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792.老公太凶猛790
    “是你自己没种,别怪我了!”司徒清豁然松开他,往旁边轻轻一甩,秦雪松一个趔趄坐在地上。

    “雪松,雪松,你没事吧?”白迟迟蹲下身,上下去查看秦雪松,小手刚伸出去,还没等摸上他,就被司徒清的黑手从中抓住。

    “跟我走!”他的声音不容拒绝,手上的力道更是不容反抗。

    秦雪松有个屁的事,他只不过是轻轻一甩,最多也就是屁股摔的痛一些而已。

    “我,清同学,雪松他,清,清同学,你别这样抓着我。我晚些会去教小樱小桃上课的,秦雪松还在这里,我不能走。”

    白迟迟一边说,一边还想甩脱他的手,司徒清却攥的更紧了,丝丝痛楚从她手臂上传来。

    “求你……”她只有再次放低姿态,不想把秦雪松丢在这里。

    今天司徒清盛气凌人地教训了他一顿,他再怎么说也是她正牌男友,且自尊心又强,她担心他想不开啊。

    “还想让我教训他?”司徒清的声音冰冷,白迟迟吓的连连摇头。

    她知道他没动手,他动手秦雪松就没命了。

    “不要,不要。”

    “那就跟我走!”

    秦雪松从地上爬起来,鼓起勇气,叫道:“不准……”

    “别,雪松,你别说了。我跟他走,我本来就要去他家做家教的。我去跟他谈谈,你放心好了,我答应你的事不会变的。”白迟迟是真的怕了,司徒清的脾气她见识过好多次了,不能再让秦雪松惹毛他了。

    “你别抓着我了,我跟你走。”白迟迟对司徒清说道,他扫了她一眼,放了手。

    “去把那些东西带着!”他命令一声,是怕待会儿她父母回来了不小心绊到摔跤了。

    再说,他们也会疑虑到底发生过什么事,他们这些做晚辈的是不该让老人操那些多余的心。

    本来他那么盛怒都没有把东西扔地上,而是塞给白迟迟,就是他没打算今天放弃提亲。

    这白痴,她一着急,把东西都扔地上了,他总不能提着摔过的东西送长辈。

    白迟迟自然不知道他心里想了这么多,为了让他别生气,现在她是他说什么,她做什么。

    几步跑过去弯身把地上的玫瑰花和礼品一齐抱起来,踉踉跄跄地跟他下楼。

    “迟迟,我相信你!”秦雪松冲着两个人的背影叫了一声,无奈从心底升起。

    他明白他拦不住,但他也明白,白迟迟答应了他会做到的。

    他必须得有耐心让他们把关系断了,他得忍,得等。

    有几次白迟迟抱着那些东西差点摔跤了,司徒清想接过来,又死死控制住自己的手,不让自己犯贱。

    来之前他可没想过是这样的场景,他还傻乎乎地想着今晚白迟迟就正式成为他未婚妻了。

    她看到花会高兴,会感动的一口答应,她的父母也是明事理的人,相信也不会拒绝他这样一个优秀的女婿。

    看着那一束在楼梯间里沾了灰的玫瑰,他又是恨又是气,心里都要难受死了。

    白迟迟当然也感觉到他还在气着,一句话都不敢说,只是小心翼翼地看着脚下的楼梯。

    再小心,手上的东西多了,也还是一脚没踩稳当。

    “啊!”她尖叫了一声,立即被他的大手拦腰抱住。

    秦雪松也跟着他们的脚步下楼,正好看见他搂住她的那一幕,白迟迟崇拜的眼神看向司徒清的黑脸,他的自信心被狠狠打击了。

    “摔跤也活该!”司徒清凉凉的说了一声又松开了她。

    她惊慌中又有些痴迷崇拜的神情让他真想要好好亲吻她一番,不过在谈好之前,他不打算那么做。

    好在他们没有肆无忌惮地接吻,不然他秦雪松是拼死也要上前阻止的。

    看着自己的女人就这样跟一个男人走了,他怎么想怎么不对劲,可是他刚才已经因为惧怕司徒清答应了,现在反悔好像也不对。

    索性停了步,掏出烟来抽,眼不见心不烦。

    出了楼道,路过一个很大的垃圾桶。

    “扔了!”司徒清看了一眼花和礼品对白迟迟命令道。

    “扔了?这么好的东西……”

    “扔了!”他加重语气,很不耐烦。不能送人的东西,他留着干什么?想一看到就生气吗?

    “好……好吧。”白迟迟走到垃圾桶前,把礼品小心翼翼地放在垃圾桶外面。

    “万一有人捡,放这里才不会脏。”在他疑问地看向她时,她小声解释道。

    小时候她为了帮父母,就捡过垃圾,每次把小手伸进脏兮兮的垃圾桶的时候,她就在想,为什么这些人好好的东西都扔到那么脏的垃圾桶里呢?

    为什么就没有人想过,那些东西也是有人需要的,她有多少次捡东西都被废玻璃什么的扎过手。

    司徒清没再说什么,却猜到她的意思了,对她疼惜的感觉又有些复苏。

    “花也扔了!”他的语气比开始稍微好了一点。

    白迟迟抱着那一大抱火红的玫瑰,十万分的不舍。

    这是清同学买给她的,他一定不是多浪漫的人,可他对她有这样的心思,多让人感动。

    “这是你送我的,我不想扔。”她根本就没想,她留着他的花意味着什么,单纯地看着他,朴实地说出她真实的想法。

    亏她还知道是他送的,她的不舍让他多少有些动容。

    不过看着灰头土脸的玫瑰,他怎么看怎么觉得这花和这情绪都不完美了。

    “扔了,上面那么多灰。”

    “没关系,我待会儿一朵一朵洗出来,你就让我留下吧。”

    或许是清同学最后一次送她礼物呢,想到最后两个字,白迟迟几乎都要哭了。

    她觉得好像有谁在撕扯着她的心,闷闷的痛,原来她是那么的不想和司徒清分开啊。

    这几天去游泳,她总是怔怔地发呆,每一次出神都是想的司徒清,从来没有哪一次想到秦雪松的。

    辛小紫分析的对,她是真的,的的确确地喜欢上司徒清了,爱上司徒清了。

    对秦雪松,难怪她一直都很抗拒他的亲热,就是亲人一样,也许真没有爱情吧。

    司徒清冷哼一声,没理她,径自去拿车。

    他是同意了?她好高兴啊,待会儿一定一定要用手机拍下照片存到空间去,留作永远的纪念。

    白迟迟抱着花紧追司徒清的脚步,打开车门,抱着花想要艰难地挤上车,司徒清白了她一眼。

    “放后座!”

    “哦!”

    白迟迟吃力地打开后座的门,把玫瑰花放上去,关好门爬上副驾驶。

    一路上司徒清始终板着脸,白迟迟偶尔偷偷看他,发现他的唇抿的紧紧的。

    他的侧脸依然是那样完美,夕阳的余晖映射在他脸上,让她想起他救她和秦雪松那天晚上的英雄气概。

    她喜欢上的人,从长相到品行都是无可挑剔的。

    痴迷地看着他,她的小脸上又一次浮现出单纯的崇拜。

    司徒清目光邪了一下,正好看见她痴痴的样子,滔天的怒气好像都在她的注视下消融了。

    她是喜欢他的,也许只是她自己还没有认清楚。

    也可能是她认清楚了,不知道秦雪松用什么卑鄙的手段重新让她回头。

    他即使是不知道细节,也猜得到他是利用了她的单纯善良和心软。

    那卑鄙的男人,他是绝对不会允许白迟迟被那种人抢走的。

    “清同学,你还在生气吗?”白迟迟小声问,脸往他这个方向凑了凑,哈着脸,冲他笑。

    “要知道,你长的这么帅,真的不应该生气,影响你光辉的形象啊。”是人都喜欢拍马屁的,她记得她以往拍过他马屁,他还是很受用的。

    这一次,他的眉头没有抽,他的表情没有要笑的迹象,白迟迟不禁有点沮丧。

    她多喜欢看他笑的样子,虽然只看过那么一两次,就够她念念不忘的了。

    “清同学……”她甜甜地叫道,伸手拉了拉他短袖T恤的一角,这称呼让他的脸反而黑的更厉害了。

    “不准这么叫,告诉过你了,叫清!”

    他开口和她说话,他是不是没那么气了呀,她暗暗高兴,咧开小嘴笑了笑。

    “好啊,只要你不生气,叫什么都行。”

    “叫老公!”

    这三个字一跳出来,把司徒清和白迟迟两个人都吓了一跳。

    她的小心肝也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就乱了。

    老公,老公,这两个字好像有无限的魔力啊。

    她下意识地舔了舔唇,想象着老公两个字从她口中吐出的感觉。

    如果是叫秦雪松,她可能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感受,可对方是司徒清啊,硬朗帅气地掉渣的清同学。

    她真傻,她为什么没在他上次说要跟她结婚时答应下来。

    假如她当时答应了,这么卓越的男人就是她的了。

    现在后悔还有什么用,她都已经有了未婚夫了。

    心内叹息又叹息,叹息了无数次以后,脸上换上假笑。

    “清同学,你越来越幽默了,嘿嘿,难怪小樱小桃这么可爱,就是因为有个幽默的舅舅哈。”

    “没人跟你开玩笑!”他皱了皱眉,死硬地说道。

    我也知道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啊,清同学,可是怎么办,我就这么错过了你了。

    都是我反应太迟钝了,我也好沮丧的,你知道吗?

    唉!

    她不说话了,这白痴,他想强调些什么,觉得车上到底不是谈事的好地方,还是回到家再好好收拾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