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761.老公太凶猛759
    “清舅舅什么时候回来,那得看远舅舅什么时候走啦。”小樱答道,被司徒远瞥了一眼,立即闭嘴不说了。

    “什么意思?”她不解地问。

    “没……没什么……”小樱小桃连连摆手。

    “白老师,这不是你该关心的问题。你要想的就是怎么把她们教好了,明白吗?”司徒远冷着脸,训斥了她一番。

    “明白啊,当然明白,我一直在努力呢。那个,我想跟你单独谈谈,行吗?”有个问题憋在她心里太久太久了,她必须得问个清楚。

    “走吧!”他擦了擦嘴,站起身,白迟迟跟在身后上了二楼,他和司徒清住的是同一个房间。

    “什么事?”司徒远一副没有耐心多说的样子,脑子里还想着她那句认定司徒清了。

    这女孩儿,真奔放,可惜,司徒家的男人,不是她说认定就能让她得到的。

    白迟迟根本不在意他的黑脸,在她看来,他和司徒清一样,肯定都是外表冷漠,内心火熱的好男人。

    竖着耳朵听听外面的动静,确定小樱小桃没跟上来,白迟迟才压低声音,小声问司徒远:“远同学……”

    “不要这么叫我!”

    “哦!”不叫就不叫,情绪波动太大了,比司徒清那厮还夸张。

    “那个谁,那我怎么叫你?”

    “随便。”皱了皱眉,上次司徒清就是说了声随便,然后默认她这么叫。

    她清了清嗓子,露出一抹胜利的笑容,哈着脸,说道:“那还不是远同学吗?嘿嘿。”

    失去耐心了,他皱皱眉,冷冷问道:“有事快说,有……”

    “远同学,我就是想问问你,清同学他,他是同性恋吗?”怕别人听去,靠近他耳边小声说,被他厌恶地躲开。

    “什么?”他被那三个字给镇住了,同性恋,他怎么可能是同性恋呢。

    难道是司徒清拒绝她的说辞?

    沉默了很久,司徒远还是重重地点了点头。

    “这么说,是真的了?”经他证实了,白迟迟心里忽然有些失落,好像什么莫名的东西碎了一地,是遗憾吧。

    那么好个人,真的就是这么想不开。

    “你知道就行了,没什么事出去吧。”

    “好,我明白,我不会跟别人说的,要拉钩吗?”她一副了然的神情,这么幼稚的话竟能说的如此的顺理成章,天雷滚滚。

    司徒远始终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她,他就想闹明白,她到底是在装傻,还是真傻。

    要是她真觉得司徒清是同性恋,她跟他在卫生间亲密又是怎么回事,她脖子上的吻痕又是怎么回事。

    多半,这女人的目的和用心不单纯。

    “出去吧,没事别进我房间,以后只要做好家教就行,少打听我们家的私事。”司徒远冷声嘱咐完,不耐地挥挥手,让她走。

    好吧,司徒远和司徒清还是有区别的,这家伙更难撼动,一天到晚的这么紧绷着,不累么。

    ……

    一连一个多星期,白迟迟进入了最繁忙的期末考试。

    再忙,还是经常会想起秦雪松,他再没和她联系,也许是真的放弃了。

    每当想起将近十年的感情说没就没了,白迟迟就失落的仿佛自己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人了。

    原来,这就是失恋,空落落的。习惯性的想给他打电话,习惯性的想去看他,又总跟自己说,不能给他想要的,就该放手。

    真去找他了,两个人也还是僵持的,她不能把自己给他,他也还是会坚持要。

    太了解他的性格了,他要做的事,哪怕是要赌上命,他都不会停步,不撞南墙不回头的。

    除了为秦雪松牵肠挂肚外,偶尔看着和司徒远一样黝黑的脸,她会猜想着司徒清的归期。

    终于确知他是同性恋了,想来从他知道自己是同性恋开始,就遇到各种各样的烦恼和歧视吧。

    她是多想好好抱抱他,安抚他,让他知道这世界是温暖的,让他脸上能多些笑容。

    除了和孩子说话,她似乎都没看到他笑过。

    他就是这么想不开,让她不放心。

    看她,就算是失恋了,看到美好的色彩,她还是会心情好起来的。

    她心情糟糕的时间会很短,因为会关注美好的地方。

    等清同学回来了,她必须要把这些小方法教给他。

    可是清同学,他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她哪里知道,清同学的日子并不好过。

    人去了部队,心思却奇怪的停留在一个白痴身上。

    想着她那天晚上会跟秦雪松床上大战,他怎么想怎么不是滋味。

    还不光这个,她会不会像对待他那样对待司徒远。会不会拉他胳膊,似有若无地擦上他。

    想这些问题的时间甚至超过了想文若的时间,每次意识到自己在想那个胸大无脑的女人,就把思想拉回来想文若。

    结果总是没停留几秒钟,注意力又到白痴身上去了。

    该死的女人,也不知道是给他下了什么蛊。

    有时候想她想的久了,那些亲密接触的画面就在他面前闪啊闪。

    她总是充满阳光的小脸,她明媚的笑容,她那该死的大胸脯,她白的像馒头一样的臀……偶尔想的烦躁的睡不着觉。

    这天晚上,夜深人静,司徒清又反复跟自己的思想作斗争。

    睡着以后,还不能停歇。

    白迟迟穿着一件透视装一边笑一边磨蹭他,他冷着脸把她推开。那丫头死不要脸的把透视装脱了,硬往他身上蹭。

    好,这可是她自找的,别怪他不是人了。

    疯狂压下,整整揉躏摧殘X了一晚上。

    醒来时,各种潮湿……

    这个司徒远也可气,每次跟他换班他都屁颠屁颠地往部队赶,这次怎么他不提,他也不急着赶来了,在搞什么?

    跟白痴搞一起去了?

    司徒远还是整天板着脸,对白迟迟的存在持漠视的态度。

    她呢,本着恩人的胞弟就是恩人的原则,照样堆着笑,在他和两个小丫头之间打转。

    一晃,期末考试结束了,白迟迟总算可以松一口气了。

    秦雪松还是没有消息,她忍不住悄悄去他家外面看了看,也没看到他人,愁肠百结啊。

    暑假开始,明显轻松了,除了准备两个小丫头的补课内容,其他时间都是发呆。

    这天,看见司徒远坐在明朗的晨光里,眼神略带忧郁,眉头不自觉地锁着。

    她几天来一直在琢磨,这厮会不会跟司徒清一样,也是同性恋。

    所以,他也会跟他有一样的痛苦。

    这样想着,圣母玛利亚的表情就挂在脸上,看的他毛骨悚然。

    “你看什么?”不悦地甩了她一句。

    原来,他知道她在看啊。

    小心翼翼地笑着,一步步朝他靠近,在他旁边的藤椅上坐下。

    “其实,我是在研究一个问题。你是不是也是同性恋……”

    他的表情像吃了死老鼠一样痛苦,那是她猜对了?

    “没关系,你可以把我当朋友,清同学都把我当朋友。你觉得痛苦的时候就跟我诉说,我能帮到你的。”小手搭上他肩膀,安慰性的来回撫摸。

    司徒远不耐地扯走她乱吃豆腐的手,黑着一张本来就黑的脸,斩钉截铁地告诉她:“我,喜欢的是女人。”

    “真的?嘿嘿,难怪觉得你比清同学帅呢。”她松了一大口气,拯救恩人已经是重任了,她是真的不想同时救两个。

    切,他本来就比他帅,还用得着她说?

    黑脸上的表情稍稍缓和,资本家的语气还在。

    “把心思多用在提高她们的成绩上,不要整天研究些莫名其妙的事。”

    “啊,哈哈,你不懂,我这些不是莫名其妙的,是事关你们司徒家传宗接代的大事。”

    完了,他又吃死老鼠了。

    经过几天的观察,他几乎能确定了,这女人不是装的二,她是真的很二很二。

    为了不让自己最亲爱的兄弟被她玷污,他决定让她永远认为他是同性恋。

    清了清嗓子,他郑重其事地开口:“我们司徒家传宗接代的事,交给我一个人就行了,清是同性恋,不管女人怎么想着誘惑他,他都不会有兴趣的。”

    “就是,我就说吗?上次我把裙子都脱了,他愣是没反应。还有那天他洗澡,我也进去了,我们抱了很久,我还以为他是对我有感觉了。你猜怎么着?唉!完全不来电啊。”

    眉头抽了抽,不……不可能吧?清难道真有障碍?

    她还在唾骂横飞地叙述着她“誘惑”司徒清的经历,司徒远就奇了怪了。她怎么能把色誘男人的事情说的这么顺理成章的,他真是败了,受不了了。

    “没事,你回家去吧,晚上再来给她们上课。”他冷着脸,赶她。

    “不是说好了,我暑假要在这里24小时伴读吗?”

    “不用!快回去吧。”他可不想脑袋被这么神经的人给弄坏了。

    “啊,太感谢了!”她是想要回家看父母,陪他们吃饭,还有,顺路再去瞅瞅秦雪松。

    白迟迟回家打扫了一天的卫生,父母什么都看不见,做起家务来很吃力,所以她在家都会大扫除。

    卫生间里的荷花要败了,她还没来得及郑重表示一下感谢。

    清同学啊,你是打算一辈子都不见我的面了吗?有点莫名的小惆怅,还不自觉地叹息了一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