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766.老公太凶猛764
    真希望有一次,哪怕只有一次,文若能给他单独买一件东西,那也是让他会终身欣慰的事。

    心底不是没有苦涩的,但他更多的是想着文若的心情,只要她买的高兴就好。

    他不该很失望吗?蒋婷婷没看出他有多失望,她刺激了他,他也没多看她一眼,她只得悻悻地走了。

    上午司徒清处理了很多工作上的事后,又驱车回司徒枫家吃饭。

    午饭很丰盛,能看得出白迟迟用了些心思。

    清蒸鲈鱼,上面撒了葱花和红辣椒丁点缀,另外还有西红柿炒蛋,干煸四季豆,以及鸡胸肉炒香菇。

    都是很家常的菜,她做的味道比平时张嫂做的好很多,司徒清对她的厨艺,的确是欣赏的。

    两个人之间好像达成了某种默契,几乎不说话,偶尔有眼神碰撞,也会迅速躲开。

    司徒清因为注意力又重新放回文若身上,表现出的更多是一种冷漠。

    白迟迟早上还觉得他可能不是同性恋,心里有一丝丝的期待他对她是有感觉的。在看到他现在的态度,也明白是她想多了。

    吃过午饭,小樱小桃午睡后,白迟迟上网查一些专业知识,司徒清躲在自己房间怔怔地看着他的新手机。

    文若的心很细腻,当然是在她偶尔从自己的世界中出来透口气的时候,她会很细腻,对他和司徒远是特别的。

    他们两个人之间,要说依赖多一点的,恐怕也是司徒远。她有任何需要帮忙的事,总叫司徒远,很少叫他。

    也许,这就是她的爱,她爱的是远吧。

    门铃忽然响了,白迟迟放下鼠标,起身去开门。

    刚走到门边,司徒清旋风一般冲了出来,先了一步飞快地推开门。

    站在门口的人让她有些惊讶,竟是她第一次见司徒清时在宾馆看到的小白脸——李秀贤,难怪他这么激动,抢着来开门呢。

    “贤,给我看看!”司徒清大手一伸,抓住李秀贤的下巴,很认真地看了看他的小白脸,重点是他的嘴唇,像是久别的情人那样眼神火熱啊。

    她的个天呐,承受力的极限好不好?

    “走,到我房间去!”司徒清揽住了李秀贤的腰,在白迟迟痴傻的注视下,他们就这样相拥着上楼了。

    心,碎了一地呀,他们也太太太肆无忌惮了,难道都不忌讳着她一点儿吗?

    想着司徒清会亲吻李秀贤的嘴,她心里都要别扭死了。

    唉,下次他再敢亲她,她是绝对绝对绝对不会同意了,亲过男人又来亲她,想想都觉得受不了。

    她不想刺探人家隐俬的,可就是忍不住想知道他们到底是不是在房间里干些亲密的事。

    客人来了,应该给倒杯凉茶吧,终于让她想到理由堂而皇之的进他们房间了。

    到冰箱里倒了一杯凉茶,端在手中,上了楼,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李秀贤疼痛的伸吟。

    “清,你轻一点啊,疼。”

    “啊!”

    白迟迟的血腾腾往头上钻,活色生香,里面肯定是活色生香,正在做热身运动呢。

    “啊!”李秀贤隐忍着的痛呼让白迟迟有些同情了,恩人啊,恩人你不能为一己之私太粗暴了。

    “别动!”是司徒清的声音,人家疼都不让人家动,难道就让你满足兽 欲不管人家死活呀?

    不行,她不能眼睁睁看着瘦弱不堪的李秀贤毁在他手中。

    要是被那个啥,被弄成重伤或者一命呜呼,恩人是要进监狱的。

    手刚碰到门,忽然又听到李秀贤在说:“清,你的技术是一流的。我……啊……清你用力吧,我不怕疼……”

    嘎嘎,乌鸦在头顶飞过。

    原来他是痛并快乐着,啧啧啧,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她收起自己泛滥的同情心,也不敢再听下去了,限制級的对话,她再听会疯了的。

    拿着凉茶杯子迅速消失,一直下了楼,还在为恩人的性取向默哀。

    确认了,百分百确认了,她再也不会觉得是她误解了他。

    两人都男欢女爱了,不,是男欢男爱了,她想要拯救他,恐怕也是难啊。

    光是他对他关切的眼神,那也是真爱的象征,她都要嫉妒死了。

    吃男人的醋,真够奇怪的了。

    白迟迟坐回电脑前,努力把注意力放回专业知识上。

    翼状胬肉……神马也看不进啊。

    抬头瞥了一眼楼上,房门紧闭,时不时传来李秀贤的痛呼声。

    每叫一下,她的神经都会绷紧一次。

    “好了可以了,你躺床上睡一下就好。”司徒清说完,把窗子打开,让自然风吹着他,忍不住还要念他几句。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要注意锻炼身体,你看我什么时候会中暑?知不知道这种事可轻可重,前两年我手底下还有个兵就是中暑死了。你看你来的时候嘴都青紫了,这要是我不在,没人给你提痧,看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提痧,是方言,在南方的某个地方用以对中暑者的急救疗法叫提痧。因为要掐总筋,有时候会很疼,不过效果很好。)

    李秀贤不是第一次中暑了,天一热,他常犯,每次犯基本都是司徒清给弄好的。

    他的唠叨责备,他知道是对他的关心。

    李秀贤是司徒清的表弟,是他母亲的侄子,他长相清秀,眉眼之间像极了他母亲。

    司徒清对他的情分比司徒远绝对不会少,也许是在他身上寄托了他对母亲的思念吧。

    “我知道了清,过了夏天我就运动,争取明年夏天不中暑了。”

    “年年这么说。”他冷淡地说完,打开门出去了。

    给他施治,弄的他一身的汗,粘腻腻的,又得洗澡了。

    哎,恩人终于揉躏完人家了,从他出来,白迟迟奇怪的目光就一直追随着他。

    “看我干什么?”他没好气地问。

    看吧,他这几天对她也没这么臭脸,现在情人来了,对她态度也变坏了,生怕情人误会吧。

    “没什么没什么,清同学你忙吧,忽略我的存在就好。”她又神经兮兮的,他都不知道她为什么又白痴了。

    冲了个澡,他回房间,一边守着李秀贤,一边看书。

    白迟迟想起要准备晚饭,得问一下小白脸要不要在这里吃,硬着头皮上楼。

    他的门没关,她往房里一看,小白脸躺在床上闭着眼,看起来呼吸都是微弱的,也不知道是昏过去了,还是倦极而眠。

    他呢,时不时的关切地看他一眼,满脸疼爱之情。

    能做他的情人,真是件不赖的事,这个外冷内热的家伙,总能做些让人感动的事呢。

    “那个,他晚上在这里吃饭吗?”她小心翼翼地在门口问。

    “嘘,不在!”他小声说完,挥挥手打发她走,生怕她吵醒了他心爱的人似的。

    李秀贤一觉睡了有两个小时,睡醒了,司徒清嘱咐他回家只吃稀饭,不能吃荤腥什么的,他才下了楼。

    神清气爽的,和来时的晕沉沉完全不同了。

    走到楼下,他才注意到白迟迟,这不是上次他在酒店里遇到的那位“白痴”吗?

    嘿嘿,清有本事啊,竟把她弄家里来了,也不知道吃了没有。

    对着司徒清挤眉弄眼的,被司徒清冷冷一扫,他愣是没敢开口问。

    白迟迟假装继续看电脑,眼光还是不由自主地往两个男人身上飘。

    李秀贤走路的样子很奇怪,像是重点部位受伤了,两腿岔开,忍着疼一步一挪。

    “清,你下次还是轻点,哎呀,好像伤到了。”他呲牙咧嘴地说。

    “这算什么呀,不记得上次比这次还用力吗?”他横了他一眼,最讨厌一个大男人的动不动喊疼。

    他越喊疼,他越要下重手。这要是他手下的兵,早被他扒一层皮了。

    她的神啊,他们又在打情骂俏,无视她的存在。

    床上的事亏他们也好意思讨论,完全就不顾虑听众的承受力,她再次到了崩溃的边缘。

    目送着他们出门,司徒清嘴上说让他爷们儿点,还是不放心地送上车,看司机把他拉走,才返回头。

    司徒清上楼回房,白迟迟左思右想,还是决定跟他好好谈谈。

    敲开他的门,他坐在椅子上看书,脸上还是常见的扑克脸,估计是和情人分开有些不舍得呢。

    “清同学,我有点事想跟你谈。”

    “说!”他指了指门,示意她把门关上。

    小樱小桃在家里,她又行事大条,他猜不到她会说什么还是关上门保险些。

    白迟迟关了门,走到他身边,咬着嘴唇很为难的样子。这种事真是很难开口的,万一说的不好会伤到他的自尊心。

    “说啊,什么事?”看到她咬着嘴唇,他想起了早上楼梯间里的拥吻,不知不觉的就又想要尝试一番了。

    “那个,小樱小桃都在家,你下次跟他,就是那个什么贤,不要太过分了,让孩子听到影响不太好。”

    “什么?”他皱了眉,为什么他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他变笨了?

    他在装傻了,哎,为了两个祖国的花朵,看来她只有挑明了。

    “你们刚才在里面搞的那么激烈,我都听见了。其实男生爱男生……”

    “什么?”他再次不耐地打断她的话,男生爱男生,她说他是同性恋?

    “我都知道了,我早就知道了。清同学,你不用瞒着我,我知道,你并不愿意这样。可是其实男生爱男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