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756.老公太凶猛754
    所有的理智再次崩溃,他只知道,要紧紧地抱她,要把她揉进他身体里去。

    他全身是汗,呼吸急促,这很可能是心脏病发的症状啊。

    白迟迟从惊愕中回过神来,手臂自然而然地环住他的腰身,趁势轻拍他的后背。

    “放松,放松啊,我知道你现在会很痛苦,我能理解你的感受。你一定要放松,跟我一起深呼吸。来,吸气……”

    “嗯……”她话还没说完,他猛然一顶,她小腹被钢铁一样的東西撮的难受。

    她好歹也是医学院的学生,再迟钝也知道顶着她的是什么东西。

    大脑,瞬间短路了。

    他是同性恋,怎么会对她有起生理反应?

    难道他不是同性恋,一切都是她的误会吗?也是啊,他从来没有亲口说过他是同性恋。

    可他要不是的话,那他对她又亲又摸,现在还抱她,顶她,天呐,他是在侵犯她?

    不可以!内心狂呼着,血腾地一下涌上头顶,她使劲儿推他,颤抖着声音低吼:“司徒清,你到底有没有病。你放开我,放开我!你这样做不道德……”

    除了顶她,他很想搬过她的唇好好的亲吻一番。

    也想要撫弄她的胸,揉她美妙的臀瓣。

    然而她带着颤音的一番吼叫,还是唤回了他的理智,强逼着自己把排山倒海的欲

    念停下,他深吸一口气,终究还是松开了手臂。

    粗喘着气,两个字从牙缝里挤出:“出去!”

    总是这样莫名其妙地誘惑他,挑 逗他,再有一次,他一定把她给彻底的办了。

    就算是她反抗,就算说他强暴,他也绝不留情!

    “司徒清,你刚才到底是为什么要对我……要对我……那样?”她都把他当朋友,他怎么可以趁机侵犯她?

    白迟迟水样的眸子带着不解,带着委屈,把他盯着,质问他,羞愤难平。

    她开合着的小嘴,始终誘惑着他,隐忍着的时候他的呼吸很急促,脸也红的厉害。

    额上的汗一滴滴的往下落,他看起来是那么痛苦。

    他还是不舒服吗?她不能确定地再次扫视了一下他的全身,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

    那条内酷太小了,边缘几乎卡到他肉里去了,难怪他那么痛苦,她就说他不是那种会找理由占女人便宜的人啊。

    他适才顶她,一定只是提醒她,说他那里比较难过,又不好意思开口说。

    嗨,一个大男人的,害羞成这样。

    “哎呀,你这个傻瓜,你那儿卡住了,直接跟我说嘛。都说了我是医生,你跟我就别不好意思了。害的我以为你是故意要侵犯我,看这误会闹的……”

    她说着,蹲下来仔仔细细看他卡住的情况,不会是要帮他解放那里吧?

    天,她要是帮忙,那还不得越卡越紧?这还是小事,就怕她再似有若无地摸上去,他不把她压墙上,狠狠强暴她五百遍才怪。

    “我去拿剪刀!”白迟迟研究了半天,下了结论,徒手解放他,有些难度。

    再说,她嘴上说她是医生不要紧,其实心都紧张的快跳出来了。

    盯着那儿看了几眼,脸已经红的像煮熟了的虾子似的,慌乱起身,扭开门出去了。

    “不……”司徒清想拦着,她已经跑开了。

    想到她会对着他那里挥舞剪刀,他不由得全身发冷。

    那么不靠谱的人,万一手一抖,他下半辈子的幸福就彻底毁了。

    白迟迟把剪刀拿来时,司徒清已经神色自如地穿着他的衬衫和沙滩裤出来了。

    卫生间的门开着,垃圾桶里有他刚脱下来的衣裤,还有被扯碎的短裤。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忘记了内酷是有尺码的。你里面没穿,会不会很难受?要不我去给你买一条新的。”

    跟在司徒清身后,白迟迟又是道歉,又是想弥补,早忘记了他在卫生间里对她做过的事。

    她还能问更弱智的问题吗?

    他没穿内酷已经尴尬的想死了,她就不能装不知道吗?非要像个大妈似的跟他身后喋喋不休,想让他尴尬死是不是?

    小樱小桃听到两个人的声音,从电视机前跑过来,上下打量自己舅舅。

    “噗,舅舅,你是混搭吗?”小樱很不给面子地指着他上身的衬衫和下身的沙滩裤,笑的直颤悠。

    “呀,舅舅,你什么时候像我们白姐姐一样有品味了。你看这沙滩裤,真鲜亮啊。”小桃扯着舅舅的短裤,也乐的前仰后合。

    白迟迟也扫了一眼司徒清,还别说,衬衫搭短裤,确实有点滑稽,忍不住的也跟着笑起来。

    他狠狠瞪了她一眼,心说,你倒还敢笑,都是你搞的。

    “那个,清同学,其实我想给你买一条长裤的,可你也知道,长裤太贵了。这条沙滩裤,才九块九……”

    司徒清完全不理她,黑着一张脸,一手抓住一个小丫头往门口拉。看着凶,手上却没敢用力。

    “走!回家!”

    “白姐姐再见。”小樱小桃见舅舅有点像真生气了,悄悄对白迟迟吐吐舌头,挥挥手,跟着舅舅出门。

    “喂,清同学,你怎么又不理人了?那么好的衣服,扔了可惜了,我洗好了给你带过去……”白迟迟追出来,司徒清停了步,回头不悦地看她。

    “不要了!洗了也不准拿给我,你觉得好就自己穿!”

    “哦!那,再见!”她努力对他笑了笑,他完全不理会她的笑容,她现在有些习惯了。

    待到三人都走了,白迟迟把卫生间里的垃圾桶清空,扔的时候还觉得怪可惜的。

    司徒清和小樱小桃到家时,听到手机的铃声在玄关处不停的响。

    “遭了,白姐姐把手机落在我们家了。”

    “是啊,连包也放在这里。舅舅,你可不可以帮她送过去?”

    “她明天不就来了吗?”她马马虎虎的就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凭什么让他送?

    “可是她的本子也在这里,每次讲课她都要提前备课的。舅舅,你不是教导我们说,做人要热心……”

    “好了!把她的东西都拿给我!”两个丫头越来越啰嗦,都是她教的。

    小樱忙把手机、包、本子全部交到她手上,他瞄了一眼手机屏幕,来电显示:“邢副院长”。

    老邢对学生是不是有点过度关心了?

    是对每个学生,还是单独那个白痴好?他可是个老单身汉,不会对她……

    不可能吧,她那种胸大无脑,土里土气的女人,谁能看得上。

    扫了一眼自己身上碍眼的沙滩裤,他折回房间换了衣裤才出门。

    飞车到了白迟迟家,敲了很久的门都没人开。

    正要离开,对面的门开了,一个大妈站在门口上下打量了一下他,确定他不像坏人,才询问道:“小伙子,你找白迟啊?她要是没在家,就在路口的地下通道里。”

    “请问,哪个地下通道?”

    “正好我要出去,我指给你看。”

    “多谢了!”

    跟在大妈身后,司徒清总忍不住琢磨,她能在地下通道里做什么呢?

    向大妈道谢后,下了地下通道,昏暗的灯光下,白迟迟的裙子很亮眼,一下被他的目光捕捉到。

    她蹲在一对盲人身边,神采飞舞地说话,边说边认真地盯着盲人的脸在看。

    他有些奇怪,再往她的方向走了几步,能听到她在说什么了。

    “爸,妈,我今天穿了一件桔色的长裙,很靓很靓,人家都说很漂亮……”

    原来,她的父母是盲人。原来,她总是穿的这么土,是为了他们。

    难怪她说,你不懂,色彩是这世上最美好的东西。

    司徒清停了步,有种酸涩的情绪在心中升起。

    这是怎样一个女孩?他总说她蠢,说她白痴,她却总是无所谓地笑笑,还大咧咧地拉住他胳膊跟他叫:清同学。

    她的家庭是这样的,从小到大一定吃了无数的苦,遭遇无数的白眼,为什么她还能笑的那么明媚?

    为了让父母高兴,她可以穿那么土,哪怕别人总嘲笑她,质疑她,她也不在乎,这是多难能可贵的品质。

    此刻,站在潮湿的地下通道,他对那个白痴瞬间生出了几分敬佩,她身上的裙子看起来再不碍眼,相反,却好像有一道圣洁的光芒照亮了他的眼睛。

    没有上前,静静的听她还在说什么。

    “我跟你们说,我今天跟小樱小桃还有他们的舅舅去南湖看荷花了。”

    “真的?”盲人夫妇问道,脸上是神往的神采。

    “真的!那里荷花可漂亮了,油绿绿的叶子,粉色的荷花到处都是。可惜,我不敢去摘,怕掉水里去。妈妈最喜欢荷花了,要是我能摘一朵回来该多好,我太没用了。”白迟迟说完这句,神色有些黯然。

    司徒清的眼圈不自觉的有些濕润,心中更酸涩了几分,轻声叫了一句:“白迟迟!”

    资本家的声音?

    一抬头,真看到司徒清在她面前不远处站着。

    意外见到他,她竟觉得有些不自然,还有些欢喜,一定因为他是她的恩人吧。

    “清同学,你来了?快过来,我给你介绍。”站起身跑过来,接过他手中的东西,拉着司徒清的胳膊,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