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785.老公太凶猛783
    这样本身就已经是对不起秦雪松了,她是不是不该在心里装着别人的时候跟他和好?

    纠结死她吧,司徒清,秦雪松,她都不想伤害。

    不过,她估计也伤害不到司徒清,他喜不喜欢她,根本就看不出来。

    既然他现在是她的好朋友,也是她喜欢的人,她应该把心事告诉他,好好跟他说说吧。

    司徒清在凉水的冲击下把火灭了后,回到房间,看白迟迟还坐在他电脑桌前,托着腮沉思着呢。

    “不是让你从我房间消失吗?”他没好气地问,看她的头发乱的,活像刚被男人强暴了,这不是引他犯罪是什么?

    “清同学,你回来了?我就是在这里等你回来,有事想跟你说,纠结死我了。”

    “说吧。”他在自己床上坐下,不敢再和她一起坐在沙发上了,尽管他是真的很想再坐过去,再好好亲亲她,摸她。

    “就是秦……”他刚不让她提秦雪松,所以她说起他名字时小心翼翼。

    “他怎么了?”

    “他给我打电话,想要跟我和好,你说我应该怎么做?”

    “这还需要问?你不会觉得自己可以一边跟我这么亲密,一边又跟别的男人拉拉扯扯不清不楚吧?”他寒着一张脸,那语气,就好像是丈夫在指责不守妇道的妻子。

    “我也觉得不应该。”她小声说。

    “知道不应该就好,以后不准提那个人,也不准想!出去吧!”他挥了挥手,又是一副不耐烦的模样。

    “那如果我们不这样,我们做普通朋友,是不是我就可以提了?”她纹丝未动,继续问他,样子还很认真。

    “你说什么?”他皱起了眉。

    她真要气死他吗?刚才还被他压在身子底下又亲又摸,说要跟他做普通朋友就做普通朋友,她脑袋是什么做的?

    还是她可以随随便便跟任何男人像跟他这样?

    脑子里想象着别人亲她的小嘴,他真恨不得能抓住谁狠狠揍一顿。

    “我说,其实我心里还是纠结的厉害。你看,我跟他都说好了要结婚的,现在说分手就分手。我总觉得对他还是有点愧疚的,他要是能离开我,也不会回头找我。既然他回头了,我是不是应该给他一个机会?”

    “去!马上去!”他真被她激怒了,是彻底的激怒了,指了指门口,朝她吼了声。

    原来在她心里,他真是微不足道的。

    他司徒清就是个自作多情的傻子吧,还喜欢人家,喜欢个屁。

    你喜欢她,她心里喜欢别人呢。

    她也看出他真生气了,脸黑的不能再黑。他又不承认喜欢她,每次她提别人,他还要这么生气,真是难以理解。

    她不敢惹他,站起身,想悄悄地溜出去,待他平静了,再好好跟他谈。

    谁知她的动作让他觉得她真是听了他的话,要立即去找那个该死的姓秦的。

    “给我站住!你敢去!”她刚走了几步,又被他几步追上来拉住。

    “我……”我不是去找他,她想解释,却被他寒冰一样的眼神吓的后面的话全憋回去了。

    “我告诉你,既然已经跟我这么亲密了,这辈子只有我可以亲你摸你碰你,永远都不许再想别的男人!”他捏起她下巴,迫她仰视他,霸道地对她宣布。

    啊?这是什么话,她有点惊了,傻傻地回看了他好几秒钟,才找到应对的台词。

    “可你又不喜欢我,为什么要管我?”

    “谁说我不……”他喜欢她这句话差点被她激的脱口而出,可是脑海中还是想起文若可怜兮兮的模样,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我喜欢不喜欢你不要紧,我只要你记着:这辈子你只能是我的。我会跟你结婚,给你很多女人梦想中风光的婚礼,你就死了别的心吧。”说完,甩开她的下巴。

    “你去睡吧。”

    啥?他一句会跟她结婚,让她死了别的心就把她一辈子给定了?

    怎么这么不靠谱啊,比她还不靠谱。

    不过他样子是真的很吓人,她也不想在这时跟他针锋相对的争什么。估计他也就是一时冲动,不会当真,说不定睡一晚上就不记得他自己说过什么了。

    “我去睡了,去睡了。呵呵,清同学,你也平静平静,晚安。”闪出了门,走到门口,她探头进来说了声。

    “清同学,你这脾气要改哦,对你身体不好呢。”

    他真是拿她没办法,她的神经真是跟一般人长的不大一样啊。

    他对她说的话,她到底记住了没有。

    不会一回头,又去想她的初恋情人去了吧。

    她要是敢,看他怎么收拾她。

    这一晚上,司徒清是在假象情敌中度过的。

    白迟迟心里也不能平静,她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跟司徒清就变成这样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了。

    他们算情侣吗?如果说算,他又不承认。

    要说不算,他又说要结婚,真是太奇怪了,比奥数题还要复杂。

    还有,他坚定地说要娶她,她是不是不能跟秦雪松在一起了。

    真要命,她对秦雪松没有男女方面的感觉,又跟司徒清那么亲近,看来,她是该主动跟秦雪松坦白,说不能跟他在一起吧。

    他会失望,会伤心啊。

    不答应清同学,清同学得多生气,她能怎么办?

    天蒙蒙亮的时候,白迟迟在纠结中感觉小腹一痛,才想起来是大姨妈光顾了。

    刚换完卫生巾,听到敲门声,接着听到司徒清在门口叫:“别睡懒觉了,起来跑步!”

    以后司徒家的孩子就指望她的肚子了,她自己体质也不行,他得盯紧些。

    “我想睡觉,你自己去行吗?”她肚子痛的厉害,根本不想动。

    “不行!”

    “我真的很累……”

    “不准偷懒!开门!”一晚上没见到白痴了,他想的厉害。

    她还磨磨蹭蹭的,知不知道他要见到她的那种急切的心情?

    难道她就不急着想见他吗?

    “好吧,你等我一下。”白迟迟从床上爬起来,去开了门。

    “你这是怎么了?脸色这么苍白?不舒服?”白迟迟的脸可不像文若,她一般都是神采飞扬的,即使是早上,脸色也不该是这么差啊。

    “啊,有点。就是……”她想说来大姨妈了,想想,他不是同性恋,就不是她的姐妹了,这话不能说啊,又吞回去了。

    她的手下意识地搭在小腹上,他明白了。

    为了照顾好文若,女人这事他偷偷打听过,也上网查过。

    “是不是来那个?”他问的时候,脸也有点不自然,不过这事关她的身体,他必须要问清楚。

    “你怎么知道?问的我都不好意思了。”她傻瓜一样地看着他,脸腾一下红了。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亏你还是医生。”

    “是未来医生。”她纠正道。

    “每次来都这么疼吗?”他再问,俨然他是妇产科医生了。

    “还行吧,有时痛,有时不痛。”

    “你等着。”他说着,出了她的房间去了厨房,从冰箱里拿出米酒。

    打了个蛋放在米酒中炖了炖,又放些红糖进去,炖好了给她添了一大碗。

    看到他把那一晚暗红色的汁液端进来时,白迟迟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这真的是清同学做的?

    他还会照顾女人这个?

    “喝了。”他命令道。

    “那个,味道怪怪的,可不可以……”

    “不可以,一定要喝。你这就是寒气重,血不畅通,所以才会肚子痛。”

    听起来很专业似的,她反正疼的厉害,捏着鼻子喝下去,试试看效果好不好吧。

    他一直监视她把药喝了,还坐在她床边看着她。

    “来这个,还要开什么空调?不要命了?”他嘴上责怪着,动手把房间的冷空调也关了。

    白迟迟的心暖融融的,她想,要是跟秦雪松在一起,他才不会注意到这么多呢。

    以往她来这个不好意思跟那家伙说,他还拉着她四处跑,完全看不出她在肚子疼。

    “怎么样了,好些吗?”他关切地问。

    “好多了,你去晨练吧,我没事了。”

    “今天不去了。”陪你坐一会儿,后面的话他没说,不想弄的太矫情了。

    “为了我不去锻炼?”她感动地问。

    这白痴,心里知道就行了,为什么还要问出来?

    “不是,本身就不太想去。”

    “哦!”有点小失望。

    “下跳棋吗?”他问,脸上的表情硬硬的,还在为她昨天的不当言行生着点闷气。

    “好啊好啊。”她点头如捣蒜,只有天知道,她这样单独面对他,心里是有多紧张。

    她好想跟他亲亲,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想和他亲亲,可现在来大姨妈好像不太适合接吻。

    “脸怎么这么红?过来我看看,是不是发烧了。”司徒清搬过她的头,用唇贴在她额头上试了试温度,一点也没热。

    那什么,就是吻下额头,她怎么也不淡定啊。

    清同学,你简直是妖孽啊,你害的伦家小心肝乱跳的。

    不光是心乱跳,她整个身子都因为他的亲吻激灵一颤。

    他只是想要帮她试试温度的,没成想她反应这么大,忍不住的就又亲了亲,从额上滑向她的鼻梁。

    清同学会不会要亲她的嘴了?白迟迟闭上了眼,竟不自觉地双唇也呈现出要接吻的模样。

    他灼熱的目光盯着她微微嘟起的唇,用了十二万分的力气才克制住揉躏她唇瓣的冲

    动。

    “睁开眼,等你过了这几天再亲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