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776.老公太凶猛774
    “嗯。”

    “最近好吗?”

    “还行。”他还是关心她的吧,这让她心里好受了点儿。

    “我以为你会来找我认错的,你没来。”

    “我……”

    “我想好了,我们还是重新在一起吧,行不行?”

    “嗯?”她几乎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秦雪松说的话,他从没有先提出过和好啊。

    “我们还是别分手了,重新在一起。”这回,他的语气更坚定了一些。

    “雪松,我那天看到你跟一个人在大街上……我以为你有女朋友了。”她好像一直在等秦雪松说这么一句,没想到他说出来,她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喜悦。

    也许她情感上也是有些洁癖的吗?

    “是,我跟你分手后跟一个女人交往了,但是现在已经分手了。迟迟,我没有对不起你,那是我们分手以后的事。我们还是……”

    “让我考虑一下吧。”她打断他的话,听到他在那头压抑的沉默,有点不忍心。

    “我还会给你打点话的。”说完,秦雪松按断了电话。

    白迟迟一下午在纠结中度过,到晚上司徒清下班时,见到司徒清,她的心情才稍微好了些。

    他手中拿了一个袋子,小樱小桃一溜烟跑上前,一人抓住他一只胳膊。

    “舅舅,给我们买的礼物吗?”

    “不是,是给白老师的。”

    “竟然给我礼物?”白迟迟也高兴地跑上前,一看袋子里是几样小东西,就欣然接受,从袋子中掏出两样拿在手上。

    “舅舅偏心。”小丫头们撅着嘴,却还是好奇他到底给白迟迟买了什么,垫着脚尖看她的手。

    “这是什么啊?”白迟迟也有些好奇。

    “这个,是薰衣草的香粉。还有这个,是干玫瑰花还有干茉利花,你的品位有待提高。”

    既然是要娶她,那就得让她不能像现在这样,他得改造改造她才行。

    像文若就很好,永远都是大家闺秀的形象,不吵不闹,安安静静,饱读诗书,连爱好都是那么诗意和浪漫。

    “哈哈,清同学,你真是细心啊。多谢多谢!这个,薰衣草的香粉,是吃的还是喝的?”

    “白姐姐,这个是熏的,放在香炉里。你没看到古代电视剧吗?皇宫里都用这个,文若姨妈的房间里就熏着和这一模一样的香啊。”

    文若可是真正的美人,不食人间烟火的那种类型。

    白迟迟对她也算是一见如故,所以司徒清给她用和文若一样的东西,她也并没有意识到什么,反倒觉得跟那样的稀世美女用同样的东西很高兴。

    “真的呀,清同学你快点帮我熏一下,我闻闻香不香。”

    看着她孩子一般纯真的笑脸,热切的期待,司徒清高兴的同时,又有一种复杂的情绪浮现出来。

    要不要改造她?她这样真的就做不了他司徒清的老婆吗?

    怔愣时白迟迟已经拉住他胳膊,往她要住的新客房里去。

    到了房间,司徒清取出手中袋子里的香炉,帮她把香熏上。

    白迟迟闭着眼,陶醉地嗅闻。

    “好闻,好闻,就是味道太淡了,要是浓一点更好。”叽叽喳喳的态度跟淡雅的香本身并不相配,但是她闭着眼认真而陶醉的神情让他痴痴地看着。

    她的小脸真是生动极了,嘴唇也红润润的。

    不知不觉的,又看向她的小嘴,几次接吻的画面浮上脑海。

    “白痴,你要不要试试这个?”他指了指她手上的玫瑰和茉莉。

    “喝喝喝,我现在就去泡。一边喝着这个,一边闻着香,我也高雅一回,哈哈。还是清同学好。”她高兴地拿着手中的玫瑰花飞奔去厨房找热水。

    “等一下,我给你泡。你这个白痴,会泡什么?”他自己都没发现,现在他说白痴两个字的时候不像以前那样带着厌恶,而是一种宠爱和喜欢。

    “你这个白痴……”小樱小桃在舅舅身后学他的语气,甜的发嗲,司徒清表情有点不自然。

    “你们两个,老实看书去!”

    “舅舅!我们也要喝玫瑰花茶。”

    “喝可以,不准废话。”

    司徒清泡好了玫瑰花,给白迟迟倒了一小杯,她一口干下去。

    “很香啊,我去拿我自己的杯子,给我一大杯,这么喝不过瘾。”

    “没品的女人。”他板着脸批了一句,见白迟迟不敢动了,又甩出一句。

    “去拿啊!”

    白迟迟飞奔去拿了大号水杯来,咕嘟嘟喝了一大杯,真过瘾。

    晚饭这时也好了,几个人吃过晚饭,小樱小桃做作业,白迟迟敲开了司徒清的门,神秘地贴在他耳边说:“清同学,我也有一样东西要分享给你。”

    “什么东西?”

    “你过来,我打开给你看。”拉着他的手往书房里面带,辛小紫给她的视频就存在书房的电脑里。

    “是一个电影,我好朋友发给我的,她说很好看。”她一边开机一边跟他说。

    因为要陪他看这个,她的脸有点红,很不自然。

    那个什么,万一他真有感觉会不会把她给怎么样啊?

    还是不看了?她心里七上八下的,还想起了被他吻的感觉。

    要是她看的有感觉,会不会把他扑倒?

    不会不会,就算他有感觉,估计也不会太强烈,毕竟是同性恋,转变应该没有那么厉害吧。

    这白痴又发神经了,好好的又想要他跟她看什么电影。

    他对电影什么的根本不感兴趣,不过想想,要跟她用心地交往一下,他也就想尽量配合她。

    不管怎样,她不像文若一样把自己完全封闭,还主动要跟他尝试着一起做些什么,总是让他欣慰的。

    “什么类型的电影?你别告诉我是韩剧什么的。”在椅子上坐下来,他问道。

    “啊……这个,好像是有韩国的。”她今天像做贼似的,一着急把视频存哪个盘不记得了。

    所以一边找,一边分心回答他的话,就是想到什么说什么。

    “什么叫有韩国的?很多个电影?”她的说法可真够奇怪的。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忙摆了摆手。

    “不是不是,反正是很好看的电影,你稍等啊。”

    白迟迟终于找到了视频,把视频解压缩,心怦怦乱跳着刚要打开,又被司徒清的话打断。

    “看个电影你脸红什么?”

    “啊?没,没有吧,我没脸红啊。要么就是天热,呵呵天热。”她脸更红了,此时她弯身在弄电脑,他就在她身边的椅子上坐着。

    离的这么近本身就让她有些压迫感,又因为有鬼鬼祟祟的动机,让她说话更是语无伦次了。

    “这书房的空调好像控温不行了,要不到我房间里去看?”司徒清仔细一看,她小脸上香汗淋漓的,好像真是热了。

    “呵呵,好,好,到你房间去看吧。”她就像要打针上战场一般,能躲一会儿是一会儿。

    “你把企鹅打开,我加一下,传给你。”

    白迟迟打开自己的QQ,司徒清俯下身,贴在她身旁,把自己的QQ号输入到查找框里。

    他没注意到自己的脸都要贴上人家的脸了,白迟迟却像被火烧了似的,脸一下子更热了。

    “就……就是这个吗?军……军魂?”她结结巴巴地问。

    “你紧张什么?”他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离的那么近。

    “我,没有啊。”她一扭头,嘴唇无意地摩擦了他的唇,两人顿时都是一愣。

    他凝视住她的小脸,目光锁紧,一动不动。

    空气在变的稀薄,他们的心跳的咚咚作响。

    “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碰到你的。清同学,你别生气啊。”白迟迟连连解释,生怕他又像前些次那样惩罚她,亲她。

    在她心里他就那么容易生气吗?

    她这个蠢家伙,自己都不知道有多会弄得他崩溃。

    要是现在他按照心里最迫切的想法亲下去,又会被她理解为他生气惩罚她。

    “我没生气,我到房间去接收,你发过来吧。”他站直了身体,那股强烈的压迫感不存在了,他有着淡淡烟草味的气息也离开了。

    似有若无的失落将她围绕,不过她没有时间想这些,也不敢想自己到底是为什么这么怅然若失。

    “好。”她轻声说道。

    她把视频发过去,自己也忙跟去他房间,生怕他接收到了自己先打开看。

    “到底是什么电影,这样传太慢了,不能在网上直接看吗?”他的耐心向来有限,看着传送进度,快抓狂了。

    “这个,我不记得叫什么名字。等一会儿,等一会儿就好了。我们去下跳棋吧,一边下跳棋一边等好不好?”

    “幼稚。”

    “清同学,好不好嘛,就陪我下一盘吧,你还不一定是我对手呢。”

    “就你这智商,输了不要哭就好。”他板着一张脸,不屑一顾的表情。

    “这么说,你答应陪我下跳棋了?你真好!太爱你了!”他可是动不动就甩脸子的清同学呀,会陪她下跳棋,说出去谁信啊。

    哈哈,她太高兴了,对着他侧脸重重地亲了一口,转身就跑了。

    这丫头,她就这么容易满足吗?他的手摸上刚才被她亲过的地方,好像她在上面留下了小火花,曖昧不明的。

    他是不是得教教她,男人是不能随便亲的。

    亲他可以,要是她跟别人也这样,那他不是要绿帽子满天飞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