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769.老公太凶猛767
    “秦雪松,那个女人一定不会太保守吧,嘿嘿,其实你没错,一点错都没有。”

    他的心事只在心里独白,越喝越沉默。她不胜酒力,两杯酒下去,话就多起来,不过是在自言自语。

    “你喝多了,别喝了!”他低喝了一声,她摇了摇头,拿起酒杯又一饮而尽。

    “我没有喝多,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清醒了。我该祝福他的,我给不了他的,别人能给,我应该高兴。高兴,嘿嘿。”

    “回去!”他扯住她的手臂,最讨厌酒品不好的人。

    “求你,再让我喝两杯。我很难受,很难受,你不懂。我跟他,十来年的感情,我们说好了要结婚的。可是为什么一下子就分手了,我……求你了,让我喝。”

    她的小脸已经通红了,可他感觉到了她的痛,她要麻痹自己,他又何尝不是呢?

    多巧合,今天他们都彻彻底底的失恋了,都是失意的人。酒是失意人最好的朋友,不拦着她,反正有他在,她不会有事。

    放开了她,再叫了一些酒。

    “喝,我陪你。”

    她端起杯,勉强自己把酒噎下。

    她很奇怪,明明痛苦到了极点,为什么没有哭呢?

    看着她隐忍的模样,他有些不忍,连自己心里的苦涩也忽视了。

    “想哭就哭,为什么要忍?”他皱着眉问她,她却只是傻笑。

    “我不能哭,会哭坏眼睛的。”他的心口再次被刺了一下,眼睛对她来说的确是太重要了。

    他还能做些什么让她心里好受点?

    “抱抱我行吗?我感觉很冷。”她忽然仰起小脸看着他,眼中是让他揪心的迷茫和无助。

    他无声的把她揽到自己胸前,轻轻拥住她。

    她在他怀中颤抖,颤抖,他以为她忍不住哭了。伸手去探她的小脸,除了被酒精烧的滚烫,没有潮湿。

    该死的,就那么喜欢那个不值得的男人吗?

    如果是他,他绝对不会允许她这样好的女孩为他伤心成这样的。

    搂着她,忽然发现他才是真正的孤家寡人。

    从前一直守着文若的,以后文若不需要他来守护了,他不知道他自己的感情将来往哪里放。

    也没有一个女人喜欢他,像白痴喜欢秦雪松那样喜欢。

    秦雪松是幸运的,还有人愿意为他喝醉,为他伤心。

    她用力环住他的腰,他收紧了手臂,心中全是对那个男人的羡慕和嫉妒。

    他的怀抱很温暖很温暖,也很安全,可惜不是她的,不是秦雪松的。

    她还是喝的不够多,还清清楚楚的知道他是谁。

    她多渴望再被秦雪松拥抱一次,最后一次,听他亲自跟她说:“迟迟,我会永远祝福你的,我们并没有从此陌路。”

    “继续喝。”她钻出了他的怀抱,她要喝,喝到这个世界混沌为止。

    每当他要拦她,她就会可怜巴巴地求他。

    “不让我喝,我会觉得这世界是黑的,你知道黑暗是多么可怕吗?”她每当闭上双眼总会担心再睁开时,没有了缤纷的色彩,有的只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像她的父母眼中的一样,黑沉沉的世界。

    无声地陪着她,直到她真的喝到模糊,嘴巴里只剩下胡言乱语,他才付了钱抱她回去。

    “折腾累了吧?好好睡一觉,天亮以后一切都会好的。”他对着鼓噪不堪的她轻声安慰道。

    “雪松,你变黑了。”她呵呵傻笑。

    “我不是秦雪松,我是司徒清!”讨厌她把他认成别人,他的脸有点黑。

    她伸出小手摸上他的脸,喃喃地说:“瞎说,你就是雪松。雪松,你说,我说世界上最可爱的女孩,你还记得吗?”

    不理她了,让她说,他快步往回走。

    把她放到客房的床上时,已经快十一点了。

    “早点睡。”

    “雪松,别留下我一个人,我怕黑。”她伸手抓住他的手臂,像是抓住多年来唯一的一缕阳光。

    “睡吧,我坐在旁边陪你。”

    “不,你说过不会抛下我的,你说过永远跟我在一起的。你别走,你别走,我求你了。你走了,我就是一个人了,我不想一个人,你陪我。躺在我身边,陪着我。”她孩子一般,缠着他,死活不让他走。

    他就不该让她喝酒,真缠人,他皱了皱眉,终究不忍心把她丢下。

    脱了鞋子上了床,躺在她身边,跟她保持了一定距离。

    “雪松,抱抱我!”她嘟嚷着,向他靠近,想搂住他的腰,他往一边躲了一下,她手臂落空了。

    这可不像在酒吧,他怕孤男寡女的,她又喝多了,身上滚热的,万一他一个不淡定,办了她可不好了。

    “雪松,你生我气了是吗?是我不好,是我总不肯给你。是不是我给你了,你就不会抛下我不管?好,我给你,给你!”她嚷着,激动地伸手去扯自己的领口。

    “别动!”他往她身边凑过去,按住她乱动的手。

    该死的,她胆子真够大的,不知道他的玉望憋了多少年了吗?

    火一点着,恐怕是收不住的,到时候不收拾死她才怪。

    “亲我吧,亲我!”她看着他的脸,此时他的脸在她眼中有些模糊。

    她脸色绯红,嘟起的小嘴更是红润可爱,他喉头发涩,忍了几忍才克制住亲下去的冲动。

    “亲我啊,亲我,你不是很想亲我的吗?”她依旧喋喋不休,尽量仰起头想靠近他的嘴唇。

    只是头好晕好重,努力了好几次都碰不上他。

    “别吵了,睡觉!”他的耐心都要耗尽了,也快要被嫉妒折磨疯了。

    她为那家伙喝酒也就算了,竟然还迷迷糊糊的想要引誘人家。

    要是现在在她身边的不是他,而是那个该死的混蛋,她早就被人家给吃干抹淨了。

    糊涂!笨!白痴!

    他就没见过这样的女人,气死他了。

    “还生气?别生气了,我承认,我承认我一直对你没有那方面的感觉。我也不想这样,我也不想对那个同性恋有那种感觉,可是我控制不住……你原谅我吧,雪松,我努力……”她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双臂忽然缠住了他的脖子,用力向上,到底被她吻上了他的唇。

    他就像被高压电击中了,连呼吸也变的困难。

    心里迫切地想要把这个女人抱紧,使劲儿亲,狠狠的吻,最终他还是把她的手臂抓住拿开。

    她又把刚才说过的话絮絮叨叨地说了一遍,他这才听的真切。她在说什么?他忽然想起上次在餐桌上小樱讲笑话时她说过的话,她说她和母熊一样悲哀。

    他以为她说的是她的男人是同性恋,后来她又说他是同性恋。

    也就是说,她刚刚口口声声说她有那种感觉的,是对他?

    心一紧,他的眼不自觉地看向她的小嘴。

    由于喝了酒,她此时正干渴的难耐,不自觉地在舔动着自己的唇瓣。

    那撩 人的动作,让他呼吸更加急促起来。

    几次的亲密接触,看她,摸她,亲她的感觉一忽儿全涌上脑海。

    面前的女人,她真的对他有那种感觉,而他对她那种感觉更强烈。

    情况演变成这样,让他怎么淡定?他是多想要好好亲吻愛撫她一番,真想做每个男人都想做的事。

    “雪松,亲我吧,我愿意做你的女人,我愿意!”该死,她再敢说一句她想做别人的女人,他就要罚她了。

    “雪松,别按住我,你不是想要我吗?我给……嗯……”他的唇猛然压下,狠狠吞没她的话。

    他已经给过她机会了,这是她自找的。

    香甜的小嘴此时带着醇香的酒气,散发出让人迷醉的味道,他本身也喝了些酒,这样一亲上,所有的理智立时荡然无存。

    亲吻的同时使劲儿地揉捏她,抓握她。

    该死的女人,她不是要给吗?给那个混蛋,还不如给他!

    带着惩罚的意味,也带着渴望的激情,他的大手拼命在她身上煽风点火。

    她完全分不清眼前的男人是不是秦雪松,在他亲吻中,她不由自主地沉淪,再沉淪……

    他的唇用力揉躏着她小小的唇瓣,狂吸,狠允。

    仿佛吸不够她口中的甜蜜,也不满足于只是亲吻她的嘴唇,他迫切渴望着深入。

    舌使劲儿一顶,她的贝齿被他撬开,灵活的龙舌瞬间闯入她的小嘴中。

    从没有过的眩晕淹没了她,也击溃了他。

    所有的思想都远离了,只有唇还在和唇厮磨,舌和舌在全力舞动。

    吱吱声冲击着两人的耳膜,好像这声音被无限的放大,更起到了激發情 欲的作用。

    他的唇舌吻着她,大手顺着本能狂乱地从她领口探了进去。

    晕乎乎的白迟迟此时更晕了,不仅晕,还有一种彻头彻尾的无力感。

    她像是已经失去了骨头的支撑,软绵绵地躺在那儿,不会反抗,只想要得到更近一步的亲吻和愛撫。

    这是三十年来司徒清跟女人最亲近的一次接触,他男性的本能被她的哼唧声彻底地激活,亲吻了一会儿她的小嘴,粗野的吻开始往她身上胡乱地招呼。

    “嗯……嗯……”她难耐极了,扭摆着小身子,不知道是为了躲开他的接触,还是渴望得到更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