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783.老公太凶猛781
    白迟迟的确是有些不知所措,她知道他生气了,不正在尝试着跟他解释一下吗?

    只是他好像不特别有耐心,她还没说到关键点呢,他就急躁地发火了。

    “清同学,我话还没说完。”

    “不用说了,我们回去吧。”司徒清的脸上没有了怒气,有的只是平静,这平静让白迟迟更觉得心虚,莫名其妙地担心。

    也许开始那种门帘子的脸色就像个孩子撒娇,这会儿是实实在在的生气了。

    她有时候可是真笨,总搞不清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

    尤其是在自己最在乎的人面前,更是如此。

    不敢再乱解释了,怕越说越乱,弄的他不开心,她默默地跟在司徒清和小樱小桃身后。

    在更衣区冲了个澡,换回衣服,出来时司徒清已经换好等在门外了。

    小桃怕舅舅还在生气,走上前,拉住他的手臂,小樱扯住他另一只手臂,右边拉着白迟迟。

    “白老师,你有没有发现我们舅舅好帅?”小樱试图帮两个人拉近关系,她是多么不想自己最爱的舅舅,和最喜欢的白老师闹矛盾啊。

    “帅,嘿嘿,你舅舅是我见过的最帅的人啦。”白迟迟这下反应挺快,一下子就明白了小樱的用意。

    要在平时,听了这话,司徒清准会悄悄弯一弯嘴角,这次他的表情却是纹丝不动。

    小樱小桃明白了事态的严重性,心里更急了。

    “舅舅,你中午想吃什么?让白老师做给你吃?我们两个人陪她去买菜,给她打下手。”

    “刘嫂做什么就吃什么。”司徒清一板一眼地说。

    一路上,司徒清开车,不管小樱小桃说什么,他的回答都是不冷不热。

    白迟迟偶尔哄他一句,他当没听见,自顾自地生闷气。

    到了司徒枫家,司徒清的脸还是板着的,白迟迟和小樱小桃一样期待着他赶快阴转晴。

    这时有下属打他的手机,他换了一套衣服,交代了一声:“我要出去,小樱小桃,你们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不准出去。”就打算走了。

    “可是,舅舅,家里好闷啊,可不可以让白姐姐带我们上街?”

    “不行!弄丢了,我没法向你们爸妈交代。”

    “我们都这么大了,不会丢的。”

    “说了不行就不行!”斩钉截铁地说完,冷冷扫视了一眼白迟迟,他才离开。

    “白姐姐,你到底是怎么得罪舅舅了,他这次是真生气了,你打个电话给他道歉好不好?”小樱问白迟迟,她也一脸的无奈。

    “我道歉过了,你们都看到了,可他不理我呀,太杯具了。”白迟迟的脸垮了垮,对清同学喜欢生她气这一点,还真是无可奈何啊。

    “再试试,再试试,你手机拿来,我帮你拨号。”小桃鼓动着,白迟迟也正有此意,拿出手机递给小桃,看她熟练地拨了司徒清的号。

    司徒清一边开着车,想着白迟迟那句话,还是嫉妒的厉害。

    手机响的时候,沉声接起来,一听是那白痴打来的,脸依旧黑沉沉的。

    “清同学……”

    “好好辅导她们,不要整天想些不相干的事,别忘了,你每天呆在这里司徒家都是要付钱的。”

    白迟迟还想说你别生气,硬被这句话给噎住了,半天挤不出一个字。

    手机那头陷入了沉默,司徒清终于觉得解气了,也算给她个教训,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在他面前提别的男人。

    他都不在乎她像个白痴似的,还要跟她携手走进婚姻,他是绝对不允许她朝三暮四,吃着锅里望着盆里的。

    电话被司徒清按掉了,白迟迟听着忙音,失神了一下。

    虽说他是她的恩人,救过她几次,她想过无论他做任何事她都不生气,可他今天说的话还是让她觉得很难受。

    他是在提醒她,两个人的关系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好吗?

    抱也抱了,亲也亲了,摸也摸了,她以为她和司徒清的关系比跟秦雪松还亲密了一层。

    也许对他司徒清来说,这并不算什么吧。

    忽然有些怅然若失,不知道自己的手脚该往哪里放,也不知道自己的心里到底该装进谁。

    “舅舅真小气,算了不理他,白姐姐,我们上街吧。”

    “他出发前说过的,一定不能带你们上街,我们还是补习功课吧。”

    “好吧。”两个小家伙拿出书本,乖乖坐下来,开始做练习。

    白迟迟捧着她们的奥数书,努力地学习,脑子里却全是司徒清生气的模样。

    她为什么要这么没出息,他都跟她划清界线了,她好像还是担心他不高兴。

    司徒清在公司里处理完手头上的事,也坐在那儿想白迟迟。

    从他见到她的第一眼,一直想到在路上接到的她的电话。

    不知道他今天说这么重的话,白痴有没有不高兴,掏出手机想给她打过去问问,又觉得那样太没面子了。

    这天是周末,公司里的事不多,他把手头上的文件从头到尾的过滤一遍,也还是找不出什么事做。

    就是不想那么早回去,不想看到那个白痴,不想心软。

    现在这段时间对他和白痴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万一让她爬到他头上去,他一辈子都吃不住她。

    一下午的时光对于犯相思的人显然是特别漫长的,司徒清如此,白迟迟也如此。

    开门的声音响起来,紧接着白迟迟听到司徒清雄浑有力的呼唤声:“小樱小桃!”

    她的心竟在那一声呼唤响起的时候猛的跳了两下,来不及去想到底为什么会这么不正常,两个丫头已经一人抓住了她一只胳膊。

    “白姐姐,清同学回来了,我们到门口去迎接清同学吧。”

    他下午的话说的很重,她是伤心来着,不过经过一下午的过滤,那些负面情绪也差不多消散了。

    是啊,她不该对他小气的,他只是脾气不太好,可他对她不差。

    他救过她,对他的父母尊敬有加,又在他家里大庭广众之下维护她,还给她买干玫瑰花,买熏香。

    其实,他对她真的不错。

    这么想着,她也就笑起来,跟着小樱小桃一起来到门口。

    司徒清眼睛余光早扫到了她,不过表情还是很淡定的没正面看她,只跟小丫头们说话。

    “你们两个今天都干什么了?”

    “我们和白姐姐一起想你来着,其他什么事都干不下去。”

    他清了清嗓子,瞥了一眼白迟迟。

    “是啊是啊,我们想你来着,清同学,你可算回来了,我们想死你了。”白迟迟呵呵笑着,弯身帮他把拖鞋递过去。

    他那样说她,白痴竟没生气,可算是奇迹了。

    要是用这十分之一的态度对待文若,恐怕她都得一辈子不理他。

    那些怒气什么的,也随着她的笑容消失的差不多了。

    虽然心里不气,也还是要找个机会好好训诫一下她,所以扑克脸还是摆着。

    白迟迟偷偷一看,表情和那种吓死人的平静不一样,清同学现在是故意气给她看呢,顿时心里也敞亮了不少。

    “清同学,嘿嘿,我就知道你不会一直生气的,你看,这样笑笑多好?”

    “谁笑了?”奇了,白痴怎么知道他不气了,有那么明显吗?

    “别装了,舅舅,你这样板着脸不累吗?我们和白姐姐都知道你想笑了。”

    司徒清眉头抽了抽,白迟迟可没放过他脸上任何一个细微的变化。

    脸凑到他面前,歪着头可爱地看他,嘴上说着:“看吧看吧,忍笑忍的眉头都抽筋了。”

    司徒清实在绷不住了,还是笑了出来,真恨不得把她拉过来好好亲她一顿。

    他这一笑,白迟迟和小樱小桃立即觉得开心死了。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人,真让人操不完的心啊,还不好好去谈一谈?”小桃感慨完,拉着小樱的手跑开了。

    谁说小就不明事理,有时候小孩子比大人更懂的怎样获得幸福。

    司徒清看了一眼白迟迟,说了声:“跟我到房间去谈谈。”

    “好啊。”她笑着答道,又上前挽住他胳膊。

    “清同学,你慢点儿走,我跟不上你。”他哼了一声,还是放慢了步伐,配合着她。

    她的小脑袋瓜靠着他的手臂,让他一下午烦躁,空荡荡的心一下子满满的。

    看来,不知不觉这个白痴已经能影响他的情绪了。

    他是不是也该加紧行动,把她锁在自己身边呢。

    自从昨晚两个人看了片,“亲热”了以后,白迟迟还没踏进过这间房。

    一进门,就想起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场面,司徒清也是,觉得有点不自在。

    他电脑前的沙发上坐下,指了指旁边,跟白迟迟说道:“你也坐。”

    “哦!”不知道怎么搞的,今天跟他并排而坐和以往都不一样,紧张的要死。

    所以她特意离他稍微远一点落座,坐下后,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本来就是双人沙发,就算她有意保持距离,也还是离的很近。

    “你知道错了吗?”他声音凉凉的,像训诫小兵蛋子似的,很威严。

    “啊,应该是错了吧。”

    “应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