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784.老公太凶猛782
    “是啊,应该,不然你不会生气的。清同学,你告诉我你为什么生气好吗?如果我做错了的话,我会改的。可我只是在和你说心里话,你就生气了,让我觉得莫名其妙的。”

    他要崩溃了,是他该觉得莫名其妙好不好?

    她还敢说她只是说了真心话,也就是说她还是喜欢那个男的,在她心里姓秦的地位仅次于她的父母。

    那他呢?

    他司徒清想要娶的女人,心里还***想着别人,这还不是想要气死他?

    “那我问你,在你心里,把我当什么?”

    把他当什么?一个问题彻底问住了她,她也想知道她自己是怎么想的。

    可以确定的是,她真的喜欢他,越来越觉得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

    不然,她不会对他有反应,甚至昨晚差点冲动的跟他那个了。

    秦雪松呢?秦雪松是丈夫人选,对他有这个想法,是不是很不正常啊?

    她纠结着秀眉,半天没回答他的话,他就紧紧地盯着她的表情看,想从她的眼神里看出什么蛛丝马迹。

    其实他不问也知道她是喜欢他的,但是喜欢到什么程度,他是不能确定的。

    “我把你当成我的恩人,还有最最要好的朋友。”半天,她挤出这么一句话。

    他的脸瞬间又变了,朋友,鬼要当她的朋友。

    他亲了摸了的女人,把他当朋友,简直就是对他男性魅力最大的否认。

    虽然已经要气的发疯了,他还是隐忍下来,又换成了一副温和的神情。

    “如果我说要娶你,跟你结婚,你觉得怎么样?”他换了一种问法。

    “啊?不是吧?清同学,你别跟我开这种玩笑啊。”

    “谁跟你开玩笑?有拿结婚的事开玩笑的吗?”他的表情严肃极了,白迟迟却头皮发麻。

    咳咳,这事她是真的真的没有想过啊。

    在司徒家提这件事的时候,她只当是帮他救急的,难道他当真了?

    不行啊,他是同 性恋,啊,不,现在看来是双性恋。

    她真的接受不了,他一边搂着小白脸亲热,然后再跟她……

    “说啊,你到底是怎么想的。”看到她眼神奇怪地四处游,他的耐心都要耗尽了。

    本来还想着先斩后奏,直接去找她父母强行把婚事定下来的。

    现在问她,是够尊重她的了,她那副表情,好像还不愿意似的,成心想把他气吐血。

    “我……哎呀,清同学,你想想,我才多大呀?我才20岁,我还在上大学呢。哪里能这么早就谈婚论嫁的。你说是不是?再说,秦雪……”

    “你再敢在我面前提他的名字试试看!”他忽然低吼了一声,吓的白迟迟把话吞了回去。

    “不提,不提,你别生气啊。我的意思是,总之我们两个人不可能啦。我爸说,嫁给军人,见面的时间少,他不放心。还有……”她闪烁其词的样子让他感觉到她明显在说谎,她在说的都不是真正的原因。

    那真正的原因是什么?该死的,经过昨晚,她不会还认为他是同 性恋吧?她就那么蠢?

    “你还认为我是同 性恋?”他眯着眼,眼睛里几乎都要射出寒光了。

    白迟迟连连摆手。

    “没,没,清同学,我没认为你是同 性恋了。”

    “那为什么不肯嫁给我?”

    “因为,因为,我接受不了你一边爱着贤,一边又对我那样……”在他的瞪视下,她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果然啊!这蠢货,果然是还觉得他和贤有问题。

    他长这么大都没有解释过什么事,这回为了终身大事,他还是决定耐着性子跟她解释两句,否则这白痴恐怕会误解一辈子的。

    “贤只是我表弟,我不喜欢男人,听懂了吗?”

    “可是为什么上次他在酒店里脱的光溜溜的躺床上,你又洗了澡,你们不是要那个啥吗?”

    他深吸气,深吸气,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才能慢条斯理地继续解释。

    “那次不是下雨了吗?他在那儿休息,我去的时候被雨淋湿了,就冲个澡,然后教他玩游戏。”

    啊?怎么会是这样啊?她好崩溃,舔了舔嘴唇,她又把另一个疑问问出来。

    “上次在你房间,你不是把他弄的哭天喊地的,他还说你技术真好。”

    “你这脑袋里面怎么净想些乱七八糟的?”他看怪物似的看她,没耐心地嚷嚷道:“那是他中暑了,我给他提痧,懂了吗?”

    好像是懂了。

    不过还有百分之一的怀疑,他有没有可能对他撒谎。

    “也就是说,你真的只对女人感兴趣?”她小心翼翼地问。

    这一下,真的惹毛了司徒清,一个倾身,她再次被他压倒在沙发上,只听他口中嘟囔一声:“我证明给你看!”滚热的嘴唇就悍然压上她的小嘴。

    啊,这是什么人啊,好好的说话,他干什么又欺负她?

    “唔……唔……”她还试图解释一句,让他别生气什么的,他却趁机把舌头一挺,直接攻入她小嘴中。

    舌一勾一卷,她再说不出话了。

    他的唇也磨蹭着她的唇瓣,吻最初是带了几分怒气的,只亲了几下就彻底地陶醉其中了。

    她口中的芬芳是他留恋不够的温柔,一点点地吸,一丝丝地探索。

    “嗯……”没多久,她又被亲吻的苏苏麻麻的,全身都软了。

    他们现在好像不是男女朋友吧,好像不该这样明目张胆地亲吻,她应该推开他。

    心里这样想着,这样说着,小手抵在他胸前,却被他轻易制服。他一只大手抓住她两只手腕,另一只手随着吻的加深急不可耐地探进她短袖T恤的下摆。

    白迟迟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像千年的寒冰化成了柔水,在他强势的攻击下完全找不到反抗的力气。

    他终于在吻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以后,停止了亲吻,靠在她耳边,他的呼吸滚烫,气息急促。

    她的耳边被他呼吸弄的麻麻痒痒的,好像更晕了。

    他血红着双眼,紧盯她的双眸,喘着粗气对她开口:“白迟迟,做我的女人吧。”

    这话让白迟迟的心擂鼓一般剧烈地跳了两下,好像有种狂喜瞬间淹没了她。

    做他的女人?

    这么帅的司徒清,这么阳刚甚至完美的司徒清,他要她做他的女人。

    她痴痴地回看着他,就差那么一点点点头。

    关键时刻,母亲那句话还是跳了出来。

    “不结婚,不能那个,上了男人的床就会被他抛弃,成为可怜的女人。”

    不,她不要被始乱终弃。即使她从身到心都那么想要跟他在一起,她也不可以。

    “对……对不起,清……”她把同学两个字咽回去了。

    “我不能,我妈跟我说过不结婚不能,我不能那么做。”

    她看到他眼中失落的神色,真有些不忍心。要是他要的是别的东西,无论多珍贵的东西,只要她能给,她都会给。偏偏是这个,她给不了。

    “清,你别生我气好吗?”他不再看她,起身整理自己的衣裤,她忙撑着坐起,来拉他手臂。

    “别碰我,否则别怪我强暴了你。”

    忍的太久了,他不知道自己自制力的极限在哪里。

    万一不顾她意愿强上了,即使给她负责,想必她也是不愿意的吧。

    “明天晚上我把小樱小桃送回司徒家,我到你家和你父母吃饭。”他交代一声,然后径自去了衣橱边,拿了换洗的衣裤。

    “我去洗澡,回来前你要从我房间消失。”

    他要到她家跟她父母吃饭,吃什么饭?

    这人的思维好怪异,总是说一些让她捉摸不清的话。

    也许他是记得上次他答应过的要陪她父母吃饭的事吧,她从身后追上他,轻声说:“清同学,谢谢你记得陪我父母吃饭的事。其实你也可以不要那么当真的,我爸妈……”他一回头,气呼呼地扫视了她一眼,她又识趣的闭嘴了。

    他要吃饭,当然是和她父母谈他们的婚事。

    她不是说了,她妈不让她婚前做那种事吗?

    只有天知道,他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她要结婚,他现在就跟她结。

    反正大学生又不是不可以结婚,结婚了,她照样读她的书,何况她下个学期已经要实习了,马上就要参加工作,结婚不算早。

    想跟她说一声是向她父母提亲,回想着亲吻之前他们的对话,他决定不说了。

    让她这蠢货知道,也不知道要怎么气他呢,不如直接把事情做好,到时候就由不得她反抗了。

    “我说过的事就一定要做到,就这么定了。”不容置疑地说完,他压根不理她在他身后追问些什么,步伐如风地出门。

    明天晚上真的不行啊,她答应了秦雪松,明天要给他一个结果的。

    就在刚刚,她又跟司徒清火熱地亲吻了一番。

    她现在很明确了对他的感觉,是喜欢没有错,不光是喜欢,他还唤醒了她身体的热情。

    其实,她全身每个细胞都在提醒她,她已经是个成熟的女人了,完全可以和他……

    要不是母亲的提醒,她极有可能已经飞蛾扑火地跟他滚上了床单了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