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751.老公太凶猛749
    腾的一下,白迟迟从椅子上站起来,吓了身边的辛小紫一跳。

    她眼睛瞪的圆圆的,脸绷的死紧,不说一句话,直接往门口冲。

    “白迟,你干什么?”

    “找院长!”

    “你疯了?自己往枪口上撞?”辛小紫追跑到门口,拉住她胳膊。

    “我不撞,等着被开除?小紫,只有你知道我是怎么考进医学院的。也只有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考医学院,我不能为了莫名其妙的事情离开这里。”白迟迟一向傻乎乎的,好像什么都不计较。

    辛小紫从没见过如此伶牙俐齿的她,她能这么善辩,去找院长,也好。

    放开了她胳膊,送她鼓励的笑。

    “好,你去吧,好好跟院长说,别太激动了。”

    白迟迟放慢了脚步,她没有理由凭着一腔热血冲进去质问院长。

    那么做只会更糟糕,她必须得想清楚怎么说才能改变他坚决的态度。

    白迟迟总是努力地迎向阳光,不代表她不知道世界上有阴暗。

    没有确凿的证据,院长就这么执着地非要开除她,这背后有什么,她是猜得到的。

    敲开院长办公室的门,他端坐在真皮座椅上,眯着眼理了理额前几根稀疏的头发。

    “白迟迟同学,你来了?我正想叫你来谈谈,坐吧!”

    白迟迟在他面前坐下,并不急着说话,想看看院长到底怎么谈。

    毕竟是他们的院长,她希望是自己小人之心了。

    “我事先声明,我对你个人没有任何成见,相反我觉得你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只是你的事情现在已经尽人皆知,为了校风着想,恐怕我们学校不得不开除你。希望你......”

    断论,白迟迟心抽紧了一下。

    有些不能相信,她最向往的,到处纯白的医学院,会这么轻率地断送一个年轻有志向的学生的前程。

    事实摆在眼前,她不能不信。

    院长的脸上犹在堆着惋惜的“善意”的笑,做人真可以如此的虚伪。

    “院长,我想问问,我到底做了什么事非要被开除。”她打断了院长的长篇大论,他有些不悦,在整个学院没人敢轻易打断他的话。

    “你自己做了什么,你应该很清楚。”

    “我不清楚。”白迟迟扬起脸,态度不卑不亢。

    她倨傲的态度真有点儿让院长刮目相看了,她不像传言中那么任人摆布啊。

    “你被包養,论坛上帖子满天飞。还有,有人亲眼看到有豪车送你上学,你的家庭情况学校是了解的。”

    豪车?她心内冷笑,奥迪算豪车吗?

    “院长,只是我做家教的雇主顺路送我一程,以此来说我被包養,太武断了吧?您如果没有别的证据,就这样开除我,我不服!”

    不服也得服,他身为院长,还摆不平她一个小丫头。

    她嘴巴再厉害,也是个弱者,父母双盲,举目无亲。

    他敢收那么多钱,就没怕她不服!

    “白迟迟同学,道理我已经跟你讲清楚了,你实在不服,我也没办法。”院长脸上的表情不是无奈,而是嚣张,对他的不负责任,看不出丝毫的歉疚。

    “你回去吧!”他语气很强硬。

    白迟迟没动,淡淡笑了一下,轻声开口:“院长,我知道怎样解决您儿子的问题。”

    院长一愣,显然,这个话题引起了他高度的注意。

    几乎是出于本能地回问她:“怎么解决?”

    和白迟迟预料的一样,这该是他最苦恼的事了。

    “他只是缺少一个榜样,缺少一个正直善良有原则的父亲,所以他的世界观偏离了。种瓜得瓜种豆得豆,院长好像忘了最简单的道理。”

    白迟迟站起身,微微一笑,加重语气:“他痛恨您,把钱看的比亲情和道义更重要。”

    一句话轻而易举的撮中了陈院长最痛的地方,他雷霆大怒,使劲儿拍桌子。

    “你好大的胆子,你是说我不正直,说我贪污?这要讲证据的!”

    “院长,您心里是明白的,我也明白。您的所作所为,他都会知道。”

    陈院长的眉完全拧在一处,精明的小眼睛放射出不可思议的寒光。

    “你敢威胁我?”

    小丫头片子,他要是想弄死她,怕也是轻而易举。

    在他的逼视下,白迟迟收敛了锋芒,低眉顺眼,语气也不像刚刚那样咄咄逼人。

    “我不敢,我只是想好好读书,给我的父母还有和他们一样的人带来光明。我的父母常常教我做人的道理,我一直都听,因为他们自己做到了。院长,我相信您是我们学校每个学生的骄傲和榜样。”

    深深地给陈院长鞠了一躬,白迟迟默默地离开院长办公室。

    陈院长点燃一根烟,脑海中不断回想着白迟迟的话。

    他曾经也是个热血青年,也曾有理想有抱负。他也曾经是儿子的榜样,那时候的儿子是多么听话......

    良久良久,烟蒂烧到了手指。

    他起身按灭烟蒂,整理了一下衬衫,匆匆离开办公室。

    ......

    司徒清拿着薰衣草香粉,在文若的门口,与司徒远不期而遇。

    他的手中,拿着一模一样的香粉。

    两人均是一愣,都没有开口,又一同往门里跨。

    对两个身材魁梧的大男人来说,这扇门的确太小,容不下两人同时進入。

    尴尬地僵在门边,他们看向彼此同样黝黑的脸。

    沉默着,心内俱在波涛汹涌,且是同样的念头:房门如此,文若的心门何尝不是如此,怎能同时装的下两人?

    三个人的明天永远没有尽头。

    目光对峙,他们之间不需要语言,所有的对话都在静默中结束。

    司徒清拉起司徒远的右手,把轻飘飘的香粉盒重重地放在孪生弟弟的手中。

    “以后,全交给你了!”他轻声说,再次深深地看了一眼文若的房间,眼神暗淡,转身。

    “哥!”司徒远没进门,低沉地叫了这一声,是有声以来第一次这样称呼司徒清。

    他太明白司徒清,司徒清也太明白他。

    对他们来说,文若如同他们的生命,早刻入他们心灵的最深处。

    若非是他司徒远,是其他任何人,司徒清都不会让步,不会割舍。

    司徒清摆了摆手,没有回头。

    哥,你放心,我会把我们两个人的爱都给文若,让她成为世上最幸福的人。

    ......

    咖啡馆,陈院长把一个厚厚的档案袋推到蒋婷婷面前。

    “没有确实的理由,我不能开除她。”

    蒋婷婷冷冷一笑,没有确切的理由,陈院长帮她做的事还少吗?

    她的笑容让陈院长心里有点儿打鼓,毕竟拿人家的手软。

    “院长,您看看,这个算不算是确实的理由。”

    说着,按开了手机,轻放在他面前。

    陈院长只瞥了一眼,顿时满头是汗,不是热,而是冷。忍不住的低吼一声,按住了播放键。

    “够了!”

    没想到,年纪小小的蒋婷婷如此有心机,竟然把她几次让他帮忙贿赂他的事全偷拍下来了。

    “把所有的资料都给我,不能留底,我就去把她开除了。”

    “可以!”蒋婷婷露出胜利的笑容。

    白迟迟,你怎么斗得过我?

    嘴角还弯着,放在桌上的手机铃响了,是属于司徒清的专属铃声。

    司徒清从不主动找她,该不会是为了白迟迟的事吧?

    蒋婷婷笑容不自觉地收起,接起电话严阵以待。

    “婷婷,是不是你做的?”司徒清的语气很严厉,几乎是她没听过的严厉。

    即使隔着无线信号,他的气势依然让她有种要流汗的感觉。

    “清哥哥,什么事呀?”

    “以前你做什么,我都认为你只是调皮。这件事,如果你坚持到底,我会认为你是品行有问题。你好自为之!”

    “清哥哥......清哥哥......”

    再怎么对着电话叫都是徒劳,挂机了。

    清哥哥对待婷婷永远没有对待文若十分之一的耐心。

    都是该死的白迟迟,为了她清哥哥态度才这么恶劣。

    要开除她,一定要开除她,让她要多远滚多远!

    ......

    中午秦雪松给白迟迟打了个电话,说临时有朋友相约,不能来学校找她,白迟迟心里空落落的。

    出了这么大的事,她内心其实很渴望一种依靠。

    几次想要开口,把事情告诉秦雪松,终究咽了回去,不想让他担心。

    一直到下午五点半,白迟迟也没得到任何消息。

    各种传言不绝于耳,她默默听着。

    心里忐忑不安,不知道自己的话院长能不能听进去。

    万一还是坚持要开除她,她怎么能挽回。

    到了司徒枫家里,小樱小桃和司徒清正在吃晚餐。

    “白姐姐,你吃饭了吗?”小樱问。

    “吃过了!”对着她们微笑,她的肚子却在此时抗议起来。

    中午就没吃了,到现在也还是一点胃口都没有。

    “那我们快点吃,好早点上课。”小桃说。

    只有司徒清听到了她肚子微弱的叫声。

    白痴饿了为什么不想吃饭,难道婷婷还敢不听他的话?

    想起早上白迟迟脸上孩子似的笑,还有那句大咧咧的“清同学”,再看看她现在刻意伪装的笑脸,司徒清心口忽然有点儿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