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789.老公太凶猛787
    白迟迟出了门,上了一辆公交车,到了辛小紫家,两个女孩趴到床上,辛小紫看怪物似的瞅她。

    白迟迟除了上次要被开除时像现在这样沮丧过,其他时候都是活蹦乱跳的。

    “怎么了?失恋了?”

    “像失恋吗?”她傻傻地回问她,她不算失恋吧,是梅开二度。

    “你急死我了,快点说吧,发生什么事了。”

    “我好像喜欢上一个人,小紫,我没救了。”

    “你不是跟秦雪松分手了吗?喜欢上就再恋呗。”对辛小紫来说,谈恋爱,分手,这些事都太小儿科了,她早就百炼成钢了。

    谁像她这个傻妞,连男人什么味道都还没尝过。

    “我又和他和好了。”

    “他刚跟你分手就跑去跟女人滚床单去了,你竟然说原谅就原谅?我靠!”她早就看秦雪松不顺眼了,什么事不都是白迟迟顺着他?

    除了他为她借过高利贷,就没见他做过什么特别男人的事。

    “我不想原谅来着,可是他差点从桥上跳下去。”

    “让他跳啊!我就不相信他真跳,一个大男人要死要活的,有点出息吗?这种人你就不该跟他在一起!我早看他不顺眼,真***就是个人渣。”

    “好了好了好了,别说雪松了。你知道,他对我很好的。要不是他……”

    “又来了!”她最不喜欢白迟迟在她面前说秦雪松的事,要是她早一脚把那渣男给踢开了。

    “别跟我提他了,说说你喜欢上什么样的男人了,我来判定一下是不是也那么渣。”

    话题转向司徒清,白迟迟还没开始说,眼睛已经先有了光彩。

    “不会的,他人很好的,又长的很帅,很有型。你见过的,就上次替蒋婷婷教训我的那个黑脸……”

    “啊,我想起来了,他长的还真是很帅,就是人不怎么样。”

    “哪有啊,是你不了解他,不要妄下断论。”白迟迟有点急了,眉头不自觉地皱了皱。

    “呦,这么护着呢,那你不说我肯定不了解,说说吧,他怎么对你好了。”白迟迟于是把她跟司徒清接触的细节一一说给她听。

    开始辛小紫还时不时打断,觉得他对白迟迟呼来喝去的很过分。

    越到后来,她反而越安静了。

    只在她停下来的时候催她:“还有呢,快说快说。”

    “后来……后来我就给他放了你传给我的视频……”

    “我的妈呀,他不是真的同 性恋吧?他把你吃了?”

    “没有没有。”她连连摇头又摆手,不过脸却红了个透,像要滴血了。

    一看就是有情况嘛,她辛小紫对这种事情是最最感兴趣的,肯定要挖掘到底。

    “那他亲了你没有?”

    “嗯!”

    “摸了没有?”

    “嗯.”她轻轻点头,有点不好意思说了。

    “摸哪里了摸哪里了?”

    “不说这个,行吗?”

    “这有什么?是摸胸部了?”

    “嗯。”

    “靠,这么**的,他怎么没把你给彻底搞了呢,怎么回事啊?”急死她了,这么好的男人,白迟迟脑袋是太不正常了,她应该把他反扑倒才对。

    “我想起我妈跟我说的话了,就让他停了。”

    “然后他真停了?”她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她,按理来说那么男人的人肯定雄性激素分泌旺盛,不大可能停下来啊。

    “嗯。”

    “唉,看来他是真的爱上你了。不是说嘛,喜欢一个人就跟她嘿咻,只有爱一个人才能忍住不跟她嘿咻。”

    白迟迟第一次听到这样的理论,不过想想,说的是有道理的。虽然几次司徒清都到了崩溃的边缘,不过他还是很有风度的止步了,没像秦雪松那样强迫她。

    她越这么说,她越觉得清同学真好,可这样就更难忘记他了。

    “再后来呢?”

    “就是今天,他说要到我家去吃饭,我想让我爸妈拒绝他。结果他妹妹生病了,他没来,秦雪松来找我,我跟秦雪松和好了。”

    “靠!你脑袋有问题,去去去,你回去,别在我这里了,我看到你我都想抽你了!”辛小紫真是恨铁不成钢啊,她怎么就碰到这么个好朋友,平时傻点也罢了,关键问题也拎不清楚。

    “好吧,那我回家了。”白迟迟沮丧死了,她也不想把事情弄成这样,可也不能眼睁睁看秦雪松死啊。

    “好了,还真走啊?我跟你说,像秦雪松这样的男人,你必须立即跟他断绝关系。那个清同学,你一定要抓住了,不行我帮你。”

    “跟你说说我就好多了,我看得开。对了,小紫,就是那个司徒远,我还想介绍给你来着,可惜他好像喜欢他们家那个文若。”

    “我可没心思想这个,还是想想你怎么面对清同学吧。他那么霸道的人,要是知道你又跟秦雪松和好了,恐怕没你好果子吃。”

    这也是白迟迟担心的,她都不知道明天怎么回司徒枫家。

    或者像秦雪松说的,她还是尝试着辞职吧,如果他答应,他们就彻彻底底地断绝一切联系,连普通朋友都不做。

    “我辞了这份家教吧。”她下定了决心似的,跟辛小紫商量。

    “不行不行不行。”开玩笑,她脑袋坏掉了,她辛小紫的脑袋可好使着呢。

    辞职了,这俩人还有什么戏唱?

    她作为她最要好的朋友,骗也要骗她继续跟他交往下去。

    “为什么不行?”

    “你傻啊,你想想,他以前性格那么闷,是因为你他才变开朗的。你要是连朋友都不跟他做,他会怎么样?他一定会比以前更闷的,你忍心吗?”

    偷偷观察白迟迟,果然纠结起了眉头,辛小紫心里有点小得意。

    你个秦雪松,你以为就你会用苦肉计啊?有我辛小紫在,你别指望癞蛤蟆吃天鹅肉了。

    “你说的也对,小紫,有你真好。不然我有时候糊涂,总会办错事的。”

    这话,辛小紫爱听,得意地笑了笑,说道:“今晚就在我这里睡吧。”

    “嗯。”

    ……

    司徒百川听说文若病了,也带孩子到医院来看了看。

    就连蒋美莲下了班也带着蒋婷婷到了医院,还跟文若说,她晚上在这儿照顾着,被文若和司徒清谢绝了。

    司徒清一直在医院里守着文若,她烧是退了,人看起来还是虚弱。

    她住的是特别病房,只她一人,旁边有陪护人员的铺位。

    窗外的月光柔和地透进来,照射在白色的床铺上,洒下了一层银灰。

    “清,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常常在这样的月色下一起发呆吗?”

    “记得。”

    那时候,她总是默默的想父母,偷偷流眼泪,清和远都不点破,只默默陪她看月亮。

    “真希望能回到小时候。”她轻轻叹了一声。

    司徒清奇怪,小时候父母走了以后是她最黑暗的日子,她怎么会想回到那时候呢。

    见他有些惊讶地看着自己,她又轻轻笑了笑,补充道:“小时候天天跟你和远在一起,长大了,你们各忙各的,见的也少了。”

    “以后我让远多陪你,我去部队。”

    “不用,我只是说说。虽然你们常常交换,他在部队习惯了,你在公司也习惯了,换过来总会有点不适应的。”

    “不要紧,我们有我们自己适应的方式,你不用担心。”她最近好像又瘦了些,让人怎么放心。

    “真不用。”她秀眉微蹙,语气也有点强硬了,她很少这样。

    “好吧,我看着办。”他只有让步,也只有在她面前,他才会如此轻易地让步。

    她不再说话了,闭上了眼,微弱地呼气吸气,他总觉得她连呼吸都要用好多的力气似的。

    “很累吗?”他轻声问。

    “不,只是想休息了。”

    “睡吧。”我守着你。

    她貌似睡了,心里却在悲伤地对话,清,为什么你就在我面前,我依然觉得你离的那样远。

    你是真的不懂,我不想要远陪我,我想你能陪我吗?

    文若闭着眼,长长的睫毛覆盖在苍白的小脸上,微微颤抖,她看起来好像要哭了。

    唉!司徒清心内叹息了一声,这世界上到底有没有人能让文若快乐起来。

    只要她快乐,让他做什么,他都是愿意的。

    过了很久很久,已经是深夜了,司徒清坐在她床边,坐的直直的,眼睛都没有合一下。

    他就这么坐了一整夜,文若后来还是睡着了,尽管她是那么舍不得入睡。

    天微亮时,文若醒了,见司徒清略显憔悴,不禁有些心疼。

    催他睡一下,他只淡笑着,说,在部队执行任务时几天几夜不睡觉都是正常的。

    早上八点多的时候,司徒清接到司徒百川的电话。

    “小樱小桃想你姐姐了,我带她们去一趟美国看看她们妈妈,顺便游览一下,可能要半个月才能回来。”

    “好!”

    “这段时间她们不在,你和白迟迟的父母尽快接触,抓紧把婚事办了。”

    “好,我抓紧办。”

    文若的眉微微收了收,这个抓紧办,想必是指跟白老师的婚事吧。

    闭上眼,假装休息,她是不想让司徒清知道她会嫉妒,会难受的。

    她喜欢他,应该让他高兴,她不适合他,她只会让他跟她一样伤感,一样过着灰蒙蒙的日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