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758.老公太凶猛756
    晚上他毫不犹豫地跟司徒远替换了身份,一个留在部队,一个回了司徒枫家里。

    白迟迟煮好绿豆汤以后,给秦雪松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准备了饭菜让他回家吃饭。

    一直等到晚上七点,才听到他的脚步声,她已经饿的肚子咕咕叫了。

    迎到门口帮他打开门,见秦雪松脸上赤红,全身都是酒气。

    “怎么喝酒了?不是说好了回家吃饭吗?我还做了你最喜欢吃的粉蒸肉呢。”

    “这不是回来吃了吗?亲爱的,看这是什么?”说着,他摇摇晃晃中,从背后拿出一朵蓝色玫瑰花。

    “迟迟,我对你的爱一心一意,一生一世。”他醉眼朦胧地痴看着她。

    喝酒,他是故意的,就是想趁着酒劲儿把她占了。

    太想了,想了多少年了,他不能再忍下去了!

    “看你,喝什么酒啊,快进来,我给你热一杯牛奶解解酒。”白迟迟没接他手中的花,她更关注的显然是他的身体。

    “我没醉,你不喜欢这朵玫瑰吗?你看这颜色多鲜艳。”他脸上堆着笑,把花再次举到她面前,这一次赶忙接了过来。

    “喜欢,当然喜欢了,快点进来躺一会儿。”拿着花,扶着他胳膊,把他拉进门。

    全新的家让秦雪松眼前一亮,桌上的饭菜散发出香气,一切都是那样温馨的模样。

    这不是第一次了,只要她来,他的家就有了家的样子,她从来都把自己当成女主人。

    一旦结婚,她绝对是个标准的贤妻良母。

    用他爸妈的话说,这么好的女人,要坚决把她拿下,煮熟的鸭子才飞不了。

    “你吃饭了吗?”秦雪松问她,瞟了一眼桌上的饭菜,像是没动过。

    “还没有,等你呢。”

    “小傻瓜!饿了就自己吃啊!”亲昵地称呼她一声,顺便在她嫩嫩的脸颊上轻吻了一下。

    “别管我,你快躺一会儿,我给你热杯牛奶去。你早点好,我才能回学校。”

    “好,我的头还真疼。”秦雪松躺下来,等着她的牛奶。

    一杯热牛奶喝下去,他又劝她吃饭,说他要睡一会儿。

    白迟迟不放心他,盛了一碗饭,随便夹了些菜,坐在他床旁边守着他吃。

    秦雪松闭着眼,呼吸渐渐均匀,她猜他是睡着了。

    一边吃一边端详着他的睡颜,嘴角附近还有淡淡的淤青,肯定是上次被那帮家伙打的,此时回想那一幕不禁还有些心疼他。

    吃过饭,白迟迟把碗洗好,还能吃的剩菜放进冰箱,又坐在他床边守了一会儿。

    掏出手机看时间的时候才发现邢键给她打了电话,忙回拨过去。

    “邢院长?找我有事?抱歉,刚看到。”

    “没什么,不是说要请我吃酸辣粉吗?我刚好今晚有空。”下午邢键打了两个电话给她,她没接,他有些忐忑。

    总觉得自己对她的关心,不全是出于一种师生的关怀,好像隐隐约约的有点男女之情。

    因为不光明正大,她不接电话,就让他心里生出了各种猜测。她是不是讨厌他,觉得他很猥琐之类的。

    这样的心思折磨他几个小时了,这会儿听到她语气如常,他才如释重负。

    “那您现在吃了吗?”

    “还没,刚有事在忙。”

    看了一眼秦雪松,睡的很安稳,估计没什么事,她才热情地说道:“我现在来请您吧。”

    “好!”

    “呕……迟迟,我……呕……快帮我拿垃圾桶来。”本来“睡着”的秦雪松忽然爬到床边,对着地毯干呕起来。

    电话还没断,邢键在那边听的清清楚楚。

    “对不起,邢院长,您稍等。”白迟迟把手机往床上一放,飞奔去客厅把垃圾桶拿来放在他头下方,一手轻拍他的背。

    “好些吗?雪松,你好些吗?”

    “呕……”秦雪松对着垃圾桶不断的干呕,看起来极其痛苦,把白迟迟急的反复拍他的背。

    假装吐了一会儿后,他才喘着气,痛苦地躺回去。

    “迟迟,我还是难受的厉害,你要是有事,就先走,不用管我。”他太了解白迟的善良了,像这种情况,她坚决不会走的。

    “那怎么行?”她的反应果然和他预料的一样。

    拿起电话,先给邢键道歉:“对不起,我这边……”

    “我听见了,没关系,可以改天嘛,你忙你的。”邢键的声音依然温和,一点生气的意思都没有。

    挂了电话,他才表现出失落。

    坐在办公桌前,轻轻敲着桌面,想着电话那端的男人是她的男友吧,看来,两人的关系真不是一般的亲密。

    白迟迟又跑前跑后的照顾秦雪松,每次看他要睡了,她想走的时候,就发现他的情况不好,她不放心。

    “去学校吧,晚了学校就关门了。”秦雪松干呕完又劝她,她只有微笑着安慰他。

    “不去了,我今晚就在这里照顾你。”

    她也不是没跟他在一起过夜过,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任何事,她对他是信任的。

    “你不怕我趁机把你吃了?没听说过酒后乱姓吗?”秦雪松嬉笑着问她。

    “你不会的。”她坚定的语气,单纯的深情让他真有些不忍下手了。

    “你躺床上来,跟我聊聊天吧,最近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太少了。”

    “嗯!”白迟迟脱了鞋,爬上了床,在他身边躺下来。

    两个人并排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迟迟,你爱我吗?”

    “傻瓜,当然了。”

    “为什么我感觉不到呢?”

    “因为太自然了呀,我爱你,就像爱我爸爸妈妈一样,永远都不会变的。”

    “真的?”他有些激动地撑起身子,盯着她唐瓷娃娃一般的小脸,不确定地问。

    “还用问吗?我对你还不好?”

    “好,非常好。”他轻轻亲吻了一下她的脸颊,熟悉的气息让她感觉到心安。

    他说的没错,他们已经太久没有这样好好的交流过了。

    有时候,她觉得他们早就超越了男女之情,像老夫老妻似的,即使再久没接触,也绝不会陌生。

    今晚秦雪松的问话还是让她意识到,也许他觉得不安了,需要对这份感情的肯定。

    她爱他,所以她会尽最大努力让他感觉到幸福和温暖。

    “你会和我结婚吗?”他俯视着她,表情严肃而认真。

    “当然了,不是早就说好了吗?”

    “我只想听一个字:会。”

    “会!”她收起了笑脸,也很认真地回应他。

    “一定不会变吗?”他喝多了,才会这样吧,她要有耐心。

    “当然了,傻瓜,除非你不要我。”

    “我要你!我当然要你了,迟迟,我爱你!”秦雪松亲吻上她的额头,一点点的下滑到她的鼻梁。

    他听说,要搞定一个女人,必须得先从不太敏感的地方开始。

    “我也爱你,雪松。”

    她的声音如此的甜美,她的气息也是如此美好,秦雪松已经确认了她的爱,无需再等待了。

    唇紧紧地压上她的唇瓣,啄吻。

    她心里有点儿抗拒,伸出小手推他,被他单手抓住,抵在她唇上问她:“我们是男女朋友,难道亲个嘴也不行吗?”

    他伤心了,她也跟着难过,紧绷的身体尽量放松,对他微笑。

    “行,怎么不行呢?”

    他的唇再次压下,吸允她的唇瓣,大手先是在亲吻时撫摸她的脸,接着一点点的下移。

    太明显了,他的意图已经太明显了。

    “雪松雪松,你放开我!”

    “乖,放松!”他诱哄着,加大了力度。

    “不行!真不行!”白迟迟有些激动,扭摆着身子,不肯让他再碰触到。

    “你是我的女人,为什么不行?一定得行!今晚,我让你真真正正成为我的女人!”

    她的反抗激怒了他,做了这么多铺垫,如此的柔情费力,她还是要反抗,那还不如来最直接的……

    就算他用强,以她心软的性格,也绝对不会告他。

    秦雪松想到此,用力按住她反抗的双手,整个人密密实实的把她压在身底下。

    “不要!不要!雪松你疯了?快点放开我!”她拼命的摇头,试图把两只手从他两只手底下抽出来。

    “对,我就是疯了,我就是疯了。”

    “不要!求你了,别这样,我害怕。”

    他再不理她的话,只知道眼前的她他渴望已久,他再等不了,他必须立即拥有她。

    她不停地扭摆,妄图阻止他的侵犯,头发都被她摇散了,他也没有停下来。

    “求你,别这样,雪松,不要这样,算我求你了。”她喉咙已经叫的沙哑了,体力也渐渐不支,而他好像还有使不完的力气。

    她撒乱的头发,她哀求的表情彻底的激发了他心底最邪恶的一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