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790.老公太凶猛788
    可为什么,她还是会嫉妒呢,是不是她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无私和伟大?

    “文若,今天觉得怎样?”挂了电话,司徒清再次摸了摸文若的额头,好像温度又有些升上来了。

    “好多了,你有事就去办吧,我自己行的。”

    “没事。”

    “我去叫护士给你量体温,安心养病,什么都别想。”

    “嗯。”她轻哼了声,是啊,她要安心养病,他才能放心地走。

    司徒清叫了护士来量体温,在等待结果的时候瞥了一眼天气,很晴朗,病房外的天空碧蓝,还有几朵薄薄的行云飘过。

    白痴说,这样的天空太美了。

    他没出现,白痴会不会很失望,会怪他吗?

    原来在文若身边,他也会牵挂起她,他的情感越来越怪异了。

    “三十七度五。”护士把结果告诉司徒清。

    “还是低烧呢,今天接着输液。”想着针扎入她纤细的手,他都不忍心。

    她已经很不幸了,真希望上天能够放过这么纤弱的女孩儿,如果还有什么罪过,他宁愿自己全部替她承受。

    “输液可能还要等一个小时,我先去给你弄些吃的。”

    “嗯。”文若很乖巧的答道。

    司徒清走到病房门口,她又吃力地说了声:“清,你自己别忘了吃饱了再来。”

    “好。”他微笑着看了看她,走出病房。

    到了外面,给白迟迟打了个电话。

    白迟迟一看号码显示的是清同学,第一反应就是高兴,激动,紧接着想起了她已经和秦雪松和好的事,高亢的情绪被沮丧代替。

    “在家吗?”他问。

    “没有,在朋友家。”

    “男的女的?”他眉头皱紧,她怎么轻易到外面过夜,不会是到秦雪松那儿吧。

    “辛小紫,就是上次你在学校见到的女孩,我好朋友。”白迟迟的声调是平静的,和平时截然不同。

    生气了?他想问一声,又觉得太不像大男人该说的话了,所以没问。

    “小樱小桃和外公出去了,文若这边可能还要两三天,我过两天联系你。”

    “哦。”她没精打采地答了一声,弄的他的情绪也有些低迷了。

    挂了电话,白迟迟发了很久的呆。

    小樱小桃也不用去教,她能干什么?

    想起了邢副院长,答应他的饭还没请,拨了个电话过去,不巧的是他回老家了。

    “白迟迟同学,回去我请你。”邢副院长接到她电话很高兴,白迟迟答应下来。

    紧接着她又接到秦雪松约见面的电话,不知道为什么完全提不起兴致,甚至第一次对他说了谎。

    “最近这几天要到司徒家去辅导两个孩子,很忙,过几天跟你见面吧。”辛小紫听到她拒绝跟秦雪松见面,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你这几天就住在我们家吧,我们两个每天一起看电影,一起逛街,多好啊。”

    相比她的热切,白迟迟发现自己还是提不起兴致,什么都不想干。

    辛小紫偷偷观察着她,猜想她真是对那个清同学动真情了,明显就是失恋的模样。

    “你既然不想看电影不想逛街,不然我们去学游泳吧,那里帅哥多。”

    听到这个提议,白迟迟终于有了点儿反应。

    清同学不是希望她能学会游泳吗?她也想万一以后有机会跟他一起去游泳馆,让他惊讶她的变化。

    “好,我们今天开始去学游泳。”她答道,辛小紫总算放心了,愉快地拉她出门。

    ……

    三天后,文若出院了。

    司徒清还想在家里照顾她两天,被她拒绝了。

    “清,爸爸走之前好像交代你要快点把婚事办了,你快去办吧。真想看到你和远早点结婚生子,我才好放心。”文若微笑着说道,对她来说,有这几天他对她不眠不休的照顾,足够了。

    他想劝她和远,又不知道该怎么说,索性什么都不说。

    离开家,他没有给白迟迟打电话,直接带上礼品开车去她家。

    说不清是想给她一个惊喜,还是什么,离她家越近,他越急切地想见到她。

    这才发现,几天的时间没有见她,好像已经有一个世纪那么长了。

    吃饭的事他爽约了,是他不对,上次通话听到白迟迟气闷闷的,肯定是生他的气了。

    他做不到花言巧语地哄她,不过心里还是有愧疚的。

    正好路过一家大型花店,想起那白痴那么喜欢漂亮的颜色,荷花也喜欢,一定也会喜欢玫瑰的。

    停了车,买了一束九百九十九朵的玫瑰花,算做他给她的补偿。

    就在她爸妈面前送她花求个婚吧,那白痴会一辈子都感动的,不知道能不能看到她喜悦的眼泪。

    看着把整个悍马后座的遮住了的玫瑰花,他不由得苦笑了。

    最讨厌人家搞那些洋玩意,谁能想到有一天他自己会为了个白痴连鄙视多年的事情都做了。

    要是那个白痴敢笑话他,他一定会好好收拾她。

    收拾她,念头转到这上面,立即想起了和她的亲吻。他才发现,他是真的想她了,好想紧紧地拥抱她,也想火熱地拥吻她。

    这白痴也够厉害的,他三天没跟她联系,她竟也没有主动给他个只言片语。

    她生起气来,看来也不是一般的功力。

    见了面,他要好好训导她一下,告诉她,他以后可以不跟她联系,她必须要每天跟他汇报她自己的动向。

    路途变的有些漫长,虽然买了花后几分钟就到了她家附近。

    把车停好,礼品和鲜花一齐拿下来,把他两只手都占的满满的。

    一路上,迎接着所有人的注视,他太不自在了,暗暗发誓,这绝对绝对是他这辈子最后一次买花。

    终于到了白迟迟家的门口,他艰难地腾出一只手,敲门,每敲一下脑海中都在想象着白迟迟看到花时惊喜的表情。

    然后,他该说些什么,嫁给我吧,这样说是不是有点酸。

    要是她拒绝呢?

    她敢拒绝,他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敲了很久的门都没有听到人应,白痴不在家?

    刚想要掏手机出来给她打电话,忽然听到了她的声音从楼梯间传来。

    “就送我到这里吧。”

    送……男人?!

    就几天的时间,她竟然敢让男人来送她?不要命了真是!

    “我送你进门,喝口水,我好渴。”真是男人的声音,司徒清的眉紧紧拧在一起,停在门上还保持着敲门姿势的手僵在那儿。

    没有听到白痴拒绝的声音,两个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他的心渐渐的往下沉。

    难道她会因为生了他的气转而跟那男的和好了?

    不会的,他已经跟她解释过了,她不至于啊。

    是她亲口说的,她喜欢的人是他,她不会那么做。

    他转回头,看向楼梯拐角处,一男一女出现在他视野中。

    白迟迟一身鲜艳的裙装,想认错都难。

    她的肩膀被秦雪松搂着,一步步往楼上走。

    这一幕深深刺痛了司徒清的神经,就像所有捉奸的丈夫一样,他的热血不受控制地涌上头顶……

    司徒清的青筋在头上暴起,刚才叩门的手下意识地收成了拳,怒目注视着两人,左手捧着的花和礼品因他的盛怒也在微微的颤动。

    “放开她!”司徒清一声怒吼,惊的秦雪松本能地抬头往上看,几乎是本能地缩了手。

    满含着威严与怒气的吼声也让白迟迟傻了,抬头看去,见司徒清捧着一大抱的玫瑰花,手上还拿着礼品,怒发冲冠地站在她家门口。

    “清?”她疑问了一声,说不出的惊喜,三四天了,她终于见到他了呀。

    差一点就挣脱秦雪松跑上楼,去拉拉他的胳膊,问问他这几天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她好像有很多年没有看到他了。

    他手上的玫瑰可是送给她的吗?她最喜欢艳丽的东西,红玫瑰,那可是爱情之花呀。

    他又是礼品又是鲜花的,真是来求婚了?他想要感动死人家吗?

    啊,不对,幸福的泡泡在脑海中冒了一会儿后,凝视着他那张怒颜,她忽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

    分开前他还叮嘱她,说让她绝对不可以和秦雪松在一起,现在他亲眼看见他搂着她,肯定要气死了,会不会因此打他们一顿?

    秦雪松已经从最初的震惊中回了神,强压下对司徒清的恐惧感,刚才缩回去了的手挑衅一般往下移动放到白迟迟腰上,固定住她,让她不能动。

    “放开她!不然小心你的手!”司徒清依然睥睨着秦雪松,加重了语气。

    他不管现在秦雪松和白迟迟到底是什么关系,他已经向她宣布过,她这一辈子都是他的女人。

    这个女人,只能他碰,任何其他人都必须退避三舍,有多远就得给他滚多远!

    他利刃一般犀利的眼神锐利地射向秦雪松,他觉得他应该像个男人一样迎接他的挑战,可一想起他单手制服几个地痞流氓的场景,他真有些担心自己的手了。

    别说是手,他要是真想要打他,他的小命也是说没就没的吧。

    努力克制着对他的恐惧,可是身体却还是不由自主的在发颤,甚至有点不敢抬头跟他的目光正面交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