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780.老公太凶猛778
    “不用考虑了,我确定要跟你在一起,就是你不同意那样我也可以等。我等到我们结婚再和你那个,行吗?”他们两个人相识已经十年了,秦雪松在白迟迟面前的姿态一向很高。

    不管发生什么事永远都是白迟迟向他低头,他从没这样低三下四地求过她。

    假如他此时是在她面前说的这一番话,她一定会忍不住原谅他,抱住他,安抚他的心情,重新跟他开始。

    “迟迟,行吗?”他再次乞求道。

    白迟迟那个行字差点脱口而出,最后还是忍了下来。

    “雪松,你要爱惜自己的身体,不管我能不能和你在一起,你都要爱惜你自己,这件事你还是让我想想吧。”

    “好,我答应你爱惜自己的身体。你要是非要考虑考虑,我等你,给你两天的时间。我相信,你最终还是会回到我身边的。”他笃定地说。

    即使她跟那个雇主有一腿,秦雪松也还是相信白迟迟的感情天平会倾斜到他这一边。

    十年的感情怎么会说没就没了,尤其是像白迟迟这样的女孩子,她更不会不念旧情。

    挂了秦雪松的电话,白迟迟仰躺在床上,脑袋里堆积着各种各样的想法。

    房间里有薰衣草的香气,她闭目闻了一会儿,纷乱的想法渐渐镇定下来。

    虽然没有一个结果,还有两天的时间,她想还是静一静。

    拿了换洗的衣服去冲澡,在浴室门口和拿着换洗内酷的司徒清不期而遇。

    “你先洗。”司徒清说了一声后,马上转身离开。

    “清……算了,我洗吧。”她想追上去的,又怕像刚刚那样奇怪地吻在一起,快速地钻进浴室。

    这一晚司徒清和白迟迟都没有睡好,突如其来的接近让两个人都觉得奇妙和不平静。

    白迟迟总像在做梦一般,有些不敢相信司徒清真的不是同性恋,且还在门口亲吻她。

    她在想念他,他也在想念她。

    她偶尔会下意识地撫摸自己的唇瓣,想着亲吻时的酥麻和柔軟,不自禁就会傻笑。发现自己花痴后又急忙收起笑意,他也是如此,心里酸酸甜甜的,盼着明天早点到来,就可以看到那个白痴了。

    天亮了,司徒清照常早早地起床,第一时间就想见到白迟迟。

    可是这么早就找人家,总要有点理由吧,就叫她晨练去好了。

    想好主意,去敲她的门。

    “喂,白迟,起床去锻炼身体,别懒床了。”

    白迟迟后半夜才睡踏实,这会儿正睡的香呢,不过他的叫声还是让熟睡着的她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睁开眼的刹那心里有种柔柔的幸福感。

    清同学,天还没完全亮就叫她了,这是不是说明在他心里她比以前有分量了呢?

    小樱小桃还说他要带她们去游泳是专门为了她呢,会是吗?

    一会儿觉得他喜欢她,一会儿觉得他不喜欢她,这种感觉还真折磨人。

    “来了,清同学,我马上就来。”她坐起身,在穿衣镜前好好整理了一下自己睡乱了的头发。

    好像没有哪一天像今天一样在意自己的外形,生怕自己在他面前难看。

    “糟了,有黑眼圈了。”她轻声说着,看着白皙的眼周有点暗黑,好沮丧啊。

    早知道晚上就早点睡觉了,为什么要想资本家嘛。

    “磨蹭什么呢?快点出来!”他又敲门,她知道他是失去耐心了。

    白迟迟找了一身适合运动的衣服换上,才开门出来。

    只看了一眼司徒清,她就又心跳不正常了。

    没出息吧,乱紧张一气的,好像喉咙口卡住了什么东西,紧张的都有些不知所措。

    “低着头干什么?”他期待了一晚上就是想要早点看到她明媚的小脸,谁知她一出门就像个做错事了的孩子,看他一眼就低下头,看自己的脚尖。

    “抬起头来!”他严肃的话在她头顶上方响起,很有威慑力,她只得抬起头与他对视。

    “清同学……”她低低唤了一声,小脸瞬间红了,都是因为他的眼神太有杀伤力,她都不敢看。

    她这副怯生生的模样竟然该死的性 感,让他看着既心疼又想要好好亲吻揉躏一番,怎么就这么不正常呢。

    他痴痴地看向她的眼,心里有个声音在说,吻她,吻她,来个早安吻。

    “清同学,是不是我的黑眼圈很重?难看死了吧?”她小心翼翼地问,好吧,成功地破坏了此时的气氛。

    “难看死了!跟我跑步去!”他板着脸说了声,前面大踏步走了。

    哎,她还以为他们两个人从此不一样了,还以为他会对她怜香惜玉什么的,都是她想多了吧。

    乖乖跟在他身后,看他挺拔的背影,她不得不承认,即使是这样看看他,也觉得很满足,她是犯贱啊犯贱。

    沿江有一条路,司徒清只要在家里,每天清晨都要到那里跑步。

    白迟迟开始还觉得跟着他跑步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跑着跑着就发现不是浪漫了,她根本就是体力不支。

    “清……清同学,还要跑多远?”

    “才五分之一。”

    “啊!我……我跑不动了,我在这里……在这里等你行不行?”她都已经上气不接下气的了。

    “体力真差!要加强锻炼!”

    “是是是,我加强,我每天来跟你跑,不过你让我循序渐进行吗?”看她可怜巴巴的样子,他心一软,答应了她的请求。

    在部队,他可不知道什么叫心软,训练新兵的时候都是魔鬼式,哪有这么容易放过的。

    她到底是女娃,比不得他身体强壮,他还舍不得真把她给累坏了。

    等司徒清跑完了,两个人一起散步回去,江风温柔地吹着,一切景色在晨起的雾霭中朦朦胧胧的,很美。

    “清同学,你说我们这样是不是很像情侣?或者是像夫妻啊?要是哪对夫妻能这样坚持每天一起晨练可真幸福,你说是吗?”白迟迟仰着脸,看他。

    在她等待司徒清的时候她就想好了,她跟他还是要当好朋友。

    像起床出门时的那种不正常要尽量减少,当朋友多好,多舒服啊。

    是啊,很幸福,其实司徒清追求的也不过就是些平淡的幸福。

    只是他现在心里还是被文若束缚着,总觉得没看到她幸福,他都不可以放开自己享受快乐。

    假如他跟自己说是为了让文若早点安心的跟司徒远,他才跟白迟迟在一起,他心里还能好过一些。可现在,他明显感觉到自己喜欢白迟迟,喜欢跟她接近,看她看不够,还很想要和她有些亲密接触,这就让他对文若有种歉疚。

    他总会想,要不是为了救他和司徒远,文若的父母不会死。要是他们不死,文若的性格会很开朗,会很容易寻找到幸福。

    归根结底文若的不快乐是他和远造成的,要是他放任自己跟白迟迟跳进爱河,那不是太自私了么。

    见他没说话,凝神想着什么,白迟迟笑着又搂住他胳膊。

    “回去准备早餐吧。”

    “嗯!”他哼了一声,和她并肩往回走。

    “你先上楼,汗干了以后洗个澡。”司徒清嘱咐一声,自己在小区健身器材处继续做他的常规锻炼。

    白迟迟上楼后发现刘嫂已经来了,不用她准备早餐,就去洗了个澡。

    吃早餐之前自己拿了一些司徒清拿回来的干玫瑰泡水喝,淡淡的香味,越喝越喜欢。

    她想,她会慢慢养成喝这个的习惯吧。

    早餐是油条配稀饭,刘嫂准备的早餐没有白迟迟的用心,不过对这个司徒清都不会说什么。

    他的主张是让孩子们适应,不要养成骄奢的习惯,有什么吃什么就最好。

    白迟迟司徒清和小樱小桃一边吃早餐一边聊天,她们叽叽喳喳地讲着去学游泳多好多好。

    “白姐姐,你比较笨,到时候一定要跟在舅舅身边,他会游泳的。”

    啊,她比较笨,十一岁的孩子都说她笨,她自尊心太受伤了。

    “我哪有那么笨?放心啦。”白迟迟小脸尴尬的一红,小桃又接嘴。

    “你还不笨?上次是谁掉进了荷花池,把舅舅的脸都给吓白了的?”

    哪壶不开提哪壶,她对那件事也很后悔很郁闷的,偷偷瞄了一眼司徒清,他也在看她。

    目光对视了一下,电光四射,吓的白迟迟赶忙低头扒稀饭。慌乱着,有两粒米沾在了腮边都不知道,司徒清一直不动声色地看着她呢。

    粉红的腮上那两粒饭看着真碍眼,他想都没想就伸出手指把那两粒饭抹下来放进自己口中。

    “舅舅!”小樱小桃异口同声地长大了嘴巴,天呐,舅舅这动作是不是太温柔了。

    这完全是偶像剧里才会有的情节啊,她们可真是长见识了呀。

    白迟迟也是一愣,傻傻地看着司徒清,他的黑脸因为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而红起来,很不自然。

    清了清嗓子,冷冰冰说了声:“我教过你们的,要爱惜粮食!”

    “切!”小樱小桃一脸鄙视。

    “是啊,哈哈,爱惜粮食,农民伯伯是很不容易的,粒粒皆辛苦嘛。”白迟迟生怕司徒清尴尬,“夫唱妇随”地说道,两个小家伙不断翻白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