度打动了,才这么慷慨大方。

    下了断论后,司徒清从口袋中掏出钱包,快速地数了五十张百元钞票。

    “我不会要的。”仰头直视他,表情倔强。

    钱真的很有吸引力,但没有人格重要,她不吃嗟来之食,即使二十年来所吃所用都是父母的乞讨赚取的。想到那些她会痛苦,好在她长大有能力了,以后再不要一点点的同情怜悯。

    “等我一下,我用手机计算器算。”又从包里翻出手机,还没等打开计算器,司徒清抓过她的手,五千块直接拍上去。

    “不要就扔了,快走吧!”

    他语气更加不耐,看刚才小樱小桃对她的态度,应该还是喜欢的。

    拖的时间长了,她们知道他要解雇白老师,指不定会阻拦呢。

    “你也许很有钱,但我不会多拿一分,该我的我也不会少要一毛。请稍等!算完,拿完钱,我会走,你用不着这么心急,没有人非要赖在这里。”白迟迟把钱往手边的玄关格子上一放,继续按开计算器,飞速的算起来。

    忽略他带给她的负面情绪,她把注意力全放在本子和手机上。

    白迟迟,见过了太多人的脸色,他的恶劣也许真不算什么。

    “一共两千七百八十九。”

    白迟迟知道他想让她快点消失,把几案上的钱拿起来,快速数了二十八张,又从包中翻出零钱放到多出来的那些百元钞票上,把自己应得的工资郑重其事的放进包里。

    她那双饱满的红润的樱唇没有微微嘟起,而是抿的紧紧的。

    被解雇了,很沮丧?白痴也是会沮丧的吧。

    他有种淡淡的怪异的情绪浮上心头,皱了皱眉,到底没说什么。

    白迟迟弯身把鞋又换回来,出发前还是决定跟孩子们打个招呼。

    “小樱樱,小桃桃!”

    “来了,白老师。”

    “你叫她们干什么?我会告诉她们的。”不想节外生枝,要把她扔到门外是来不及了,两个小丫头已经从房间里冲过来。

    “你们怎么还在门口说话?白老师,我们把今晚要讲的内容预习完了。”

    “从今天开始白老师就不给你们上课了,舅舅会再帮你们请老师。快跟白老师再见吧!”司徒清沉着声音说道。

    “为什么?白老师是我们最喜欢的老师,为什么不让她继续教我们了?”小樱还以为两个人谈情说爱呢,没想到白老师被舅舅解雇了,早知道舅舅会欺负白老师,她才不和妹妹躲开呢。

    “因为白老师不适合。”

    “谁说不适合?我觉得白老师教的最好,最有耐心,我们就要她教!”小桃拉住白迟迟的手,凶悍地护着她。

    司徒清冷肃着一张脸,狠狠地扫了一眼白迟迟。

    她得意了吧?特意叫孩子们,不就是要达到这种效果吗?

    看着单纯的像个弱智,心机深着呢。

    他就不相信,他从没满月就拉扯的两个丫头会站在外人那边。

    “不要任性!进去!”拉下脸对小樱小桃吼道,他是很少在孩子们面前这样严肃的。

    “为什么说我们任性?难道大人就可以任性了?舅舅辞退白老师,跟我们商量了吗?我们不服!不服!”小樱也不甘示弱地吼回去。

    司徒清寒冰一样的眼神再次扫视了一眼白迟迟,她干的好事!

    “还不快走吗?”他的态度更冷漠了。

    “小樱小桃,以后要好好听大人的话,努力学习,别忘了我给你们讲的故事。我走了,会想你们的。”

    想到要离开孩子们,她的心别提多难受了,使劲儿把两个人抱进怀中,久久不愿意放开。

    “舅舅是黄世仁,资本家,太坏了,我们再也不喜欢你了!”小桃漂亮的大眼睛瞬间盛满了泪水,很快扑刷刷地落下来。

    “说什么?”司徒清眉毛抽了抽,两个小丫头向来把他当成天的,什么时候这么跟他说过话。

    他就是个资本家,小桃的话让白迟迟很解气,不过看到他们闹的这么僵,她还是不忍心,弯身轻声哄道:“好了,小樱小桃,舅舅是为你们好,白姐姐的确是不适合的。”

    “本来就不适合,她连个书包都看不见,这么马虎的人,不适合教你们。”司徒清赌气似的又白了一眼白迟迟,别以为她为他说话的伎俩能骗得了他。

    “你就不马虎吗?你多少次上厕所不记得看卷筒里有没有纸,喊我帮你拿?以后我再也不帮你,让你光屁股四处跑!”小樱咬牙切齿的。

    隐俬就这么被泄露出去了,这小丫头片子想什么呢,司徒清的黑脸一刹那涨的通红,想说点什么,干张嘴,发不出音。

    瞄了一眼白迟迟,那白痴竟然莫名其妙的在笑,他要崩溃了。

    白迟迟的眼前浮现出资本家光着屁股从厕所里钻出来的狼狈相,真解恨啊。

    想忍着笑的,尝试了几次,他涨红的脸,嘴角抽搐的模样让她再忍不住,很不厚道的咯咯笑出了声。

    “别给他拿,哈哈,让他光着屁股挨个房间找纸去,哈哈,笑死我了。”

    这白痴女人,刚才还那么沮丧来着,得意死了吧?

    有什么好笑的,低级趣味。

    小樱小桃脸儿上还挂着泪珠呢,听了白迟迟的话也跟着哈哈笑了起来。

    三个女人一起嘲笑他,司徒清恨死了白迟迟,脸顿时黑的比锅底灰还黑。

    白迟迟一边拍着胸口,一边还在说着:“笑死我了,光屁股,哈哈。”

    笑的太认真了,完全没看到司徒清变的异样的眸光。白痴的胸部长的可真是有料,笑着的时候一颤一颤的,只看了两眼,他的喉咙就有点儿沙哑了。

    眯着眼,危险地靠近她:“你对男人的屁股很感兴趣?”

    “呃?”她愣住了,傻傻地看他,她对男人屁股没什么感觉,他比较感兴趣才对。

    小白脸看起来是很柔弱的,所以他应该是受,黑脸的家伙是攻,最喜欢的应该就是那位的白嫩屁股吧。

    她又是一副白痴的蠢样,必须得让她立即走,否则他……他都想兽性大发了。

    板起脸,使出杀手锏。

    “你们两个,不准笑了!给你们一个选择的机会:有她没我,有我没她!”

    “舅舅,必须这样吗?”小樱仰着小脸儿,很纠结地看舅舅,小桃也是一样的表情。

    “必须!”没有商量的余地。

    “说话算数?”小桃确认道。

    “当然。”

    “好吧,看来我们只有忍痛割爱了。”小樱小桃对视了一眼后,很遗憾地看着舅舅,扁着嘴说道。

    他就知道,他最心爱的外甥女们铁定是站在他一边的,暗自得意地弯了弯嘴角,瞥了一眼那个白痴。

    这回,她总没有赖着不走了吧?

    “我们选择白老师!”两人异口同声说道,小樱抓她左手,小桃抓她右手,就要把她扯进房间。

    嘿嘿,舅舅这个选择题可真够白痴的了,她们难道还不知道舅舅永远是舅舅,不选他,他也不会跑掉。

    白老师要是走了,可就是真的走了呀。

    “你们……你们两个!”司徒清这回不光是眉毛抽了,连心也在抽搐。指着两个小没良心的鼻子,气的舌头都打了结。

    “谢谢你们,白老师工资也领了,就不教你们了。你们这么乖,这么好,别人教也是一样的。”白迟迟微笑道。

    是舍不得小櫻桃,却也不能没了骨气。留下来,资本家肯定认为她脸皮比城墙还厚。

    “看吧,不是舅舅不让她……”司徒清话还没说完,两个丫头同时嚷嚷起来。

    “就是你,就是你,我们非要白老师教。她要是不教了,以后你请谁教我们,我们都不要。”

    “是你要赶她走,必须你求她留下来,不然我们……我们……会讨厌舅舅!”

    他最怕这两个小家伙了,从前发生过类似的事,赌气起来没完没了,真会不理他的。

    唉!她就算白痴,多少总能教会她们一点儿。至于她被追杀的事,他和司徒远都是特种兵出身,还怕那两个混混吗?

    “喂,孩子们要你教,你就接着教,工资从今天开始重新算。”他语气硬邦邦的,这白痴本来也不愿意走,他就算再恶劣几分,她也会感激涕零的。

    把她当什么了?她也不是个任人随便揉捏的柿子,这样的态度想让她再继续,门都没有。

    很骄傲地抬头,挑了挑眉,她淡然说道:“抱歉,我不打算再做了,您另请高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