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778.老公太凶猛776
    他是答应过她,输给她就要听她的把电影看完,他就不该故意让着她,现在反而骑虎难下。

    粗暴地把她的小爪子掀开,他咬牙切齿地说道:“好,我不半途而废。你最好给我别后悔!”

    “清同学,你别生气啊,别生气。”

    我都是为你好嘛,这话她是不敢说出口的,只是伸出手来搭上他的肩膀哄他。

    “你老实点,要看就好好看!”再次抓下她的手,他是拼了命才控制住直接扑倒她的冲动。

    “好,好好看。”白迟迟答应一声,又把目光投到屏幕上。

    哎呀不得了了,白花花的赤果果的,还有让人没法儿淡定的夸张的叫声。

    司徒清的脸迅速变红,红的发紫,汗从额上一大滴一大滴地沁出。

    身体在剧烈的反应,偏偏旁边还坐着一个他无数次想要占有的女人。

    他要发狂了!

    白迟迟一直在观察着他的反应,其实她根本就不知道男人要是喜欢女人面部应该是怎样的表情。

    反正他好像是在隐忍着,特别讨厌看到男女交歡的场景似的。

    他没什么感觉,她可是正常的女人啊。

    她的呼吸都不顺畅了,嘴唇很干,也不大敢往屏幕上看了。

    满脑子里面都是和司徒清接吻的场景,天呐,这件事还真的很危险。

    火熱,全身火熱,躁动,她觉得自己像是发烧了一样。

    再这样下去,她会不会把人家给扑倒啊。

    吞了吞口水,她凑近他耳边很小声地问:“清同学,你有没有反应?”

    她的一句问话让他的心迅速抽紧,霍地转头,他幽深的眼神像燃烧着烈火,烫的她有些怕。她的心跳又一次加快,慌乱之中之中连忙解释。

    “我的意思是,是,你看了这种男女的……男女的那啥,你身体有没有反应?”

    说完,壮着胆子上下打量他,他的脸,紫红,还在滴汗,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当她的目光来到他早被高高撑起的地方,她的呼吸几乎都要停了。

    有啊!他有!他有挽救的可能啊!

    狂喜,淹没了她,她的恩人有救了,她太高兴了。

    “清同学,你有反应啊,你看……”她兴奋地指着他的裤子,司徒清深呼吸,再深呼吸。

    他想淡定,想要克制,可她是他将来要娶的女人,她喜欢他的亲吻撫摸,他完全可以把她占为己有。

    她小脸红彤彤的,靠着他身体的小身子滚热,屏幕上嗯嗯啊啊的声音又持续刺激着他早已绷紧了的神经。

    这一切让他再也受不了了!

    他什么也顾不得,身体里的火必须灭了!

    一个转身,在她的惊呼中,他猛然把她压倒在沙发上,疯狂的吻铺天盖地地压下来……

    带着难耐的玉望,他吻的很用力,蹂令着她柔軟的唇瓣,恨不得把她咬破,揉碎。

    白迟迟闭着眼,被他的热情迅速的融化。

    她喜欢他的吻,喜欢这么霸道的味道。

    头晕沉沉的,被他亲的全身酥软的舒服极了,也空 虚的难受。

    电脑里的视频还在继续播放……

    白迟迟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就只会顺着本能地任他予取予求。

    她想抗拒,却发现自己非常无力,就像是一个小小的生物在面对海啸时那么无力。

    仿佛只有沉淪,只有服从,她只能认命了似的任他亲,任他吸。

    哪怕下一刻就是天崩地裂,她也阻止不了,没法儿抵抗这排山倒海的极致美好。

    他也一样。

    想要停止,却根本就舍不得停止。

    他重新吻住了她的小嘴儿,今日的甜美格外不同,带着晴欲的味道。她主动伸出手臂缠住他的脖子,抬高自己迎接他狂乱地吸允。

    他的大手摸索着,撩起了她的短裙,就在他试图褪去她的底褲时,她的脑海中回响起了母亲的话。

    “迟迟,第一次一定要留在新婚夜……”

    她使劲儿地扭動自己的身体,偏开头脱离他的吻,粗喘着阻拦他。

    “不……不行,我们不能这样。”她喃喃自语着,微微摇头,像是要给自己足够的力量来反抗他。

    “给我吧,我娶你,给你负责。”司徒清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这会儿让他止步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说完这句,见她迟疑了一下,他的吻再次落在她雪白的颈间。

    “啊,不行!我妈说,不结婚不可以嘿咻,不可以。求你了,停下来。”

    她低低的乞求深深刺到了他胸口,闭了闭眼,狠狠地深呼吸两次,他撑住靠背,迅速起身。

    “我去洗澡!”他甩下这句话,不敢看她,不敢回头,几乎是飞奔出房间。

    哪怕他再停一秒钟,他都有可能不管她的意愿强上了她。

    白迟迟狼狈地整理好自己的內衣裙子,撑起软弱无力的身子。

    就在刚才,她差一点点就把自己给了他。

    原来他对女人感兴趣的,那么他不是纯粹的同性恋?该不会……该不会是双性恋吧?

    也就是说他喜欢贤的同时,也有一点喜欢她吗?

    他刚才那样对她了,是不是只有喜欢才会想要和一个女人亲热?

    可是她喜欢他吗?从前对他的那种感觉,到底是不是男女之间的喜欢?

    如果是真心喜欢他,那么秦雪松呢?

    下午秦雪松跟她在电话里说的话让她也很动容,虽然她没有立即答应他的复合要求。可是在她心里,他是她未婚夫来着。

    心,完全乱了。

    屏幕还定格在最后激情的画面,她赶紧关了。

    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司徒清,她像做了贼似的,溜出他房间。

    司徒清不知道浇了多少冷水,才打掉炽烈的热情。怕她还在他房间里,他不敢太早回去。

    他为她已经隐忍好多次,再多一次,他恐怕就绷不住,会不管不顾了。

    冲了很久,他才擦干了身体回到房间。

    好在那个白痴女人已经走了,看她没在房间里,他又是庆幸,又是失望。

    躺在床上,闻着她留下来的似有若无的香味。

    这个女人,今天是为了证实他不是同性恋才要他一起看片。

    她可真是蠢的可爱,单纯的像个傻瓜。

    他发现想起她,他的心头都是软软的,又有点酸。

    小家伙,以后他来照顾她,让她看遍世界上最美的色彩吧。

    白迟迟躲回了小樱小桃的房间,两个小丫头一看她脸红扑扑的样子,就觉得不对劲。

    “白姐姐,你怎么了?”

    “啊,没怎么,没怎么,天太热了,哈哈,太热了。”

    “你刚去哪里了?”小桃问,漂亮的大眼睛往她身上上上下下的瞄。

    “我猜是去舅舅那里了,不是,不是我猜,是一定!”

    小樱的眼珠子一动不动地盯着白迟迟的嘴看。

    “小桃小桃,你看看,白姐姐的嘴巴好红,肯定是被舅舅亲了。”

    有那么明显吗?白迟迟狂汗,这两个丫头也太聪明了,她可怎么办?

    每次跟她们斗嘴,她都说不过,她一个,她们是两个,她怎么能是对手啊。

    “你们两个,不准在这里胡说!”她正纠结的时候,冷不丁听到门口司徒清的声音。

    光是听他的声音,她都有点不自然,心怦怦的乱跳,低着头,红着脸,根本就不敢往门口的方向看。

    她有一缕头发轻轻挡住了侧面,他从门口看她,很妩媚,很美。

    睡前,他总要来看看孩子们。今晚也不能例外,他不能让孩子们觉得没有安全感,当然了他也还是想在睡前看看某白痴。

    “舅舅,我胡说了吗?”小樱一脸的不服气。

    他和白姐姐合起伙来,镇 压过她们好多次了。

    明明就是有情况,还要当她们是小孩子看不出来。

    哼,明显的路人都能看出来了好不好?

    “作业做完了没?”司徒清脸一沉,又用老台词,只是这次显然是糊弄不过去了。

    “舅舅,你别转移话题了。你这样不行,你应该勇敢一些,亲了就要承认。”小桃挑衅地看着舅舅,她才不要舅舅总藏着掖着的。

    “你们别……”白迟迟的脸都红的要滴血了,试图阻止两个人别再说这话题了,她要羞死了。

    “就亲了,怎么着?你们有意见啊?”司徒清截断她的话,直接认了。

    小家伙们,他认了,看她们还怎么闹腾。

    虽然对他来说,认下这个有点尴尬,不过他不保护那白痴,她得被她们欺负死。

    他承认了?他承认他亲她了?

    这是什么情况?白迟迟抬头看他,他正回看着她,眼神中是一种宠溺的温和。

    这样的眼神简直让她有些受宠若惊了,恩人原来也可以这样看女人的。

    是不是只要她再努力些,他就可以完全忘记贤,转而只喜欢女人呢?

    咳咳,这样怎么觉得好像她那个啥,在舍身取义似的。要是恩人跟她说,要治好我的双性恋,你就把自己给我……不行啦,别瞎想了。她收住自己乱跑的思绪,听到小樱在回答舅舅的话。

    “没意见没意见,你们多亲亲,使劲儿亲,我们高兴着呢。继续,继续,嘿嘿。”小樱调皮地说完,拉着小桃,扭头不看他们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