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762.老公太凶猛760
    悄悄的去了秦雪松家,对门的人说已经好些天没见到他回家了。不知道他过的好不好,也不告诉她一声,让她怎么放心呢。

    黄昏时分,陪父母吃了饭,又去了司徒枫家。

    “你们远舅舅呢?”是白痴的声音,卫生间里刚关掉水的司徒清一扑捉到清脆的话语声,差点第一时间从里面飞奔出来。

    那股急切的劲头,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不过,想到白痴找的不是他,他心里酸溜溜的,特意挨了一会儿时间,才慢腾腾的推门出来。

    “在洗澡呢。”小樱说,两个小丫头表情怪怪的。

    “发生什么事了吗?”她好奇地问。

    “没呀,没,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那你们……”话说到一半的白迟迟一眼瞥见从卫生间里走出来,上身赤果着,刚硬的肌肉上有星星点点的水渍,下半身随意的穿了一条灰色休闲长裤的黑脸男人。

    真是刚硬帅气的人神共愤,她居然花痴的忘了后面要说什么了。

    就那样痴痴地望着他,心里想着,司徒远到底是比司徒清帅,可能是因为他雄性激素分泌正常的缘故。

    “哇,远同学,你真是帅啊。”她夸张地赞叹着,小脸儿因为发现这么极 品的身材红的发亮,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他身边,还在上下打量。

    啧啧,肌肉鼓鼓的,像雕像一般完美。

    小樱小桃一直没吭声,尽量憋着脸上的笑,淡定地观察着接下来上演的戏码。

    看舅舅明明是一脸兴奋的出来,现在一副要杀人的神情,那个啥,这是传说中的吃醋吗?

    还敢说,哇,远同学你好帅,她们真要忍不住说一句,哇,白老师,你死定了。

    他是为什么要火急火燎的赶回来的,绝对不是要见这个没长眼的白痴吧?看来他不在这段时间,白痴和司徒远还真搞一块儿去了。

    司徒远这样,怎么对得起文若。再说白痴,她怎么这么放 荡,看谁谁好,跟谁都能勾

    搭上,真够混账的。

    现在居然还要称赞他帅,她是想死吧。

    压抑着心中快要升腾到天花板的怒火,他硬是挤出一抹很温和的笑。

    “白老师,你觉得我比司徒清帅吗?”

    她要是敢说比他帅,看他不把她给灭了。

    小樱小桃直翻白眼,真受不了舅舅,太腹黑了。

    最令人同情的白老师,还傻乎乎的上他的当,对着他笑的一脸赤诚,花枝乱颤的。

    “帅,你当然比他帅了,帅多了。”

    该死的,她还真敢说啊,司徒清拳头无声攥紧,牙暗暗咬住。

    可怜白迟迟反应慢,并没有注意到他的神色变化,还极其花痴地看他一身的肌肉。

    司徒清强挤出一丝更违心的笑,亲切地问她:“那你说,我比他帅在哪里,我怎么就觉得差不多呢?”

    她再敢说,他可真要把她灭了。

    “哎呀,你们两个人不能比啦。他是同……总之,他举手投足之间,怎么样都会有些那种,就是那种娘娘腔。你就没有,你看你,浑身上下都是男人味。”

    “你……”他司徒清娘娘腔?她眼睛和脑子都有问题!太侮辱人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看来,他不让她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男人,他都对不起他爹娘给他的纯爷们儿的身体。

    “你们两个,回房间去,我跟你们白老师有事情商量。”

    “啊?舅舅!”小樱小桃不想白姐姐死的太惨,还是很有同情心地想帮帮她的。

    奈何舅舅这次受的打击太大了,冷着脸,不悦地强调了一句:“快去,听话!”完了,她们爱莫能助了。

    那个什么玛利亚还是阿弥陀佛的,白姐姐,你自求多福吧。

    当事人浑然不知道自己正处于风口浪尖之上,犹在花痴地欣赏着上天对“司徒远”的恩赐。

    “走,到我房间去一下,我有事跟你说。”司徒清更温和地笑了笑,对于即将到手的老鼠,猫都是有几分虚伪的仁慈嘛。

    “也好也好,你先穿上我再跟你谈事。你看你这帅的,正常女人都会……嘿嘿,你懂的。”

    不是她发花痴啊,她纯属是欣赏,就像欣赏荷花,欣赏蓝天什么的。

    司徒清哼了一声,在前面走。

    她这回有机会欣赏他后背了,虽然有些小羞涩,还是忍不住盯着他性 感的阳刚后背看了又看瞧了又瞧。

    真是没有一丝赘肉,肩膀宽厚,腰部紧窄,看哪儿都觉得他特有力量。

    屁颠屁颠地跟着他上楼,她一边刺裸裸地崇拜着,一边也在琢磨着。

    这么好的身材不能糟蹋了,不能让他走他哥哥的老路,得想办法早点用美 色留住他。

    “远同学,你慢点走,我想问一下,你有女朋友吗?”她试探性地问,觉得今天远同学真不赖,还对她笑了两次,难得跟他搭上话,她要趁热打铁。

    辛小紫最喜欢的就是军官了,要是让她看到他这样的,那还不得直接扑倒。

    能把他们给撮合了,可是大功一件啊,她得意地想着。

    此时已走到房门口,司徒清背对着她,听到她的问话,身体明显的顿了一下。

    她不是有男朋友吗?为什么要对着司徒远流口水?还想当他女朋友了?该死的,真是想气死他!

    大步跨进门内,没接她的话,他真怕太怒了,会忍不住在走廊上收拾她。

    “远同学,回答我啊,你到底有没有女朋友。”白迟迟跟进门内,不怕死的又问了一句。

    他强压住立刻掐住她脖子的冲动,把门轻轻带上,才转过身面对她,黑着脸咬牙切齿地开口:“有没有,你想干什么?”边说着,整个人已经向她逼近,他的气势彻底吓着了她。

    明明刚刚还好好的,怎么这么说一句话,他就变脸了?

    “我……我是想……如果你没有女朋友,我……我能不能……”能不能介绍个给你,后面的话,被他猛然的靠近吓的憋了回去。

    只一秒钟,她就被他紧紧压靠在门上,虚掩着的门被她这一靠,发出啪的一声响,彻底关严了。

    “喜欢我?”他轻 挑而邪魅地看着她,死盯住她因为害怕而微微颤抖着的嘴唇。

    回来后就没想过要欺负她,只想着和平共处。

    是她惹他的,是她不守妇道,勾三搭四,他不能允许她成为司徒远和文若的绊脚石。

    两人的脸几乎要贴在一起了,他浓烈的男人气息冲击着她的感官,让她没由来的就是一阵眩晕。

    他刺裸着的上半身压的她紧紧的,把圆的几乎都要压成了扁的。

    她的棉布裙子本身也单薄,和他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全然像是没有穿衣服一般,被他烫的难受,喉头有些发干。

    白迟迟的脸腾的一红,呼吸不有自主的困难,心跳的就要窒息,脑袋完全丧失了思考的能力。

    “我……哎呀,远同学,你……你能不能别这样压着我……虽然你……总之,先别压着我……”她一急,就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不喜欢吗?不是觉得我特别男人,对我特别渴望吗?”他伸出两根手指,捏着她的下巴,微微用力,迫她仰视着他。

    从未挑 逗过任何一个女人,这会儿连他自己也没意识到是在挑 逗人家。

    他不自觉的邪 魅眼神瞬间电到了她,让她仿佛沉进了一个巨大的黑洞,不自觉地回视着他的眼。

    瞧她的眼神,什么时候她这么看过他司徒清,真该死!

    她下意识地做了个吞咽的动作,性 感的让他血液逆流了。

    盯着她的小嘴,他真想要狠狠地亲下去。

    他的脸越靠越近,仿佛在审视着她,而她也自然而然的把目光锁住他的唇。

    完了,她中邪了,她有一种想要接吻的冲动。

    就像司徒清把她压在车引擎盖上那次一样,她渴望他嘴唇能使劲儿压下来,狠狠地吻她。

    罪恶啊罪恶,两兄弟都不放过吗?

    白痴的白迟迟啊,你这思想太不健康了。

    “你,远同学,你快点别这样。这个,男女授受不亲的,这样不好。”什么乱七八糟的,她表达清楚了没呀?

    “嘘,再告诉我一遍,司徒远比司徒清帅,我喜欢听。”他沙哑着声音,在她的耳畔轻声的誘惑,她的芳心,在乱颤颤的,真要命。

    “说,司徒远比司徒清帅,我喜欢听。”他再次誘惑道,耳边热烘烘的,又麻麻痒痒,她怎么感觉自己要融化了。

    “快,放开我吧,你本来就比清同学帅。快放开我,我要窒息了。”她的声音在发颤,这个花痴的女人,她怎么对司徒远那么有感觉,他要发疯了。

    “你说,我比他有男人味?”嫉妒让他完全不想放开,即使她在推他,他也如钢铁般岿然不动,依然在问她。

    明明听到她的答案,他更生气,可他就是想要穷根究底。

    哎呀,这人真是的,两兄弟之间,有必要这么小气吗?

    还非得她使劲儿表扬他,他才放开啊?

    她小脸偏了一些,好像也恢复了正常思考的能力。

    为了早点脱离他曖昧的气场,她卯足了劲儿的夸他。

    “对,你是比他有男人味。你是那种,女人一看就想投怀送抱的。清同学呢?虽然和你长的差不多,就是总会让人不自觉地怀疑他的男性……男性……”他的眼神变的好奇怪,害的她后面的话又不知道怎么说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