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768.老公太凶猛766
    “脱了脱了脱了!”他不耐烦地连说了三个脱了,挥手打发她赶紧去试衣间。

    这家伙真怪异啊,要是不好看,他一开始为什么不说。

    左看右看后才批她,很没面子的好不好。

    司徒清站起身,随便在衣架前流连,想分散一下自己的注意力。

    很快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吸引了他的视线,白色的连衣裙,棉质的布料,暗暗的纹路。

    极其低调的一条裙子,仔细看,每一个细节都做的非常考究。

    想了想文若的尺寸,让售货员拿一件合适的尺码给他。

    白迟迟又穿了一件嫩绿色短款雪纺衫出来时,他没再看她。

    “清同学,好看吗?”她问。

    “可以。”他根本没有抬头,手中托着那条白色连衣裙仔仔细细地看。

    “小姐,这里有一点小瑕疵,麻烦你给我换一件。”

    “好的,先生稍等。”售货员去了以后,白迟迟有些奇怪,她试穿了这么多件,也没看他仔细看过哪一件。

    为什么这件衣服,他看的这么仔细呢?

    不一会儿,售货员又拿来一件,他照例细致地检查了一遍。

    “拉链这里,装的痕迹有点儿明显,再给我换一件。”

    哇,看的真细心,原来清同学可以这么细心的。

    “清同学,还没试穿呢,不知道合适不合适啊。”她走到他身边,轻声问。

    “这个不用试穿,不是给你……不是给蒋婷婷买的。”

    “哦!”

    那是给谁买的?总不至于是给小白脸买的,按理说他只有给自己心爱的人买衣服才会如此认真吧。

    “你接着试,别傻站在这里。”

    再接过售货员手里新拿来的连衣裙,司徒清左看右看,微微皱眉。

    “也不行,这里有点污渍,怕洗不干净。”售货员一看,那算污渍吗?得把眼睛瞪的铜铃一般才能看出来。

    “对不起先生,这是本店最后一件了。”

    “那就去另一家店调货,我在这里等。”

    文若很注重细节,他给她买东西,必须是没有任何瑕疵的。

    那条裙子的确是价钱不菲,售货员说了声稍等,匆匆出去了。

    走到门口,司徒清还叮嘱一声:“把所有的库存都拿来,我要挑选的。”白迟迟又换好一件出来的时候,正好听到这句话。

    傻瓜也看的出来他对那件衣服非常挑剔,可见对他要送的人非常非常重视。

    白迟迟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人让他这么上心。

    “清同学,是买给谁的,咱们都是朋友了,透漏一下嘛。”

    “不关你的事,这件衣服还行,去试下一件。”他微皱眉,语气很不耐烦。

    “好吧。”他有时候就是这么小气。

    白迟迟把颜色靓丽的款式都试完了,那件衣服还没拿来。

    售货员打电话来说,附近的店里已经断货,如果要还得去更远的店,来回至少四十分钟,问司徒清愿意不愿意等。

    “没关系,一个小时也行。”他淡淡地说,真让白迟迟更刮目相看了。

    他向来没耐心的,对这人竟然会这么好脾气,她长见识了啊。

    “清同学,到底是给谁买的,你要好奇死我了。”她坐在他身边,拉他的胳膊,堆着一脸的笑。

    “没谁,去看看还有没有颜色鲜艳的款式。”他一副不想多说的模样,更让她好奇了。

    不过他实在不说,她也不敢再问。

    “没有了,都试过了。”

    “小姐,给我开一下单,刚刚她试穿过的每个款式一件。”

    “你对蒋婷婷真大方啊!”她叹道,对蒋婷婷大方,对那个女人细心,对她呢?就是不耐烦,脸上笑着,心里有点小小的沮丧。

    白了她一眼,他没说话,沉默着等着裙子来。

    裙子到了,又是认认真真地看了一遍,终于挑到了一件近乎完美的。

    “先生,要包起来吗?”售货员接过他满意的那条裙子刚要装袋子,他却伸手拿回来。

    “我来装。”他亲手把裙子折好,抚平,小心翼翼地装好,认真的神情令她惊讶啊惊讶。

    “买单。”他说了一声,那边厢售货员赶忙把总金额说了,他从钱夹抽出信用卡去买了单。

    啧啧啧,她也不知道他有多少钱,反正今天这些衣服加起来够她好几个学期的学费了,他眼睛也没眨一下。

    “这些,你拿着,送你了。”他指了指沙发上的一大摞袋子,淡淡地说。

    “啊?不是给蒋婷婷买的吗?这个我不能要的,不能不能!”她连连摆手,天呐,她要收他这么重的礼,她一辈子都不会安心的。

    “反正我买了,你想怎么处理怎么处理,不关我的事了。”他提起那件白色的连衣裙,前脚走了。

    “喂,清同学,你等等我,我看看能不能退货。”

    “不准!”

    “可是,我真的穿不了这么高档的衣服啊,我会愧疚死了的。你让我退了吧,好不好?”她谄媚地笑着,再怎么努力笑,他脸还是死板板的。

    “退了就绝交,你选一样。”

    “那……那我不退,可不可以答应我以后我赚钱慢慢还……”

    “你再啰嗦,绝交!”他不耐烦地低吼了一句,店里的人都在看他们了,白迟迟吐了吐舌头,再不敢提反对意见了。

    大包小包地提着那些袋子,跟在他身后。

    他大步在前面走,丝毫没有要等她的意思。

    没风度的家伙,还有硬塞东西送人的,她就没见过。

    话说回来,他对她真大方啊,为什么对她这么大方呢?

    她虽然矛盾纠结,心里还是隐约有些高兴的。她想,他一定不会对每个人都这么大方的吧。

    司徒清拿了车,白迟迟抱着一大抱袋子坐上副驾驶。

    “把那些衣服放后座,帮我拿着这个。”她没多问,听话照做。

    车缓缓而行,白迟迟看着前方,白色路灯下有一对情侣紧紧相拥,忘情的亲吻。

    白迟迟的目光是被那男人身上穿的彩条衬衫吸引过去的,那间衬衫她再熟悉不过了,怔怔地看了半晌,有些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眨了眨,再看,车子已经向两个人靠近了。

    秦雪松!真的是秦雪松,他身上的衬衫是她亲手挑的。

    此时,他搂着一名高挑的女子,手放在她鼓鼓的屁股上使劲儿揉着。

    她的心,刹那间掉进了冰窖,手下意识地抓紧了手中的袋子,用力,用力,用了十分的力才能克制住鼻子的酸楚和心底的眼泪。

    纸袋子发出轻微的声音,司徒清瞥了她一眼,看见她的手使劲儿攥袋子,就像有仇似的。

    刚要数落她一句,定睛一看,她神色不对。

    眼光死死地看着前方,傻了一般,顺着她的目光他看过去,一下子明白了。

    原来是那个不长眼的在路边跟别的女人接吻,被她看见了。

    该死!

    白痴现在肯定很难受吧,就算那个人再不值得,奈何她喜欢人家。

    使劲儿踩了一脚油门,车箭一般冲了过去,差点擦到秦雪松和那女人身上,他一个转身护住身边的女人。

    “妈的,谁这么不长眼?”秦雪松骂骂咧咧地看过来,她正正好好看到他那张气愤的脸,完全确认了,的确是他。

    “我去教训教训他?”他轻声问,白迟迟摇摇头。

    “不要不要,我们快走吧。”她几乎积攒了全身力气才能把这话说完整。

    他加快了速度,两个人的身影渐渐在后视镜里远离,她的沮丧心情却没有远离。

    这么快,他就有新欢了。

    人生,还真是奇怪,你曾以为他是一生相携的人,只一眨眼,他就不见了。

    她鼻子很酸,心很痛,不敢再看,也不敢再想。

    “不值得!”他的话悠悠飘来,治不了她心中的痛。

    她一句话不说,脸上没有一丝笑,他是很少见她这样的。

    想要再安慰一句,终没出口。

    “我很想喝一杯酒,可以靠边停一下吗?”她不会哭,不可以哭,可她很想哭,忽然觉得自己很孤单,像是被重新抛在了黑暗之中。

    “解决不了问题,只有懦夫才喝酒。”他语气硬硬的,略带责备。

    话音刚落,他手机响了,掏出来一看,简单一句话:清,我回家了,今晚我想和文若表白。如果你不愿意,我就不去。

    是司徒远的信息,他的手在颤抖,颤抖着回了几个字:表白,祝你们幸福。

    回完信息,他加速行驶。

    “我姐家附近有个酒吧,停了车我陪你去喝。”他的声音很平静很平静,沉浸在失恋创伤中的白迟迟没听出他的沉痛。

    “谢谢!”她轻声说。

    到了司徒枫家,把车停好,他们把衣服都放在车里,一前一后地步行去酒吧。

    司徒清在前面走,不发一言,白迟迟也特别想沉默。

    她有生以来也许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不想说话,觉得世界都是灰色调的。

    很清静的酒吧,两人坐下来,各自点了酒,依然不说话也不碰杯,各喝各的,各疗各的伤。

    文若,你从此以后会幸福吧?

    我不会再逗你笑,也不会再给你买东西,从此你的身边就只有远了。

    你是爱他的,你会幸福的,你一定会幸福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