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748.老公太凶猛746
    两人似乎同时感受到了一股燥热,意外的目光在空中交汇,又迅速地避开。

    是夏天太热了,还是因为要下雨?为什么车厢里的空气越来越稀薄,让人有些呼吸困难呢。

    白迟迟刻意控制的呼吸有些不规律,低低浅浅,听着更有让人不能淡定的誘惑。

    司徒清敛住心神,撤了手,把万花油的瓶子盖好。

    有点歉疚地看了她小手一眼,他的力气实在太大,就是轻轻一拍,她就吃不消了。

    “其实不疼,你不用觉得抱歉。”白迟迟呵呵傻笑了一下,打破了两人之间奇怪的氛围。

    他是她救命恩人,要不是他,她可能被强暴,秦雪松可能被打残。

    他拍一下她的手,有什么了不起呢。

    看来白痴也有不那么笨的时候,至少还看出他有些歉疚了。

    眉头动了动,脸又拉下来,没好气地说了一句:“谁说我觉得抱歉了?自作多情!”

    哎呀,他说这么言不由衷的话时,还真有点儿可爱呢。

    要不是他爱同性,一定会有很多女人爱上他吧,他长的多帅,又健壮,她花痴地想。

    余光扫到白迟迟变幻不定的表情,傻笑的淫蕩的模样,司徒清心内竟叹息了一声。

    为什么文若除了忧郁,就是平静,她的脸什么时候能焕发出白痴这样的光彩呢?

    车继续前行,车厢内又恢复了安静。

    白迟迟偷偷扫视恩人,他的脸没有任何表情。

    “你很讨厌我吗?”她忍不住问道。

    “还行!”他似乎思索了一番,给她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真伤人啊,就是说他真的讨厌她。

    也或许他讨厌所有的女人,她是不是可以尝试改变他对女性的偏见?

    同性恋,总归是没有被社会广泛认可的。

    要是她能让他回归正途,哎呀,白迟迟,你太伟大了。

    就这么干吧!

    “如果不是特别讨厌,我想和你做个朋友。”说着,牵起嘴角,明媚地笑着,主动朝他伸出手。

    司徒清不得不承认,她的笑容很绚烂,像早春的阳光,无害的如同孩子般天真。

    他很想伸手过去,握住,答应她无厘头的要求。

    手即将离开方向盘的时候,眼角余光又扫到了贴着车窗放着的香粉盒。

    “我不喜欢太主动的女人!”语气很冷淡,相当不给面子,死死握住方向盘。

    他性格古怪,她有思想准备的,笑却还是尴尬地僵在脸上。

    要改变他,得有耐心,白迟迟,你最大的优点不就是坚持和耐心吗?

    换上一副没心没肺的傻笑,她游说道:“试试吗?不试试你怎么知道自己不喜欢女人?”

    “......”

    她让他试试她?这是对他发出邀请?挑 逗他?

    瞳孔幽深,渐渐锁紧,他盯着她狠狠看了一眼,像狼盯住了猎物。

    要不是觉得对不起文若,他现在就扑上去好好试试,弄死她。

    刚才虽没有笑,他的表情好歹能算得上是平静。这会儿,她好像又说错话了,他的脸像个窗帘,啪嗒拉下来,阴云密布。

    唉,想感化他,难度太高了。

    “咳咳,我家到了。”尴尬地笑了笑,车猛的被刹住,白迟迟差点撞上挡风玻璃。

    含嗔带怨地瞄了一眼司徒清,心说,资本家,你的心理能不能稳定点儿。

    他女人接触的不多,除了文若,除了婷婷,就基本上没多看过别的女人一眼。

    现在,她就这么毫无准备地杀入他生命中,柔軟的嘴唇,凸凹有致的一切强势地提醒他:他是个男人,是个正常的男人。

    雄性激素狂乱的分泌,让他怎么稳定得了?

    白痴当然不知道他有多煎熬了,跳下车,一溜烟跑进了一条巷子。

    司徒清拿起香粉,闭上眼,让薰衣草的气息在鼻端缭绕。

    白迟迟回来时,正好看到他闭眼陶醉的闻着那盒香,他的癖好真怪异啊,她浑身起鸡皮疙瘩了。

    这么男人的男人,糟蹋了,造孽啊!

    她打开车门上了车,他才又小心翼翼的把香贴着挡风玻璃放好。

    到了司徒枫家里,小樱小桃看到消失了几天的白迟迟,别提多兴奋了。

    一人抓住她一只手,问寒问暖的,那股谄媚劲儿,让司徒清有些吃味。

    “舅舅,你真厉害,她考试忙,你都把她找来了。晚上有白姐姐,我们的睡眠质量会大大提高的!”

    “舅舅,我们以后每天都想见到白姐姐!”

    “你错了,不是想见到,是必须要见到!”

    “......”

    她们有必要这么喜欢她?两个小白痴!

    “今天晚了,明天才正式开始上课。你们两个先去睡觉,我和白老师有事谈。”司徒清蹲下身子跟小櫻桃说话,他蹲下来,正好可以跟小丫头们平视。

    白迟迟不得不承认,在他和她们交流时,的确看不到资本家的样子。

    很和蔼可亲,像个父亲。

    可惜,他估计一辈子也做不了父亲了。

    所以怎么说她必须得拯救他呢?他太可怜了,人生太遗憾了呀。

    “舅舅,可以和白姐姐说一会儿话再去睡吗?”

    “不可以!”命令的语调,温和而坚定的语气。

    “反正我们要听白姐姐讲故事,盲人夫妇和小女孩的故事。”

    司徒清倒没听过这个故事,想来也是个励志的,也就没再反对。

    “你们先去洗澡,我们十分钟谈完,接下来白老师洗澡,二十分钟后到床上给你们讲故事。”

    军事化管理吗?

    连她的洗澡时间都被他限制了?

    想起上次发生的事,她懊恼地发现,她今天又没带胸罩。

    老天,她为什么总是丢三落四的!

    两个小丫头兴冲冲地跑进房间去拿换洗的衣服, 旋风一样卷进洗澡间。

    白迟迟尾随司徒清来到他位于二楼的卧房,他在电脑前坐下。

    “坐五分钟!”他说道。

    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她也没多问。

    想要转变他,第一条应该是接受他的神经质吧,她想。

    无聊的时间,她打量他的卧室,上次来根本没四处看。

    他的房间很大,墙壁贴着墨绿色的墙纸,和他的悍马颜色差不多。

    床上墨绿色的被子叠的整整齐齐,有棱有角,在电视上看过,兵哥哥的被子就是这样的。

    一直都不知道他做什么工作的,难道是当兵的?

    想问问他时,他抿着唇,劈劈啪啪在键盘上快速敲击着。

    这会儿要是跟他说话,准是自讨没趣。

    几分钟以后,电脑旁边的打印机发出规律的印刷声,接着吐出几张纸。

    司徒清修长的手指拿起来,递给白迟迟:“把这个签了!”

    白迟迟接过纸,脑海中各种遐思。

    听说有钱人家的公子哥最喜欢签什么协议,包養晴妇,给多少多少钱,包多久两不相欠的。

    有的,还要给他生娃。

    她可是纯洁高尚的女人,绝对不会做这种事。

    转念一想,他是同性恋,不会想染指她的。

    乱七八糟地想完,果然是她多想了,白纸黑字很醒目:白迟迟的雇佣协议

    A四的纸张上,列满了条条框框。

    诸如,小樱小桃的成绩要有多少进步,每天多少酬劳。

    好像不愿意跟她说话,连暑假小櫻桃的母亲司徒枫要出差的事,都体现在协议里。

    第五条:司徒枫出差一个月,期间乙方需要24小时在此伴读。

    伴读期间,甲方需支付乙方每日工资两百五。

    翻了翻白眼,咬牙瞥了一眼司徒清。

    他是故意的吧?在他心里,她就是个二百五?他才二百五呢,他全家都是二百五!

    虽然有些不甘愿,不过算算一个月就有七千多的收入,她还是决定忍了。

    再往下看,乙方不得提出终止协议,若提出,需支付甲方精神损失费两万元整。

    啧啧啧,他的精神有病吧?赔偿费那么高,够吃多少抗抑郁的药了?

    若乙方不尽职尽责,甲方随时可以提出终止协议,无需支付违约金。

    不公平吧?纯属是压榨劳动人民的协议吧?

    她要不是因为实在舍不得两个丫头,还有改造他的伟大计划,她才不会签署这种欺负人的鬼协议!

    没再继续看了,再仔细看她就没勇气签了。

    翻开包包掏出笔,在协议上签下自己的大名。

    司徒清也很郑重其事,也签下自己的名字和日期。协议一式两份,塞到她手上一份,他自己留一份放在电脑桌的抽屉中。

    “白姐姐,我们洗完了!你快来啊!”小櫻桃跑到司徒清卧室门口,头上还在滴水呢。

    “过来!”司徒清说了一声,转身打开柜橱,从里面拿出一个吹风机。

    两个小丫头笑嘻嘻地并排站好,他认真仔细地给两个丫头吹头发,动作娴熟,可见这么做不是一次两次了。

    同性恋,也是有亲情的,至少他不抗拒所有女人,她就有信心改变他。

    “我去洗澡了!”她扯起嘴角“和蔼可亲”地露出标准笑容,八颗牙齿很闪亮。

    像把他当成小朋友了,她怎么一下子对他这么有爱心?

    这女人,古怪的厉害。

    微皱眉,不理她的话,低头认真给小櫻桃吹头发。

    习惯了他的扑克脸,她暗暗吐了吐舌头,转身出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