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774.老公太凶猛772
    他人还坐在桌子前吃着饭,心早担忧地跟着文若走了。

    待全部吃完了饭,白迟迟被小櫻桃缠着,陪她们去看动画片。

    司徒远进了文若的门,两个人半晌都是沉默的。

    “文若,你不喜欢我是吗?”他还是开了口,想给这件事画一个句号。

    只要她明确地说出自己喜欢的是司徒清,他一定会让清娶她的。

    当然,司徒清心里也是喜欢她的,不比他司徒远少。

    “喜欢,怎么会不喜欢呢?我喜欢你和喜欢清一样。”

    “那你想和清结婚吗?我帮你跟他说。”

    “不用,我对你和对他,都是兄妹之情。远,别为我担心,我很好。”

    她的声音轻轻浅浅,一如既往的态度,一如既往的说辞。

    “你早点休息。”司徒远见劝不了他,只得转而从司徒清这边下功夫。

    帮她带上门,司徒远去了司徒清房间。

    他点着一根烟,正坐在电脑前想着文若。

    “清,不要跟白迟迟结婚,你还是跟文若在一起吧。”

    司徒清皱着眉,冷冷盯着司徒远。从他今天进门开始,就奇怪地盯着白迟迟看,当他没看见吗?

    现在,更是公然地让他跟文若在一起,那他呢?他跟白痴在一起?

    “我要是早知道你对文若会这样不坚持,我不会让你来照顾她。现在,你对她表白过了,我再跟她说,你觉得以她的性格,能同意吗?”

    司徒远也从口袋中翻出烟,点着后在他身边坐下来,陷入了沉默。

    他们都懂文若,谁都不愿意让她为难。

    “试试吧,也许她愿意,不试怎么知道?至于白迟迟,她……”

    “你别打她的主意!”司徒清低吼了一声。

    司徒远不可思议地看向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第一次显露出惊讶。

    他对白迟迟有那么强的占有欲,认为他也会觊觎,真夸张。

    司徒远的沉默让司徒清一下子感觉到一种危机,和当时把文若让给他时完全不同。

    那是一种嫉妒,还有担忧,想起白迟迟上次把他当成司徒远的情景,他打从心里烦躁不安,恨不得能彻底拔除司徒远脑海中关于白迟迟的记忆。

    “清,文若对我们来说是最重要的人。你要是真喜欢她,就争取一次。也许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你自己看着办吧。”司徒远站起身,甩出这句话就出了门。

    他回避了白迟迟的话题让司徒清有点恼火,不过他的话不是没有道理。

    没有通过文若的同意,兄弟两人自作主张地安排她的归属,对她毕竟不公平。

    他掐灭了烟,起身去敲文若的门。

    “谁?”文若的声音里有浓重的鼻音,看来她又哭过了。

    “我,清。”

    “等一下。”

    文若擦干泪,拍了拍自己的脸,照照镜子,才去打开门。

    “有事吗?”

    “想找你谈谈。”

    “哦,进来吧。”她的表情淡淡的,语气也很平淡。

    此时见到司徒清,她的心酸的不知所措。

    说不定以后他都不会踏进这间房了,她和他注定了没有任何机会吗?

    “哭了?”他关切地问。

    “没……没有……”她连连摇头,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想证明自己没哭,却没想到一看到他那双深潭一样的双眸,她的泪滚滚而落。

    司徒清伸出手轻轻放在她小脸的泪珠上,满含疼惜地劝慰。

    “怎么了,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了?”

    “没,没怎么,只是忽然有点伤感,刺槐的花掉了很多,很多。”说着,泪流的更凶了,止也止不住。

    他上前一步,想要把她抱住,又担心自己过于唐突。

    她不像白迟迟,抱了不会生气,不会误会。

    文若,他是不敢轻易碰触的。

    “清,你很喜欢白老师吗?”她忍住了泪,探询地看着司徒清,他的心里却错综复杂。

    说喜欢,她将来跟远会更踏实,万一她喜欢的是他,他这么说又会让她伤心。

    为了不伤害她,他只能选择回避。

    “文若,我来,是想跟你谈谈。今天餐桌上人多,我知道你不好意思说。我和远,我们都愿意照顾你,你选一个吧。无论是我,还是他,另一个人都会祝福的。”

    是照顾,不是喜欢,不是爱,她早知道。

    他回避那个问题,就说明他喜欢白迟迟,她怎么能自私地占有他,让他为了愧疚和同情娶她,她做不到。

    “你们都这么傻,我已经跟远说过了,你们都是我的哥哥。我对你和对他都没有那样的感情,你找白老师,他也该选择个优秀的女孩。我很好,你知道,我只喜欢一个人。”

    “文若,你别这样,没人陪着你,我们怎么放心?”她的话都要把他的心揪碎了。

    “放心,你们放心……清……清…….”她的声音再次哽咽了,肩膀因为忍着哭泣而剧烈地颤抖。

    司徒清伸出双臂,把她紧紧的搂入怀中。

    门口的白迟迟停住了脚步。

    怕泄露出自己的感情,文若呼唤了两声清以后,又转口说道:“远,远,你们都要放心,我一个人很好。”

    他的手是那样小心翼翼地抬起,小心翼翼地擦拭她的眼泪。

    白迟迟有些不明白,他对这个妹妹怎么会那么关切,看他对她,说话从来没有好气,对文若则完全不同,她羡慕死了。

    “好,好,我们放心。你别哭了,你对我和远来说永永远远是最重要的人。只要你有需要,随时让我们做任何事都可以,你明白吗?”

    他的承诺千斤重,文若感觉到了一丝丝的温暖。

    “明白,你们都要幸福,你们幸福了,我这个做妹妹的,才能放心,你回房去吧。”

    “好。别哭了,听话。”他再次轻轻擦去她的泪,她没闪没躲,淡淡地微笑。

    白迟迟觉得自己不该站在这儿,她顺着来时路往书房走,心里有些惆怅忧伤,说不清道不明。

    “白迟迟,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不知道什么时候蒋婷婷出现在走廊,拉住白迟迟就往她房间里面带。

    “放开我,我跟你进去。”白迟迟不想在司徒家闹的太难看,她要谈,她就去跟她谈谈好了。

    蒋婷婷的房间在文若房间的斜对面,两人几步进了她的房。

    “蒋婷婷,我以前不知道你是清同学的妹妹。既然你是他妹妹,我们别像从前……”

    “我不是他妹妹!我跟他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我喜欢他。”她傲慢地睨着她,向他宣战。

    “可是他不喜欢你啊,我劝你,还是放弃吧。”白迟迟诚恳的话在蒋婷婷听来却是刺耳的厉害。

    “你以为你胜利了?哈哈,真好笑。我告诉你,姓白的,我对清哥哥志在必得,没有任何人能从我手中夺走他。”

    她的眼神有些疯狂,更多的是一种傲慢。

    白迟迟还想劝劝她的,还没等开口,她就轻蔑而嘲弄地弯了弯嘴角。

    “更别说你,一对该死的瞎子生出来的贱女人,更别妄想。”她恨死了白迟迟,就是立时杀了她,她都不解恨。

    “你说什么?你给我重新说一遍!”白迟迟的脸倏然变了,她可以对人友善,但绝对不会对骂她父母的人仁慈。

    一把抓住蒋婷婷的手腕,她愤怒地盯着她。

    “哼哼,有意思,你喜欢听我多骂你一遍?好啊,你是个该死的瞎子生出来的贱女人!”

    “啪!”白迟迟的巴掌毫不留情地扇上了蒋婷婷的脸。

    “给我的父母还有我道歉,立即道歉!”

    “你敢打我?你竟然敢在司徒家打我,我撕了你!”说着,蒋婷婷不顾一切地朝她扑上去。

    “住手!”一声严厉的低喝在门口响起,是司徒清的声音,蒋婷婷硬生生地停住了动作,惊慌地往门口看。

    司徒清迈着沉稳的步子,黑着一张脸进门。

    “清哥哥,她打我!”蒋婷婷收起了盛气凌人的架势,手赶忙捂住自己的脸,一手指着白迟迟,很快就挤出了几滴眼泪。

    “给我和我的父母道歉!”白迟迟依然是方才的态度,没有丝毫改变。

    “清哥哥,你看啊,她跑到我们家来欺负我。”

    “道歉!我都听见了!”司徒清表情阴沉,严厉地看着蒋婷婷。

    她以为她装可怜清哥哥会站在她这一边,没想到,她只是骂了贱人一句,贱人打了她,清哥哥反而向着她。

    “我不!我没有说错,为什么道歉?她恬不知耻地缠着你,还妄想嫁给你,也不看看她的出身,痴人说梦!”

    她就不相信,她不道歉,司徒清能把她怎么着。闹大了,她还有母亲撑腰,谁胜谁负还不一定。

    “我最后问你一遍,道歉还是不道歉!”司徒清皱着眉,显然是没有耐心了。

    对她的飞扬跋扈,他非常非常生气。

    “我不!我就是不!有本事,你和她一起打我!”蒋婷婷扬起完美无瑕的脸,一副誓死相争的模样。

    “我不会打你的。”司徒清冷冷看了她一眼,伸手抓住白迟迟的小手。

    “走,这种人不用理会。说什么,是她的素质问题。”

    白迟迟的滔天怒气被司徒清维护的态度瞬间化解,的确是,她说什么谁能阻止得了呢?

    她要是在这里大吵大闹的,对恩人也不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