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793.老公太凶猛791
    在静默中行驶完最后的路程,司徒清把悍马停在司徒枫家小区的停车场,白迟迟默默无声地跟着他下车,怀中抱着蒙了灰尘的玫瑰。

    铺满鹅卵石的路上,一个小女孩蹦跳着跳到他们身前。

    “姐姐,你的玫瑰花好多好漂亮啊,叔叔肯定好爱你。”她甜甜的笑,小脸上是艳羡的神情,她的妈妈几步追上来拉住她。

    “不好意思啊。”女人道歉,白迟迟红着脸,赶忙说没关系。

    小女孩儿被扯走以后,白迟迟心里还为刚才她的话乱高兴一气。

    你爱我吗?清同学?不算吧,他连喜欢她都没说过。

    司徒清的脸却还是黑着的。

    这孩子,跟她叫姐姐,跟他就叫叔叔,他就那么老吗?

    上次她拒绝他的理由就是她还年轻,说他是该结婚了,他比她就大个八岁,怎么就算大了。

    白迟迟抱着花上楼梯,他没置一词,却伸手把花都接过来。

    “清?你是怕我摔跤吗?”

    知道还问。

    “还是你对我最好了,不愧是我最好的朋友啊。清,我们永远都做好朋友,好不好?”

    又来了,谁跟你做朋友,有朋友又亲又摸的么?

    当他不知道她怎么想的,迫不及待地跟他划清界线。

    也不看看他司徒清是什么人,是她想凑近乎就凑近乎,想分开就分开的人?

    楼梯间也不是算账的地方,他加快了脚步,她小跑着跟上楼。

    司徒清掏出钥匙打开门,先行进去,白迟迟跟进来,怎么感觉冷清清的。

    “小樱?小桃?”她一进门就大声叫道,没有听到回答声。

    其实她心里明白,待会儿要跟清同学谈清楚的时候,他随时有可能发毛,有那两个丫头在家会有人帮帮她的。

    “小樱小桃?”她扯着嗓门再喊,还是没人应,难道是睡着了?

    司徒清不理她,把花塞她怀里,自己则弯身换鞋,先进去了。

    白迟迟只得抱着花换了拖鞋跟进门,直接去卫生间把花放在地板上,打算冲洗。

    “你过来!”司徒清站在门口,命令的语气。

    “啊?清,等一会儿行吗?我想先把……”

    “立即!”

    从在她家开始,他就一直压着火,只是不想让人看见他在不适当的场合欺负女人,忍的已经够久的了。

    白迟迟心里直打鼓,不光是因为害怕,还有,不知道他会拿她怎么样啊。

    路过小櫻桃的房间,门关着,白迟迟敲了下门。

    “不在家。”平淡的声音从他背后飘来,她头皮直发麻。

    也就是说现在整间房子,就只有他和她吗?只要想着单独跟他在一起,她心就乱,甚至有点颤颤悠悠的。

    她不敢再走了,小声叫住司徒清。

    “清,我是来做家教的,她们不在,我是不是,我想走了。”

    “走?”他止步,回头冷冷看着她,直到这时,才把他隐忍着的怒气给释放出来。

    “想走?这里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我有没有警告过你,不准再跟那个该死的男人走到一起,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吗?”他往回走了两步,就在孩子们的房门口质问她,眼神里全是愤怒和不满。

    “我……对不起,清,我知道你生气了。可是我已经答应他了,你可不可以,收回你要跟我结婚的那些话?”她抬起小脸,虽然怕,还是正视他的眼睛。

    “不——可 ——以!”他每个字都咬的极重,让她感受到他的决心。

    “可是我又不会分身,我怎么可能做他未婚妻的同时还做你的呢?”

    “你还在想着跟他在一起?”他眼睛都要气绿了,简直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做些什么才能把这些不应该的想法从她脑子里彻底的赶走。

    他的怒气让她不忍,还有,好像是心疼,总之比她自己生气还让她难受。

    可还是得说清楚吧,以后他就不用再为这个生气了。

    “是,我答应了,我不能反悔的。”她咬咬牙,认了。

    “为什么?你喜欢他?”他克制住自己捏扁她的冲动,压低语气再问道。

    “我……是,我喜欢他。”

    听到这个答案,他心里像被人用刀绞一样的痛。

    真不知道只这短短的一段时间,这该死的女人让他动了这么深的情愫。

    “那我呢?你不是说过喜欢我吗?说你喜欢我亲你,耍我玩儿呢?”他的脸迫近她白嫩的小脸,瞳孔微缩,狼一样的眼神看着她的眼,盯的她心里直发毛。

    豁出去了,她心一横,言不由衷地开口:“我都是骗你的,其实你亲我,真的没有什么感觉。就像你自己说的那样,像在接触猪肉一样。”

    “该死!”他低吼一声,往前一靠,她被结结实实地顶靠在小樱小桃的门上。

    “清……清……你要干什么,你冷静点……”

    她要把他给嫉妒疯了,还如何能够冷静?司徒清强势地向下一压,嘴唇狠狠地压住她还在说话的小嘴上。

    她两只手用力推他,被他一只手制服按到她头顶上方的门板上。

    他的唇舌极其霸道地揉躏她的唇瓣,用的力度是前所未有的大。

    要气死他了,也要想死他了,不管她愿意不愿意,他就是要亲她,亲死她。

    白迟迟全身颤抖,使劲儿扭头,然而他的力度太大了。

    唇舌肆无忌惮地在她小嘴上乱吸,乱蹂,甚至是啃咬,分不清是为了惩罚,还是为解除相思。

    因为激动,两个人的呼吸都很粗重,白迟迟被他密不透风的吻弄的都缺氧了。很本能地张开小嘴想要透透气,却被他更霸道彻底的占领了口中的甜蜜。

    热吻中,她抵抗的力度越来越小,只觉得像前几次一样被他亲的全身都软了。

    除了颤抖,还是颤抖。

    她觉得自己仿佛是一只在海啸中无力扇动翅膀的蝴蝶,只能被淹没,彻底的淹没。

    是狂喜,也是绝望,残存的一点点的理智告诉她,不可以回吻他。

    即使她没有像前几次一样搂住他脖子,没有主动和他纠缠,他照样感觉到了她的动情。

    他自己又何尝不是被巨大的吸力引领着,迫切地渴望一直这样亲下去。

    白迟迟的心剧烈地跳动,眩晕的不知所措。

    她是别人的女朋友,她不可以让他亲,她应该推开他,为什么她对自己如此的无能为力。

    她好难过,好想要阻止自己,她觉得自己已经成了一个坏女人,克制不住自己的坏女人。

    很快她连这样的想法都没有了,脑海因缺氧一片空白,被动地承接他好像永远都不会结束的允吸。

    “别……你放开我,清,求你,我有男朋友的。”

    这话却只是更激发了他的怒气,她越说不让,他越要亲。

    她是他的,嘴里不可以喊着别人,心里不可以有别人,身体更不许任何男人沾染。

    “喜不喜欢我亲你?”他哑着声音问她。

    “不……不喜欢……”她嬌喘着狡辩道,这种狡辩是很无力,可她还能承认自己喜欢他亲吗?

    “你放开我!”她扭摆着身体想要摆脱他,却被他压的更紧。

    “我亲你,你全身在发颤,你敢说你没感觉?你心里喜欢我,身体也喜欢我。你只对我有感觉,你亲口承认的,为什么又该死的要否认?他到底对你做什么了?说!”

    “什么也没做,你放开我!你亲我,我是没什么感觉,我没骗你!”白迟迟倔强地看着他,即使她眼神都已经迷離了,她也死都不会承认的。

    “好!很好!”他咬牙说道,话音未落,她只觉得下身一凉,底褲瞬间被他扯下……

    她惊呆了,足足愣了有三秒钟后才夸张地惊呼了一声。

    “啊!”

    随即她双手使劲儿挣扎,想要腾出手来阻止他,然而他的大手铁钳一般固定着她的双手,她根本就动弹不得。

    她身子妄图挣扎,像当时秦雪松要强暴她时一样的恐惧,可她的身子也丝毫都动不了。

    此时,她害怕极了,声音也在发颤。

    “你要干什么?你不会……不会是要强暴我吧?我会告……嗯……”

    她以为他会去拉拉链,以为他会邪 恶的扯下裤子直接進入她。

    实在想不到,他没有去脱他自己的裤子,而是伸出大手忽然往她那里探去,在她还没明白他要干什么的时候,就见他扬了扬手,脸上的表情带着几分邪

    肆,是她从未见过的模样。

    “我只喜欢用事实说话,告诉我,这不是感觉是什么?”

    她下意识地看向他黝黑的大手,指尖上清晰的东西让她差点儿羞背过气去。

    他怎么那么坏啊,她又是羞愤又是懊恼,心却奇奇怪怪地乱跳。

    “是……是本能反应,这没什么,你放开我!”她试图狡辩着。

    也想趁他不备从他的控制下脱身,光溜溜的呈现在他面前,实在是太让人尴尬了。

    “可惜你对那个混账连这种本能反应都没有。”

    他知道她尴尬,尽管已经要被嫉妒弄疯了,尽管探到她的粘腻温热的液体让他想死了占有她。

    可是她眼中的恐惧和防备太刺眼了,他做不到不顾虑她的感受。

    因为忍着玉望,他全身绷的紧紧的,白迟迟发现他在激动的颤抖,就像当时秦雪松一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