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773.老公太凶猛771
    白迟迟呢,心里先是一阵狂喜,随即觉得不对,他说的喜欢的人恐怕是贤,不是她。

    这个清同学真冒失啊,要是让大家都知道他是同性恋,以后万一被改造了,还是会被众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待的。

    正想着呢,司徒清忽然清了清嗓子,说道:“我……”

    说时迟那时快,白迟迟毫没迟疑,腾的站了起来,急急地抢着说道:“他说的喜欢的人是我,就是我。”

    司徒清和司徒远同时皱眉看她,这白痴又在搞什么?

    只愣了一秒,司徒清就意识到,白痴是想帮他的忙。

    这下,还真是越弄越乱了。

    不过也好,他不尘埃落定,文若和远就没有办法安定。

    娶谁都是娶,只要白痴不会白痴的让他受不了的话,那就是她了。

    且让他再考察考察吧,也算给她个机会。

    “快坐下。”他提示了一声,白迟迟才红着脸,落座。

    “看来这是真的了?”司徒百川看着司徒清,问道,他还没答话,心急的白迟迟生怕他反对,又忙抢着说道:“是真的,千真万确的,绝对没有半分虚假的。”

    文若总算遏制住了心里那股强烈的痛感,勉强挤出笑容,看着司徒清。

    她想,她应该说一句恭喜。

    可是她努力好几次,都没有办法说出口。

    如果清真的和白老师结婚了,她的人生从此将更加昏暗。

    她是无父无母的人,多年来就靠着喜欢司徒清支持着自己的精神,才觉得生有可恋。

    现在,没有了清,她该怎么办?怎么办?

    她的忧伤,只有司徒清和司徒远看在眼中,其他人都在看白迟迟。

    司徒远一直以为文若喜欢的是他,此时他忽然有些动摇。她为什么要拒绝他,是不是他喜欢的是清,而不是他?

    她总是这么伤感的,不管是远为他做什么,还是他为她做什么,她也常常是这样的表情。

    司徒清除了心疼,并没有意识到她是因为失去他在痛苦。

    他也放了一半的心思在白迟迟身上,她这个蠢货,他怕她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

    “既然是这样,挑个日子,我和美莲上门向你父母提亲吧。”司徒百川办事是雷厉风行的,从来不会拖拖拉拉。

    这话一出口,几个人的表情都绷紧了。

    司徒远还想为文若争取一下,司徒清也没打算这么快就定终身。

    文若的伤感在加剧,蒋美莲母女心急如焚,一时场面上倒都安静了下来,各怀着心事,谁都没说话。

    当事人白迟迟愣是几秒钟后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她就是救急的呀,她可没想要跟他真的结婚,就算她愿意,清同学也不会愿意啊。

    “叔叔,我还没跟我父母说过,可不可以给我一段时间。”

    白痴这次反应倒快,司徒清也附和她的话。

    “爸爸,婚姻大事别太急了,给我们一些时间再相处一下看吧。”

    “处到什么时候去?你以为你还是二十岁的小伙子,你多大了?我说的算,一个星期后就去提亲!”司徒百川态度坚决,蒋婷婷真是急了,也管不了别人怎么想怎么看,腾的一下站起来。

    “爸爸,我觉得他们……”

    “坐下!”蒋美莲伸手一按,把女儿按坐在椅子上。

    “你就算是为清哥哥着急也不该插话,太没礼貌了。妈妈知道你的意思,就是想劝劝你爸爸别太急,让他再好好考量一下,你爸爸做事向来考虑周全,还用得着你提醒吗?”

    “妈?”蒋婷婷疑问了一声,母亲轻轻捏了一下她的手,她立即明白了。

    “是啊,是我太冲动多嘴了,爸爸从来都会把每个孩子的事情处理的圆圆满满。”

    好一句,每个孩子,看来他强行要求司徒清订婚那就是不顾虑蒋婷婷这个孩子的感受了?

    母女两人的意图很明显,他也不好不给面子,不给她们一个争取的机会。

    沉吟了一会儿,司徒百川还是松了口。

    “好吧,可以稍微缓一缓,司徒清,你要把自己的情感给确定好了。”

    “我明白,爸爸。”

    每个人都松了一口气,神态上都放松下来。

    “吃饭吧,白老师,多吃些,别把自己当外人。”司徒百川吩咐一声,率先拿起筷子,众人才开动。

    “多谢叔叔。”白迟迟笑着说道。

    偷偷看向司徒清,不知道他明白不明白她是要帮他,可别生她的气才好。

    小樱小桃很高兴,坐在白迟迟身边,一个劲儿地看舅舅和白迟迟傻笑。

    “你们两个吃饭不准笑。”司徒清严肃地低斥了一声。

    还不知道这两个小鬼的心思吗?

    要是他们的事成了,将来他被白迟迟给气晕了,就找这两个小东西算账。

    两个小丫头吐了吐舌头,她们才不怕他呢。

    以后有了这么可爱又白痴的舅妈,有的他受的,哈哈,想想就很高兴。

    蒋婷婷一边吃着饭,一边小声附在蒋美莲耳边说了一句话。

    她像是没听见,继续吃她的,过了一会儿,才柔声开口:“白老师,你父母在哪里高就啊?”

    司徒清心下一凛,冷淡的目光扫了一眼蒋婷婷。

    不用说,这话就是她授意她妈妈说的。

    蒋婷婷为难过白迟迟,恐怕连她的家底都查过了。

    现在为了跟他在一起,真的要变的这么卑鄙吗?

    蒋婷婷傲然看着白迟迟,她料定她不敢把她爸爸妈妈那么丢人的勾当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

    就算说出来也不要紧,司徒家门第这么高,不会要她这个叫花子家的女儿做媳妇的。

    她的难堪都是自找的,她等着看她的笑话。

    估计她千方百计地接近清哥哥,也不敢把她父母的事跟清哥哥说。要是她敢撒谎,她会立即揭穿她,等着瞧好了。

    从前若是有人问她的父母,她或许还会不好意思,但她现在长大了,明白了是非,才不会觉得父母丢人。

    再有上次司徒清对她父母的态度也让她更觉得父母是伟大的,值得人尊重的。

    白迟迟微微一笑,坦然说道:“阿姨您好,我父母是盲人,没有什么固定工作。”

    “哎呦,真抱歉,我也不知道他们是这样的情况,要是知道我不会问的。是阿姨不好,冒失了。”蒋美莲连连道歉,表面上在道歉,不过是在进一步的为难她,让她知难而退。

    对别的事白迟迟也许迟钝,但这样的事,白迟迟是敏感的。

    即使她不觉得丢人,别人总拿这事做文章,还是让她情绪没办法太平稳。

    司徒清冷淡地看向自己的后母,从前就不太喜欢她,这一刻,他更生出几分厌恶。

    “莲姨,这件事没什么好抱歉的。她的父母凭借自己的努力供她读书,是非常伟大和不容易的。我想,任何一个正直有见识的人都不会拿他们的残疾做文章,您说是吗?”

    一句话说的白迟迟的心顿时海阔天空,带着感激崇拜看着他。

    恩人,不愧是她的恩人,他所说所做都让她感觉到发自内心的温暖。

    “你!”蒋美莲也不由得有些急了,但毕竟久行江湖,你了一声后脸上立即堆起笑,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

    “你这孩子,你冤枉莲姨了。我是关心你,才想了解一下她的情况。不过你喜欢她,就敏感了些,我真没有别的意思。你要是生气了,我给你道歉,对不起了,以后我不问这方面的问题了。”

    司徒百川的眉头微微收了收,沉吟道:“你是长辈,怎么跟小辈道歉呢?”

    “莲姨您言重了,我可能真是敏感了些,您别介意。”

    他表明态度就够了,相信以后也不敢有人再想着用这件事来羞辱白迟迟。

    谁都会知道,他是维护她的。

    该死该死该死,蒋婷婷心里咒骂了无数声。

    清哥哥是怎么了,平时好像对谁都冷冷淡淡的,现在怎么连两个瞎子也瞧得起了。

    都是那个总是装无辜的白迟迟,她怎么不去死呢。

    “不介意不介意,虽然你们从来没叫过我一声妈,我可是都把你们当我亲生的孩子。自己孩子说什么,做母亲的哪儿有介意的道理呢?”蒋美莲笑着,特意又看了两眼白迟迟。

    “白老师人长的漂亮,看起来开朗活泼,清很有眼光。”

    “我舅舅当然有眼光啦,我们都喜欢白姐姐,希望她做我们的舅妈。”小桃笑着说。

    别以为她十一岁就什么都不懂,这个莲外婆在外公面前对她们不知道多好。

    背地里,可也没少给她们脸色看,还有那个婷婷阿姨,更是一点耐心都没有。

    她喜欢清舅舅,她们都看出来了,才不要她这样的人做舅妈呢。

    文若毫无胃口,勉强自己吃了一点东西,不一会儿就先行起身。

    “爸爸,莲姨,还有大家慢慢吃,我吃完了,想先去休息休息。”

    “我也吃完了,我送你回房间。”司徒远站起身跟上了她的脚步。

    看着司徒文若单薄的身影更显落寞,蒋婷婷有几分得意。

    看你还在我面前装清高吧,这回清哥哥都说了,喜欢的是那个白痴。虽然不是我,可也不是你。

    司徒清多想要也跟去看看,可惜那儿没他的地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