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787.老公太凶猛785
    虽然接触不多,她确实觉得司徒清不错。不过要托付女儿的终身,那是有待考察的。

    迟迟这孩子单纯,她总担心她听了人家的甜言蜜语,过早地把自己给送出去。

    比如那个秦雪松,就让她整日整夜地提心吊胆的。

    “没有没有,妈,你想哪里去了。你的话我都记着呢,不结婚,我不会那样的,放心好了。”

    “你这么说妈就放心了。你为什么不答应那个司徒先生,不喜欢他?”母亲又问,父亲不好多问什么,也关切地竖着耳朵在听着。

    “也不是,秦雪松还在跟我要求复合,我心里很乱。再说,我还小,总之你们就别答应吧,等我考虑好了,我自己会处理的。”

    “你跟秦……”母亲还想再问,被白父拦住了话头。

    “别说了,孩子都说了自己会处理的。”

    感情的事最头疼,有时候大人们越帮忙反而越乱。

    “别管怎么说,司徒先生第一次来我们家吃饭,也要热情对待。迟儿,多买点好菜,妈帮你一起做。”

    “不用,妈,我自己行的。”

    白迟迟去买了牛肉,鱼,还有一些虾子,以及一些蔬菜,准备大展身手。

    一边料理那些菜,想到是给清同学做的,不自觉地会笑一下。

    做好饭就可以见到他了,即使只分开了一会儿,感觉也非常非常的漫长。

    白迟迟啊,你都想好了不嫁给他就要跟他做普通朋友,你这样想着他怎么行呢?

    在她抑制不住自己思念的时候司徒清带着小樱小桃回了司徒家,刚进门,就听到张妈在文若门口敲门问话:“文若小姐,你好些吗?”

    “你们两个自己回房间,我去看看文若阿姨。”司徒清皱着眉几步去了文若门口。

    “她怎么了?”张妈手上端着一碗姜汤,司徒清接过来的同时关切地问她。

    “发烧了,我刚才说要给你打个电话,让你送她去医院,她不肯。”张妈是看着文若长大,自从她父母过世,她是真的很心疼她,对她很好。

    只是那孩子好像对谁都不冷不热的,跟她也保持着距离。

    “我知道了,下次她有什么事不管她让不让你都要打我电话,我会立即回来的。我进去劝劝她,你先忙吧。”司徒清嘱咐一声后才敲文若的门。

    文若已经听到了他的声音,他的话让她感动也让她伤怀,泪就那样顺着两颊滚滚而下。

    她想见到他,她非常非常想见到他,她觉得如果再见不到他,她好像就没有机会见到他了似的。

    她又不想看到他,不想拖住他寻找幸福的步伐。

    “文若,你怎么样?给我开门。”司徒清把声音尽量放柔和,却掩不住内心的焦急。

    她在发烧,实在没有力气起身,想应答,发现自己都有些说不出话了。

    该不会昏迷了吧?

    “你不开门,我进来了!”司徒清伸手扭门,蒋婷婷悄悄站在自己房门内听着外面的动静。

    清哥哥还是这么关心文若,她心里痛了又痛。

    那病怏怏的女人,她怎么就不早点死了呢。不过她还真不是死的时候,妈妈说了,要想破坏他们的婚事,还非要这病怏怏的女人不可。

    先让她上,等他们分开了,就是她蒋婷婷出面的时候了,这叫黄雀捕蝉螳螂在后。

    门没锁,他跨进门,见到文若和衣躺在床上。

    洁白的床单上,她穿着上次他给买的那条白裙子,只有黑发是整间房不同的色彩,却也是毫无生气的颜色。

    “文若!”他颤抖着声音呼唤一句,奔到她床的另一端,这才看到她的脸。

    因发烧,她的脸红彤彤的,呼吸有些急促,还好并没有像他担心的那样昏迷。

    伸手探了下她的额头,果然烫的厉害。

    “怎么不给我打电话,也不去医院?”他轻声责备着,把姜汤往床头柜上一放,伸手扶她起来。

    “走,我带你去医院。”这个样子,喝姜汤显然已经不管用了。

    “我没事,只是小感冒,一会儿就好了。”她说话时气息微弱,嘴唇有些皲裂,看来发烧已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了。

    她脸上有泪痕,是烧的太难过了吗?

    “你这样我会生气!听我的,跟我去医院!”司徒清威严地说了声,他从没有用这样的语气跟她说过话,文若没再争了。

    她没有主动去找他,她没有去破坏他们的关系。

    此时此刻,她是真的难受,让他带去医院一次好吗?她只是想多依赖在他身边一会儿,哪怕是一会儿,悄悄的,不引他注意的多看他两眼。

    她柔若的身躯被司徒清抱起来,他只觉得她身上好像没有肉,全是骨头。

    全身透着一股热气,靠在他身上,很快就流汗了。

    这样抱着她,一直关切地看着她微闭着眼,她的脸越烧越红。即使抱着的是他思慕多年的女人,他完全没有一点点的邪念,除了心疼,还只是心疼。

    把她放在悍马后座上,低声嘱咐她:“躺好了,我会慢点儿开,难过就叫我。”

    蒋婷婷待司徒清和文若都走了,又过了一阵子才又听到门响,竖起耳朵听,原来是小樱小桃正和刚进门的司徒百川说话呢。

    “你们怎么来了啊?”

    “舅舅说,今天晚上要去白老师家和她父母吃晚饭,所以把我们两个送过来,她先回去准备晚饭了。外公,你说是不是舅舅和白老师要结婚了?”蒋婷婷心咯噔一下,忙闪身躲开,又回了房间。

    该死该死,竟然这么快就要去她家见岳父岳母了。

    那没用的秦雪松,难道都没有使力追她吗?还在她面前搞出一副清高的样子,说什么不要钱,不要钱你倒是努力啊。

    恨恨地想着,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

    军区医院就在旁边,到了医院,很多人认识司徒清,一切手续从简,直接输液退烧。

    安顿下来已经是日落西山了,白迟迟做好了所有菜和父母一起坐在简陋的桌前等待司徒清。

    “清,你没事吗?有事就去办你的事,不用照顾我。这里有护士,输液完我自己可以叫人的。”输液后文若的精神也好了些,司徒清微笑着回应她。

    “我能有什么事,没事,你安心地输液吧。”

    一直等到她好像睡了,他才去了走廊,给白迟迟打电话,谁知那白痴的手机竟然关机,联系不上。心里对她父母真觉得很愧疚,让长辈等他吃饭就不对,再空等一场,他们肯定会很失望吧,白痴也会失望。

    他是多希望自己现在能分身赶到她身边,可刚给远打电话,他有紧急任务,不能回来。

    他是绝对放心不下文若一个人在医院的,也不放心让旁人照顾她,只得给白迟迟发了一条信息。

    “文若病了,我陪她在医院输液,替我向你父母道歉,我一定尽快抽时间过去当面谢罪。”

    ……

    父母在期盼,白迟迟也在焦急地等待,可是墙上的老钟已经到了七点,菜也凉透了,司徒清还是没有出现。

    白迟迟的期待一点点的冷却。

    “爸妈,兴许他不会来了,我们吃饭吧。”白迟迟轻声说,很失落的样子。

    父母即使看不见,也听得出女儿的情绪。

    “他可能是碰到什么急事了,也可能是堵车,我们再等等。”母亲劝道。

    白迟迟沉默下来,终于在沉默中听到了咚咚的敲门声,她几乎是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兴奋地说道:“来了来了,我去开门!”

    “清同学?你终于……”她推开门,很意外,门外站着的不是她盼了一下午要见到的黑脸清,而是秦雪松。

    秦雪松的脸色很难看,她热切盼着另一个男人的样子深深刺痛了他的心。

    才多久的时间,她真的爱上别人了?

    她不是一直爱他,要做他妻子的吗?

    白迟迟的笑意也僵在脸上,有些后悔自己的激动,也很尴尬。

    在秦雪松面前,她的移情别恋在自己看来是多么卑鄙无耻,还该死的让他看到了,他肯定很受伤。

    “雪松,你怎么来了?”

    “你忘了吗?我说过给你两天时间考虑,两天已经过去了。我想来碰碰运气,想看看你在没在家,你还真的在。”秦雪松收起嫉妒的表情,他们在分手期间她恋上别人的。即使是快的让他接受不了,他好像也没有什么立场非要生气。

    毕竟他自己都跟别的女人上過床了,比她还更过分的多。

    “跟我出去谈谈。”他说着,来拉她的手。

    “晚点儿行吗?我还有事。”

    “什么事比我还重要?迟迟,难道你真的觉得分手了,我们就是不相干的人了吗?”秦雪松很受伤地看着她,白迟迟又有些心软。

    她不好说今天司徒清来她家吃饭的事,不想让他受伤害。

    “你等我一下,我进去跟我爸妈说一声。”

    白迟迟转身进了房间,她得打个电话确认一下司徒清到底会不会来。

    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机关了,这手机用的久了,总是自己莫名其妙地关机。把手机开了,有一条司徒清的信息,他去照顾文若了,难怪没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