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746.老公太凶猛744
    她真顺从啊,莫名的他就感觉到一股烦躁毫无预兆的涌上心头。

    皱着眉收回目光,嗅闻手上的香粉。

    平时最喜闻的让人静心的薰衣草香忽然让人生出了几分厌,低头放下,又拿起另一盒。

    难闻死了,放下。

    再拿起旁边的一盒,只闻了两闻,目光忍不住地再次瞟向门外,手中的香粉盒都要被他下意识的捏扁了。

    还在抱……还在抱……

    不怕教坏过往的小朋友?他不能视若无睹,他该伸张正义,冲出去把他们给扯开!

    “想你了,迟迟,想你了!”秦雪松的手臂渐渐收拢,仿佛要把她揉碎了一般的用力。

    她的身体轻微的颤抖,因为感觉到了他的怀抱和以往不同,有些莫名的恐惧。

    “给我行吗?迟迟,给我行吗?”他靠近她耳边,呵着热气誘惑她。

    还没等白迟迟抗议,一个染着黄发的男人从他们身边飞快走过,肩膀碰撞到秦雪松的肩膀。

    拥抱中的两个人被冲力撞的一晃悠,白迟迟趁势脱离开秦雪松的怀抱。

    他盼着拥有她,已经太久了。

    刚才的气氛这么美好,他要是一鼓作气,准能将她拿下。

    白迟迟一脸戒备,看样子已经不可能让他得逞了。

    怒火蹭蹭往上窜,秦雪松两步追上前方染着明黄头发的瘦小男人,扯住他暴喝:“你眼睛瞎了?这么大两个人看不到?”

    “你***骂谁呢?大街上是你们搂搂抱抱的地方吗?呦喝,我当是谁呢,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小黄毛也骂骂咧咧的,利落地反手抓住秦雪松。

    秦雪松定睛一看,顿时头皮麻了,怎么好死不死的碰上了他呢?他可是他的债主,躲了这么久,就是为躲他。

    这下完了,落在他手里,不死也要扒层皮。

    他太狠了,断人指,砍人腿,那是家常便饭。

    “老二老三老四老五!过来!”小黄毛冲着不远处吼了一声,原来他正要与手下在路口碰面去讨债。

    同伙的听到他的吼声,持刀冲了过来。

    白迟迟一看,大事不好,忙哆嗦着手掏手机准备报警。

    “先揍他一顿,再把那妞给我带走!”小黄毛喝令一声,几个歹人蜂拥而上。

    “喂,110吗?这里是……”黄毛早已空出手,一把抢过白迟迟的手机,另一手堵住她的嘴。

    “喂……喂……您请讲……”

    “唔……唔……”白迟迟拼命甩头,嘴里却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手机那头根本就不得要领。

    按了挂机键,通话结束了。

    被打倒在地的秦雪松,发出一声声痛楚的伸吟。

    他根本不会功夫,这样不得被打死吗?

    白迟迟快要急死了,谁能救救他,谁能?

    “欠了我的钱还敢跑,把他脚给我砍了,我看他还怎么跑!”小黄毛眼中射出寒光,声音阴狠。

    “啊……”白迟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使劲儿咬上黄毛的手,挣脱开他的束缚,向被围殴的秦雪松冲过去。

    绝对不能让他受伤,绝对不可以!

    她只有这一个念头,可是还没跑几步,她又一次被黄毛抓住。

    “救命!救命!”她绝望地嘶哑着声音呐喊,眼看着刀就要朝秦雪松落下了,白迟迟的心都要停止跳动。

    窒息着,完全忘记了呼吸。

    “住手!”在她最最绝望的时候,一声怒吼在她和黄毛身后响起,像惊雷一般,威严,沉稳的声音让所有人自然而然地停止了动作。

    就连见惯世面的黄毛,也觉得头皮发麻,转头往后看去......

    只见印度香店门口,司徒清优雅地站在那儿。

    他鹰一样的目光死死盯着为首的小黄毛,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却透露着不容忽视的威严。

    头顶上方投下来的灯光照映在他刚毅的脸上,让他看起来俊美无铸,力量无边。

    尽管她不知道他会武功,这一刻她就是相信他能救她,他绝对有能力拯救她于水火之中。

    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她颤着声音,祈求着再次开口。

    “救命!”

    她虽然想过一辈子都不会求这个人,此时的情景却是不可预知的。为了救秦雪松,别说是向她讨厌的人低头,就是要她的命,她也毫不顾惜。

    司徒清踱着步向她的方向走来,黝黑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步伐不快,所有人却惧于他浑然天成的压迫感,都没敢动。

    他身上逼人的气势让黄毛打心里发慌,终于回过神,一把勒住白迟迟的脖子,准备着跟他做交换条件。

    “答应我,我就帮你!”司徒清在白迟迟面前一步处站定,轻声开口。

    声音凉凉的,透着几分残酷,好像如果白迟迟不求他,他转身就会走。

    黄毛的手在颤抖,对白迟迟没有多大威胁,他在步步后退。

    身后的手下们看到这样的场景,不再打秦雪松,只留下一个人把秦雪松死死按压在地上。

    其他人冲过来,打算跟老大一起对付这个黑脸男人。

    眼尖的人已经看出司徒清就是上次他们在宾馆看见的那个狠角色,脚底下有点儿发软。

    “我答应你!”白迟迟坚定地回答,因被小黄毛勒着脖子,说话声音很尖细。

    司徒清满意地冷笑了一下,看起来依然是气定神闲。

    见司徒清答应了,白迟迟管不了自己的危险,眼光再次瞟向被控制着的秦雪松。

    “我答应你,你先救他!”

    司徒清的眉头不可察觉的动了动,心内惊诧:这是怎样一个女人,

    自己的命都攥在别人手心了,还能顾得上她男人。

    恐怕这种人是越来越稀有了。

    没回答她的话,他再往她身前跨了一步。

    谁也没看到他怎么出手,小黄毛勒着白迟迟脖子的手就已经被拉到了司徒清有力的黑手中,随即听到黄毛嗷嗷的如杀猪般的叫声。

    “一起上……啊……”

    小黄毛还试图号召手下,奈何司徒清出手狠又准。

    才几下,他就被他收拾的落花流水,躺地上连哼哼的力气都没有了。

    手下们怕把黄毛扔下将来会被他报复,虽然十二分的恐惧,还是假装勇敢地出手。

    三拳两脚,就被司徒清全部制服,跟黄毛一样七倒八歪的睡到地上去了。

    按着秦雪松的人怕了,松开他撒腿就跑,也被司徒清赶上前掀翻在地踹了两脚。

    今天这事,就算白迟迟不求他,他也不会看他们在大街上横行霸道不管的。

    周围什么时候聚过来的人群,没有人注意到。

    只是收拾完所有人后,人群响起经久不息的掌声,送给见义勇为的英雄。

    司徒清闲闲地站在那儿,右手中拿着的香粉完好无损。

    白迟迟可没有这份淡定,早几步奔到秦雪松身边,扶他起来。

    “雪松,你还好吗?”他嘴角上全是血,好在那一刀没有落下。

    充满感激地抬头看了一眼司徒清,白迟迟诚挚地说道:“多谢你了!”

    那副紧张的模样,小脸儿惨白的,这么没用的男人,值得她这样?

    白痴就是白痴!

    “谢就不用了,现在就跟我走,晚上在我家住!”不容置疑地说完这句话,他抱着胸站在那儿,挑衅地看着白痴。

    她没危险了,现在是他跟她算账的时候。

    “迟迟,刚才你到底答应他什么了?你为了救我,卖给他了?”秦雪松不可置信地死盯着白迟迟,红着眼抓住她的肩膀。

    最清纯的白迟迟,他一直都没有动她,这么多年的等待,她怎么可以把自己拱手让人。

    即使是为了他也不行,他不准!

    什么卖?天!这个糊涂虫!

    “你胡说什么呢!”白迟迟脸气的通红,要不是他刚受过伤,她非要狠狠骂他一顿。

    “想哪里去了,我只是......”

    “跟我走!你答应了的!”

    司徒清打断秦雪松的话,扯住白迟迟的手腕,轻而易举地把她从秦雪松的虎爪下拽走。

    秦雪松的杀人般的嫉妒眼神,他视而不见。

    他是故意的,谁让白痴的男人跟她一样白痴的。什么眼神,什么智商。

    就她这姿色,她想卖,他会买吗?

    “白迟迟,给我站住!不准跟他走!你给我说清楚!”秦雪松叫着,忍着腿上的疼痛,快步追他们。

    “别拉我,我会跟你走的,你先放手!”白迟迟哀求的语气,司徒清冷着脸停下来,松开她的手。

    “给你两分钟。”说完,他看了看手表。

    他那副神情,活像她是他的奴隶。

    可谁让她答应了他呢,他再次成了她的雇主,什么时候开始做,应该是听他安排的。

    何况他刚才还救了他们两个人,她不能过河拆桥。

    “雪松,你别多想。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小樱小桃吗?他是她们的舅舅,我是到他们家做家教。”

    把秦雪松拉到一边,她小声解释道。

    “那他为什么拉你的手,他是不是对你有那种意思?”秦雪松对司徒清充满了敌意,不过并没有大声嚷嚷,而是小声问她。

    “怎么会呢?他是同性恋,拉我手也没感觉的。”白迟迟靠近秦雪松的耳边,声音更小了。

    “同性恋?”秦雪松重复一声,怀疑和惋惜的目光小心翼翼地瞟向司徒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