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742.老公太凶猛740
    “侮辱?不是你自找的吗?以为我摸你是对你有兴趣?告诉你,摸你,就像是摸猪肉一样,一点感觉都没有。”他的眼中也喷着怒火,长这么大,还没人胆敢打他。

    她这才想起来,他是同性恋啊。

    他摸她没有什么感觉,可她有,她感觉很受辱,很受伤。

    “就算你没感觉,你也不可以这么做!我恨你!恨你!”冲他吼完,她带着极度的愤怒,猛然推开他,扭开门冲了出去。

    她永远都不要见到这个人!

    她恨他!

    怔怔地看着她跑出去的背影,冲的很急,脚步却踉踉跄跄的。

    他伤害到她了吗?

    她不是刻意来誘惑他的吧?要是故意的,她不该是贞洁烈女的反应。

    可是想想这一天来发生的事,她出现的多蹊跷,一次直接把衣服脱了,还一次不穿內衣。

    他的身份,不得不防范,跟了她两步,最终还是停了下来。

    她爱怎样就怎样吧,她要真是个单纯的小女人,断不会在陌生男人面前这么随便。

    有多少高官显贵就是败在仙人跳上,他不能心软,心软说不定就上了别人的圈套。

    白迟迟跌跌撞撞地跑下楼,扭开门进了小櫻桃的房间,孩子们睡的熟,没听到她的声音。

    对不起了小樱小桃,白姐姐不能再教你们了。

    默默说完这句,扯起书桌上她的包再次出门,几乎是飞跑着离开小櫻桃家的住处。

    有开门声,她真走了?

    这么晚了,一个女孩子家到底不安全,尤其是她还衣衫不整。

    就算她是坏女人,他也不能坐视她冒险。

    没犹豫,追出去,晚了一步,她已经钻进了的士。

    “喂!白痴!你别走!”

    车绝尘而去。

    白迟迟抱着包,挡着胸部,闭着双眼,还在沮丧和羞愧当中。脑海里是绕不开的死结。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为什么你这么蠢,连自己没穿內衣也不记得了?

    被他摸了,是不是就不干净了?

    假如她会哭,她此时一定会哭的凄绝,可惜她不会。

    从小父母就告诉她,眼泪是世界上最没用的东西,却会伤人的双目。

    她不哭,她咬牙忍着心里的剧痛,指甲都陷进了自己的肉里。

    一直到了家,她的心绪才慢慢的平复了。

    已经发生了,再懊恼都无济于事。

    努力忘记这一切,该做什么,还做什么,只有这样才对得起亲人和自己。

    ……

    脑海中一直在回放白迟迟出现后发生的一切,甚至整晚司徒清都没合眼。

    第二天一早,他站在洗手间里看着白迟迟还潮湿着的內衣发呆。

    她走的急,连这个也没带。

    是因为洗了,才会没穿吧?小樱小桃说是强留她下来的,所以她不会提前带备用的內衣。

    该死的,他冤了她?

    ……

    还有半个月学校就要放暑假,近期白迟迟在忙着期末考试。

    在司徒清那里受到的伤害,根本没有时间去想,甚至也没有时间去找工作。

    把全副精力用在应付期末考试上,对智商不高的她来说,已经是精疲力竭了。

    去吃午饭的路上,白迟迟一边走还一边嘟嚷着马哲,身边是与她形影不离的好友辛小紫。

    “快去看啊!有人向蒋大美人表白啦!”校园里,一声炸雷响起,被考试弄的无比郁闷压抑的学生们纷纷加快了脚步。

    “走,去看看!”辛小紫扯着白迟迟的手。

    “我还要背马哲。”

    “走啦,天天背背背,都要烦死了。”不理她的反抗,辛小紫拽着白迟迟一路小跑,不想错过最精彩的戏码。

    这位蒋婷婷,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家世显赫,容貌上佳,穿着很有品位,走到哪儿都会被一群人簇拥着。

    辛小紫拉着白迟迟左冲右突钻进人群,挤到了最靠近主角的地方。

    只见一个男生单膝跪地,涨红着脸,他左手上的一大捧玫瑰娇艳欲滴。引人注目的是男生只有一条手臂,右边的袖管是空的,全校没有人不认识他,独臂马成良。

    他身上的衬衫本身的颜色已经被洗淡了,牛仔裤球鞋上均有小小的破洞,透着几分寒酸气。

    他面前的蒋婷婷,项间一串粉色珍珠项链,身穿白色公主裙,脚踩白色高跟鞋,整个人看起来娇媚而又高贵。

    这两个人对比如此的明显,更让围观者想要看好戏了。

    人群越聚越大,开始拍掌有节奏的给马成良加油,即使谁都知道这场表白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马成良仰着头,脸更红的发紫了,积攒出最大的勇气,他开口表白。

    “蒋婷婷,我喜欢你!我希望你能做我的女朋友!”

    说完,他紧张地盯着那张薄施粉黛的俏脸,所有人都听到了他充满期待的狂热的心跳声。

    蒋婷婷冷冷地从那束玫瑰花审视到他的脸再到破旧的衣物,目光在他空荡荡的袖管处停留了一会儿。

    “这束花是从哪里捡来的?”

    爆笑,口哨声,人群乱了。

    “是我自己买的。”马成良有点儿委屈,高贵的女神,她怎么会这么问他呢?

    “哦?是你拣废品换钱买的,还是在食堂擦桌子扫地的钱买的?向我表白,你也配吗?当然了,我也不是完全不能够考虑你,只要你能把你那条胳膊给长出来。”

    哄笑声更大,是那样的肆无忌惮,白迟迟的手心在出汗。

    蒋婷婷的脸更加的冷,每个字都像利刃在刺着马成良的心。

    “太过分了!”白迟迟大吼一声,却被辛小紫一把捂住了嘴,声音憋了回去。

    “别动,不要得罪蒋婷婷,会被整的。”她在她耳边小声警告道。

    马成良依然仰着的脸上已经变换成尴尬和受辱的神色,眼眸中流露出的哀戚深深震颤着白迟迟的心。

    蒋婷婷俯下高贵的头颅,仔细盯着他涨红的像要滴血的脸,加重语气。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都闭嘴,不要笑了!”白迟迟使劲儿摆脱了辛小紫的手,大吼一声,人群还真的神奇的安静下来。

    两步跨上前,白迟迟与盛气凌人的蒋婷婷目光对峙,轻蔑地开口:“你就算是一只天鹅,也是一只黑天鹅,黑心的天鹅。谁吃了你的肉,会中毒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