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771.老公太凶猛769
    “小樱小桃要在我家里住上几天,你从今天开始就跟我回我们家。”

    “哦!”

    吃过早饭,司徒清把车内的衣服给白迟迟都拿了出来,放在客房的衣橱里。

    “清同学,我还是想跟你商量一下,可不可以退……”她哈着脸,看他把衣服堆在衣橱里,还想再争取一下。

    “不行!从今天开始,你必须每天穿一件。今天就穿这个吧!”说完,把那件亮粉色的揪出来扔给她。

    “我……好吧,我穿我穿。”他的表情好难看啊,她不能惹他,要每天都让他心情愉悦。

    “这件,特殊场合才能穿!”他扬了扬手中的一个袋子,袋子里装的是那件桃红色的长裙。

    “那个,什么样的场合才算特殊场合?”她不解地问。

    蠢!什么场合是特殊场合还来问他?不过,他也根本没想,只是很本能地不愿意她穿着暴露地四处走,本来就傻乎乎的,到时候被人占便宜都不知道。

    “不知道就先别穿!”

    “哦!”

    “愣着干什么,快换衣服啊!”

    “那个,清同学,你还没出去。”虽然他像她的姐妹一般,可她还是不好意思当着他的面换衣服。

    还跟他保持距离,昨晚都被他摸过了,蠢货。

    想着自己的大手真空抓住她饱满的那种感觉,他又有点不自在了。

    “快换,给你两分钟时间!”

    他又来了,待他一关上门她就飞速换装。

    她换好衣服出来,见他手中拿着昨晚买的白裙子的袋子站在玄关处等她。

    出门的时候,她习惯性地又搂住他胳膊,头贴在他身上。

    经过昨晚他对她的耐心陪伴,在她心里,两个人的关系更亲近了几分。

    “清同学,我想问你个问题。”

    他一听这句话,头都会大一圈。每次她的问题,都是雷人,要么气人,无一例外。

    不过他还是有点好奇她会问什么,所以冷着脸。

    “问!”

    “就是……”

    “等等,不准问很奇怪的问题。”

    “那我不问了。”

    看来,还真是奇怪的问题。

    “话别说一半!”

    真是个怪人吧,他自己说不让问的。

    这不重要,管他是什么态度呢,她实在太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了。

    “就是,你昨晚上搂了我一晚上,真的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吗?有没有生理反应什么的?”她贴近他的耳边,很小声地说。

    这是一个科普问题,她又是一个医生,可她问出口,脸还是烫的厉害。

    他的表情好奇怪,脸红了,而且眼神也有点那个啥,像要喷出火来似的。

    “生气了?别生气啊,我只是想知道,你那个……”还有没有拯救的希望啊。

    要是对女人有感觉,就说明他可能是际遇性的同性恋,只要经过一定的心理辅导,还能重归正途。

    “不要问些乱七八糟的事!”打断了她的话,他甩开她,大步走下楼梯,根本就不等她了。

    只有天知道,就她刚刚那一问,他那不争气的身体就很不淡定。

    再讨论下去,楼梯间里他也要把她给按倒了。

    她吐了吐舌头,赶忙跟上。

    后悔啊,不该问的,可是不问她怎么知道怎样才帮得了他呢?

    看来她得想个办法,考察一下看他对女人到底有没有那种感觉。

    可是要怎么做呢?

    哎呀,有了,哈哈,想到一个绝佳的办法了。

    清同学,等着吧,我一定能帮到你的。

    司徒清上了车,把手中的纸袋交到白迟迟手上。

    “好好拿着,别把裙子弄皱了。”

    他检查过了,昨晚她只是把纸袋子给揉皱了,裙子没碰着。所以刚才他已经换过了一条好一点的纸袋,在给她买的衣服里面找了一个最平整的换上的。

    “清同学,不是说去你家吗?为什么要拿上这条裙子?”

    “不要问东问西!”他皱了皱眉,一张扑克脸,见她缩了缩头,不吭声了,他又补充了一句:“到了我们家,不要像在这里一样随便。我爸爸很严肃,不喜欢夸张的女孩子。”

    “知道了,你真是体贴。”她弯唇笑着,毫不为他的态度生气。

    到了司徒家,客厅里,小樱小桃正缠着外公讲当年在部队里的事。

    “爸爸,这位是白……”司徒清拉着白迟迟刚要介绍,小樱抢着说道:“外公外公,这是白老师,是我们的家庭教师,也是舅舅喜欢的人。”

    “是吗?”司徒百川很严肃地扫视了一眼白迟迟,长的不错,很有福相。

    “司徒先生您好,我叫白迟迟。小樱的意思,是她们很认可我,清同学……不不不,是司徒清先生也认可我。”

    小桃拉住外公的胳膊,咯咯笑着说道:“哪里啊,我们说的喜欢不是……”

    “小桃!昨天晚上回来疯的厉害吧,作业做了吗?”司徒清严肃的眼神瞟了一眼外甥女,比平时都严肃,两个小家伙不敢说话了。

    “怎么回事?”司徒百川把几乎和司徒清一样的黑脸一沉,明显有些不悦。

    当他瞎了聋了?明摆着不让孩子说话。

    “两个丫头喜欢胡闹,您是知道的。我和白老师,我们之间没有什么。”

    “对对对,真的没什么,他是同……”白迟迟想帮司徒清解释一下的,他是同性恋的事差点脱口而出。好在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说不得呀,万一老头子不知道,不是让他老人家伤心吗?

    “忙你的去吧!”司徒百川冷哼一声。

    他可不是一般老头,非要探问小辈的隐俬。

    不过他心里还真是有些急了,不是不知道两个儿子的心思。

    文若他是从小看到大的,他对她的父母充满了愧疚,对她也是很疼爱,奈何她再好,总不能两个人娶一个吧。

    他倒要看看,这个什么白老师跟儿子到底怎么回事。

    司徒清答应一声,提着手中的纸袋往司徒文若房间去了。

    “白老师,你也先带她们去上课吧。”司徒百川吩咐一声,小樱小桃跳下沙发拉着白迟迟往书房里带,正好路过司徒文若的卧室。

    司徒文若的卧室门开着,司徒清和她面对面站着,他正把装连衣裙的纸袋交到她手上。

    白迟迟下意识地停了步,外面的光线透进来,她看到司徒清挺拔的身姿和那个女人清瘦的身影定成了一幅画。

    原来,这就是那条裙子的主人,是他无比珍惜的人,是个很唯美的女人。

    她在司徒家里,难道是他的爱人?他不是同性恋么?

    “文若,这是远买给你的,忘记拿给你了。”明明是他买的,为什么要说成是司徒远?

    一个又一个问号在她脑海盘旋,心里是错综复杂的滋味,失神地看着,完全忘记了这样站在那儿不礼貌。

    “是远买的啊。”文若的声音很轻,听不出高兴或是失落。

    “嗯,是远。你最近……”他话说一半,正好看见门口傻站着的白迟迟。

    她的脸上表情奇怪,似乎有疑虑也有淡淡的嫉妒。

    这白痴,是喜欢上他了吗?

    “她是谁?”文若顺着他的目光往外看,也看到了僵站在那儿的白迟迟。

    “给你们介绍一下。”司徒清先走到门口,司徒文若也跟了出来。

    “她是小樱小桃的家庭教师,白老师,她是……”

    “白姐姐,她是司徒文若阿姨,是舅舅的妹妹。”小樱觉得白老师那傻愣愣的表情肯定是吃醋了。

    电视上不都这么演吗?把人家男主角的妹妹当成情敌什么的,她太傻了,所以必须得由她来解释一下。

    “啊哈,妹妹啊,长的真不像。文若,名字好听,长的也漂亮,不像你长的那么黑。很高兴认识你,我叫白迟迟,以后你叫我白迟就可以了。”看这误会闹的吧,她就说嘛,司徒清怎么可能是有家室的人呢。

    他抱她一晚上都没反应,铁定是同性恋,她怎么老会认为自己弄错了呢。

    白迟迟伸出手,很热情地来抓司徒文若的手,司徒清却把身体一挡,没让她碰到。

    “白老师,快去上课吧,文若不太喜欢和不熟悉的人接近。”

    难怪她体形消瘦,整个人看起来弱不禁风,这样内向不行啊。

    她是恩人最重视的人,她当然该对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文若美女,你应该多锻炼锻炼,多和人交流,这样对身体和心情都好。你看我……”白迟迟的话又一次被司徒清给打断。

    “别啰嗦了,快去吧。”说着,伸手去推白迟迟。文若性格敏感纤细,她神经大条,指不定哪句话弄的她闷闷不乐呢。

    “没关系,她说的对。清,我喜欢和她聊天。”说完,又转头对白迟迟诚恳地说道:“等你上完课,我可以和你聊聊吗?”

    白迟迟衣着鲜亮,举手投足之间尽显活泼和开朗,文若身上没有这些,所以对她来说,弥足珍贵。

    “可以可以,我也喜欢和你聊天。我们上完课再聊,再见!”白迟迟扬了扬手,笑着出了门。

    “她这人你可能不会习惯,说话经常让人摸不着头脑……”司徒清妄图解释,白迟迟又把头探进来,眨巴眨巴眼睛,调皮地截断他的话。

    “清同学,你别说我坏话,我听的到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