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763.老公太凶猛761
    “说啊,怎么不说了?”他咬牙切齿地问,脸已经气绿了。

    “总之一句话,司徒清样样不如你……”

    “我就是司徒清。”他的脸再次迫近她的小脸,跟她眼对眼,鼻对鼻,口对口。

    他的话太惊悚了!

    完全不可能!

    白迟迟傻了,眼睛瞪的溜圆,嘴巴也不自觉地张大。

    这是比被高利贷追杀还恐怖的事,她没听错吧?

    “你别闹了,你别闹了。”她皮笑肉不笑的,还试图推他,结果,小手一沾上他,立即被烫的缩回来了。

    “我没闹,我就是司徒清。刚回家,洗了个澡。现在,我要用实际行动来推翻你刚才对我的论断。”

    “什……什么?”她什么断论,她被他吓晕了,脑袋早短路了啦。

    “关于我是不是男人的问题,我现在就证明给你看,谁是真正的男人!”

    质疑他的男性魅力,那是对一个男人最最最大的侮辱,他的耐性已经耗尽了。

    大手一伸,死死抓捏住她。

    “啊……不要!”她的尖叫声,被他突如而至的嘴唇紧紧的封住。

    吻像暴风骤雨一般,他很生涩,很激动,完全是凭着一种本能狠狠揉躏她的唇瓣。

    粗重的喘息声在整间房里回荡,白迟迟惊愕的不知道作何反应。

    苏苏麻麻的感觉从嘴唇上传来,他是在用力地揉躏,她却丝毫不觉得痛。

    甚至,不觉得讨厌。

    心像要从喉咙口蹦出来了,浑身也在剧烈的颤抖当中,她伸出手想要推他,却发现手臂软弱无力。

    司徒清的怒气随着几下重重的允吻,还有她忘情的反应而消减。

    手上的力道小了许多,更带着几许不耐。

    他真的很想很想要这个女人,身上每个活着的细胞都叫嚣着,占有她,占有她。

    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惩罚,就剩下两性之间本能的取悦。

    他想要取悦她,想要把她亲晕乎了,和她彻彻底底的结合。

    舌用力,想要撬开她紧咬着的贝齿钻进去,和她的小舌头共舞。

    这动作反而唤醒了她的理智,趁他没有使劲儿钳制她,她一偏头,躲开了他的吻。

    她红着脸,对他娇吼:“快放开我,放开我!司徒清,你别这样!你不需要向我证明什么。”

    随着新鲜氧气的吸入,她脑袋已经清楚了。

    她刚才一直都在说司徒远比他帅,比他有男人味什么的,真是激怒了他。

    他肯定是想让她觉得他是真正的男人,他肯定也不愿意别人都知道他是同性恋。

    都是她太轻率,还说他娘娘腔什么的,这不是戳他的伤疤吗?

    他会生气会发狂的亲她摸她,这都是可以理解的。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我是开玩笑的。你放开我,好不好?”她很温柔很温柔地商量他,也很真诚地愧疚。

    他布满玉望的眼,犹在盯着她一张一合的小嘴。

    只要他愿意,他还可以像刚刚那样好好地亲亲。

    但他现在也清醒了,她有男朋友,他这样做不道德。

    这事是他做的过分了,再怎么生气也不该侵犯人家,好在她神经大条,完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可她傻他也不该欺负她,不过让他道歉,他是说不出口的。

    “跟你说过,不要轻易招惹我!快出去!”他冷哼一声,手从她身上撤下,她再不出去,他还不知道要不要再亲吻揉捏一次。

    他还是很愤怒啊,她真是自责死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才能弥补自己犯下的错误。

    或者,是不是转移一下他的注意力他心情能好些?

    想到这儿,她小心翼翼地开口: “清同学,我还没有感谢你给我爸妈摘荷花的事。”

    “不是我摘的,出去!”他皱着眉,脸色更阴沉了。

    她就知道,这家伙的脸是门帘子,没再像刚刚那样发狂地抓捏她一次,她是不是应该感觉到庆幸了?

    哎,看来要想要改变他,拯救他,真是需要越挫越勇啊。

    灰着脸,从他房间出去,白迟迟心里其实也是各种不能平静。

    到底是为了神马会对他的亲吻有感觉,要是司徒远也就算了,偏偏是司徒清。

    月老啊,你是嫌我没给您老人家上过香,才这么的折腾我吗?

    苦着一张脸,脑海中还是不自禁地回忆起刚才被吻的感觉。

    天呐,那一刻还真是春暖花开,和上次秦雪松强吻她的时候就是不一样。

    白迟迟,你该不会喜欢上他吧?

    呸呸呸,乱想些个什么?绝对不可能的,那种只是肉碰肉必然产生的电流,纯属是基本的条件反射,就是这样的。

    “司徒先生,白小姐,小樱小桃,吃晚饭了!”厨房里传来张嫂的声音。

    白迟迟又折回来敲司徒清的门,提醒他下楼吃饭。

    “知道了!”他的声音还是那样的不耐烦。

    她哪儿知道,他一见她,就有点不正常,只要稍一激发,就开始用下半身思考。

    这会儿,正面壁思过,恼羞异常,当然没有好语气了。

    白迟迟先下了楼,张嫂已经把饭菜摆上桌,小樱小桃正在摆碗筷。

    “你们吃,我已经吃过了。”白迟迟微笑着对三个人说。

    “白小姐,司徒……”司徒先生特意嘱咐我,每天都要给你炖一碗汤的,张嫂刚要说出这些,被跨进门的司徒清打断。

    “必须得吃!本来就笨,营养跟不上去,孩子都被你教笨了。”

    小樱小桃受不了地撇撇嘴,明明是关心人家,为什么他老是这么言不由衷的。

    不过,白老师是真的笨,哎,太让她们操心了。

    “白姐姐,吃吧吃吧,我们也有这个担心。”

    “好吧。”白迟迟只有坐下来,跟着大家一起吃饭。

    张嫂每天把饭菜做好端上桌就回家,出发前跟司徒清因为家事请了两天假,他也痛快地答应了。

    四个人吃饭,司徒清一直板着脸,白迟迟吃的不自在极了。

    小樱也觉得压抑,没话找话地跟白迟迟说:“白姐姐,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我最喜欢听笑话了,你快说!”白迟迟脸上又放了光,偷瞄了一眼司徒清,门帘子还没打开啊。

    “从前有一只熊追赶一只兔子,忽然天神来了,跟它们说:你们各自可以许三个愿望,熊抢着先说,我要成为全森林最帅的熊。兔子说,给我一辆摩托车。熊又说,让全森林的母熊都爱上我。兔子说,给我一个安全帽。熊第三个愿望,让其他公熊全部死光光。兔子的第三个愿望,白姐姐你猜是什么?”

    白迟迟冥思苦想,猜不到。

    “哈哈,兔子说,把这个熊变成同性恋,说完就骑着摩托车跑了。”

    小樱小桃咯咯笑起来,连司徒清眉头都忍不住抽了抽。

    从来听笑话都会笑的白迟迟,微皱着眉沉默了半天,忽然蹦出一句:“哎,我怎么跟那些母熊一样杯具呢?”

    “啊?”小樱小桃很奇怪地看着她,司徒清也瞥了她一眼,很明显,他也在琢磨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她爱上了一个同性恋?

    看她愁肠百结的模样,还真像那么回事。

    如果是真的,就说明她没有跟那男的嘿咻,想到此,他一直沉郁着的心情好像有所好转。

    “白姐姐,你什么意思?你爱上同性恋了?”小桃的话让白迟迟如梦初醒,哎,她什么时候不会想什么就说出什么来呀,秘密全都泄露了。

    脸腾的一红,小声撇清道:“没,没有,我是瞎说的,快吃饭,吃饭不要说话。”

    解释就是掩饰,他怎么就感觉到很欢喜呢。

    小樱小桃可在偷偷观察着司徒清呢,他死板着的脸总算放了晴,她们才活跃起来。

    “舅舅,我想问你个问题。”小樱往舅舅身边凑了凑,神神秘秘地说。

    “说!”司徒清把碗里的汤举到嘴边,喝之前回了一声。

    “就是刚刚,你发现白姐姐把你当成远舅舅了,你那么生气,是不是吃醋啊?”

    “咳咳!”汤很不给面子地呛进了气管,呛的他连连咳嗽。

    白迟迟连忙放下手中的碗站起身来拍他的后背,脸上的神情很是担心,他咳嗽的时候都是黑着脸。

    两个小屁丫头,总是有事没事拆他的台,小白眼狼,白疼她们了。

    小樱识相地坐回自己的位置,若无其事地吃饭。

    小桃待舅舅的咳嗽平息了,壮着胆子,不怕死地继续刚才的话题。

    “舅舅,你这么激动,就是我们说对了,你别再掩饰了。”

    司徒清把眼一瞪,严肃地低吼了声:“吃饭,白老师不是教你们,吃饭不要说话吗?要听老师的话!”

    啊,她们要崩溃了,舅舅真是个胆小又虚伪的家伙。

    白迟迟知道两个丫头又误会了,也帮着司徒清解释。

    “你们舅舅吧,不是什么吃醋,他只是不愿意人家把他弄错。你们好好吃饭!”

    受不了,她们受不了了。

    “唉!你们没救了!”两个丫头异口同声地说完,在舅舅的瞪视下,扒下最后几口饭,一溜烟消失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