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795.老公太凶猛793
    “那时候他才多大?现在他成年了,不会那么做的!”

    “会,他会,他这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冲动。不行,我不能冒险。万一我跟他说分手,他真死了,我怎么对得起他爸爸妈妈?他们都对我很好的,他又是独生子。做人不能太无私,可也不能太自私,你说是不是?”

    她就傻吧,简直是傻透顶了,可他硬是没有办法责备她。

    这种世道,人心不古,还有谁能像她这样傻傻地为别人着想。

    他又何尝不是为她这种精神感动,进而喜欢上她的。

    他沉默了一会儿,又问她:“那我呢?你在我家里当着全家人的面说我喜欢的人是你,我父亲说的意思你是知道的。我曾经是他的部下,他的话就是军令,他命令我立即跟你结婚,你又不同意,你觉得我该怎么做?”

    “这……”白迟迟真恨自己当时太冲动了,她想帮他啊,怎么还帮了倒忙呢。

    他问这个,只是想试探一下她心里会不会顾虑他的感受。

    他跟她表明要结婚的意思时,她表现的多理性,说她还小。在秦雪松这件事上,她就感性的很,说明她对秦雪松的感情比对他深的多。

    “可不可以直接告诉他我不同意?”白迟迟小声地问道。

    “我连个女人都搞不定,你以为我以后还能在他面前抬得起头吗?”

    啊,那可怎么办啊,到底是她惹下的祸,她不能撒手不管啊。

    此时她已经忘记了自己要急着逃开的事,现在一门心思地担心起他来。

    低着头拼命地想办法,他不动声色地看着她纠结,心里又一次觉得她真是可爱极了。

    “有了!清同学,那个谁,蒋婷婷不是喜欢你吗?要是你跟她结婚的话,你爸爸和蒋婷婷的妈妈肯定都高兴。”

    她是天才吧,终于被她想到了好主意。

    他又一次要被她气崩溃了,该死的女人,把他给让出去就像舍弃一个鸡蛋那么慷慨大方啊。

    他怒极反笑,笑的极其邪恶,脸忽然往她小脸靠近了些。

    “娶她?那我可是要亲她,摸她,还要跟她睡觉,你就不吃醋?”

    天呐,他这样的眼神……她的心咚咚地乱撞了两下,呼吸一瞬间不顺畅了。

    慌乱地低下头,不敢正视他的目光,她嘟囔着说道:“当,当然不吃醋,我没有立场吃醋啊。”

    “看着我的眼睛。”他伸手轻轻捏住她的下巴,把她下巴抬高些,与他平视。

    “白迟迟,你喜欢我,你爱上我了,别逃避。”

    他目光坚定,话语轻轻的,声音哑哑的,却该死的像会催眠似的。

    白迟迟的小脸忽的通红,痴痴地看着他,不由自主地舔唇。

    她的模样单纯的像个小兔子,司徒清要不是怕把她惊跑了,真想亲死她,揉死她。

    不过以后有的是机会,他可以不那么着急的。

    “是不是又想让我亲你了?”

    “你怎么知道?”她傻傻地问完,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

    呸呸,她在他面前为什么老那么白痴啊?

    “我一时半会儿不想亲你,也不想碰你。”他放开了她的下巴,轻声说,她如释重负,为啥心里又有点小失落?

    “我们今天的谈话就到这里吧,我饿了,去给我做饭。”他的语气不冷硬,却也不容拒绝。

    啊?谈了半天,她要走的事没说,怎么结果是她需要给他做饭呢?

    咕噜噜,她自己的肚子也不争气地叫了起来。

    是不是应该去给他做个饭再走?他是恩人来着,让恩人饿肚子太不对了。

    “好吧,我去给你做饭,做完我就回家。”

    他没说话,她以为他是答应了,几步去了厨房。

    冰箱里还有一些不容易坏的蔬菜在,另外肉类是很齐全的。

    “清同学,吃蛋炒饭行吗?”

    “无所谓!”

    白迟迟动作麻利地做好蛋炒饭,端到餐桌上,然后去司徒清的房间叫他吃饭。

    敲了敲门,在门外说道:“吃饭了。”

    “你进来。”

    “我就不进去了,你来吃饭吧,我在餐桌那儿等你。”当她傻啊,她进他房间还不是羊入虎口,他好像雄

    性激素分泌特别旺盛,老是欺负她。

    她叫完他忙溜走了,生怕晚走一步就会被他抓住。

    刚在餐桌前坐下来,司徒清也迈着沉稳的步子过来了,手中拿着几张装订好的纸。

    “清同学,你吃饭的时候还看文件吗?”一看他在餐厅门口现身,她就有点不自然,赶紧找理由跟他说话缓解尴尬。

    他不答话,在她对面坐下来,文件扣在桌面上,拿起碗筷,低头吃他的。

    白迟迟想着这也许是她最后一次跟清同学吃饭,不舍的情绪油然而生。

    “蛋炒饭做的还可以。”司徒清三两下就消灭了一大碗的蛋炒饭后下了断论。

    为什么他就没有舍不得她呢,这人真奇怪,口口声声地说要娶她,她都说了要走,他一点留恋的意思都没有。

    她觉得自己也是个犯贱矛盾极了的人,人家不让她走,她想死了逃。人家不开口留了,她又失落,哎,这到底是怎么搞的嘛。

    “清同学,我不做以后,你一定要给小樱小桃找一个聪明一点的家教老师。你首先要考察那个人奥数好不好,我最惭愧的事就是奥数没有教好她们。”

    “还有吗?”他淡淡地问。

    “还有,你可以找个漂亮一点的女老师,万一不想跟蒋婷婷结婚,你就可以和那个老师结婚。”

    一下子回想起司徒清靠近她说的话,脑中想象着清同学亲吻别的女人的场景,她心里觉得很不爽。

    原来她对他,不是没有一点点占 有 欲的。

    但她这样的想法不对,太自私了,她不能给予他的,应该是让别人给予他,她应该祝福他。

    他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她,她眉头暗暗纠结,也许是连自己都没发现其实她不舍得走。

    就让她以为他真的会放她走吧,她是该尝尝离开他失落的滋味。

    “谢谢你的建议。”他淡淡微笑。

    “祝福我行吗?”她再问,她要祝福他,也希望得到他的祝福。

    “祝福你什么?”

    “祝福我以后都过的开心啊,我也会祝福你的。”

    “饭还没吃完,吃完饭再说话。”他轻声说,往椅背上一靠,从衬衫口袋里掏出笔,拿起桌上的纸张在上面钩钩画画。

    白迟迟有些没胃口,就像这几天没有见到他一样没胃口,不过她还是想把饭吃完。

    清同学说过的,不能浪费粮食。

    他今天好像比以往都有耐心似的,竟然没给她吃饭规定时间,清同学对她多少是不是也有些不舍呢?

    白迟迟吃完了饭,把司徒清的碗也收起来,去厨房一同洗了放进碗柜。

    全部做完了,好像今天洗碗都洗的比平时快了些,为什么不能再有点理由多在这里呆一会儿?

    眼睛瞥向洗手间,忽然想起那些玫瑰花,还是洗出来吧,洗出来拍个照片留作纪念。

    又钻进洗手间里,把水开的很小,小心翼翼地一朵朵地冲洗玫瑰花,洗的非常认真。

    白迟迟一边洗花,一边竖着耳朵听他的动静,司徒清始终坐在餐桌前没有动,所以没有任何动静。

    他是真的对她走无动于衷吧,要是他舍不得,他不该现在就来跟她说说话吗?

    玫瑰花也有洗完的时候,洗完了,她去厨房拿了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又把花束好。

    对着那些玫瑰花她不自觉地叹息了一声,口中念叨着:“清同学,我要走了,真的没有理由留在这里了。你以后会记得我吗?想起我的时候会不会觉得我很傻?也许等你遇到下一任家教老师,你就完全不记得我了。不过你高兴就好,我祝福你。我走了,我真的走了,其实还真有点舍不得呢。要是我知道我答应秦雪松以后会后悔,我……即使是那样我也还是会答应的。也许我们注定是没有缘分吧,给你惹了很多麻烦真是对不起,我走了。”

    “往哪里走?”司徒清低沉的声音忽然在洗手间门外响起,吓了白迟迟一跳。

    天呐,他不知道在这里站了多久,是不是听到她的话了?

    可都是她的真心话啊,要他听到了,真不好。

    深吸了几口气,她站起身,对他微笑。

    “当然是回家了,给你炒饭前就说好了,吃完就走啊。”

    “看看这个再说。”司徒清把手上的纸张往她手上一塞,白迟迟往上面一瞄,怎么这么眼熟啊。

    原来是他和她签订的那份家教协议,从前干净清爽的纸张上现在多了一些符号。

    “什么意思?”她傻傻地问他。

    “自己看。”

    她低下头认真看他做记号的地方,赔偿条款底下用黑色水笔重重地勾勒了好几遍,生怕她视力不好看不见似的。

    “走可以,先把赔偿款交了,是你违约。”

    “不是吧?”她是拿这个作为一个理由跟秦雪松说过,可她自己压根儿就没认为清同学还能再做一次资本家。

    他送她的衣服都不只是这点钱啊,他明知道她没钱,这不是为难她吗?

    “清同学,你那么有钱,不在乎这一点点吧?”她哈着脸,堆起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