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796.老公太凶猛794
    “大不了我免费做这么多天的家教,我不要你的钱,你别算我违约行吗?”

    “不行,没得商量。”他的声音很平淡,就像在跟她谈生意,是绝对不会让步的态度。

    “可我这也不算违约啊,要不然我等小樱小桃回来再来做家教?”

    “看第五条。”他好意提醒道,她忙低头看,第五条也做了标记。

    司徒枫不在期间,她需要小时在此伴读。

    “她们又不在家,我给谁伴读?”

    “给我。”他说的理所当然。

    “不是吧?清同学你不要跟我开玩笑了,你这么大的人需要什么伴读。”

    “需要,不仅需要伴读,还需要有人给我做饭,还要你给我做家教老师。”不是老叫他清同学吗?就让他做她的学生一回,让她后悔死,看她以后还想不想叫清同学了,小样的。

    “那怎么行啊?不行。现在就我们两个人在这里,也不方便啊,你说是不?”

    “我没觉得不方便。”

    “你……”他是不懂还是装不懂啊,他好几次都把她给摸了,今天更过分的是还直接摸了她那里,多危险,他肯定是故意的。

    “别闹了,清同学,你这里又不缺老师。我们今天那样我已经对不起他了,不能再呆在这里。”虽然他不留她的时候,她觉得有点遗憾,可她也明白不走不行。

    她已经很鄙视自己了,不能继续贪恋跟他独处,让自己沦 陷啊。

    “你看我像闹吗?白纸黑字的合同在这里,我还是那句话,你走可以,但是我会追究你违约的责任。”

    “我才不相信呢,当我是傻瓜啊。”她嘟囔一声,合同也不看了,直接塞回给他。

    “再见,清同学,嘿嘿,要是实在舍不得我,等小樱小桃回来,我再来看你们。”她说完,就想拍拍屁股走人。

    却只见司徒清极其优雅地按开自己的手机屏幕,很快,调到免提状态的手机传出嘟嘟声。

    “司徒先生?我是吴律师,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我这里有个小纠纷,是一份劳动合同,对方不履行……”

    “没问题,司徒先生,不管多难的案子,您交给我就可以放心了。”

    白迟迟头皮直发麻,他还来真的呀,还是吓唬她?

    “好,麻烦你了。”司徒清按下挂机键,注视着她。

    “你……你别吓唬我,我才不上你的当呢。”

    “你现在走,可以直接把违约金赔付了。不赔付的话,我会告你,到时候你不光要赔付违约金,还要赔付打官司的费用。吴律师,很贵,他的律师费恐怕比你这违约金高出很多。”司徒清的语气完全是在陈述事实,而且电话在她面前直接拨出去的,好像真是真的呀。

    怎么办?

    这丫的清同学忒腹黑了,她以前怎么没发现呢。

    “清同学,我们是朋友,我总觉得你不会那么绝情。”她堆着笑脸,还想跟他套套近乎。

    谁知他的脸色忽然变的很难看,黑透了。

    “绝情的是你,白迟,你因为一个男人放弃教小樱小桃,并且背弃跟我的婚约,我这人从来都不允许别人背叛。”这话,他倒没有一点夸张的成分,本来他的东西就是不允许任何人觊觎的。

    白迟迟这一刻终于相信他是来真的了,她发现自己根本就还不了解他。

    既然他来真的,她也得认真对待啊,她没有那么多钱陪他打什么官司,就是违约金她也赔不起。

    “好吧,我答应留在这里,给你伴读!”给你伴读四个字,她气恨恨地咬的很重。

    “记住了,你是小时合约,没有我的允许不能出去。”他绝对要断了她见那个混蛋的机会,不然心软的她还不知道怎么着人家的道儿呢。

    “可是我答应过雪松,三天跟他见一次面的。”

    “那是你的事,我的合约不涉及这个。”他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白迟迟有些抓狂,又辩不过他。

    “那你要答应我,绝对不能再侵犯我,否则算你违约。”

    “这个你不用担心。”他淡然说道,她当然不用担心,侵犯了,他会负责的嘛,不过有时候话不需要说的太透。

    “我要把这条写进协议里去。”她才不傻呢,不能再傻乎乎地上他的当。

    “好,我来写。”司徒清大笔一挥,在协议的后面加上了一条:甲方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地侵犯乙方,否则算甲方违约。

    “可以吗?”他问,白迟迟看到白纸黑字写的这么清楚,觉得自己的安全有保障了。

    可是她却忽略了两点,第一,不会“无缘无故”地侵犯,他到时候会告诉她他是有缘有故地侵犯她的。

    第二,就算他违约,可没说他违约需要负什么责任。

    想跟他斗智,就她那点儿智商?

    他闭着眼睛也能把她给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小样的,老公陪你慢慢的玩,看你以后还舍不舍得走。

    他的赢 妻计划已经非常完善了,第一步就是在明天瞒着她去拜会未来的岳父岳母。

    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相信他们不会愿意舍弃他而选择秦雪松。

    得到了岳父母的同意,他对她可就该吃吃,该喝喝,该霸占绝对不手软了。

    只要一步一步进行下去,她这个白痴绝对是跑不了他的手心的。

    “好了,现在就开始伴读吧。拿你的专业书到书房去,给我念。”

    “啊?没搞错吧?”

    “我说怎么做就怎么做,别让我说第二遍。”他挥了挥手,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好,读就读,枯燥死他。

    白迟迟拿了一本《中西医结合眼科学》,在书房的靠背椅上坐下,他也没说让读哪里,她索性接着自己上次看的地方读。

    全部都是专业术语,她以为他会听睡着,结果她读了有半个小时,他依然挺着身板坐的直直的,认真的倾听。

    偶尔,他不明白的还会提问题,比如哪一个地方的中药方为什么要用这几味药,每味药的作用是什么。

    白迟迟开始只以为他是折腾她,在开玩笑,没想到他如此严肃的态度。

    忽然发现有些地方经他一问,她在解释的过程中反而比以前理解的更透彻了。

    白痴肯定发现不了他是有意帮她,不过这些根本无所谓,只要她越来越离不开他就行了。

    “等我一下。”司徒清起身,去泡了一杯玫瑰花的茶,又倒了一杯清水。

    “喝了再读。”他没什么表情地说完,把玫瑰花的茶杯放在她手边。

    他知道她读的口干舌燥的了?

    清同学,有时候还真是细心啊,不免又小小的感慨了一下。

    夜很静谧,没有电视声,没有电脑声,两个人坐在书房里各自拿着一杯茶慢慢的啜饮。

    这种感觉让白迟迟觉得真舒服惬意,假如有一天她可以和她的丈夫每天这样共度,该多美好。

    她的丈夫,可惜,秦雪松从来都不爱看书。

    他一双眼总在暗暗审视着她,她的每一丝表情变化都逃不开他的眼。

    休息了一会儿,她继续给他读,喉咙舒服多了。

    时间一闪而过,不知不觉的两三个小时就过去了,两个人互相陪伴着还觉得意犹未尽。

    “回房睡觉吧。”为了让她放心跟他在一起,他很有风度地先走了,没有一点要进她房间占便宜的意思。

    白迟迟真的放心多了,也不再过分担心对不起秦雪松。

    回房后她给秦雪松打了个电话,把情况说了一下。

    秦雪松有些无奈,但他更明白,他坚持让她回去也没用,司徒清反倒不会放手。

    他只能表现出信任白迟迟,等着她回来,同时再和蒋婷婷商量一下对策。

    白迟迟洗了澡把门锁的死死的,躺在床上回想着一天的经历,尤其是跟司徒清面红耳热的接触,让她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理智又告诉她,想这些是不对的,对不起秦雪松。

    正在纠结万分的时候听到手机响,是辛小紫打来的,询问她有没有在想清同学。

    她要时刻提醒她,不能把跟真命天子的事情给忘记了,要盯着她早日离开秦雪松。

    “小紫,今天发生了好多事,正想要找人说说呢。”

    “你说,我听着。”

    白迟迟于是把司徒清和秦雪松狭路相逢的事说了,同时也把回到司徒枫家司徒清发怒的事说了。

    “真的啊?清同学太男人了,哎呀,你真幸运!不过你那么刺激他,他得气成什么样啊?有没有一生气就把你给解决了啊?”

    白迟迟脸倏地一红,小声说道:“没有,不过差一点点。”

    “说过程说过程!”

    “不要吧。”

    “快说,再不说我要生气了。”

    “好吧,你别笑,也别骂我,我就说。”白迟迟压低声音把司徒清干的最邪恶的事轻描淡写地说了一遍,虽然有所保留,不过想象力极其丰富的辛小紫也完全领会了。

    “这样都没吃了你?”太惊讶了,她到底该说他是真爷们儿还是该说他禽獸不如。

    要是哪个男人把她抵在门上亲半天不办了她,她非得觉得这男人是性無能。

    “没有,他就是想证明下,我对他有感觉。”

    “那现在呢?你睡你的,他睡他的?”急死她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