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788.老公太凶猛786
    她在等他时的小小怨气在看到他的解释后释怀了,他对这个妹妹的态度,她是见过的。她生病了,他作为哥哥当然应该照顾。

    收起手机,她轻声跟父母解释道:“爸妈,司徒先生的妹妹生病了,所以他今晚不能来。他让我替他给你们道歉,你们吃吧,我出去一下。”

    父母听觉灵敏,她和秦雪松在门口的对话已听的清清楚楚,想要拦,也知道拦不住她出去。

    “早点儿回来,别忘了妈妈说过的话。”母亲嘱咐道。

    “嗯。”

    “走吧,到我家去谈谈。”秦雪松提议道,白迟迟摇了摇头。

    “别去你家了,我们换个地方好吗?”上次他要强占她的事,她心有余悸。

    她谨慎防备的神情,还有临出门时她妈交代的话让秦雪松明白了她的意思。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个最熟悉的人变得像现在这样有隔阂了。

    白迟迟是个单纯的女人,单纯地相信人,不过一旦她选择不信,那么改变她也是件很难的事。

    秦雪松这时真的后悔自己当时的冲 动,要是没有那次,他们现在还是热恋中的情侣。他还是可以吃她做的饭菜,还可以看她无忧无虑的笑。

    她这个人,在身边的时候不觉得有多好,偶尔还会觉得傻里傻气。可一旦她不在身边,就感觉生活一下子就变得没味了。

    就是因为这个,他才决定不管付出怎样的努力,都要把她拉回自己身边。

    “去流星桥吧。”白迟迟没反对,沉默着低头跟在他身后,想着要怎样跟他说,他们已经没有可能了才能让他没那么难受。

    流星桥留下过很多两个人的回忆,以前他们常常一起靠在这座桥上看江水的,也有时天色好,会一起仰头看满天繁星。

    白迟迟跨上这座桥,心中多少是有些伤感的。

    “迟迟,我知道你心里是喜欢我的,不会这么快就忘记我是吗?”两人在桥一侧的人行道上站定,秦雪松望着白迟迟,在她的脸上寻找着对他的留恋。

    她可能要让他失望了,他是她的亲人,让他失望的同时,她自己也心如刀绞。

    “雪松,我不想瞒你,我好像喜欢上了别人。我对他……”

    “不要说你和别人的事,我不想听。”他没有耐心地打断了她的话。

    “我知道你可能喜欢别人了,每个人都贪新鲜,就像我跟你分手以后我也以为我喜欢别人了。可我还是忘不了你,我相信你也和我一样。我们十年的感情了,十年,怎么可能说忘就忘了?”

    白迟迟沉默下来,轻轻地叹息了一声。过了一会儿,才有艰难地开口:“说实话雪松,我觉得我不应该在心里喜欢别人的时候还跟你在一起了。”

    “也就是说你要跟那个人在一起,就是你那个雇主吗?”他真是笨啊,白迟迟脑袋总那么不正常,他当时说那个家伙是同性恋,他怎么就信了?

    要是他当时拦着她,是不是结果就不是这样了,他真是又悔又恨,恨不得时间能够倒回去。

    “你怎么知道是他?”

    “我上次就说过他对你有意思。”他恨恨地说。

    “你告诉我,是不是你要跟他在一起了,所以不想跟我和好了?”回想起那个男人的样子,他好像从任何方面来说,都比他秦雪松要强百倍。

    他嫉妒死了,情绪上也不禁有些激动,说着说着就抓住了白迟迟的肩膀。

    “不是,雪松你别这样。我也不想跟他在一起,他想结婚,我不想。但我不能在知道自己喜欢别人的情况下还跟你和好。”她伸手想要拿掉他的手,却反被他抓住她的手。

    “你弄错了,迟迟,你不要以为你就真的喜欢他了。我早把你当成我老婆了,你不也当我是你男人吗?那个人就是你一时错觉……”

    “不是!”这两个字脱口而出,在她能思考之前就蹦了出来,连她自己也吓了一跳。

    “这么说,你是真的再不想跟我和好了?”秦雪松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他总以为只要他一句话,她就能回头呢,他高估了自己在她心中的位置了。

    “对,我们不可能了。”当断不断必有后患,白迟迟狠了狠心,还是说了绝情的话。

    这不是他认识的白迟迟,白迟迟是心软的,她从来都会先把他的喜乐放在她自己的前面。

    她是心软的,她不会这么狠心。

    她是心软的……

    秦雪松在最绝望的时候灵机一动,瞥了一眼底下的江水。

    他是赌徒,他从来都是赌徒,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他是不会计后果的。

    “好,那我祝你幸福,我用我的死祝福你们。”他说完,冷笑一下,送开了她的肩膀,还没等白迟迟反应过来,蹭的一下攀上了桥架。

    “你……雪松你干什么?你快下来,危险!”这太突然了,白迟迟吓的声音完全变了调,她激动的想伸手去抓他,又怕直接把他推下去了。

    秦雪松就那样站在上面,只一手抓着桥架,身子尽最大的努力往外探。

    他的脸上始终挂着冷笑,看着她,他在用她的心软做最后的赌注。

    不用这个方法,白迟迟的决定是很难改变的,他太了解她了。

    “我不会下去,除非你答应跟我和好。我数一二三,一……”

    他了解她,她又何尝不了解他,他那么爱赌,他向来是什么事都干的出来啊。

    白迟迟紧张的脸都白了,哪怕再多一秒,他都有可能真的跳下去。

    底下连一条船都没有,且江水湍急,掉下去对不会水的他来说就是死路一条。

    闭上眼咬着唇,不待他数出二字,她已经喊着答应了他。

    “好,你下来!”

    他赢了,脸上亮出胜利的笑容,他又利落地从上面跳回了桥面。

    “你吓死我了!”他落了地,白迟迟还不放心的上下看他。

    她怎么可能忍心看着他去死,他是陪伴了她十年的人啊,。

    “傻瓜,你是在乎我的,我爱你,迟迟,我爱你!”秦雪松高兴地说着,紧紧地搂住了已经傻了似的她。

    “答应我,以后别做这样的傻事行吗?”她在他怀抱中问他,刚才那样让她现在还后怕着。

    “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不会做傻事。有这么好的老婆,谁会舍得死啊。你说是不是?”松开她,捧起她的脸,秦雪松郑重其事地说道:“你要答应我,辞了那份工作,跟姓司徒的断绝往来,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起他。”

    “你听我说……”白迟迟不敢大声跟他争执,怕他又像刚刚一样想不开,只能尽量温柔地和他说话。

    “我跟他签了合约的,如果违约,我要赔偿他很多钱,再说孩子们我也舍不得。我答应你,跟他做普通朋友,行不行?”白迟迟也分不清自己是不是舍不得彻底地离开司徒清,还是真的害怕高额的违约赔偿。

    她此时甚至不敢想司徒清的名字,不敢想他的脸,否则她会非常非常难受。

    他想说不行,看着她倔强的脸,终究有些不忍心太强迫了她。

    “我相信你,你要时刻记着,你是我的未婚妻,以后要跟他划清界线。”

    “嗯!”白迟迟重重地点了点头。

    “雪松,我们回去吧。我好多天没回来了,想陪我爸妈说说话。”

    “不可以陪陪我吗?”

    “我们都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时间。”

    “那你答应我,以后我们每三天要见一次面,不能总是分开。”

    “嗯。”她又点了点头。

    “走吧,我送你回家。”他环住她的肩膀,像从前那样搂住她。

    于她,心境却完全不同了。

    出发前她还想着和秦雪松说清楚,以后只做好朋友。

    没想到他会以死相逼,答应以后她感觉心里很沉重。这是被迫的,不是她内心的想法,甚至于她都不想跟秦雪松多说话。

    以前跟他在一起,她也是很聒噪的,到底是不一样了,是因为司徒清吗?

    也许这样对他反而是好的,她可以跟他说清楚了,他也不会总奇怪地说要娶她的话。

    到了白迟迟家门口,秦雪松想要吻别一下,被她很本能地闪身躲开。

    尽管她明白作为女朋友,未婚妻,她没有理由躲开这个吻,但她就是做不到。

    秦雪松有点沮丧,但他也觉得既然两个人之间有了裂痕,是需要时间来修复的。

    他现在不该逼她太紧了,慢慢来,他们还是能回到以前的。

    白迟迟头重脚轻地回到家,忽然感觉自己像是失去了什么,变的浑身没有力气。

    整个人就像虚浮在世界上,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能做些什么。

    司徒清那张脸时不时的浮现在眼前,还有他跟她说过的每句话,他为她做过的每件事。

    实在闷的难受,又不想在父母面前长嘘短叹,她还是打了辛小紫的电话去找她。

    “正好我一个人在家,你过来吧,我们好好聊聊天。”

    “爸妈,我去辛小紫家,晚上可能在那儿住,你们早点睡觉。”

    “迟儿,你跟秦雪松谈的怎样了?”女儿一回来就不对劲,母亲还是忍不住问了句。

    “和好了,妈,我觉得我还是跟他最合适。”

    “唉!”母亲叹息了一声,这傻孩子,她要是真觉得最合适,她回来就不会闷闷不乐的。

    到底要怎样,她才会不这么心善这么傻啊,那个秦雪松有什么好的。

    母亲还想说什么,父亲按了下她的手,她没再问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