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770.老公太凶猛768
    即使是在迷糊之中,她也好像感觉到了和上次的不同。

    秦雪松侵犯她的时候,她是极其排斥的,而这次她却很想要接近,空虚的难受。

    “别……哦…….”她嘴里还在念叨着,想要推他,却被他轻易的制服。

    他急促地喘息着,一个翻身压到她身上。

    全身热血沸腾着,随时准备沉入她的身体,和她完完整整地结合。

    “求你,别……雪松……不要……”多年来潜意识的贞操观念又一次觉醒,她口中喃喃自语着,推他。

    雪松,这两个字像一把刀瞬间在贴的紧密的两人之间割出一道裂口。

    他霍地放开了口中让他恋恋不舍的所在,努力深呼吸,从她身上坐起来。

    不行,即使她身体是想要他的,他也疯了似的想要占有她。

    但是这时,她还是把他当成别人,也许事后会后悔,他也不可以做这么不光明正大的事。

    显然,他的撤离让她如释重负而又似乎有些失望。

    “睡觉!”他嘶哑着声音命令一声后打算下床离开。

    “别走,求你别走,别把我一个人扔在黑暗之中。”她再次睁开眼,迷茫地看着他,可怜巴巴地请求他,那样的眼神让他的心再次一沉。

    她反反复复地强调着的黑暗,让他再一次想起了她的父母。不管她平时怎么微笑,怎么坚强,他相信她内心深处一定是充满了无助恐慌的。

    想象着一个小女孩,从她有记忆开始,她的父母就看不见,什么都看不见。她会觉得没有人保护她,她会没有安全感,会不安。

    这一刻,他忽然理解了她对秦雪松那种深切依赖的感情。

    她也许太需要有人陪伴她了,太需要有人给她爱,哪怕只是一丁点儿的爱,在她的世界也会被无限的放大。

    这可怜的小人儿,太让人心疼了。

    他重新躺回她身边,他相信他能战胜自己的玉望,能守着她护着她,哪怕只是一个晚上。

    “我陪着你,陪着你,你是安全的。”他轻声地抚慰着她,大手五指叉开一点点地梳她的头发。

    她的所有不安所有躁动仿佛都平息下来,寻着他的温暖,向他更靠近。

    当他们终于紧紧的相拥,他感觉到一种博大,而她也找到了一种依靠,即使是在梦中,也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

    她的发香丝丝缕缕地飘向他,很好闻,被人真正依赖的感觉很美好。

    七月份的夏夜,本身就热,她又依偎着他,更热的他满身是汗。

    想要起床去把空调温度调低,又怕她睡的不安稳,没动。

    她大概也是热了,也可能是一个姿势睡的太久累了,忽然抬起一条腿横到他身上。

    中心点毫无意识地靠近他,靠近他,并且不耐地扭動……

    “老实点儿!”他低吼了一声,按住她的腿不让她胡乱蹭。

    他已经被她这两下摩擦弄的蹭蹭冒火了。

    大概感觉到有硬硬的东西戳着她,她又扭摆了一下,想和他脱离开。

    奈何两人上半身抱的死紧,努力了半天,不光没脱离开,好像还离那东东更近了。

    这简直要了他的命,全身僵直着,颤抖,一动不敢动。

    只要稍微摸她一下,或者她再蹭动两下,他可能就要克制不住压上她了。

    好在她困的很厉害,又迷迷糊糊睡着。

    这一晚上也不知道重复了几次这样的过程,他煎熬了一夜,她香甜地睡了一夜。

    天快亮的时候他才睡着,不一会儿她醒了,是在他的怀抱中醒来的。

    她的胳膊还搂着他的腰身,头靠在他堅硬的胸膛上,他略带汗味的阳刚气息惊的她差点激灵一下跳起来。

    天呐,她竟然跟一个男人睡了一夜?

    这个,清同学不是同性恋吗?为什么会一直抱着她,他一下子转性了?还是他睡着以后把她当成了小白脸才会搂抱的?

    一定是后者,同性恋哪儿那么容易转变啊。

    “喂,清同学,我不是你的贤,我是白迟迟。”她嘟嘟囔囔的话差点让他气抽筋。

    上次不是跟她说过他不是同性恋了吗?她这人怎么就这么白痴!

    她还没有发现司徒清已经醒了,伸出手悄悄地摸了摸自己的身体,看看衣服有没有在。

    虽然他是同性恋,吃掉她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她也得谨慎点儿。

    除了领口好像稍微有些凌乱,裙子完完整整地穿着呢。

    “哎,为啥你对我就没有一点感觉呢?要是正常男人,肯定不会放过醉酒的女人。”

    她!她这是在找死吧?

    他是怎么忍了一个晚上才很风度的没碰她,却被她说成不正常。

    真想把昨晚没做的给做了,刚要冲动地把她翻身压到底下,又听到她在自言自语:“清同学,其实长的真不赖。看看这张脸,这五官,简直是完美。”说完,伸出小手盖上他的脸,描摹着他的五官。

    她撫摸他的感受简直是用语言没有办法形容的,继续闭目装睡,享受着她带着点儿崇拜,又带着些惋惜的撫弄。

    “昨晚肯定很辛苦吧,我以为是秦雪松呢,肯定被我吵死了。这会儿睡的像猪一样沉,估计打雷都没办法把你弄醒了。”她自嘲地轻笑,拇指无意识地划着他的唇瓣。

    你才是猪呢!

    他暗咒一声,忽然发现嘴唇儿上麻酥酥的,有电流流过。

    这该死的女人,她又在发傻,乱誘惑他。

    发狠似的,用力搂了她一下,让她更紧地贴上他的身。

    “啊,我不是什么贤,你别乱来呀。”她推他,哪儿推的动。

    他真的很想很想亲吻她,再好好亲亲她,不想听她唠唠叨叨地说话。

    “唔……唔……”他往前一压,啄吻住她的小嘴儿,使劲儿揉躏了几下。

    怀念与她舌头相互舞动的感觉,他的舌长驱直入,在她的惊呼中顺利和她的小舌头勾动交纏起来。

    她立即被亲的苏苏麻麻的,那种滋味怎么那么好呀,让她都有点儿不舍得放开了。

    他也没打算让她放开,闭着眼,用心地缠她,绕她,和她紧锣密鼓的互动。

    她甜甜的津液让他窒息,狂热地喜欢和她接吻的感觉,大手也在她背上搓动起来。

    他豁出去了,要是克制不住把她给上了,给她负责就是了。

    反正她单身,他也没有了牵挂,她又对他有那种感觉,何必总这么为难自己呢。

    这样想着他的吻就更老实不客气了,像亲自己老婆,像要跟自己老婆嘿咻一样理所当然。

    她疯了,她疯了,她明知道他是同性恋。她明知道他亲吻她,就是等于在亲吻另一个男人,却又不舍得这么美妙的滋味。

    沉醉在他的激情里,她有很久的时间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他是谁。

    她想,也许这是她这辈子唯一的一次热吻吧,谁叫她对别人都没这种感觉呢?

    要是他醒着,也断然不会这么亲她的。

    这么想着,就更生出了几分不舍,主动回应起他的热情。

    她的小嘴儿回应起来,像在给他点火加油似的,他的呼吸更显急促,大手从她后背往下滑,在腰上狠狠揉搓了两下后落在她鼓鼓的臀瓣上。

    手落在上面抓捏,真像他想象中一样,很有弹性,非常有弹性。

    我的妈呀,她惊了,他一直在揉她那儿,他是在找入口吗?

    她在小说上看到过,男同性恋的性生活是通过肛门实现的。

    啊!她被当成男人已经够伤自尊的了,可不能再悲催的毁了她纯洁的臀部。

    他的大手真的在往她臀瓣下方滑动,意图太明显了。她不能再忍了,一把推开他,激灵一下坐起来。

    他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不是亲的好好的吗?

    烦躁地瞅着她,她也回头瞪视着他,犹在嬌喘连连。

    “那个谁,清同学,我不是什么贤,我的屁股……我怕,我不想那样……”

    她这蠢货,是想雷死他吗?

    所有的激情氛围都被这句最白痴的话给破坏了,他瞪了她一眼,腾地坐起来。

    她真蠢啊,一着急就会说出他是同性恋的事,这下他生气了吧?

    赶紧扯出最温柔的微笑,哄他。

    “清同学,昨晚谢谢你,你辛苦了。我话很多吧,你没被我烦死就是个奇迹。”

    “知道就好!”他冷漠甩了这一句,起身离开。

    还是去晨练,只有疯子才会想上这种女人,他刚刚就是癫狂了,以后再也不癫狂了。

    “清同学,你想吃什么早餐?”她边骨碌下床边问他。

    “随便!”

    “那是你说随便的,我做出来你可别说不好吃哈。”

    她哪儿那么多话?不甩她,他直接出门,跑他的步去。

    白迟迟到冰箱里去找了些食材,他虽然说随便,不过她可不敢掉以轻心。

    恩人为她做了那么多的事,昨晚还给她买了那么多的衣服,她真要非常非常努力去回报他。

    即使是一个早餐,也必须让他吃的百分百满意。

    司徒清晨练完,待汗消了冲了个澡才坐到餐桌前。

    “清同学,西红柿鸡蛋打卤面,还有豆腐皮拌香菜,看看喜不喜欢?”她微笑着,把卤汁给他浇上,面拌好。

    她的打卤面是煮出来以后用凉白开过了一遍水的,所以顺滑爽口,不凉不热,在夏日早上吃这样一道早餐也是一种享受。

    “好吃吗?”她愉快地问他,他点了点头,脸色已经不像出门时那么臭了。

    毕竟是他欺负了人家,对人家又亲又摸的,只要稍微冷静下来想想就会愧疚无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