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772.老公太凶猛770
    清同学……好奇怪的称呼,文若探询地看着司徒清,只一眼,又垂下了眼眸。

    她不想把自己的心思表露的太明显,那种被自己喜欢的人拒绝的尴尬是她所承受不了的。

    她知道他关心她,和司徒远一样关心,但她总觉得那是对她父母的愧疚,对她的愧疚,不是爱情。

    她多希望司徒清对她有爱情,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抑或者,他和司徒远都有情,但她是不敢轻举妄动的,怕因为她,弄的兄弟不睦。

    昨晚,司徒远忽然向她示爱,也被她婉拒了。

    也许他们兄弟两个不知道,其实她分的很清楚,她明确地知道自己喜欢的是清,而不是远。

    “她看起来是个很单纯可爱的女孩儿,我喜欢这样的性格。”文若轻声对司徒清说,眼眸里是一种对光明的向往。

    看着眼前的文若,她依然是像一阵风就会吹走,司徒清是痛惜的。

    假如她愿意,让他为她上天入地都行。可惜,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要怎样做,才能让她高兴起来,像白迟迟一样热情活泼。

    她要接近那个白痴,其实那白痴倒还真的很会影响人,连他也被她影响了,或许她也能潜移默化地影响文若吗?

    既然他做不到,不如让她试试。

    “你喜欢,她会跟你成为朋友的。她这人,确实很有意思的。”

    他连续用了两次“她这人”,这说明他们真的很熟。

    司徒清不是谁都愿意接近的,这个老师,他们的关系真不寻常。

    她的心底划过一丝苦涩,脸上依然淡淡地笑着。

    “是啊,看起来就有意思。帮我谢谢远,他费心了。”

    “总这么客气,我们都是一家人。远对你……他很喜欢你。”

    那你呢?

    她低垂下头,微微笑了一下。

    “清,你上班去吧。”

    她总是这样,为什么就没有人能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司徒清多想要听到她说一句:“我也喜欢他。”

    或者她能说一句,我不喜欢他,我喜欢的是你,也好。

    她给他的永远都只能是一声叹息,一声无力的叹息。

    也不知道昨晚远表白,文若到底是什么样的答案,司徒清张了张口,想问,最终还是没问。

    今天他是真的想要看看文若,太不放心,才借着送裙子的机会和她说两句话。

    以后,他会尽量减少和她的接触,避免远吃醋不高兴。

    “我去上班了。”

    “嗯!”

    他走了,她关上门,又坐回飘窗前,看院子里的刺槐。

    白迟迟给小樱小桃上完课,主动来找文若,敲她的门。

    “我们去外面走走吗?”白迟迟问,文若微笑着点头。

    她想,白老师是个活泼的人,一定不愿意像她一样枯坐在房中。

    军区院子里很安静,到处有绿树,荫凉的,她们随便散着步,随意的聊天。

    多数时候是白迟迟聒噪地说,文若静静地听,点头微笑,是她最常有的姿态。

    她觉得,男人都会喜欢白迟迟这样充满活力的女孩,不像她,她自己都不喜欢自己的性子。

    吃中午饭时,司徒百川出了门,餐桌上只有白迟迟文若以及小樱小桃。

    看着她们白姐姐白姐姐的叫着,文若心里是羡慕的。

    她性格使然,尽管心里很喜欢两个孩子,总不是特别亲近的。

    倒是白迟迟,处处照顾着文若,生怕她吃不饱,都忘了她是主,她是客了。

    下午司徒百川打电话来让刘妈给司徒家的所有人打电话,叫大家晚上聚餐,说他有重要的事情说。

    连部队里的司徒远也被通知到,叫他请两个小时的假。

    一般没有特别重大的事情,司徒家是不会如此兴师动众的。

    他指示一下,那就是必须要执行的。

    到了晚餐时间,司徒百川先到了家,接下来是司徒清司徒远。

    “爸,需要白迟迟回避一下吗?”司徒清小声问父亲,不管怎么说白迟迟是外人。

    “不用,一起坐。”

    众人在餐桌前坐好,菜也齐了,只等蒋婷婷和她母亲到家,就要召开家庭会议。

    司徒远对白迟迟在家宴上出现有些奇怪,难道清已经在家里表明了要跟白迟迟在一起了?他探究的眼光时不时看向白迟迟,司徒清的脸沉下来,对弟弟看她很不满意。

    他时而看看白迟迟,担心她坐在一家人之间不自在,偶尔也似有若无地看一眼文若。

    文若只和身边的白迟迟聊天,谁都能看出,两人有点一见如故的感觉。

    司徒百川默默地注视着一群小辈,对白迟迟的亲和力很认可。

    没多久,蒋美莲和蒋婷婷两个人一起到了家。

    蒋婷婷一眼瞥见坐在文若身旁的白迟迟,眉顿时皱了起来,不悦之色清清楚楚地写在脸上。

    “真抱歉,路上堵车,我和婷婷回来晚了,让大家久等了。”蒋美莲歉疚地笑着,目光一一扫过每个人,最后停顿在白迟迟身上。

    蒋美莲微笑着迟疑了一下,心下奇怪为什么如此严肃的家庭会议会有个外人在。不过还是不动声色地携着女儿,几步走到司徒百川身边落座。

    白迟迟也暗暗瞧了一眼蒋婷婷,她有点意外她出现在家宴上,不过想想她对司徒清的称呼,多少猜到了几分。

    “好了,人到齐了,我就开门见山。这是从春节到现在人最齐全的一次,相信在座的每个人都明白是有很重要的事。”

    司徒百川气场十足,又是大家长的身份,自然每个人都认真听他的指示,心里都在暗暗琢磨,他到底要说什么事。

    “司徒清司徒远都已经三十了,文若也已经二十四岁,就连婷婷都过了二十。我们家的子女,该成家了。美莲,你说呢?”

    “是,百川不提,我也想提提这件事了呢。清和远肩负着司徒家传宗接代的重任,这么大了,是不要再等了。”

    司徒清和司徒远都没说话,他们也早知道,这件事迟早要提上日程,只是没想到会这么正式的提出来。

    “你们有中意的人吗?如果没有,我会发动亲朋好友介绍。”司徒百川严肃地看着两个儿子。

    司徒清和司徒远目光对视了一下后,司徒远似有若无地扫了一眼文若。

    这一眼让蒋美莲心下喜悦,要是两个人都看向文若,她就不好开口提了。

    “百川,其实还犯不着先麻烦别人。你看,文若,婷婷跟他们都没有血缘关系,又自小感情深厚,是不是……”

    司徒百川赞许地对蒋美莲点点头,她不提,由他来提就不好。

    蒋美莲的心思他也知道,不过蒋婷婷年纪还小,又有些跋扈,他内心是不太认可的。

    又不好拒绝她的美意,特意让白迟迟坐在这里,要是清同意,不着痕迹的拒绝了,谁的颜面都不伤了。

    “爸爸,我喜欢……”司徒远再看了一眼文若,话说出一半忽然被一道细弱的声音打断。

    “爸爸,我始终觉得自己姓司徒。清和远年纪大了,都应该找到好女孩儿结婚,外面优秀的人太多了。”

    文若向来少说话,所以此时即使说话声音小,每个人也都静下来仔细听。

    蒋婷婷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心道,你自己不要,干什么直接推到外面去,真讨厌。

    当我不知道你的心事,你巴不得两个男人都给你,贪心淫蕩。

    谁都没想到不言不语的文若会如此强势高调地表达自己的意愿,司徒清心底一沉,心疼地看着她。

    懂事的文若,一定是怕兄弟之间为难吧。

    “文若,你能认为自己姓司徒,爸爸很欣慰。不过,把你嫁到外面去,爸爸也不放心。今天清和远都在这里,你选一个,爸爸给你做主。”

    时间仿佛静止了,白迟迟很想很想说一句,千万别选司徒清啊。

    她分不清是因为他是同性恋,给不了文若幸福,还是因为她和他曾经有过那么多次“亲热”,她嫉妒吃醋。

    司徒清和司徒远同时看向文若,众人的目光焦点也全都聚在她薄薄的一片唇上。

    文若从没被这么多人注意过,脸顿时红了,红的极其不自然。

    她不敢抬头,不敢看任何一个人,小手攥着桌布,拼命地搅动。

    她在为难,她怕说出喜欢司徒远我会受伤,这是司徒清唯一的想法。

    他不该让她继续煎熬,他不该让她为难,他应该保护她。

    在所有人的静默中,司徒清突兀地开口。

    “爸,我已经有了自己喜欢的人。远喜欢文若,会保护她,爱护她。”

    一句话掷地有声,所有人又把目光聚焦到了他脸上。

    文若的脸色由红转白,心痛的无法言说。

    和众人的目光一起,怔怔地看向司徒清。

    他不喜欢她,他喜欢别人,他说的多清楚,她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

    “舅舅,我知道,你喜欢的是白老师!”小樱的声音再次打破短暂的压迫人的沉默,听来是那样的清亮。

    于是,白迟迟成为新的焦点。

    蒋婷婷本来就生气,这下更要嫉妒的发疯了,刀子一样的盯着白迟迟看,就差起身去掐住她脖子了。

    蒋美莲也一愣,看向一脸通红的白迟迟。这下,她有点明白为什么这个外人在场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