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797.老公太凶猛795
    “你这是什么问题呀,我们两个人又没关系,当然是各睡各的了。其实我还真担心,这里就我们两个人,你说他万一要是强行,我不就完了吗?”

    靠,他要是那种乱强行的人,早对你下手了。看来要是没人帮你们一把,你肯定搞不定。

    辛小紫眼珠子滴流乱转了一下,计上心来。

    “是啊,他要是强行,你真就完了。就你们两个人在家啊?这样吧,我明天到那儿陪你去,顺便保护你,你说好不好?”

    “当然好了,当然好了,小紫,还是你对我最好。”这样她就不用局促不安了,辛小紫要是陪她陪到小樱小桃回来,就万事大吉了啊。

    辛小紫放下电话,忍不住开心地笑,想象着那个黑脸帅哥在床上翻天覆地地折腾白迟迟,她就高兴啊。

    没错,小白,我是对你最好,这么好的男人,你必须得先占有,不能被别人抢去了,我会帮你的。

    说干就干,立即给曾经过从甚密的一个男人打了个电话。

    “上次那药给我弄两包来,当然有用了,对,现在。”

    第二天早上司徒清早早地来敲白迟迟的门。

    “起来,该晨练了!”白迟迟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发现天还没亮呢。

    这一晚上总梦见司徒清,睡睡醒醒,也睡的不踏实,这会儿好不容易睡着了,谁愿意立即爬起来啊。

    想起几天前司徒清叫他晨练时,知道她来大姨妈了,还照顾她,她有了主意。

    “你自己去吧,我那啥,还没完呢。”

    “不准偷懒!再不起来,我破门进去强暴你。一,二……”

    “来了来了!”白迟迟被他“强暴”两个字给吓着了,骨碌一下利索地起床,心里还在琢磨他怎么知道她大姨妈已经走了呢。

    这才想起,昨天他摸了那里的,啊,她又被自己给蠢到了。

    白迟迟飞快地换装后,头发也来不及梳理,随便抓了几下就冲出了门。

    司徒清神清气爽地站在门口,白迟迟想到昨晚自己做的那个什么的梦,根本连正眼看他都不敢。

    他和她一样,晚上也做春夢了,大概是因为憋了太久。和上次梦见她穿着半透明的衣衫誘惑他的情形不同,这次他梦见自己把她给强

    暴了,还连续好多次。

    看见她头发乱糟糟的模样,他不由得想起梦里她的样子,喉头有点儿发紧了。

    “进去把头发梳了再出来!”

    “哦。”白迟迟正好趁这个机会回去平息一下心跳,溜回房间把头发梳了,镜子里白皙的女孩儿两颊绯红,一副动了春心的模样。

    希望小紫赶快来啊,来了,她就不会这么不正常了。

    “别磨蹭,快点儿出来。”

    白迟迟深呼吸了几下,希望让自己的脸色正常点儿,奈何怎么努力,还是那个样,他催的厉害,她只得从房间里钻出来。

    “一大早脸红什么?”司徒清板着脸明知故问,他喜欢看她羞涩的模样,说明她喜欢他。

    “我,我哪里脸红了?”她结结巴巴地说,看了他一眼,他的眼神怎么那么有杀伤力啊,她好像随随便便看一下都会有些痴迷。这样是不对的,她忙又低下头去。

    “这里!”司徒清伸出拇指往她脸蛋儿上刮了一下。

    “啊!你说好了不能侵犯我的。”就那一下,她就有点麻了,赶紧往后闪,口中对他抗议着。

    “你不是问我你哪里脸红了吗?我只是回答你的问题,下次不要问这么弱智的问题。快走!”他板着脸,她抬头审视他,脸很黑,的确是不像故意占她便宜的样子。

    “哦。”答应了声后,跟在他的身后。

    看着他背影,还是各种心动不能平静,这是怎么了呀。

    赶紧跟他说点别的吧。

    “清同学,我的好朋友辛小紫想来这里陪陪我可以吗?”

    这丫头什么意思?真的很怕他吃了她,找人保护她?真天真啊,他想要强她的话,她找多少个人挡得住?

    不过她要找,就让她找呗,他不让她出门去见秦雪松,她一个人在家里肯定也闷。

    “可以,你就把这里当你自己家,好好招待人家。”

    “清同学,你真好。”这话好像已经说习惯了,还有搂他胳膊的动作也做习惯了。在思考之前,她已经说了这话,还搂上了人家的胳膊,贴的紧紧的,甚至这会儿自然的都没想到对不起秦雪松什么的。

    “别用胸脯蹭我,早跟你说过,不要试图誘惑我。”司徒清板着脸,拉开她的手。

    白迟迟脑筋好像打结了,不是她一直在防着他吗?这是什么情况?反倒变成他防着她了?

    他不占她便宜就好,她得注意,以后不能随随便便地往他身上靠。他已经不是同性恋了,是正常的男人,惹毛他可是很危险地。

    一边想着些乱乱的事情,两个人就走到了江边跑步的地方。

    白迟迟跑了一会儿又体力不支了,司徒清依然是体力充沛。

    “回去准备早餐!”他吩咐道。

    “哦。”她立即答应下来,转回身往回走。

    走了几步有觉得不对劲,怎么感觉自己成了他的使唤丫头呢。

    不过只要他不趁机占她便宜,她这样待在他身边,其实是很让她愉悦的事。

    “不用弄的太复杂,随便吃什么都行。”她刚走了几步,他又嘱咐道。

    “好。”

    白迟迟在厨房里忙碌,想着这些早餐是给清同学准备的,做的就特别细心。

    即使他叮嘱过了,她还是费尽心思在网上搜了营养早餐做给他。

    煎了蛋饼,切了些火腿,还有炒了一些洋葱丁卷进去。为了增加香味,还放了些葱花还有榨菜丝。

    司徒清跑步健身结束后汗吸干了,冲完澡才来吃早餐。

    “这个,你收着,招待朋友要多买些菜。”司徒清把一大叠钱放在餐桌上,跟白迟迟说道。

    “啊?哪里要那么多啊,不用不用。”

    “让你拿着你就拿着,不要让人家说咱们家小气。”司徒清微微皱了皱眉,很不耐烦,可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这句“咱们家”是什么意思?

    “清同学,你……”

    “吃饭!”他不耐烦地甩了一句,明显不想跟她讨论,直接把她的话给堵了回去。

    她还想说什么,又怕把他弄生气了。

    打定主意,反正我要做得正行的端,你爱怎么想怎么想吧,我又不能跳进你脑袋里给你调整下。

    “这个蛋饼卷很好吃,尤其是里面还放了一点儿洋葱丁,味道就出来了。”他点评道,仔仔细细地咀嚼,她看着他吃的那么香,真是非常满足的。

    谁都希望被欣赏吧,她的努力得到他的认可当然高兴了,所以想也没想就说了一句。

    “你喜欢吃啊?那我以后每天给你做。”

    “每天?”他扬了扬唇角,咂摸着这两个字的含义,盯着她的眼看,看的她脸迅速红了。

    刚还在怪人家乱把她说成是一家人,结果她就自己说了些曖昧不清的话,真该死呀。

    “我,我是说……”

    “不用解释。”他淡淡地说,她就感觉他后面还一句,解释就是掩饰还没说出来,好让她抓狂啊。

    张了张小嘴,还想说什么,他一只大手忽然伸过来,拇指在她唇上划过。

    她怔怔地看着他把她唇上的蛋饼渣吸进自己嘴里,那个动作真叫一个性 感。

    咳咳,她不该这样想啊,她应该声讨他才对。

    “你说过不侵犯我,你要注意自己的言行。”

    “我侵犯你哪里了?”他不怀好意地打量了一下她高耸的胸部,白迟迟赶忙侧身。

    “你别乱看,你侵犯我嘴了。”白迟迟声音高了几度,太气人了,一大早她处处受制,老是说不过他。

    司徒清忽然长臂一伸,一搂,唇很快精准地压上她嘴唇,狠狠揉躏了两下,又放开。

    整套动作以闪电一般的速度完成,她想要反抗下,都没有机会,就结束了。

    “这样才算侵犯。”他慢悠悠地说,大拇指摩擦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滋味还不错。

    “你!”白迟迟小脸涨红,腾的一下站起来。

    “司徒清,你侵犯我,你违约,我可以走了。”

    “这离真正的侵犯还差远了,你要是真的那么想走,我就给你个机会,实质性地侵犯一下。”说着,他的目光扫过她的胸部,又直直地落在她大

    腿之间。

    “你!”他眼光好下 流啊,这不等同于用眼神在强暴她吗?

    “别吵了,我既然让你留下来,你就没那么容易走。我要去上班,你记着,除了买菜,不能出门。我随时都可能回来,如果被我发现你出去不是买菜,就算你违约。”司徒清拿起餐巾擦了擦嘴,优雅地起身,压根儿就不跟她讨论了。

    她以前一直都觉得他是面冷心热的好同学,就这一两天的时间,他的形象全部颠覆了,好像换成了另外一个人,是他本来就这样,还是这次婚约没成,刺激到他了呀?

    可他今早这样到底算不算占她便宜,她算不算对不起秦雪松啊。

    真纠结,希望别再这样了,就算离开他会有些想念,她也想脱身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