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765.老公太凶猛763
    看来,他是真的很讨厌人家把他弄错,于是她又用了一点力。

    即使他不怕疼,她咬着咬着还是不忍心了。

    “不咬出血,留不下疤痕。”他好心提醒道。

    她再提了一口气,强迫自己按照恩人的意思做,用力咬他。

    温润的唇贴在他的肌肤上,微弱的痛感,只会让他觉得像她在亲他,心里各种爽快愉悦,不过还是死板着脸。

    “不行不行!这个方法不好,我还是想别的办法。”她再用力好像也咬不出血,她哪儿敢对他下死口啊。唇离开了他的手臂,那种万物喜乐的情绪瞬间远离,他忽然有点失落。

    板着脸,盯着她的小脸儿,冷冷开口:“你咬了我,说句不行就行了?”

    “啊?不是你让我咬的吗?”

    “我说了吗?”

    这是什么情况啊,他明明是默认了,结果她咬完了,他还生气。

    很想跟他抬抬杠子,犟犟嘴的,想想他阴晴不定的性格,她还是决定妥协。

    “咬都咬了,那你想怎么办?咬回来?好吧,给你咬回来!”白迟迟可怜巴巴地伸出手臂,举到他嘴前,闭上眼。

    他要是像她那般用力的话,她肯定会叫出来的,她是很怕痛的。

    司徒清抓住她手臂,唇一点点地贴近,她几乎感觉到一股温热贴上她的手臂了。

    闭着眼睛的她不知道他的目光正死死盯着她紧闭着的润泽的双唇,一动不动。

    “啊,好疼!”他刚一贴上,还没等咬呢,她就开始尖叫。

    “那好,我不咬这里,换个地方。”他说完,放下她的手臂。

    待到她反应过他的话时,他已经闪电一般靠近了她的小嘴。

    他的齿轻轻地咬住了她的下嘴唇,电流,电流,刷刷地把她给电麻了。

    睁大眼,她不可思议地看着他的眼。

    他的眼中写满了什么她看不懂的情愫,齿间稍微用力,她的唇瓣含在他的口中。

    只轻轻地咬,轻轻地摩擦。

    很快,啃咬变成了吸 允,还有他的舌疗伤一般在她小小的唇瓣上舔 舐。

    她简直没有办法呼吸了,想要推开他,手抵在他胸前,竟鬼使神差的没有推。

    他大手一伸,用力地箍紧她的腰身,让她紧紧地贴在他身上,稍微用了一点力地横扫她的小嘴……

    只是出于一种本能,她也在生涩的回应他,嘴巴焦渴,胸腔中的氧气都被他吸干了。

    两人像是在沙漠中久渴的人遇上了清泉,心里都在千呼万唤着要停下来,却都没有拿出行动,反而更紧密地相拥,更浓烈地缠吻。

    楼梯间里,两人粗重的呼吸声重叠,更加剧了曖昧的气氛。

    这一次,他没有抓摸她的胸部,尽管他的玉望已经沸腾。

    这算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接吻,他不想掺杂进其他的东西,只想要好好的吻吻她,满足多日来迫切的渴望。

    她完全不记得他是同性恋的事了,在他深情无比,认真无比的吻中沦陷了。

    踮起脚尖,渴望他更多更多的接触。

    “啪!”的一声,楼底下的防盗门响了,有人上楼的声音。

    白迟迟惊醒了,使劲儿推他,自己由于重心不稳,往后倒去。

    他放在她腰上的手臂稍一用力,她又稳稳当当地站好。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迅速避开了闪电的目光。

    该死啊!她又忘记他是同性恋了。

    可他真是吗?刚才明明就像跟她在接吻,她在那一瞬间为什么感觉不到他是同性恋呢?

    相反,她觉得他喜欢她,喜欢亲她。

    是她思想错乱了,还是他根本不是同性恋?司徒远明明说了他是的,难道他在骗她吗?

    这会儿司徒清也在为自己的行为懊恼着,人家是有男朋友的人,他心里也有文若。

    从没想到有一天,他也会跟一个女人曖昧不清的,还总是该死的克制不住。

    “别想多了,我只是咬回来,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就像在咬猪肉。”

    啊,还有比他更能打击人的吗?

    他觉得他在咬猪肉,她却还陶醉其中,白迟迟,你是花痴,鄙视你!

    低着头跟在他身后,进门后,两个人神色都有些尴尬。

    小樱小桃懂事的把白迟迟做好的早餐摆上桌了,司徒清洗了手,坐上桌。

    白迟迟也磨蹭了一会儿,在桌前坐下来。

    “你们两个人在外面干什么了?”小樱小桃疑惑的目光在两人脸上扫了半天,确定两个人绝对有些不正常的事发生了。

    这一问,司徒清和白迟迟神色更不自然地看了一眼对方,又红着脸看别的地方。

    “花卷是你蒸的?”司徒清问,白迟迟如遇大赦,忙接话:“是啊,我妈妈是北方人,很会做面食的,你看看好吃不好吃。”

    “哎!太明显了。”小桃叹息一声,舅舅不理她的话,再问:“凉拌猪肝也是你做的?”

    “是,猪肝明目,胡萝卜也含有维生素A对眼睛都好。她们两个小家伙正是用眼睛的时候,多吃些总是好的。还有黄瓜,含维C高,对皮肤好……”

    本来他只是想转移话题的,没想到白迟迟做早餐都这么为孩子着想,他对她有点刮目相看了。

    白痴做出来的凉拌猪肝味道鲜美,且颜色也很好看。

    绿色的黄瓜金黄的胡萝卜,再加上暗紫色的猪肝,看着都有食欲。

    小家伙们还想着刨根问底的,结果吃了白迟迟做的葱油花卷,还有凉拌猪肝,再加上做的恰到好处嫩滑滑的水蒸蛋。

    他就没见过两个家伙有这么好的胃口,把白迟迟做的早餐全扫光了,他都没吃饱。

    吃完饭,小樱小桃收拾碗筷洗碗,这是司徒清教的,要她们尽量自理。

    小家伙们做完事,打开电视,和白迟迟一起看动画片。

    她白痴一般,看个动画片都笑的前仰后合,他摇了摇头,嘱咐白迟迟不可以带她们出去,他自己去公司。

    “我中午回来吃饭。”走到门口,他交代了一声,俨然把她当成他家的保姆了。

    她一点也不生气,早上看他喜欢吃她做的早餐,她是真的很高兴。

    “清同学,你喜欢吃粉蒸肉吗?”

    “随便!”他在部队里那么久,对饭菜是没什么挑剔的。

    司徒清到了公司,刚把奥迪停好,就看到了一辆熟悉的火红的小跑车停在自己车边上。

    那辆车是蒋婷婷生日时,她生父送给她的,当然是她自己选的,很招摇的车,他很不喜欢。

    本来他也算是看着她长大的,总有些兄妹情分。可想起她欺负过白迟迟,差点把她开除了,他对她忽然生出了几分厌。

    蒋婷婷从跑车上下来,几步跑到他身边,欢快地叫道:“清哥哥!”

    “叫司徒远。”他不冷不热地说,在公司,他的身份向来是司徒远。

    “清哥哥,这里没别人。”她靠近他的脸,小声说道。

    “有没有人都叫司徒远,你有什么事?没事别到我公司来。”

    他对她,为什么没有了小时候的疼爱,到底是怪该死的廖文若,还是那个白痴。

    都是她们,弄的她总受清哥哥的白眼。

    不管他脸色了,她拉住他胳膊,楚楚可怜地看着他。

    “清哥哥,你还在为那件事生气吗?我已经知道错了,反省过了。”

    “知道错就好,没事回去吧。”他的态度软化了不少,不管怎么说,她不是他亲妹妹,教她也只能适可而止。

    “有事有事,文若让我给你带点东西过来。”一听到文若,他的眼神就完全不一样了,很关注,表情很认真,蒋婷婷要被气死了。

    要不是为了找个见清哥哥的理由,她才不帮他们传东西呢。

    “文若拿了什么?快给我!”急切的语气,命令的态度,她有些气闷,却还是笑着赶忙跑回车边从副驾驶位置取出一个盒子,交到司徒清手上。

    他一看,是一款钢外壳的智能手机,好像有一次在餐桌上他和司徒远讨论过,其实,文若是有心的吧。

    他如获至宝一般,完全忘记了蒋婷婷还在身边,迫不及待地把手机从盒子里拆开拿出来。

    司徒清脸上是她几乎没见过的柔情,淡淡微笑的模样真的让她很痴迷。

    多希望有朝一日,他的笑容,是为她。

    “清哥哥。”不甘心地再叫了一声。

    “啊,婷婷你回家吧,我去上班了。”说完,把电池拿出来装进去,靠在车边上,开机,连看也没看她一眼。

    就那么宝贝吗?他对这些东西本来也没有多喜欢,不就是因为是廖文若送的。

    “清哥哥,我走了。”

    “嗯!”他还是没抬头,叮铃一声,屏幕进入主界面了,墨绿色的背景,大概是司徒文若特意下载的。

    文若,难道你心里爱的是我吗?

    有种掩不住的喜悦在心底升腾而起,对着手机屏幕,微笑全写在脸上。

    蒋婷婷也不笨,知道他想什么,走之前,轻轻在他旁边随意地提了一句。

    “她手里还有一个,说等远哥哥回来,给他呢。”司徒清的笑容在脸上定格,僵在那儿,正在按键的手也略微停了一下。

    但很快,他又云淡风轻地说了一声:“我知道,文若买东西,从来都是双份的。”

    只是这次,他忽略了而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