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753.老公太凶猛751
    她在他身底下颤抖,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和他同样的激动。

    忘记了她是谁,也忘记了这是白天,还是在院子里。

    他的大手很本能地搓揉……

    司徒清顿时觉得口干舌燥,喉头干涩,焦灼地盯着她的小嘴,他下意识地往下压。

    刚擦到她唇边,白迟迟猛然惊醒了一般,“啊......”一边尖叫,一边剧烈地扭動。

    司徒清的理智终于回来了,豁然放开了她,犹在喘着粗气。

    懊恼地抓了下自己的短发,脸色涨红,张了张嘴,想对她解释,想道歉。

    长这么大就没倒过歉,话卡在喉咙中,硬是出不来,脸涨的更红了。

    白迟迟一骨碌,从引擎盖上爬起来,又羞又愤,扬起手就要扇他的脸。

    他大手一伸,一把固定住她扬在空中的手腕,脸上是不容她放肆的阴寒。

    就算他有错,也绝不允许她再打上他的脸。

    呼吸急促,他是,她也是,就这样僵持着,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白迟迟咬着唇,气的不知道要怎么表达。

    想骂他,想吼他,可是面前黝黑的男人,他是她的恩人啊。

    再说,他不是什么性侵犯,他只是有怪癖,不喜欢别人跟他道谢,他会生气。

    只是今天这气生的也太激烈了,要不是知道他是同性恋,她一定认为他想要亲她,还想要跟她......

    想起那种奇怪的感觉,她的心跳还不能平静。

    不敢往下想了,她的眼神先回避开,轻声说:“放开我吧,我是真心想谢你的,感谢你让我留在医学院继续读书,那对我太重要了。我知道你不喜欢听我说谢谢,可是不要那么生气好吗?”

    她的眼神明明就是气愤羞愧到了极点,转瞬,却是一副感激之情。

    假如她娇蛮,假如她哭,非要打他,他还能继续对她冷着脸。

    偏她就收起了所有的不满,话说的如此诚恳,他的心莫名的像打翻了五味瓶,什么滋味都有。

    松开她的手,他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只淡淡说了句:“知道说谢谢我会生气,以后就别说了,小樱小桃在楼上等着,快上去吧!”

    “哎......”答应一声,勉强挤出笑,白迟迟像刑满释放一般,脱离开他气息的氛围。

    她再迟钝,也明白自己刚才有片刻的失神。

    甚至心里的某个角落曾经叫嚣过,让他的唇再贴近她一些,让她知道那种滋味到底是怎样的。

    还有,她的身体贴着他时,就好像冰雪消融,瞬间充满喜乐。

    怪异,极其怪异,对秦雪松没有过的渴望,在同性恋身上产生了。

    上帝,你是一定要这么跟我开玩笑吗?

    要是这样,还不如让我性冷淡呢。

    司徒清靠在悍马前,点着了一根烟,慢慢的吸。

    适才的冲 动是他三十年来绝无仅有的,以后坚决要避免发生这种事。

    一手拿着烟,另一手掏出手机,给司徒远打了个电话。

    “你来部队?”司徒远在那头问。

    “嗯,把手头上的工作整理一下,今晚你在这里陪小樱小桃。”

    司徒远答应了一声,结束谈话。

    两个人当年都不愿意从部队转业,只是部队不自由,家里的生意需要人照顾,不能把两个人都留在部队。

    父亲司徒国栋没办法,采用抓阄的方式决定谁去谁留。

    结果,司徒清留部队,司徒远回家做生意。

    看着司徒远那么失落,司徒清私下里跟弟弟达成协议,两个人轮番在部队,轮番做生意。

    反正他们两个人从长相到声音,再到行事作风,几乎完全一样。

    多少年了,无论是生意场还是在部队,都没有人注意到他们常常调换。

    他们非常有默契,一方提出要换位置的时候,另一方绝对不会问原因,完全配合。

    没多久,小樱小桃和白迟迟下楼,司徒清赶忙按灭了烟,把烟蒂扔到垃圾桶中。

    打开后门,想要抱小樱小桃上去,她们兔子似的,自己灵巧地跳了上去。

    倒是白迟迟,小心谨慎的,把裙子撩起一点点,红着脸,爬上去。

    他没看她,等她们都坐好,他关上门,缓慢地驾车离开。

    两人的目光时而在倒后镜中相遇,脸上均有些尴尬,又迅速的避开。

    白迟迟转头看外面的风景,奇怪的是,今天的蓝天白云似乎也不能抓住她的注意力了。

    “白姐姐,你是怎么了?心不在焉的。”小樱坐在白迟迟左边,摇晃她胳膊,她才回了神。

    司徒清又扫了一眼倒后镜,看白迟迟的小脸有点儿红。

    忍不住的猜测,刚才的亲近,她除了羞愤,会不会也心动?

    白迟迟的手机这时响了,秦雪松来电。

    有点儿心虚地接起来,秦雪松的声音一如往常,总是带着几分兴奋。

    “迟迟,你猜我今天干什么了?我打了几圈麻将。手气真好,自摸,清一色,一把接一把的胡,一上午赢了七八百。”

    “不是答应了我以后不赌了吗?”她小声问,心内有种无力感。

    “这不算赌,只能算娱乐。等着,我今天下午去商场给你买条裙子。”

    “不要,你存点儿钱,把家里空调装了。你看你一到夏天就中暑,也不知道照顾自己。我白天有事,晚上我买好冰糖绿豆带回去,你在家等我。”

    司徒清握着方向盘的手不自觉地收紧,一口一个“家”字,难道他们同居了?

    他没有吃醋的理由,可心里为什么就是觉得不爽呢。

    瞥了一眼后视镜,见白迟迟收线了,他冷着脸,硬邦邦地警告了一声。

    “以后别在孩子们面前打这样的电话,她们还小。”

    “啊?”打什么电话了?白迟迟有点儿惊讶,她又没说什么少儿不宜的。

    不过恩人不愿意,她还是要注意。

    就算不是恩人她也要注意,他生起气来,太可怕了。

    “舅舅,你不是常说我们已经是大姑娘了吗?”小樱嘟着嘴,不满抗议。

    “就是!”小桃也不服气。

    狠狠瞪了一眼白迟迟,都是她弄的。

    “清同学,以后我注意,注意哈。”白迟迟很没骨气地开口,本着恩人就是上帝的原则堆起笑脸。

    “你们都是成熟懂事的大姑娘了,不过舅舅说的没错,是白姐姐没做好。做错事就是要接受批评,这样的人才能受欢迎。”

    她还趁机教育了一番,两个小丫头听到赞美,决定不再追究,又和白迟迟开始说笑。

    “呀,你们两个快看,荷花真漂亮啊,粉的彻底,粉的干脆。美,太美了!”南湖到了,远远的,一看到大片的荷花,白迟迟就吵嚷起来。

    激动的像个孩子,在司徒清看来,她更像个白痴,不过不像从前那样白痴的让他讨厌罢了。

    现在的女孩,非主流,大多数喜欢黑白色,她对于色彩痴迷的有些奇怪。

    停好车,司徒清跟在几个蹦蹦跳跳的人身后。

    “舅舅,有船,我们去湖心玩行吗?”小樱一提出,小桃和白迟迟举双手赞成。

    既然出来了,就由她们疯一疯吧,不过他还是板着脸:“你们两个给我注意安全!”

    “是,舅舅!”

    湖边拴着一条小木船,可能是为了采摘方便,也可能是方便游人。

    几个人登上小船,司徒清在一头划桨,小樱小桃坐在最安全的中间,白迟迟在另一头。

    一大片一大片的野生荷花很美,很壮观,也许因为天气有些热,并没有其他人赏荷。

    这么好的景色像是专门给这几个人准备的,白迟迟眼睛已经不够用了,四处扫视艳丽的荷花,满心的喜悦。

    船缓缓的行到池塘中间,穿越一片一片何田田的叶子,鲜艳的荷花在他们身边畅游。

    白迟迟忽然想起,母亲曾经说过,这世上最美的就是盛放的荷花。

    如果能摘一朵,送给妈妈,她一定会高兴死了的。

    正好,靠近手边就有一朵,她伸手去摘的时候,发现稍微远一点儿的那朵颜色更鲜艳。

    于是又把手伸长了些,上身也不由得往前倾过去。

    “小心!”司徒清低沉地叫了一句,已然来不及,她用力过猛,“扑通”一声掉进湖中。

    “救......”命字还没说出来,她已经灌了一口湖水。

    使劲儿挣扎两下,就往水中沉去。

    司徒清面色一沉,眉头微皱,没有时间思考,立即把船桨一扔,也顾不得水有多脏,纵身跳入湖中。

    他几下游到她身边,架住她胳膊把她拖到船边。

    “你们两个,往那头让让,我把她放上来。”两个小丫头正紧张地伸头往他们这边看,听到舅舅的命令忙往船边让,白迟迟被司徒清举起,放在船上。

    本来并没有淹多久,可能是她太紧张了,已经昏过去了。

    司徒清找到平衡点,上了船,飞快地把船往岸边划动,眼睛一直都没离开白迟迟昏迷的脸。

    如不是担心在湖中心救人,孩子们失足再掉下去,司徒清一秒钟都不会等。

    即使用足了全力,很快船就靠了岸,短短的一段水路在他看来好像用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到了岸边,小樱小桃懂事的自己跳下船。

    司徒清把白迟迟抱回岸边,放在地上,俯下身,捏住她鼻子给她做人工呼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