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767.老公太凶猛765
    “谁跟你说我是同性恋?”她的神经终于挑战到了他的底线,他的情绪有点失控了,使劲儿吼了她一句。

    她笨就笨,竟然会产生这种滑稽可笑的误会,真是想把他气死。

    哎,恩人一说这个就有点不淡定了。

    她吞了口口水,继续很温柔地说:“你别这样,别激动,我会永远都把你当成好朋友的。我不会允许任何人歧视你,我喜欢你,真的很喜欢你。”说完,也不顾他的反对,一把搂住他,让他的头紧紧贴到她胸前。

    他本想要发作,又被她胸前淡淡的馨香弄的,好像坏脾气一下子没了。

    真奇怪,他不想发火,只想要靠着这副很母爱的胸膛休息一会儿。

    也许连他自己也没意识到,他是多么渴望母爱。

    母亲走的太早了,他和司徒远对蒋婷婷的母亲是礼貌而疏远的,从没有把她当母亲过。

    他的身体在轻微的颤抖,她想,他也许是想哭了吧。

    可怜的人,他曾经会在痛苦的深渊中反复的挣扎,心里的苦没人知道呢。

    一手抱住他的头,揽在胸前,她的另一手轻轻撫摸他的发。

    “清,清,这样有没有好一点儿?”她的声音很轻很轻,像是能抚慰他的灵魂,软的他心里已经化成了一滩水。

    他在她怀里轻轻地点了点头,她更柔地撫摸他的头发,安抚他。

    她是有点傻呼呼的,想的事情也很神经,但谁会像她一般这样安慰他呢?

    这种安慰是多么圣洁,让他感觉到,她真的不会抛弃他,会永远给他提供这样的怀抱。

    男人的心也是脆弱的,不管他平时有多强势,这刻,他却只想做个孩子,靠着她喘息喘息。

    也不知道这样靠着过了多久,也许很漫长,也许很短暂,他才想起这是一个女人的胸脯。

    还没有这么就近地把头埋在这样的地方,她的丰满正在挤压着他的脸。

    意识到这一点以后,他立即有些热血沸腾。

    白迟迟却不知道他的感情变化,还在抱紧他,胸部压的他更近了。

    不想亵渎她的好意,他推开了她,扭了个身不让她看到他迅速在起反应的身体。

    “以后别说这个话题了,我不是同性恋。”他严肃地说,想对她说个谢字,还是留在了肚子里。

    “啊,我知道你不是,我跟你开玩笑的。”恩人不想认,爱面子,她明白,这个秘密只要她心知肚明就好。

    “出去吧,我想休息一会儿。”他的语气又温和了,她喜欢这样的清同学。

    “等等。”她刚走到门口,他又叫住她。

    “什么事清同学?”

    “以后有任何事,不管是你的,还是你父母的,就是你男朋友的,尽管跟我说,我会尽力帮你的。”

    “谢谢你清同学!谢谢你,你帮我的已经够多了,我这辈子都谢不完。”

    即使不要他帮她了,他的承诺也还是让她觉得温暖。

    有这样一个朋友,她运气真好啊。

    她为什么从来都不记得他欺负她的事呢,单纯的让他更愧疚了。

    “想去逛街吗?”他又问,印象中好像女孩子都喜欢逛街的。

    “想去啊,想去看看衣服,不过我没钱买,嘿嘿。过两天吧,我先把专业知识看完就和小樱小桃一起去。”

    “嗯!”他点了点头,让她出去了。

    两天很快就过去了,张嫂继续回来上班。

    这天晚上吃过晚饭,司徒清把小樱小桃送到司徒家,正好司徒父亲在家,也想和外孙女聚一聚。

    “走,带你上街。”司徒清一副恩赐她的语气,不过是不想让她觉得他有取悦她的意思。她压根儿就没多想,有很久没去逛街了,即使没钱,去看看也是好的。

    “好啊,清同学。”她愉快地答应着,又来搂他的胳膊。

    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他也没甩开她,任她搂着。

    司徒清开车,白迟迟一路上兴奋地和他说话。在步行街附近停好车,两个人步行着慢慢逛,司徒清还没跟女孩子上街过。

    他和白迟迟两个人算是阳刚与柔美的完美结合,不管走到哪里,都有人朝他们看。

    白迟迟从没有觉得自己漂亮过,平时上街有人盯着她看,她也没注意过。

    今天却很明显的,感觉到很多人艳羡地看着她。

    “清同学,你太帅了,你看看,回头率多高啊。跟你在一起,还真有面子,嘿嘿。”她更紧密地贴他身上,反正他是同性恋,她就感觉自己是搂着姐妹。

    连胸部蹭上人家胳膊,也没觉得有什么要紧。

    他也习惯她的大咧咧了,知道不是有意誘惑他的,不过他还是没办法太淡定。

    偶尔跟她拉开一点距离,她还要蹭上来。

    “清同学,你不要总跟我保持距离好不好?”

    “我不跟你保持距离,你不怕你男朋友生气吗?”这多亏不是他女朋友,要是他女朋友跟别的男人这么拉拉扯扯的,他绝对绝对会禁止!

    “我没有男朋友了,他不要我了。”白迟迟明媚的小脸上忽然涌起淡淡的忧伤。

    想到秦雪松,她就会觉得特别难受。就这样结束了,开始她一直都接受不了,总以为他会回头哄她。

    没有,真的结束了。

    她是真的遗憾,真的希望至少能做朋友,不要那么重要的人说消失不见就再也不见了。

    “不要你了?为什么?”他眉头皱了起来,她这么好的女人,那个人眼睛是不是瞎了?

    本来他就配不上她,他倒好意思不要她,听着都让人生气。

    “不为什么,也许就是不合适吧。你看,那条裙子漂亮吧?亮粉色的,和你送我家里的荷花很像。”她指着一个橱窗里的连衣裙给他看。

    “去试试!”他鼓励道,他再不会觉得她看中的衣服颜色土气了。

    “算了,不去试了,步行街的衣服很贵,我只要看看就好。”很小声地跟他说,脸上还挂着微笑。

    他心里忍不住一酸,蒋婷婷在步行街买衣服,那都是几十件几十件的买,她却连试都不敢试。

    “去试试,喜欢我送你。”他是很真诚的,她却摇摇头。

    “不用了不用了,清同学我欠你的已经够多了。再说,你不知道这里的衣服布料也一般,不过因为地段好,品牌响。你看看我身上的裙子才三十五块,还不是一样漂亮吗?没必要那么浪费的。”

    口中说着,她还是忍不住对那条裙子瞟了一眼。

    其实里面的衣服不仅布料比自己身上的好,裁剪也的确是好,她知道的。

    这白痴,那眼神明明是喜欢的。

    “去帮我试试,我忽然想起,那条裙子很适合蒋婷婷,我送给她。”他说着,不容置疑地拉住她的手,把她扯进专卖店。

    “那个,你真是要送给蒋婷婷吗?可别送给我,我不.....”

    “当然不是送你,我们又不熟。”他语气硬邦邦的,白迟迟还想再问,又怕他不高兴。。

    “小姐,拿一下这条裙子,还有那条绿色的,那条明黄色的,另外那条……各拿一件给这位小姐试试。”司徒清把店里颜色鲜亮的每一件都让售货员拿了堆在试衣间外让白迟迟一一试穿。

    这么多,她想,司徒清不会大方到送她的,估计真是送给蒋婷婷。

    她和蒋婷婷的尺码也相当,白迟迟虽然不喜欢蒋婷婷,可是恩人要她帮忙,她还是帮吧。

    司徒清优雅地在店内沙发上坐下来,漫不经心地翻看新款杂志,白迟迟每穿出一件,他都会轻轻的点头。

    “好看吗?我穿不合适吧,要是蒋婷婷穿肯定会很漂亮,她气质好。”

    白迟迟倒不是说虚的,蒋婷婷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大小姐的骄傲,气场还是有的。

    “还行!”他瞟了一句,她就知道自己穿不是很好看。

    待她再回试衣间去换下一件,司徒清脑海里会回味她穿上一件时的风韵。

    那件明黄色的她穿尤其漂亮,估计全天下也找不出第二个穿亮色衣服比她穿的更好看的女人了。

    她的小脸很白,可爱中透着活泼,穿这种上了档次的亮色衣服很有风采,不过她自己不知道。

    还说蒋婷婷会比她穿的好看,蒋婷婷根本不适合这样的。

    白痴,真好骗,说给蒋婷婷买的,她就信。

    不过这样也好,跟她相处不会累。

    白迟迟又穿着一件桃红色的长款裙子出来了,还从没有穿过这种风格的裙子,有点局促。

    司徒清却眼前一亮,真想不到,白痴还能驾驭这么婉约高贵的裙装。

    “清同学,你说好看吗?”她探着头小声问。

    “过来我看看!”

    白迟迟款款走到他身边,他上下打量,这款裙子简直像给她量身定做的,每一点都非常的贴合。

    只是V型领口开的有点低,她拥挤的乳沟清晰可见,雪白白的性感极了。

    “不好看吗?你表情有点怪。”她小声嘀咕道。

    他眉头抽了抽,轻声咳嗽了一下,凉凉地吐出三个字:“转过去!”

    “哦!”

    前面就让他有点不淡定了,没想到后背更让他不能淡定,视线盯在她半裸着的背上,他几乎要窒息了。

    后背的开口一直开到腰线,甚至连着臀的地方都是隐约可见。

    这种衣服哪里是为了穿着的,分明是为了让男人撕开的。他只看了一眼就有种顺着后背的V字口撕开的冲 动,脑海中想象着白痴白花花嫩滑滑的臀会在撕开后彻底暴露出来,他又热血上涌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