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779.老公太凶猛777
    “你们,别乱说,没有啦。你们今天有没有不会的题目啊?”白迟迟根本不知道自己说些什么,就是觉得刚才他那一眼让她心乱的厉害。

    她好怕,她心里还有秦雪松呢,而且她根本也不知道他到底喜欢不喜欢她,更不敢问。

    现在,就只能逃避了。

    “好了,你们几个早点睡觉。明天是周末,带你们去学游泳。”

    “真的?舅舅,你不是一直说我们还小,不肯带的吗?”小桃有点儿奇怪,前几年每到夏天她们就提出要去学游泳,舅舅总不让的。

    “啊,我知道了,是为了白姐姐吧?”小樱古灵精怪地说。

    上次白姐姐在荷花池里掉下去了,她不会游泳,狼狈不堪呢。

    司徒清脸红了红,硬板起脸假装严肃。

    “去还是不去?”

    “去去去,必须去,哈哈。”小樱小桃异口同声地答复道。

    “还有你,跟她们一起去。”司徒清看了看白迟迟,小脸还红着呢,非常的赏心悦目。

    “那个,清同学,要不然我就不去了。我害怕,我……”

    “有游泳教练的,怕什么?必须去!”她个白痴,上次掉荷花池都把他给吓住了。

    他总不会小时在她身边保护她,要是她不会自救,下次他不在,她不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吗?

    “好吧,你别生气,我去就是了。”

    “白姐姐,你有出息一点行吗?不要老怕舅舅,他是纸老虎。”小樱最受不了白姐姐这副小媳妇的样子,她都要抓狂了。

    “小没良心的。”司徒清照着小樱的肩膀上很轻地拍了一下。

    “我是你们亲舅舅,以后不准胳膊肘往外面拐。都睡觉!白迟,你也回房间去吧,一起走。”

    说完,拉住白迟迟的胳膊,根本不管她还有话要和两个孩子说,直接扯她出了门。

    “你猜他们会干什么?”小樱“悄悄”地问小桃。

    “会亲嘴。”小桃大声地说,被走出门外的司徒清白迟迟听的清清楚楚。

    尴尬地对视了一眼,他们又都慌乱地把视线挪开。

    “这两个丫头越来越不好管教了,你要对她们严肃点儿。”司徒清找了个话题跟她说。

    “我会的。”两人一边轻声地说着话,一边上楼,很快就来到白迟迟住的那间客房门口。

    “明天去学游泳,游泳馆有泳衣卖,你不用担心游泳衣的事。”他又嘱咐道。

    猜测她也没有游泳衣,这白痴,糊里糊涂的,估计也想不到游泳馆能买到。

    “清同学,你真好……你……”她又像往常一样抓住他胳膊表示感谢,话说到一半,他深情而灼熱的目光猛然迎上来,让她一下子忘记了后面要说什么。

    她可能对他真有感觉吧,好多次她都会看着他忘记自己要说什么。

    白迟迟清澈的眼眸里好像写满了崇拜,还有痴迷,他痴看着她,灼灼地盯着她,两个人几乎同时沉进了深不见底的黑洞。

    完全的被对方吸引,目光胶合中浑然忘记了时间和空间。

    他的手是怎么抬起了她的下巴,唇是怎样轻轻的无比珍惜地贴上她的唇瓣的,事后两个人完全不记得了。

    只知道,四片嘴唇一贴到一块儿,温柔的轻抚就变成了激烈的缠吻。

    白迟迟根本就理不清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在被他紧锣密鼓的亲着的时候,她已经不会想了。

    她踮起脚尖,手臂缠上他的脖子,仰着头和他狂 乱地允吻。

    他的手臂则环着她的腰,让她柔軟的身子完全依在他身上,舌拼命在她口中捣乱。

    她甜美的津 液和他带着烟草味的气息密密地缭绕,迷惑了他,更催眠了她。

    走廊上的灯光温温柔柔地照着两个相缠着的人,不敢张扬,也不敢打扰。

    时间好像在这一刻停止了,吻的声音轻轻细细。

    越亲,他们越干渴,越亲,越空虚。

    他转了个方向,把她顶靠在墙上。

    司徒清又一次的热 血 沸 腾,怕自己控制不好,他不敢再亲下去了。

    不舍地离开她的嘴唇,她的眼睛朦朦胧胧的,已经痴傻了,不舍明显的荡漾在双眸中。

    “快进去睡吧。”他的声音听起来真好听,充满了磁性,还有极其性 感的沙哑。

    白迟迟如梦方醒,红着脸,闪身进了房间。

    其实她很想说一声,清同学,晚安,却根本就说不出来。

    進入房间的一刹那,她和他都觉得万分的不舍,失落极了。

    多想在一起多呆一会儿,不停的亲吻下去。哪怕是愛撫什么的,她都愿意,呸呸,不可以愿意,那样是很危险的,她凌乱地想着。

    司徒清没有马上回房,而是靠着墙,掏出烟来吸。

    脑海中想着从和她第一次相识到现在这一段时间来发生的事,想着她,不知不觉的嘴角上扬。

    他是喜欢她的吧,也许不像对文若那样刻骨铭心,却是真真正正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

    门内,白迟迟靠着门,心依然狂跳着。

    很想清同学,很想很想。

    清同学,你喜欢我吗?一遍一遍地问自己,一会儿觉得他一定是喜欢的。一会儿又觉得他不喜欢她,即使他亲过她几次,好像每次也都是惩罚她。

    今晚很不一样,刚才的亲吻应该不是惩罚吧?

    隔着门,她闻到了一股烟味,淡淡的,从门缝渗进来。

    是他在抽烟吧?

    她得阻止他抽烟,终于让她想到了一个再接近他的理由,尽管她自己也没有意识到。

    打开门,探头出去看,见司徒清真的在门边抽烟,闭着眼,微微笑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听到开门的声音,司徒清睁开眼,正好对视上她大大的水样双眸。

    “清同学,你怎么抽烟啊?抽烟对身体不好啦。”她特意压抑住见到他心狂跳的感觉,很自然地对他说。

    饶是这样,她红彤彤的小脸还是让他的心忍不住一荡,竟真的把烟从嘴里拔出来,用拇指食指直接按灭了。

    “哎呀,清同学,你这样会烫到手的!快给我看看!”白迟迟惊呼一声,从门内奔出来。

    “不会,我的肉皮没有那么嬌嫩。”

    “那我也要看看。”抓住他的大手,她低垂着头仔细查看他的手。

    还真是的,他的手很粗糙,也许是因为经过了长期训练,上面有一层老茧。

    刚才掐烟的地方,除了有点烟灰外,一点烧伤的迹象都没有。

    “虽然你皮很厚,以后也不准这样虐自己,记住了吗?”她凶巴巴地说着,很心疼的模样。

    他的心又有一种暖烘烘的熱流在涌动,她的关爱,让他觉得舒服死了。

    “大惊小怪的,快去睡吧。”抽出大手,轻轻摩挲了一下她的头发,说话的语气很温柔。

    白迟迟被他的温柔弄的,又在小鹿乱撞了。

    “清同学,我想……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有没有一点喜欢我?”她很紧张地把这个问题问出来,问完几乎都不敢看他。

    司徒清顿了一顿,思考了一会儿后反问她。

    “你呢?你……算了,你去睡觉。”

    他说不出喜欢她,同时他也怕她听到她的答案。

    他永远都忘不了她为了那个男人喝酒的事,他很嫉妒,怕她对他的喜欢远远赶不上对那个男人的。

    她就知道,他是不喜欢她的,可他为什么要亲吻她呢?她想不清楚,自尊心有点受到打击了,低垂着头,她轻转身又钻回房间。

    刚要去洗澡,手机响了,是秦雪松打过来的。

    接起来,跟从前总是很兴奋的声音不同,他的声音很疲惫,

    “迟迟,你还喜欢我吗?”他开门见山地问,她即使看不见他,依然感觉到他喝了酒。

    “你又喝酒了雪松?”

    “我在问你,你还喜欢我吗?我们,还有机会吗?”

    沉默,白迟迟沉默了很久,脑海中不断地出现和他相处的场景,还有和司徒清的。

    本来她一定不会原谅他,因为觉得他背叛了爱情,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了。

    此时想想,那是他在分手以后才和别的女人来往密切。

    她自己,还不是在跟他分手后跟司徒清有过一次次的亲密接触吗?

    她已经没有资格恨他,或者是怨他。

    在她心里,似乎永远都会牵挂着他,放心不下他。

    这种感觉是不是喜欢,是不是爱,她真有些分不清楚了。

    “雪松,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别喝太多酒,伤身体的。”

    “我不想听这个,我想见你,我现在就想见你。”

    “不行啊,太晚了,我不好离开这里。雪松,你听我说,别喝了。”

    “你什么时候能出来见我?我们好好谈谈,迟迟,我知道我错了。我知道我不应该为了那种事跟你分手,其实跟你分手以后我也很痛苦。我非常非常后悔当时对你说那些话,你是不是很伤心?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们早就说好了要永远在一起的,你承诺过,不要背叛你的承诺好不好?”

    他的声音中饱含着痛苦,还有后悔,让白迟迟的心有些软了。

    她重重地叹息了一声,回答道:“雪松,再给我一段时间可不可以,你自己也好好考虑一下。要是我们在一起,我是不可以在婚前跟你那样的,你考虑好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