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749.老公太凶猛747
    洗澡间里她的內衣还在,干干净净地挂在上面。

    白迟迟回想起那天的一切,以为永远都不会再见这个男人,以为永远都不能原谅他的侵犯侮辱。

    原来很多时候,是没有永远这个说法的。

    解下衣物,站在水里,舒适地冲着温热的水。

    水流过手背,还有小腿,都有淡淡的疼痛。

    下意识地低头撫摸司徒清擦过万花油的地方,那种麻麻痒痒却又带着些微刺痛的感觉清晰起来。

    假如他能爱女人,那个女人一定会很幸福。

    光是他那张酷的掉渣的脸,也够女人看到废寝忘食了。

    哎,其实她的秦雪松长的也不赖,只比他差了一点点吧。

    白迟迟洗完澡,爬上小櫻桃的床给她们讲故事。她们睡着后,她取出自己的复习资料看。

    司徒清站在窗前,拨通了一个人的电话,对方的声音很恭敬。

    “对,是抓到了几个打架斗殴的,其中有个染黄发的小个子。”

    “查明打架斗殴的原因了吗?”

    “是姓白的女人和姓秦的男人向他们借了高利贷,本金还了,利息还不起......”

    “姓白的是我朋友。”司徒清淡淡的说。

    他告诉自己,帮她,不过是因为小櫻桃。

    “哦,您放心,保证以后不会发生类似的事了。”

    白迟迟几乎看了一晚上的学习资料,凌晨五点实在撑不住,抱着书睡着了。

    一睡,就睡的踏实过了头,小櫻桃醒来见她睡的熟没忍心叫。

    保姆来做好早餐,小家伙们吃饱被保姆送去上学了,白迟迟还没醒。

    门大开着,司徒清站在门口能看到她呼呼大睡的模样。

    真是头猪,睡觉还打呼噜,他在门外都听到了。

    文若从来不会晚起,她睡觉更不会打呼。那才是真正美丽的女子,不食人间烟火的婉约。

    她再美艳,他也不会多看一眼的。

    经过一夜安睡,那些不正常的想法都随之消失了。

    今天要趁文若不在家把香粉送去,他和司徒远有着默契,不管是谁买的,都在她不在时悄悄放进房间里。

    默默地让她知道他们在关心她,不显山,不露水,也或许是这对孪生兄弟根本就不敢显山露水。

    “喂!起床了!”他低沉的叫了一声,白迟迟没听见。

    “起床!”她还没听见。

    还是部队里的口哨管用,不管什么时候一吹,战士们立即起床集合。

    “起床!”没耐性地狮吼一声,白迟迟条件反射一般忽然翻身坐起来。

    啊,是什么东西这么震撼,地震了?

    “地震了吗?是地震了?”她嘟嘟囔囔地夸张地叫着,表情中全是惊慌和恐惧。

    腾的一下从上铺上跳下来,抱着睡觉的书也从上铺掉下来,却没摔到脚,简直是出了奇迹。

    无头苍蝇似的往门口冲,一头撞上堅硬无比的肉墙,才稳住了心神。

    没吧,应该是没地震,没感觉到晃动啊。

    白痴啊白痴,一大早又来挑战他的底线。

    叫句起床,她反应竟能这么过度。

    他哪儿知道她曾经经历过一次让她刻骨铭心的地震,正是早上刚醒的时候。父亲的一条腿跛了,就是为了救她,刚才的一刹那几乎是昨日重现。

    她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冲出去,冲出去父亲就不会受伤了。

    “去看看协议第十八条!”她还是一副白痴的模样站在那儿,他不耐烦地提醒了她一句,转身回了自己卧室。

    协议,这才想起她昨晚签了卖身契。

    从包里翻出来,第十八条:乙方必须完全配合甲方的作息时间,早上必须七点前起床,晚上十点就寝。违反一次扣工资一天。

    真狠,她这一觉睡没了两百块,是她睡过的最值钱的觉了。

    看来,资本家的钱不是那么容易赚的。

    还是好好研究一下协议吧,别一不小心再扣钱。

    第二十三条:起床洗漱上厕所的时间,累计十分钟,超时扣半个课时费。

    不是吧?

    他有病!他是真的有病!

    不过是做个家庭教师,她还没一点人身自由了?

    凭什么他要这么控制她!

    她不干了!

    后悔昨晚没看清楚就轻率地签下协议了,他分明是故意的,她要撕毁协议,把碎片全砸到他脸上。

    脑海中想象着司徒清被她逼人的气势给镇住,唯唯诺诺地给她赔礼道歉的样子,她很解气。

    捏着那份协议走出门,只走了几步,她还是返回身。

    她要真走了,就报答不了救命之恩了,这不是她的风格。

    他的条件虽然苛刻,也不过就类似于军事化管理,她大不了当做再经历一次军训。

    把协议塞进包里,飞速冲进卫生间,像军训时一样赶时间。

    楼上,司徒清把她来来回回奔跑的样子收入眼底。

    她也不是蠢到无可救药,让他調教,保证她能变聪明一百倍。

    他得逞般的弯弯嘴角,连眉梢都扬了扬。

    全部收拾整理完,白迟迟冲着楼上叫了句:“清同学,我走了!”

    清同学?这是什么称呼。

    司徒清从上面俯视下去,她身上还是那件绿底大花的裙子,看着碍眼。

    就算身材再好,胸前还被慌乱的洗漱弄湿了,他也没心情欣赏。

    “嗨,叫你清同学行吗?我不知道你的名字。”她就像是他的朋友,很热情的态度。未经过他同意,大大咧咧地表现出她是他朋友的意思。

    她就这么粗线条吗?

    最近他所有的不屑,对她所有的粗暴,都被她忽略了?

    这是怎样一个女人,脑部构造跟正常人不一样吧,越来越让人好奇了。

    司徒清还是不太习惯跟一个不熟的女人做朋友,淡淡皱了皱眉。

    “协议上有我的名字,司徒清,你叫我名字吧。”

    “你怎么那么小气?叫你清同学不好吗?整天板着脸,会老的!就叫清同学,说好了!”白迟迟还是没心没肺的笑。

    报恩啊报恩,耐心啊耐心,她不断在心里提醒自己。

    “......”他竟然无言以对。

    “随便你!”甩出这句话,司徒清返回房间拿钥匙。

    同意了?欧耶!

    看来真应了那句话,坚持就是胜利啊!

    司徒清下了楼,两人一前一后地出了公寓。

    今天天气真好,晴朗,这座城市没什么污染,抬头就能看见蓝天白云。

    “哎,你看,天空多美。蓝和白的碰撞,浪漫死了!”刚出了小区的大门,白迟迟拉着司徒清的衣角,指着天空夸张的高兴。

    有什么浪漫的,硬朗才对。

    她的表情不像是在看蓝天白云,倒像是在欣赏绝世罕见的风景。

    这座城市,雨水不多,像这样的景色,三分之二的时间都有,她还这么大惊小怪的,受不了!

    她的裙摆在微风吹拂下飘舞,要是像文若一样,一袭白裙,或是浅灰色的裙子。

    飞扬起来,真是唯美极了。

    她就这么土,为什么总能这么土?

    许是她的态度感染了他,说话也随意起来。

    这几天最想问的问题也就出了口:“你到底为什么要穿这样土里土气的衣服?”

    “啊?你认为这是土?”她扯了扯自己胸口。

    他要吐血了。

    “我认为?全世界都会这么认为的。红配绿,绿配粉,粉配黄,土的掉渣!”恶狠狠地数落她,说出心里话,心里还是爽歪歪的……

    白迟迟盯着司徒清不断数落他的薄唇,出神了几秒钟。

    确定他真是很讨厌这副打扮后,她脸上晴朗的笑容仿佛遇到了强对流,迅速收起。

    他听到她一声轻轻的叹息:“你不懂,色彩是这世界上最美的东西。”

    嘿,还跟他玩深沉。

    还有他不懂的事,她这个蠢货却懂?开什么国际玩笑!

    白迟迟的表情瞬息万变,很快又换上一副标准的笑容。

    “清同学,送我去学校吧!”

    苍天作证啊,她不是舍不得坐公交车的钱,也不是虚荣地想坐好车去学校炫耀。

    她要跟他拉近关系,必须得厚脸皮。

    “我有事!”他皱皱眉,就没见过这么大条的女人,不过也不是特别的让他反感。

    “昨晚是你把我拉来的,我不管,今天必须你送我!”拉起他胳膊半娇半嗔,他和她真的很熟吗?

    眉角抽了抽,她的身体似有若无地蹭上他胳膊了。

    该死的!

    成心跟他捣乱!

    推开她,推开她,骂她不知自重。

    心里是这么想的,开口却是冷冰冰一句:“只这一次!”

    语气再冷也改变不了内容的犯贱,欠抽!司徒清,你丫的,什么时候这么号色了。

    白迟迟已眉开眼笑的更紧贴住他胳膊,脸上是讨好的笑。

    “清同学,其实你挺可爱的。”

    又在明目张胆的的誘惑他。

    在热血沸腾之前,他冷着脸揪掉她的咸猪手。

    “别动手动脚!”

    咳咳,革命尚未成功呢。

    他能送她已经是巨大进步了,慢慢来吧!

    屁颠屁颠地跟在他身后去了停车场,司徒清先打开悍马的车门把挡风玻璃前的香粉拿下来。

    锁了车门转身,按了一下手中的钥匙,打开旁边的黑色奥迪,把香粉放好,刚要坐进驾驶座......

    “喂,清同学,你不打算讲讲风度,给我开个车门吗?”白迟迟站在车门边,嚷嚷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